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微小说系列之 留德精英和留德垃圾的那点事

1355

赴德前夕

大志:我叫大志,毕业于上海某著名高校。我自幼品学兼优,志在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早闻德国技术先进,学术严谨,于是决定赴德留学。

大野:哥们儿们都管我叫大野,平生最恨上学,父母托关系花钱,硬把我发送到北京某三流大学,混到毕业,接着被中介忽悠了,于是乎,哥们儿稀里糊涂地来到德国留学。

第一年

大志:德语是门严谨、有趣的语言,要想学好必付出极大努力。在德国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我天天早起背单词,积极完成语言班老师布置的作业,避开中国同学好扎堆的不良风气,勇于跟外国同学交流。DSH,我要挑战你!半年后,我战胜了DSH,成为一名正式德国注册大学生。教授的上课内容听起来依然很吃力,但我有信心为中国学生争口气,成为Nummer Eins(第一)。第一个学期,我考了三门试,都过了,但分数很一般,但是我坚信,我的成绩会越来越好。

大野:德语太操蛋了,光derdiedas就把哥们儿彻底击败了。德国就是个农村,要啥没啥,唯一的乐趣就是跟哥儿几个打麻将。我学会了武汉麻将、四川麻将、福建麻将…… 我一想到语言班就头比猪八戒的头还大,课能逃就逃。半年过去了,我跟老外沟通还基本靠手。DSH啊,前世的愁人啊,我怎样才能将你骑在胯下啊?一年过去了,凭着碰碰运气的心理,我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DSH考试,临上考场前,我拉住同桌的牌友恳求道:“拉兄弟一把吧!考过了,我天天给你点炮。”牌友哭丧着脸说:“我还指望你拉兄弟我一把呢!”听过,格林童话是德国人写的,但德国却没有童话,第一次DSH考试毫无悬念地挂掉了。

第二年

大志:学习之余,我在学校图书馆谋到一份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这份工作比较轻松,还有很多机会跟德国同学锻炼语言能力。我已经结交到好几个德国朋友,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饭,一起复习,偶尔还会一起去德国酒馆喝德国啤酒。我开始尝试着去读德文原著,我最喜欢的作品是格林童话,精练易懂。第二个学期,我的数学考试成绩是1,3(约为百分制的95分),德国同学们都夸我是“中国数学天才”。

大野:半年后,第二次DSH考试又挂了。我实在不想再遭这份洋罪了,一心想卷铺盖卷滚蛋,回国随表哥去深圳倒腾服装。新交的女友听闻我要回国,哭天喊地,说操你妈,刚占完便宜就想溜,没门!亏得某牌友给我指了条明道,讲德国某大学的DSH特别容易过。话说不打无准备的仗,我狠了狠心,跟新交的女友借了一笔钱,雇了个枪手替考。枪手挺争气,考过了。拿到DSH证书,我立刻去大学办理入学手续,而那也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走进大学的校门。

第三年

大志:有一门课的教授人称“鬼见愁”,整整一个学期,我起早贪黑地背讲义,做例题,最终却以0,5分之差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挂科。我跟教授约时间谈话,希望他看在我是外国学生的份上,网开一面,不料教授笑咪咪地对我说:“祝您下个学期有更多的运气。”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合同到期,为了照顾新生,校方没有跟我签新的合同。我不愿跟父母伸手要钱,趁假期去中介找工作,被派到工厂打工。整个假期,我都在机器轰隆隆声和工友的粗口中渡过。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要上大学,就是为了以后不必再干这种下等人才会干的活。我忍辱负重,拼命干活…… 我认识了一个中国女同学,她长得不好看,但做饭很可口,把宿舍收拾得一尘不染。为了省钱,我决定跟她谈恋爱。没多久后,我们搬到了一起。

大野:我的女朋友当初迷上我是因为我麻将打得好,借我钱找枪手是不愿意让我回国。三个月后她不满意我那种所谓洒脱的生活方式,跟我提出分手,还催我还钱。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立刻跟几个兄弟那边凑出一笔钱,甩到她面前,当我扭头要走时,她哭了,非要跟我打一个离别炮,我心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于是使出全身解数,把丫折腾得欲仙欲死。之后,我们的关系从男女朋友发展成炮友,直至她找到了新的男友。为了还兄弟们钱,我到处打工,在中餐馆洗过盘子,在工厂里搬过大件。我最喜欢搬大件,能免费健身不说,还跟工友们学会一串德国俚语。

第四年

大志:很多德国同学都羡慕我逢考必过的本事。其实不是我有本事,而是托国内应试教育的福。女友跟我提出结婚的要求,我告诉她,我们都还太年轻,再等一等吧。我的心里话是,虽然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但是你长得实在太一般了,我无法忍受陪着难看的你生活一辈子。我在德国公司找到一份兼职的工作,成为了德国准白领。我对自己的要求很简单,每天都要进步一点点,这些一点点积累到一起,会形成天梯状,让我越爬越高。

大野:一个导游朋友连蒙带哄地把我带进了旅游业。我稀里糊涂地成为旅游业从业人员。导游真的不好当,尤其在刚开始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我曾指着美茵河跟客人说:“大家请看,这里就是德国的父亲河 — 莱茵河。”碰巧客人中有一个懂行的,怒斥我不学无术,我羞愧得真心想一头扎进美茵河,自绝于人民。说白了,当导游虽然就是伺候人,但钱赚得很多。我没想过以后,我认为想也没用。旅游界有这样一句话,别问永远有多远,能走多远算多远。我每次跟女人上完床,都会跟她们说这句话。部分女同志居然还挺感动。

第五年

大志:我开始准备毕业论文。我的论文在我兼职的公司里写。我的计划是,毕业后先留在那家公司工作,几年后,等搞定了身份,再跳槽去更好的公司。我还有一个计划,等工作后,跟女友分手,家具都留给她,电视我得带走,因为那台电视是我单独出钱买的,挺贵的!

大野:钱赚到不少,基本都花了。祸不单行,我的签证出了问题。移民局的大娘跟我说,您上了这么多年学,一科都没考过,签证不能再给您延了。于是乎,我被迫弃文从商,跟朋友合伙开了家皮包公司,往里面砸钱冒充营业额,志在骗长居。我拼命带团,拼命挣钱,拼命玩女人。生活其实就他妈那么回事儿!

……

第十年

大志:德国公司真他妈难混!抱歉我爆粗口了。三年前,我跳槽到另外一家德国上市公司,我拼命工作,换来的不是上司的赞赏,而是德国同事的排挤,混得反而还不如以前。德国人实在太抱团,我德语说得再好,终究是黄皮肤黑眼睛,注定是一个外人。我的女友在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工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二百五十多天在外出差。她挺漂亮,但是不爱做家务,只好我多做点咯,谁让她漂亮呢!可是,再漂亮也有看腻的那一天,现在每次跟她做爱,我脑中都会幻想自己在跟另外一个女人做,不然没刺激射不出来。

大野:几年前与合作伙伴决裂后,我又开了另外一家公司。父母在国内多少有点儿关系,加上运气还不错,混到今时今日,公司已经有了七个全职员工,皆为德国人。我算是搞明白了一件事,在德国,还是德国人跟德国人好办事,你混得再好也是外国人。再者说,我德语也不好,说出来的病句的典型性可以进教科书了,所以,生意还是让那些德国打工仔们去谈吧,好在德国人还算老实,不太会吃里扒外。我主要负责维护好国内的关系和逃税。我准备与一名相貌平平的姑娘结婚。她很善良,做饭好吃,好收拾家,对我也好。漂亮、现实的姑娘玩海了去了,反倒懂得珍惜这种质朴的姑娘。我会好好待她。

再之后

大志:终于升到部门主管的位置了,终于可以管德国人了,虽然管我的人比我管的人要多得多。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九零后的女孩,比我女友年轻得多,漂亮得多。我忍痛抛弃了女友,跟九零后成为了男女朋友。现在这些小孩子真现实,还没上过几次床,就吵吵着跟我要LV、Prada。我的钱又他妈不是大风刮来的。算了,看在她小我那么多的情面上,就给她买吧。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她在外面有情夫,因为我在她的衣柜里发现了Chanel和Hermes。据了解,那个情夫是个做生意的,来德国没上过几天学,导游出身,后来开了公司。这种人在我眼中完完全全就是人渣啊!…… 可是,我其实有些羡慕他。

大野:如果想享受生活,一定要当打工仔,因为当老板太痛苦了。我感觉很累,却只能把苍老都隐藏在染发剂背后。老婆贤惠,给我生了两个孩子,家里的事完全不用我操心,于是乎,毫无后顾之忧的我找了一个九零后当情人,年轻姑娘的肉体是最好的降压工具。小情人跟我要Chanel和Hermes,买给她好了,这是她应得的。后来,听说她有个男朋友,大她不少,是根正苗红的那种,中国德国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现在是个德国公司的部门经理…… 讲心里话,我还真有点小羡慕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