随风而逝

972

看完了老源工作室出品的”在德国爱到哪算哪”。幽默的”源氏物语”-老源出品贯穿始终的标志,在这部片子里面目鲜明。但幽默的对话只是为这个拧巴的故事披上了一件诙谐的大斗篷,难掩其灰色现实的本质。然而看完后心里竟有些许的欣慰,毕竟这段异国他乡悄然流逝的青春以某种方式被记录下来了,并非全部都随风而去。

有人把留学比作洋插队,其实挺贴切,这么说起来”爱到哪算哪” 应该算是知青文学的范畴了,这并非一代人,但却是2000年前后德国向中国打开留学大门后蜂拥沓至来的一群人的整体记忆:相似的学生宿舍,小城平庸的建筑,街角的土耳其烤肉店,阴沉的气候,小时工和税卡,还有,还有那把剑四顾心茫然,头破血流也未能化茧成蝶的青春。于很多人而言,这不是一段轻松的日子,是一段不愿轻易提及,恨不得自己已经忘记,每每想起情愿绕道而行的日子。可是现在有人把它们捕捉出来,年轻的叹息被收集在一起,在屏幕里犹如风铃叮当作响。

电影以爱情为主线讲述了三对中国留学生在德国的经历。对于留学生活而言,很难界定爱情是个生活必需品还是奢侈品,但它肯定是个易碎品,在现实面前最容易被击倒,选择它作为讲述的重点,既可以渗透老源对两性关系的独到见解,又容易直接表现出留学生活的一地鸡毛。不知老源自己是否意识到,爱看漫画的他其实有点儿反英雄情结,不遗余力的解构着那些高大上的东西,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在回避着煽情和戏剧化,他刻意淡化衣锦还乡的套路,也鲜有咬紧牙关绝地反击,你所看到的只是电影里的人物和命运的东躲西藏,并在侥幸逃脱的时候哈哈大笑。然而正是这种乐观,稀释了梦想在现实中的苍白无力,让青春有了亮色,也让电影也有了积极向上的走向。

陈丹燕在”慢船去中国里”,描述了一个八十年代初的留学故事,在一个大家族的努力和牺牲下,老二简妮历经周折来到美国,她来到姐姐住过的寓所,行李丢到地板时发出”咚”的一声,她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新的生命呱呱落地的声音,她要从此开始新生。的确,每一个远渡重洋来到陌生国土的人都有一个新的编年史。他来到这个国度的那一天就是一个新的公元元年,从此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外国人”和新的纪年,陌生人初次见面相互都要问下对方来几年了,由此来推断此人处于哪个阶段以及他现在的所处与这个年数是否相符。形色匆匆中,有多少人计较着国内国外的差别,纠结着回与不回的决定。有段时间我把“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句话写在本子上,怀疑着自己能否在这个纬度极高的寒冷国度安然过冬,在秋天的最后一片叶子落尽后怀疑春天是否还会降临于光秃秃的枝桠。

可是谁的青春没有伤痛和彷徨,就像古代部落的首领视身上的每一道伤疤为荣誉的象征一般,这是生活的刺青,不愿提及也许是极度珍视,我想我还做不到笑着跟人说,”看呀,这和我曾经住过的宿舍一模一样”, 然而人总是需要故事的,就像人需要梦想一样,我们从过去的经历找出意义,才能对当下更坦然。”如果爱”里面成为了大明星的周迅对记者说,过去唯一意义就是让我不想再回到过去。其实过去一直尾随我们前行,是我们的一部分,只有和过去达成和解,才能跨越它。

能被记录下来的,就能得到安慰。同学少年都不贱,青春自带尊严。最后以平行蒙太奇穿插交错在一起在不同时空碰在一起的三个杯子,黑白画面里三张纯真的笑脸,是全剧最温暖也是最揪心的一幕,想必此刻的老源想起的是北岛的句子,”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3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