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德国爱情故事 第二季

291

3

恋爱中的年轻男子的心理一般都很脆弱,回到宿舍后,我把那种脆弱发挥到没羞没臊。本想给嘉宝打电话,前后踌躇了半个多小时,愣是没敢打,内心挣扎到凌晨十二点半,我决定给她发一条短信,却又不知从何写起。我躺在床上转辗反侧,左思右想。夜里一点半的时候,我终于视死如归地拿起手机,给嘉宝发去一段短信:我最爱吃Döner(土耳其烤肉饼),哪天去你打工的那家店捧捧场去。发完短信,我如释重负地倒头睡去,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翻短信,发现嘉宝并没有回复,心情顿时堕入谷底,各种悲观的情绪涌上心头。一不做二不休,我索性歪头继续睡去,直睡到下午三点多才彻底睡醒。我爬下床,只感觉头重脚轻,跟刚喝完大酒似的。我晕晕乎乎地对着窗外的天空感叹道,爱情真操蛋!

洗完澡,我大胆地做出一个决定,与其躲在家中默默痛苦,不如选择主动出击。

我所在这座城市属于德国中型城市,人口不到四十万,市中心不大,我原以为不用费多大劲就能找到嘉宝打工的那家土耳其快餐店,然后走进去制造偶遇的假象,哪知我实在低估了德国土耳其饮食产业的实力,光在市中心步行街的一条侧街上就发现五家土耳其烤肉店。

土耳其烤肉饼是德国人最爱吃的快餐之一,造型跟中国的肉夹馍差不多,既便宜又方便,其江湖地位仅次于麦当劳。不过,语言班的土耳其同学告诉我,德国的土耳其烤肉饼很Scheisse(屎),是专门用来忽悠德国人吃的,土耳其人自己从来不吃那玩意儿。我心道,这跟“假中餐”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我并没有被庞大的土耳其烤肉业吓退。我决心吃遍这里所有家土耳其烤肉店,直到找到嘉宝为止。有些土耳其烤肉店是开放式的,类似路边摊,看一眼就行,有些店是封闭式,必须走进去才知道店员是谁。我脸皮薄,认为进店就得点吃的,不然不礼貌,于是,我每天晚上都在市中心游荡,逛饿了,就跟没头苍蝇似的走进一家土耳其烤肉店吃晚饭。

我运气不好,连吃了十几天,都没吃出嘉宝的下落。我怀疑所有德国土耳其烤肉店的烤肉都是跟同一家供货厂进的,味道大同小异。任何美食,天天吃也得吃恶心了,更何况土耳其烤肉还不算是美食。吃到后期,我在屋里打个嗝,满屋子都是烤肉味。吃到第二十一天,我捂着肚子走出土耳其烤肉店,直接蹲路边吐了。

第二十二天的夜幕来临之际,我举目无亲地站在市中心的步行街上,沮丧地认为自己对嘉宝的感情实在太不坚定。我下决心今晚吃点别的,含泪走进一家烤鸡店。结果,奇迹发生了。我走进烤鸡店,蓦地发现站在柜台后的卖鸡姑娘竟然是嘉宝时,我的大脑立马内炸了。嘉宝见我走进来,也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我赶紧摆出吃货的表情说:“吃饭啊!”嘉宝又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实话实说:“我不知道你在这儿,你不是在Döner(土耳其烤肉饼)店打工吗?换工作了?”嘉宝没好气地说:“拜托!土耳其人就不能卖烤鸡啊?”我这才想起,当初嘉宝给我说的是,她在土耳其人开的快餐店里打工,而不是土耳其快餐店。

我终于明白啥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我傻笑着问嘉宝,这里什么好吃?嘉宝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口气说,都好吃!赶紧的,你后面还有人呢。我说,那就来只鸡!

我无法客观地评论这家店的烤鸡究竟好不好吃,因为此时此刻,只要不是土耳其烤肉,任何食物对我而言都是美味佳肴。我把整只烤鸡吃得只剩下几根骨头,然后把托盘送回到柜台上,对嘉宝说:“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烤鸡,实在太好吃了!”嘉宝皱着眉头问我:“真有那么好吃吗?”我点点头,回味无穷地说:“真是好吃,就是实在吃不下了,不然还想再吃一只。”我这么说,是在为以后能光明正大地来这里吃烤鸡打基础。嘉宝信以为真,扭头用德语对土耳其老板说:“我这个朋友说,这里的烤鸡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烤鸡。”土耳其老板长得跟任天堂的超级马里奥似的,兴奋地高声对我说:“你如果觉得美味,那明天再来吃!”老板这句话使土耳其人民在我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我对老板伸出大拇指,扭头又兴冲冲地对嘉宝说:“既然老板发话了,那我明天还来!”嘉宝无精打采地说:“来呗,反正明天我不上班。”我的心顿时一凉,嘴上却说:“我又不是为了你来,我是为鸡来!”

翌日,我言而有信地来到快餐店继续吃鸡,发现嘉宝果真不在。当晚生意很淡,就我一个客人,老板闲来无事,跟我聊了起来。我的德语很差,老板的德语也挺差,棋逢对手,居然聊得很投机。老板自豪地跟我说,我在这里有一个老婆,在土耳其有好多老婆。我为了处好关系,用破绽百出的德语赞道:“我爸说,男人,很多女人…… 好!只有一个女人…… 不好!”老板突然问我:“宝宝(他管嘉宝叫宝宝)很可爱,你喜欢吗?”我看老板是个实在人,于是实实在在地跟他说:“喜欢!宝宝,我的宝藏,我来你这里,是为了她。”说完,我又补充道:“你的……”我不知道烤鸡用德语怎么说,用手指着烤炉中的烤鸡说,“也很好!”老板听完很感动,说:“你的爱,我能感受。宝宝每周二、周四、周六来上班,你可以来。”老板这么帮忙,让我也很感动:“谢谢!我以后会在你这里,吃很多……”说着,我又用手指向烤炉中的烤鸡。

人活着不怕没钱,不怕没本事,也不怕没运气,就怕没期待。有期待的人永远是幸福的。周六,我很幸福地期待着晚餐时间的到来。为了现场表现出对烤鸡的极度热情,我特意没吃中午饭。饿到下午四点,我饿得直犯迷糊,躺在床上昏昏睡去。一觉醒来,天色漆黑,我打开台灯一看表,晚上八点半。我着急慌张地冲进厕所洗脸吹头,穿上自认为帅气的黑皮衣,冲出宿舍门。走到电梯口,我突然扭头走回宿舍,内心小邪恶地补刷了个牙。

我走进烤鸡店已经九点过十分了,店里没有客人,嘉宝正在用墩布拖地,看见我晃晃悠悠地走进来,诧异地问我:“你来干嘛?”我瞪圆了眼睛,理直气壮地说:“吃鸡啊!”嘉宝语气不善地说:“都几点了还吃?”还没等我来得及反驳,老板张着双臂从柜台后面迎出来,一把抱住我嚷嚷道:“你终于来了!我的Casanova !”我不知道“Casanova”是什么意思,也不好意思问,只好用力拍着老板的后背高声道:“我的朋友,我想你!”老板很动情地回应道:“我也想你!”场面十分热烈。嘉宝站在一旁,瞪目结舌地瞅着我们两人“基情四射”。我一边跟老板用磕巴的德语唠闲嗑,一边对嘉宝说:“给我来只烤鸡。”

我是真饿了,抓起烤鸡狼吞虎咽,丝毫不顾吃相。吃着正欢,嘉宝给我端来一小盘土豆沙拉:“这盘是送你的,光吃烤鸡也不怕腻死自己。”我举着鸡骨头说:“替我谢谢老板哈!”嘉宝“切”了一声,说:“这盘是本小姐送你的!”我笑着说:“那就不用谢了。”嘉宝站在我跟前,看着吃得不亦乐乎的我,冷冰冰地问道:“你怎么跟老板混得那么熟?”我尝了一口土豆沙拉,非常爽口,不禁赞道:“这土豆沙拉真好吃!”嘉宝皱着眉头说:“我问你呢,你怎么跟老板那么亲热?”我摆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投缘呗!诶,对了,刚才他管我叫‘Casanova’,什么意思?”嘉宝免费送完沙拉,又免费送上一记白眼:“花花公子!”说毕,她扭头走到柜台后继续做卫生。

酒足饭饱后,我满足地用手拍拍肚子,本想打个饱嗝赞叹烤鸡的美味,突然想起来语言班的老师曾告诉过我们,在德国打嗝跟放屁是同一级别的不雅之举,只好作罢。我把盘子放到柜台上,问埋头拖地的嘉宝:“你什么时候下班?”嘉宝头也不抬地说:“没什么客人了,还有二十分钟就走。”我顺坡下驴地说:“那我等你会儿,一起走呗。”嘉宝丝毫不给我留面子地说:“不用!”就在这时,老板端着两杯土耳其红茶挺身而出:“我的朋友,这是土耳其的茶,好!”我真心实意地对老板伸出大拇哥,说:“茶,永远好!”

半杯茶还没喝完,嘉宝脱下围裙跟老板告别,老板一劲儿冲我使眼色,我赶紧穿上外套,匆匆跟老板拥抱了一下,紧跟其后走出烤鸡店。嘉宝走路的速度飞快,我刚吃完一只整鸡,身上负担重,气喘吁吁地对嘉宝的后脑勺说:“姐姐,走慢点儿成吗?”嘉宝对我的请求置若罔闻,继续大步流星。我本想问“要不要一起喝杯东西”,见到她这种态度,也就不问了,省得自讨没趣。

走到离公车站还有五十米处,嘉宝突然拔腿飞奔。她这一跑,我的心都碎了,心说“你居然这么烦我!”放眼望去,才反应过来,她是要赶车,我心中顿时一宽,甩开胳膊冲嘉宝的背影狂奔而去。我一边跑一边暗自祈祷,请老天爷怜悯怜悯我,让车开走吧!玉帝显灵,嘉宝跑到距离公共汽车不到五米的时候,公共汽车的马达声轰隆响起,随即呼啸而去。嘉宝跺着脚骂道:“靠!”我冲刺到嘉宝身后,张牙舞爪地急刹车,身体还没站稳,便感觉到鸡屁股都顶到嗓子眼了。我决心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吐,用尽全身力气硬把烤鸡顶回到胃里。嘉宝气急败坏地对喘着粗气的我说:“都怪你!下一趟半个小时以后才来!”我恨不得下一趟车大后天再来,脸上则做出无辜的表情:“这事不能全怪我,我也帮你玩命追来着。”嘉宝没听出我这句话有严重的逻辑错误,不再理我,跟考古学家研究远古壁画似的研究公车时间表。

德国十月的夜晚不算暖和,我看嘉宝穿的外衣很薄,建议去车站旁边的小卖部里喝杯咖啡。嘉宝连冲我翻了两个白眼,运了运气,最后无奈地说:“好吧。”

小卖部很小,只有一张靠着玻璃窗户的圆形站桌。嘉宝喝了口我献上来的热咖啡,靠在玻璃窗户上长吁了一口气,面部表情变得柔和起来。我见缝插针,没话找话地说:“打工辛苦不?”嘉宝不屑地说:“废话,打工哪儿有不辛苦的?!”我语气极为不坚定地说:“我……也准备找找工打,贴补家用。”嘉宝冲我冷笑道:“你这种少爷,还是乖乖地吃鸡吧。”嘉宝无意中说了个“鸡巴”,我忍不住猥琐地笑了起来。“笑什么?”嘉宝疑惑地看着我。我笑着说:“想起来一个郭德纲的段子。话说某酒店的烤鸡特别好吃,某男子闻讯跑去品尝。女服务员问他想吃什么?他说,你们这儿有鸡吗?女服务员脸色一沉,小声说:‘嘘……我就是!’”嘉宝听完,脸紧绷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完,她反应过来觉得不对,皱着眉头凶巴巴地对我说:“你损我!”我这才意识到嘉宝正是卖烤鸡的,赶紧胡编道:“其实,这是我在国内的亲身经历。”嘉宝也不傻,说:“少来,刚才还说是郭德纲的段子。”我赶紧岔开话题:“嘉宝,说真的,我挺佩服你的,刚来德国没多久,就通过打工来锻炼自己。”嘉宝极轻地叹了口气,小声说:“我没那么伟大,我就是为了挣钱养活自己。”我“哦”了一声,默默地感到一丝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一时间,我们各想各的心事,相对无语。

我目送嘉宝走进公共汽车。她坐定后,冲车窗外站在昏暗路灯下的我招了招手。我也冲她招手,与此同时,我做出一个决定,无论以后嘉宝会不会成为我的女朋友,我都会好好保护她…… 直到她成为我的女朋友。

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放音乐,播放器随机放出陶喆的老歌“爱,很简单”,十几平的房间里回荡着“I love you”这句歌词。我闭上眼睛,表情拧巴儿地跟着电脑一起唱:“I love you!”我的五音严重不全,歌声听上去活像革命战士赶赴刑场前对爱人声嘶力竭的终极表白。没唱几句,隔壁的邻居用踹墙的方式破坏了美好的意境。我只好调低音量,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的脑容量不算大,此时更是除了嘉宝以外,什么都容不下。我从小酷爱看港片,思想深受狗血剧情的影响,幻想自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接嘉宝下班,途中遭遇数名土耳其流氓围攻,我挺身而出,用身体挡住流氓挥向嘉宝的拳头和酒瓶子,倒在血泊中,嘉宝抱着身负重伤的我,痛哭流涕:“混蛋,我不许你死!我不许你死!”……

我越幻想越来劲,一腔热血跟没头苍蝇似的在体内四下窜动,恨不得立刻跑出去一头磕死在嘬死之墙上。我想了想,勇敢地拿起手机,给嘉宝写短信,本想写:“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只想你知道,如果明早是世界末日,那今晚我最想见到的人是你。”最终的版本却是:“到家了吧?”把这条短信发出去后,我承认自己是幻想中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

一分钟不到,嘉宝居然回了我的短信:“早到了。”这三个字令我欣喜若狂,决定发给她的下一条短信一定要有深度。阵亡了整个一个脑细胞集团军后,我写道:“我以后晚上没事儿就去吃烤鸡,顺便还可以跟你聊会儿天。”刚把短信发出去,我就后悔了,万一她给我回一句“不用”,我岂不是自断后路。

就在我马上就要堕入懊悔之深渊时,嘉宝回短信了,内容是:“老在外面吃不好,你自己也学学做饭。”看完这条短信,我的灵魂直接从懊悔之深渊蹦到伊甸园。我激动地回道:“我做饭可好吃了,就是懒得做。”不一会儿,嘉宝给我发来今晚最后一条短信:“是吗?那有机会给我露一手。我睡觉了,晚安!”我跟嘉宝回了一句“晚安”后,陷入沉思…… 我其实根本不会做饭,我妈从小就教导我,男人不要围着灶台转,否则没出息,以致我连最简单的鸡蛋炒饭都不会做。不言而喻,来到德国以后,吃饭成为我生活中的一大难题,中午还好说,有学校食堂,晚上就难办了,除了蹭同学的饭,只能在外面吃。我曾经连续两个星期吃麦当劳,吃到一度见到黄色的M就犯恶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