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德国_周磊 李洋洁案深度报道 1

1861

编辑的话:

德绍中国女留学生李洋洁命案发生后,震惊悲痛之余,本人一直在关注此案,本想为此案拟一篇专文,但出于三个原因一直迟迟没有动笔:

1. 没有足够的时间收集关于此案的详细信息;

2. 怕个人情绪爆发而引发不当言论,误导留德华的读者;

3. 留德华刚刚启动,避免让人误会留德华为了达到宣传目的,就此事进行炒作。

前几天,一位柏林的中国朋友发给我一条微博链接(@深度德国_周磊)并告诉我,这是她近期读到的关于李同学案件的最客观、最深度的报道。细致读完完周磊的追踪报道后,我很感动也很欣慰。我看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同胞(周磊微博内容的质量和转发量完全不成正比),牺牲了大量的个人时间和精力,严谨地对事实进行还原,对案件进行深度分析,同时很难得地保持了冷静的头脑,对其他愤怒或冷漠的同胞提出十分中肯的建议。

我很佩服周磊,立刻在微博上联系到他,向他提出请求,希望留德华可以授权转载他的报道。得到他的授权后,我对他的追踪报道进行了整理,发布到留德华上。

在此,我真心希望,正义永存,善恶有报。

感谢周磊!

感谢每一位善良的同胞!

 

请关注:@深度德国_周磊

 

2016-05-25

《关于德绍市中国女留学生遭奸杀的许多疑问》

76b79889gw1f47c5x4q91j20fj08q0tg

终于看完大部分关于德绍市某中国女留学生遭奸杀的德文报道。看完后有很多的疑问。

今天下午三点,德绍市高级检察官福尔克.比特曼(Folker Bittmann)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此案的调查进程。以下是德文媒体报道的主要内容,几乎一致:

  1. 一名20岁的嫌疑犯在周一主动去警察局,称遇害的中国女留学生身上DNA有可能是他的。
  2. 警方将他和他同龄的情侣视为嫌疑犯(两人已被正式逮捕!),并且对其进行审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孩子。
  3. 据嫌疑犯称,被害者在消失的前一天自愿前往二人的住所并参与3P。据警方目前调查显示,两名嫌疑犯和死者事先并不认识。
  4. 两名嫌疑犯异口同声,完事后被害者离开了他们的住所去跑步。两人(仍)没有招供他们是行凶者。
  5. 据比特曼称,他可以肯定案发现场就是两名嫌疑犯之前住过的地方。而且,在住所发现血迹(但没有说具体是谁的)。窗户上也留下痕迹。死者是被推下去的,推下去之后尸体被移动过。
  6. 男性嫌疑犯的妈妈是一名当地警察。据称,嫌疑犯去警察局之前和他母亲联系过,但并没有透露他们之间都说过什么,也没有提到他母亲的反应。
  7. 该名嫌疑犯在当地警察局不是陌生人,但没有性侵犯的前科。
  8. 警方没有证实此案是否和排外主义有联系。
  9. 警方称,此次嫌疑犯和两年前在哈勒市被奸杀的保加利亚留学生一案没有关系。
  10. 谋杀的动机现在还不明确。

当我把以下德文链接的所有文章都看完后,脑海里立即冒出很多疑问。

受害者5月11号晚上出门跑步,她的朋友们12号报警,尸体13号被发现,当天就上了新闻。时隔11天嫌疑犯才主动去警察局,称死者身上的DNA有可能是他的。我的疑问也来了:

1.假如他们真的只是3P,自己肯定不是行凶者,为何要等11天才去警局?  他为什么不早点去?嫌疑犯对此没有做出解释。最起码德国媒体还没有报道。据调查,他们之前不认识。如果彼此都不认识,怎么可能第一天见面就3P?这种说法我不能接受。我想,世上没有人会接受。疑问!

2.假如他们真的只是3P – 据嫌疑犯自己的口供 – 受害者事后又独自离开现场继续跑步。那为何她的尸体正好在嫌疑犯居住附近呢?真的有那么巧吗?另外,根据目击证人的说法,他们在这个时间段看到过受害者。如果目击证人供词属实,受害者不可能这个时间在嫌疑犯的住所搞3P。如果目击证人供词属实,那两名嫌疑犯便是串通好了在撒谎。那么到底是谁在撒谎呢?是嫌疑犯还是目击证人呢?疑问!

3.据检察官说,尸体是从窗户扔下去的,因为在窗户附近留下了相关痕迹。尸体后来又被移动过。我就奇怪了,警方在13号看到尸体时,为何没有发现尸体被扔下来的、又被移动过的痕迹呢?尸体距离行凶现场那么近,为何警察没有想到查看一下隔壁楼呢?如果警方多一个心眼,再仔细一点,把旁边所有公寓检查一遍,就不需要等上11天了。因为公寓里的很多线索至今还在原处。比如血迹和窗户附近留下的痕迹。警察是不是有失职的嫌疑?再退一步说,难道是德绍市警察和调查员的破案能力极其有限?或者还有另外原因?疑问!

4.据德媒报道,嫌疑犯事发后联系过他母亲,一名当地警察。那么他们都聊过些什么?嫌疑犯有没有提起受害者(据嫌疑犯自己称,他和死者有过3P)?如果有,她的母亲有什么反应?他的母亲到底知道多少?种种疑问至今为止还没有报道。或许今后会有更多的信息。疑问!

5.行凶现场是嫌疑犯不久前住过的,现在是空的。那么他们是什么时候搬出去的?还有没有公寓的钥匙?疑问!

6.顺便说一下,两年前在哈勒市的奸杀案凶手至今还没有落网! 换句话说,两年前的凶手依然逍遥法外。哈勒市和德绍市距离只有50公里。

以上是我读完很多篇德文报道后所留下的疑问。我强调,这是我的疑问,并不是我的结论。

在没有定罪之前,嫌疑犯依然是嫌疑犯,即便他们的嫌疑非常大。

从今天开始,几乎所有德国主流媒体都对此案件进行报道。

不仅如此,德媒也关注(报道)中国官方媒体对此次事件的看法和评论。

我只想保持疑问式的态度继续关注此次事件。

希望提供大家一些客观及有用的信息。

写于德国时间5月25号凌晨两点钟。

 

信息来源:

1.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junges-paar-nach-sexmord-an-chinesin-gefasst-45948844.bild.html
2. http://www.abendzeitung-muenchen.de/inhalt.schreckliche-tat-in-dessau-rosslau-junges-paar-soll-sexualmord-an-chinesin-begangen-haben.30d2d9dc-1bfe-4a75-b221-3fa93266a886.html

3. http://www.lvz.de/Mitteldeutschland/Polizeiticker-Mitteldeutschland/Junges-Paar-soll-Sexualmord-an-Chinesin-in-Dessau-Rosslau-begangen-haben

4. http://www.tz.de/welt/toetung-chinesin-zwei-verdaechtige-festgenommen-zr-6428966.html

5. http://www.faz.net/aktuell/gesellschaft/kriminalitaet/ermittler-nehmen-paerchen-in-dessau-unter-mordverdacht-fest-14250800.html

6. http://www.sueddeutsche.de/panorama/dessau-sexualmord-an-chinesischer-studentin-paerchen-festgenommen-1.3006270

7. http://www.spiegel.de/panorama/justiz/dessau-junges-paar-soll-sexualmord-an-chinesin-begangen-haben-a-1093990.html

8. http://www.gmx.at/magazine/panorama/getoetete-chinesin-dessau-taeter-angeblich-gefasst-31577600

9. http://www.haz.de/Nachrichten/Panorama/Uebersicht/Getoetete-Chinesin-Ermittler-nehmen-Paerchen-unter-Mordverdacht-fest

10. http://www.rp-online.de/panorama/deutschland/dessau-junges-paar-soll-chinesin-wegen-sex-umgebracht-haben-aid-1.5998502

11. http://www.sz-online.de/nachrichten/tote-chinesin-polizei-nimmt-paerchen-fest-3403011.html

12. http://www.n24.de/n24/Nachrichten/Panorama/d/8570402/wurde-die-studentin-opfer-eines-sexualdelikts-.html

13. http://www.berliner-zeitung.de/paar-soll-sexualmord-an-chinesin-begangen-haben-24110536

14. http://www.presseportal.de/pm/47409/3332379

 

2016-05-27

《德绍中国女留学生遭奸杀最新追踪报道(疑问以及点评)》

76b79889gw1f49rwkw5onj211c0s04gm

我在5月25号凌晨写过一篇名为“关于德绍市中国女留学生遭奸杀的许多疑问”的文章。时隔一天,又爆出许多惊人的消息。

秉承上篇思路,先总结今日德国媒体的报道,再提出我的疑问和观点。

这次有一点不同,我事先对某些中文媒体、公众号等发布的错误信息做一个纠正。

: 嫌疑犯是自己去自首的。

: 嫌疑犯去警察局的目的是想当证人,称受害者身上的DNA有可能是他的。我强调,嫌疑犯只是说有可能,没有说一定是他的。因为在死者遇害前一天,既5月10号,他们与嫌疑犯的未婚妻(Verlobte)有过“三人性关系”(3P)。当警察继续追问时,嫌疑犯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警方最终申请拘捕令,因谋杀嫌疑将两人拘留审查。

德国媒体报道的核心内容如下:

1.死者身上的DNA被证实是属于嫌疑犯的。

2.据称,案发现场不是两名嫌疑犯居住的公寓,而是他们公寓正下方的空房。死者也在那里遇害。

3.据萨克森-安哈尔特内政部称,调查工作从东部警察署德绍(Polizeidirektion Ost) 转交到南部警察署哈勒(Polizeidirektion Süd),却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或给出具体原因。另外一篇类似报道称,  “调查工作由南部警察署哈勒全权负责,立即执行。” ( …, dass mit sofortiger Wirkung die Polizeidirektion Sachsen-Anhalt Süd mit der Leitung der Ermittlung betraut ist.)

4.男性嫌疑犯的继父是德绍市警察局局长。他的生父和生母均是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州级高级别警察(ranghohe Landespolizei)。

5.5月20号(星期五),警方获得死者身上DNA的物质。5月21号(星期六),嫌疑犯母亲主动报名参与破案组协助调查。

6.5月21号(星期六),嫌疑犯和他的未婚妻搬到距离德绍13公里的Meinsdorf,和他的继父与生母共同居住。5月22号(星期天),嫌疑犯首次和他的母亲提到,死者身上的DNA有可能是他的。5月23号(星期一),嫌疑犯去警察局解释(不是去自首!!!)。5月24号(星期二),嫌疑犯被拘捕。当警察在审讯时获悉嫌疑犯搬了家,因此他的新家也被搜查过。

7.当刑事警察接管此案后,会重新调查所有关于嫌疑犯以前的犯罪档案(纵火和损毁财物),同时发现在去年10月份,他们四个月大的儿子(孩子名叫本.塞巴斯蒂安, Ben Sebastian)被送入医院时已经虚脱, 医生没能抢救过来,死因是 “非正常死亡”  (nicht natürlicher Tod)。据调查员证实,当时曾对二人进行死亡调查程序(Todesermittlungsverfahren),但调查结果无法证明刑事上的有关责任(keine strafrechtlich relevanten Ansätze)。由于这次奸杀事件,刑警也将重新调查婴儿死因。

8.据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内政部称,州立刑事局将对德绍市警察是否有疏漏的可能性进行调查。同时也对嫌疑犯的继父和生母进行调查。刑事局希望查明,德绍市警察局长曾经是否干预过针对他继子的调查。

9.同时,德绍市检察机关表示,坚信嫌疑犯的继父和生母没有丝毫初始嫌疑。(Es besteht nicht der leiseste Hauch eines Anfangsverdachts。)

10.哈勒检察机关在调查职务秘密泄露的嫌疑(Verdacht des Verrats von Dienstgeheimnissen)。理由: 很多内部信息连检察机关都不知道,媒体却事先公开了。

11.至今为止,两名嫌疑犯仍拒绝任何供述(verweigert jede Aussage)。

12.(德绍市)警察局发言人Markus Loichen称:“刑事上的细活现在才刚刚开始, 离调查结束还很远。” (beginnt jetzt die kriminalistische Feinarbeit. Die Ermittlung seien längst nicht abgeschlossen.)  发言人还称(大致意思): “无需对嫌疑犯以前的旧案重新调查。”

13.从受害者平时的行为举止和她朋友们的一致看法得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自愿参与三人性接触(freiwilliger sexueller Kontakt)的迹象。

14.调查员也肯定,此案件与四个月前在莱比锡发生的一起葡萄牙女性被分尸一案没有关联。同时,此案也与2014年发生在哈勒市一名保加利亚女留学生奸杀一案没有关联。

以上内容是德国媒体的报道。我只总结了最重要的信息。

。。。。。。。。。。。。。

以下是我个人的疑问(感觉疑问变得越来越多)。我再次强调,这只是我的疑问,不是结论。只提供各位参考。或许我们在这些问题上的看法一致。

当死者身上发现有DNA的物质后(5月20号,星期五),嫌疑犯母亲便主动要求参与破案组协助工作(5月21号,星期六)。当天,嫌疑犯恰好又在他生母和继父的帮助下匆忙地搬家,不去其它地方,而是家人“团聚”。(据嫌疑犯自己说)嫌疑犯在星期日对他母亲“坦白”,星期一去警察局解释,星期二被拘捕。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他母亲为何在死者身上发现DNA物质后才主动要求参与破案组协助工作? 她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 其中最大的疑点是,嫌疑犯不是在星期天才对她母亲坦白,应该是更早。假如嫌疑犯的母亲在更早的时候就知道此事,而故意隐瞒,那问题就大了。假如嫌疑犯的继父也在更早的时候知道此事,而故意隐瞒,那问题就更大了。假如嫌疑犯的生母和继父这次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 有意袒护他们的儿子,那么他们以前是否也利用自己的权力袒护过他们的儿子?假如他们以前也利用过自身影响力来袒护自己的儿子(别忘了,他是有前科的,还不仅一次!),而这次德绍检察机关却表态,称它坚信嫌疑犯继父和生母从来都没有干预任何调查工作,那问题就特别大了。我说这句话是有依据的。

萨克森-安哈尔特内政部已经取消德绍警察署对此次案件的调查工作,交于哈勒警察署。此举说明两点:

第一: 德绍警察局此次表现不佳,甚至很差。案发现场在眼皮底下都找不到,还把责任推卸给警犬,说死者平常就住在这附近,所以警犬的嗅觉没能起到作用。虽说我们不能要求所有警察都像福尔摩斯那样神机妙算,但要求他们工作细心一点,仔细一点并不过分吧? 毕竟案发现场距离尸体这么近都没有被发现,情感上实在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第二: 公开扇德绍警察局一巴掌。我上面提到那么多的“假如”并不是空穴来风。州立刑事局现在也调查德绍市警察(其中也包括此次的泄密事件)。刑事局想重新调查嫌疑犯的旧案,德绍市警察局发言人说没有这个必要。德绍市警察局发言人的顶头上司应该就是德绍市警察局局长,而该局长正是嫌疑犯的继父。他目前“因病请假,不能上班”(他老婆也是如此)。虽说此案的调查工作以交由哈勒警察署全权负责,但不知道检察机关是否也有变动。

我有一种预感,一旦我提出的众多“假如”都成为现实,此次奸杀事件最终会引发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司法丑闻。不能说我的预感一定会验证,但我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的存在。

现在最关键的人物是嫌疑犯本人和他的未婚妻,其次便是他母亲,再其次就是他继父(而嫌疑犯的亲身父亲在此扮演什么角色呢?)。

媒体刚开始报道说,在嫌疑犯去警察局之前曾经联系过他母亲,但没提到他们之间说过什么。后来德国媒体又报道,说嫌疑犯向他母亲“坦白”在先,然后才去的警察局。那么在今后的日子里,德国媒体是否会陆陆续续地公开更多的细节?

嫌疑犯目前依然否认自己和他的未婚妻是凶手。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他们两人就是凶手和帮凶,他们还会否认吗?还能否认的了吗?

(德绍市)警察局发言人Markus Loichen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此次刑事案件调查才开始。但万事难料,此次事件随时都能出现突破性或者意想不到的变化。我们要继续关注。 但在关注的同时要时刻保持批判性和客观的态度。我们不能因为死者是我们的同胞而失去基本的理性,做出没有丝毫现实依据的结论。

我记得事发后不久便有人急着下结论说,行凶者必定是难民。真的是这样吗?后来我批评他,对方便指责我剥夺她的言论自由。我听有些人说,我们现在必须上街游行,施加压力来惩罚行凶者。问题是,调查还在进行,还没有结束,你游什么行,抗什么议?想通过游行示威来影响独立司法部门的判决,不是民智之举。

总之, 继续关注是必要的,妄下结论是不行的,无依据的瞎猜是,此处省略几个字。

此文写于德国时间5月27号凌晨5点

 

信息来源:

1.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ermittlungen-dauern-an-im-fall-der-getoeteten-studentin-dessau-100_zc-3cab68a5_zs-e4873e5f.html

2.http://www.dnn.de/Mitteldeutschland/Polizeiticker-Mitteldeutschland/Dessau-Sex-Mord-an-Chinesin-aufgeklaert-viele-Fragen-bleiben-aber-offen

3.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dieses-paar-soll-die-chinesische-studentin-ermordet-haben-45952544.bild.html

4.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mutmassliches-killer-paar-floh-aus-mordwohnung-45971068.bild.html

5.http://www.focus.de/regional/sachsen-anhalt/kriminalitaet-dessau-hofft-auf-schnelle-aufklaerung-von-mord-an-studentin_id_5565736.html

6.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gegen-verdaechtige-paerchen-lief-schon-mal-todesermittlungsverfahren-45958502.bild.html

7.http://www.stern.de/panorama/stern-crime/dessau–sexmord-an-chinesin—lka-prueft-moegliche-einflussnahme-6870192.html

8.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an-yangjie-li-deutschlands-bekanntester-kriminalist-analysiert-den-fall-24119210

9.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ermittlungen-wegen-dienstgeheimnissen-mord-chinesin-100_zc-3cab68a5_zs-e4873e5f.html

10.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manipulationsvorwuerfe-gegen-polizisten-getoetete-chinesin-100_zc-3cab68a5_zs-e4873e5f.html

11.http://www.t-online.de/regionales/id_77949490/verdacht-auf-verrat-von-dienstgeheimnissen-in-dessau-rosslau.html

12.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fall-yangjie-li-alter-todesfall-im-blick-der-ermittler-24115714

 

2016-05-29

《一宗奸杀案是否会演变成司法丑闻?》

76b79889gw1f4c39xyenyj20go0ciwhv

近期发生的中国女留学生在德绍市遭奸杀一案是所有在德华人最关心的事件。调查还在继续中,但是据最新媒体报道显示,该案件存在的众多疑点以及所牵涉的相关人物与机构足以导致一起新的司法丑闻。那么,相关人物和机构都有哪些呢?很多!比如德绍市警察局(局长),德绍市检察院(以及高级检查员),州立警察工会,州立刑事警察局,州立检察院,州立内政部,州立司法部和州立议会。如果在一个人口仅有两百多万的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有这么多政府机构 –直接的或间接的 – 都参与到同一宗刑事案件中,此事有可能会自动消失,不了了之吗?我觉得不太可能。

目前还存在很多不明确的疑问,不便过早下结论。

我还是秉承以往的习惯,先详细地总结德国媒体报道,然后继续提出我的疑问以及评论。

在此之前,我还想纠正一个错误。

: 死者在两名嫌疑犯所住的公寓被害

正确: 死者被害地点和两名嫌疑犯所住公寓在同一栋楼中,案发现场是嫌疑犯公寓楼下的空房

德国各家媒体报道的核心内容如下:

1.德绍市检查机构不认为男性嫌疑犯的父母(继父是德绍市警察局局长,生母是州立刑事警察)干预过调查工作,对此没有丝毫的初步嫌疑(„nicht den leisesten Hauch eines Anfangsverdachts“),因此不需要针对他们两人进行调查。而州立内政部并不这么认为。它委任州立刑事局(LKA, Landeskriminalamt)针对这两人进行调查。同时,内政部正在考虑是否将两人调职。据内政部发言人Stefan Brodtrück称:“出于公众对调查妨碍担忧的可能性……” 该发言人还称,州立刑事局已经对当地警察展开调查,确认当地警察局在侦破此命案时是否有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2.据《中德意志报》称,嫌疑犯生母曾经干预过警方对其儿子参与纵火事件的调查工作。此外,她也获得其丈夫的协助,既德绍市警察局局长。

3.死者父母对德绍检察长比特曼行使职务监督提出异议。同时,州立司法部发言人Detlef Thiel帮检察长和他的团队辩护。

4.5月27号(星期五)。据州立司法部称,州立总检察院(Generalstaatsanwalt)会参与到调查工作中。总检察长尤尔根.康拉德(Jürgen Konrad)称,他将会审核是否让德绍市检察院继续负责调查此事。下周一(5月30号)会作出最终决定。

5.由于之前出现过公务秘密泄露的嫌疑(注: 所谓的公务秘密泄露是指警方5月20号在死者身上发现第二人DNA物质时,媒体事先获得信息并且公开)。德绍市检察院对该市警察局提出针对“不明身份人士的刑事指控” (Strafanzeige gegen Unbekannte)。此举遭到警察工会(GdP, Gewerkschaft der Polizei)和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德国刑事警察联盟(BDK)主席Hanno Schulz的强烈批评。

6.据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立警察工会主席Wolfgang Ladebeck称:“不能嫌疑所有警察。此事必须要彻查,要不然就是对警察的诽谤。”  Ladebeck还称,身为警察局局长(指嫌疑犯的继父)有权接触调查结果。另外,他还说: “单独一个人不可能篡改调查程序,因为有太多的同事参与其中。除此之外,这名女警察(指嫌疑犯的生母)也不处于能做决策的位置。”  (Eine einzelne Person kann das Verfahren nicht verfälschen, da sind zu viele Kollegen involviert. Zudem sei die Polizistin in dem Verfahren nicht in einer Entscheider-Position.)

7.据目击证人称,嫌疑犯生母和继父在5月21号(星期六)一起帮助他搬家。

8.此次命案调查工作从5月25号(星期三)起,由哈勒警署(Polizeidirektion Süd)全权负责。调查团队由14名警察组成。如有必要,随时可以增加人手。

9.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立议会的左党党团(LINKE Fraktion)将会在 “法律、宪法和同等地位委员会”(Ausschuss für Recht, Verfassung und Gleichstellung)提出申请,要求该州政府对此次调查的众多不明确问题(zahlreiche offene Fragen)发表声明。基民盟党也提出同样要求(注: 基民盟是萨克森-安哈尔特州首席执政党,该州州长属于基民盟)。州立议会绿党成员Striegel要求由另外一个检察院接管此案调查工作。社民党也提出类似要求。

10.州立议会左党成员Eva von Angern表示,对德绍市警察局和检察院对此案的调查非常不满,其中包括组织性破坏,众多阻碍、干预和操纵调查的嫌疑等。她还说,在下次“内政委员会会议上”(Innenausschuss)希望州政府给出相关答复。

11.嫌疑犯生母(名叫Ramona)与继父(名叫Jörg)首次公开发言(注:受《中德意志报》的采访),并且驳斥对他们操纵调查程序的嫌疑。其生母称,我既没有接触档案,又没有接触证物和踪迹的权限。其继父解释说,他并没有进入公寓(指当他帮助继子搬家时没有进入他的公寓),只是把拖车开过去,把家具运到新房而已。嫌疑犯继父还称: “我当警察已经很多年了,我的信仰是 -不管是谁- 谋杀者必须受到惩罚。” (Ich bin seit vielen Jahren Polizist. Meine Überzeugung ist, dass ein Mörder bestraft werden muss – ohne Rücksicht auf eine Person.)

12.在同一次采访中,嫌疑犯生母还说: “至今我都不敢相信他(指嫌疑犯)会做出这种事。”

13.德绍市议员以默哀的方式纪念受害者。此前,很多市议员在吊唁书上表达了他们对死者家人的慰问。

。。。。。。。。。。。。。。。。。。。

接下来我想再继续提我的疑问及评论:

德绍市检察长比特曼在5月24号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现得非常不专业。如果他只是想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而公开嫌疑犯的片面之词,那么他为何隐瞒其它事实呢? 比如:

1.他为何不提嫌疑犯的生母是州立刑事警察?

2.他为何不提嫌疑犯的生母还主动参与破案调查工作?

3.他为何不提嫌疑犯的继父是德绍市警察局局长?他为何不提警察局局长有权接触所有调查结果?

4.他为何不提死者的尸体是从哪层楼丢下来的?(注:媒体没有报道死者是从哪一层楼扔下来的。尸体从一楼,二楼,三楼或更高的地方往下扔,留下的痕迹也应该不一样。)

5.如果他那么相信嫌疑犯的父母,相信他们的为人,相信他们从来没有干预过调查,那他为何不拿法律责任作担保呢?

6.如今死者的父母向比特曼行使职务监督提出异议,要求对方道歉,他又没反应了。这样做合适吗?

先不说比特曼。最令人痛恨的还是某些国内媒体,(有意或无意地)打出误导性的标题抢读者们的眼球。难道为了提高点击率就可以没底线了吗?不要说这是主编要求的,也不要说这是新闻学大师教你的,我呸!比如《北京晚报》的编辑,Zhaoliang,如果你有一天看到我这篇文章,我想对你说,你是新闻工作者的耻辱! 文章的报道偏于主观或客观是态度问题,但是把黑的说成白的,方的说成圆的就不仅仅是态度问题了。某些错误一旦犯了,便很难有机会再纠正,比如这一次。

纵观前两天德国媒体的报道,虽然命案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但还是有不少的变化。从一宗奸杀案转变成司法丑闻的味道也越来越浓。让我以简单地方式再解释一下各个政府官方机构的立场。

1.出于公务秘密泄露的嫌疑,德绍市检察院针对德绍市警察局提出“不明身份人士的刑事指控”。(我就纳闷了。之前发生了命案,德绍市检察院也不愿意对关键性人物,既嫌疑犯的生母和继父提出嫌疑。现在有人泄露公务机密,立即就对德绍市整体警局提出“不明身份人士的刑事指控”。莫非公务秘密的泄露比命案还要严重?奇怪!)

2.州立警察工会质疑德绍市检察院的做法。同时又表示,此事一定要彻查, 还警察一个清白。

3.德绍市检察院不想对嫌疑犯的父母进行调查。但州立内政部说,不行,要调查。德绍市警察局受制于内政部,因此负责调查工作被转移。嫌疑犯的父母都是警察,在内政部的管辖范围,现在据说因病请假。

4.州立司法部一边表示相信德绍市检察院,同时又让州立总检察院参与此事。总检察长说,他在下周一作最终决定,是否撤销德绍市检察院对此次案件的调查权。我拭目以待!

5.州立议会各党派(其中也包括执政党)既对德绍市检察院的表现非常不满,也对总检察院不满。各党派在议会上对州立政府施加压力(不排除政治斗争的因素)。这意味着,司法部和内政部必定会作出反应。我同样拭目以待!

这件命案如今已虽然经升级到州议会,但这还不能证明什么。毕竟还没有结果。

在我的记忆中,2005年在德绍市曾经发生过一桩疑案:某非洲难民竟然在警察局牢房中被火烧死!据说某些警察也为此被判刑,但相对而言很轻(我需要再重新复习一下具体细节)。当时负责调查此案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位比特曼。我相信,11年前的德绍市和今天不能相提并论。很有可能比特曼的调查权在下星期一便会被撤销,也或许不会。我拭目以待。

最后我想借助上篇的一句话: 我们要继续关注。但在关注的同时也要时刻保持批判性和客观的态度。

不知不觉得天又亮了。剩余的疑问留在下次再提。

此文写于德国时间5月29号凌晨5点

 

信息来源:

1.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fall-yangjie-li-erst-ermordet–dann-entehrt-24119614

2.http://www.volksstimme.de/sachsen-anhalt/20160527/nach-sexualmord-staatsanwaltschaft-sucht-undichte-stellen

3.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wird-staatsanwaltschaft-dessau-rosslau-der-fall-entzogen–24126732

4.http://www.naumburger-tageblatt.de/mitteldeutschland/chronologie-so-entwickelte-sich-der-mordfall-yangjie-li—25–24110280

5.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in-dessau-polizisten-nach-tod-von-yangjie-li-im-zwielicht-24124730

6.http://www.welt.de/regionales/sachsen-anhalt/article155677255/Bleibt-Mordfall-der-Chinesin-bei-Staatsanwaltschaft-Dessau.html

7.http://www.mdr.de/brisant/generalstaatsanwalt-greift-in-mordfall-dessau-ein-100.html

8.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wurden-die-mord-ermittlungen-manipuliert-46004834.bild.html

9.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generalstaatsanwalt-greift-in-mordfall-dessau-ein100_zc-3cab68a5_zs-e4873e5f.html

10.http://www.nachrichtenxpress.com/05/2016/mord-an-chinesischer-studentin-eltern-des-tatverdaechtigen-weisen-vertuschungsvorwuerfe-zurueck/

11.http://www.naumburger-tageblatt.de/mitteldeutschland/mord-an-yangjie-li-zorn-und-entruestung-in-china-24124248

12.http://www.ksta.de/mordfall-dessau–eltern-weisen-manipulations-verdacht-zurueck-24131944

13. 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minister-beruft-sonderermittler-45986584.bild.html

14.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gedenken-in-dessau-kondolenzbuch-fuer-yangjie-li-im-rathaus-24120800

15.https://www.jungewelt.de/2016/05-28/015.php

16.http://www.stern.de/panorama/stern-crime/mord-in-dessau–so-leiden-die-eltern-von-yangjie-l–6871122.html

17.http://www.tagesspiegel.de/weltspiegel/tote-chinesin-in-dessau-verwandt-mit-dem-tatverdaechtigen-ministerium-entzieht-polizei-die-ermittlungen/13655660.html

18.http://www.berliner-kurier.de/news/panorama/mordfall-dessau-polizisten-unter-vertuschungs-verdacht-24133164

 

2016-05-30

《德国知名刑法学家对此次谋杀案的分析》

76b79889gw1f4dm01mdm7j21kw1mqhdt

Axel  Petermann是德国最负盛名的刑法学家和心理分析师(Profiler)。

此篇采访在5月25号发表于《中德意志报》。注: 今天已经5月30号

原文链接: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an-yangjie-li-deutschlands-bekanntester-kriminalist-analysiert-den-fall-2411921

一对情侣或夫妇作案(Pärchen-Konstellation)并非绝对特俗案例。比如前段时间在下萨克森州的Höxter就发生过一起离婚夫妇(Ex-Ehepaar)虐待和谋杀多名女性的案件。类似案件都非常复杂。比方说,男性作案者和女性作案者的动机通常不一致。性犯罪主要涉及到权欲的发泄。以我的经验而言,这首先属于男性的范畴。女性虽然也有这方面的作案能力,但常常只是帮凶。

Petermann称,当警方公布消息,在死者身上找到第二人的DNA时,年仅20岁的嫌疑犯主动去警察局(注: 嫌疑犯去警察局做了什么口供我不想再重复),此举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Petermann说: “他或许(指嫌疑犯)想先发制人,解除警方对他的嫌疑。这有可能对今后提供证据(Beweisführung)造成很多不便,因为他的供词必须要由警方来反驳。” 他还说,死者被骗到嫌疑犯公寓的可能性比较大。当一对情侣作案时,充当诱鸟的大部分都是女性,因为她们散发出更多的信任感(或更使人相信她们)。

对于调查组人员而言,他们工作量是巨大的。此外还必须要破解以下疑问:

1.作案者有哪些行为举止?

2.他们是如何虐待、伤害、谋害死者的?

3.死者的头部伤害是怎么来的?

4.案发后对尸体做了什么?

5.嫌疑犯和死者之前是否认识?

6.嫌疑犯的动机是什么?

性犯罪的凶手有时想实现暴虐狂的欲望,此案或许有更深的原因。该嫌疑犯的婴儿在一年前去世,有可能是其中因素之一。

Petermann解释说: 事发后嫌疑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出于这个原因,他对她母亲(他母亲是州立刑事警察)说,他曾经和受害者接触过。

 

2016-06-01

《总检察院的决定有哪几层含义?》

76b79889gw1f4f6pa3blbj20q30d2dhm

续5月27号(星期五)德国媒体报道,萨克森-安哈尔特总检察长将会在5月30号(星期一)决定是否让德绍市检察院继续调查此事。今天有结果了。

接下来我先总结一下这两天德国媒体报道的主要内容。之后我会针对总检察长的决定做一个详细的分析。

首先还是要纠正两个被人们误读的信息:

1:比特曼不公开,而且相信了嫌疑犯的述。

: 比特曼的确公开了嫌疑犯的陈述,但没有相信其说法的可靠性。相反,嫌疑犯的陈述让他起了疑心,之后向法官申请搜查令,找到案发现场以及痕迹,再将两名嫌疑犯拘捕审问。我在此并没有帮比特曼辩护,只是属实地阐述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的用词。在我写这段话之前,看过多次新闻发布会,重要的段落反复看了几遍,生怕听错一个字。但是某些微信公众号或微信群网友们则一致认为比特曼相信了嫌疑犯的陈述。法是不正确的。比特曼给人留下非常业余的印象(他说话的声音沙哑 -对于一名地方性检察长而言- 语言表达能力偏弱)。德国媒体也批评过他,说他在新闻发布会刚开始时说了一大堆与案情无关的话,然后才提到中国女留学生被奸杀以及相关的事宜。

2:很多中文媒体都引用”德国警察和德国察官”掩盖真相的法。

: 准确地讲,这也不正确。如果让那些不知情的人看到,他们会认为所有德国警察和检察官都在掩盖事实,包庇嫌疑犯。

第一: 如果这种说法属实,- 仅针对此次案件而言 – 那也只涉及到德绍市警察局的某些人,德绍市检察院的某些人和男性嫌疑犯的父母(因为他们也是警察)。这只是地方性政府机构。上级单位还有州立警察和联邦警察,州立检察官和联邦检察官。如果只写“德国警察和德国检察官”,很容易让人误解是指全德国警察和察官似乎欠缺客观以及公正

第二:  即便有,- 在调查还没有正式结束之前 – 也只能对某些地方警察和检察院人员有掩盖或包庇的嫌疑而已。

530号和531号的德国媒体主要道如下:

1.市警察局(部警察署)调查权在上周三经内政部指示,被转移到哈勒警察局(南部警察署)。萨克森-安哈尔特总检察院发言人称,德绍市检察机关将继续负责对此案的调查工作,给出的理由是“没有实质原因把调查权转移到总检察院的手上或将它交由其它检察院来接管” (Derzeit gebe keinen sachlichen Grund, die Ermittlungen an die Generalstaatsanwaltschaft zu ziehen oder an eine andere Staatsanwaltschaft abzugeben.)。调查工作交给一名有经验的女检查员负责。此外,公关工作由总检察院全权负责(这一项决定有多层的含义,后面再作分析)。这意味着,德绍市检察长今后无权履行公关工作。

2.上周末,男性嫌疑犯的父母接受了《中德意志报》采访,期间为自己辩护,称他们从没有干扰过针对他们儿子的调查。但是,据特殊调查组成员(这里的特殊调查组成员应该是指州立刑事局或哈勒警察局的调查员,而不是德绍市警察。因为自上周三,既5月25号起,调查工作由内政部委派的特殊调查员(Sonderermittler)全权负责)。他们称: “这(指男性嫌疑犯母亲的陈述)不适合实际情况。她说她没权接触调查案件档案,只从事证人询问工作。但是,她必须事先知道细节,否则如何向证人提出具体问题?这实在令人难以想象。(Das ist schwer vorstellbar)。”

3.此外,特殊调查员(我之所以采用“特殊调查员”这个词,是想把它和德绍市的“调查员”区分开来,因为德文媒体大多都采用下面一个字,“Ermittler”,但实际上是有区别的)对嫌疑犯继父的陈述也提出质疑。他在采访时说,他的任务是事先说好的带着挂车过去,然后把家具运走而已。但有目击证人说,看到他(指嫌疑犯继父)从楼里拿着什么物件走出来。该目击证人正好是一名警察(很有可能还是德绍警察)。此幕还被另外一位目击证人看到。因此,人们认为嫌疑犯父母曾经去过他们的公寓,有清理现场证据的嫌疑。

4.至今,采集到的血迹分析结果还未出来。

5.死者父亲曾是一名中国刑警。据称,为了恢复家庭的尊严,他想在中国独立对此案展开调查。

6.5月31号,《图画报》报道,据比特曼周围的人称,他(指比特曼)对嫌疑犯父母感到非常的愤怒。 “在询问证人之前就正式表态是不允许的。从公务员法的角度而言,接受采访的举动也很值得怀疑。 (Vor ihrer Zeugenvernehmung offizielle Statements abzugeben, geht gar nicht. Auch beamtenrechtlich ist dieses Interview äußerst bedenklich.)  注: 这句话不是比特曼正式对媒体说的,而是引用他周围人的话。未经许可,他本人不允许对外表态!

7.自李XX遇害后,在德的中国留学生组织追忆李XX的活动。中国驻德大使馆表示担心,或许会演变成游行事件。(Die chinesische Botschaft befürchtet offenbar, dass es dabei zu Protesten kommen könnte.) 在此,被害死者父母向有关部门写了一封将会被公开的信来平息局势。(Deshalb haben die Eltern der getöteten Studentin nun eine Erklärung an die Behörde gesandt, die veröffentlicht werden soll, um de Lage zu beruhigen.)  信的核心内容:中国留学生不能因此而失去在德国学习的乐趣。她(指死者)之所以到德国,是因为她想在这里念大学,也因为德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Kernsatz ist, dass sich die chinesische Studierenden nicht die Freude am Studium in Deutschland nehmen lassen, sagt ihr Betreuer in Dessau, Rudolf Lückmann. Sie ist nach Deutschland gekommen, weil sie hier studieren wollte und weil es ein weltoffenes Land ist.)

8.对于中国留学生而言,此案件在社交媒体中的影响非常强烈。尤其是针对嫌疑犯父母有包庇自己孩子的嫌疑,有可能干扰案件的侦查。

9. 在 “脸书”(Facebook)上组织对李XX追忆活动。时间: 6月5号和6月11号。 地点: 柏林,斯图加特,慕尼黑和法兰克福。

10.在论坛中,很多人表示德国法制体系令人震惊。

11.死者父母已经聘请一名柏林律师(律师名字没有透露),该律师在周一,既5月30号,已经正式提出查阅档案的申请(Antrag auf Akteneinsicht)。

12.据报道,有关部门在7年前对现今20岁的男性嫌疑犯对一名儿童实施性侵犯做过调查。受害者来自家庭周围。由于行凶者当时年龄还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该年龄线是14岁), 因此没有被判决。

13.据特殊调查组人员透露,他们目前正在调查男性嫌疑犯的所有犯罪前科档案,希望能从中找到杀害李XX事件的线索。

14.据报道,20岁女性嫌疑犯曾经有过性暴力的经验。行凶者: 她的继父。

。。。。。。。。。。。。。。。。。。。。。。

在此,我想对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立总检察院的决定做一次分析。

总检察长尤尔根.康拉德(Jürgen Konrad)在上周五表示,他会考虑撤销德绍市检察机关继续侦查此案件的权限。几乎在上周同一时间,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立议会议员,如左党的Eva von Angern和绿党的 Sebastian Striegel,以及基民盟和社民党在议会的党团也提出类似建议,要求德绍市检查机构的侦查权交由其他检查机构负责。

总检察院做出的决定和某些议会议员的建议不完全一致。

我为什么说不完全一致呢?这是有理由的。

第一:议员们的目的是,由于德绍市检查机构在此次事件表现得非常不专业,加上复杂的人际关系(比如嫌疑犯的父母是警察,警察有协助检察院调查的责任,检察院又不愿意针对嫌疑犯父母进行调查等),因此由其他检查院接管调查更合适,既能避嫌,又能起到独立侦查的效果。

第二:总检察长虽然没有完全按照议某些员们的建议去做,但是他的此项决定比较微妙,既可以(或许想尝试着)堵住议员的嘴,又可以继续信任德绍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1.调查工作由一名女检察长来负责。2.对外公关工作由总检察院负责。

第三:那么比特曼做什么?或许他已经什么都不用做了。目前大部分人对德绍检查机构不满的焦点都集中在比特曼一个人身上。只要由他继续负责调查,嫌疑便不会消失。如果把调查权转移到其它检察院,这就意味着总检察院也对德绍检查机构失去信任。到那时,司法部该如何解释?因为后者一直支持德绍市检察院(内政部撤销了德绍市警察局针对此案的调查权,司法部依然支持德绍市检察院)。换句话说,德绍市检察院信任嫌疑犯的父母,不打算对他们进行调查。司法部信任德绍市检察院,因此不打算撤销其调查权。后来,州立总检察院说,考虑是否撤销德绍市检察院调查权。周一宣布,不需要撤销。注意了!州立检察长的上司就是司法部部长!我知道,这种关系有点绕口,有点乱,但我也没办法。体系本身就复杂。在此,我要强调一下: 我只是简单地介绍机构之间的上下级关系,并没有指责司法部或某一方肯定有包庇得嫌疑!如果能大致了解这些基本情况也并非坏事。)

但是,假如今后嫌疑犯父母被证明包庇其子的嫌疑属实,德绍市检察院很可能会负法律责任。一旦德绍市检察院由于失职而承担法律责任,那么总检察院也脱不了干系。一旦总检察院陷入其中,那么它的顶头上司,司法部部长也有可能承担政治责任。一旦州立检察院(Landesstaatsanwaltschaft)也涉及到包庇的嫌疑,联邦总检察院(Bundesgeneralstaatsanwaltschaft)就有可能介入。一旦联邦总检察院介入,州立司法部便无权过问。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责任追究链,不一定真的会这样发展下去。今后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暂且还不好说。

我们再换一个角度。从政治上而言,它对此案的进展会起到哪些影响呢?(这是我的推论,并不是结论。)

1:上周末,萨克森-安哈尔特议会各党派分别表示会重视此案件(“选择党”除外)。如果各党派往后一致认为德绍市检察院在处理此次案件过程中有严重失职(的嫌疑),并且向州立政府以及司法部(文中的司法部是指州立司法部,不是指联邦司法部)施加压力,必须转移德绍市检察院对此案的调查权。我不知道司法部能不能承受这样的该政治压力。如果司法部扛不住压力,便会让州立总检察院转移德绍市检察院的调查工作。

2:以目前所公开的信息而言, 此案将不再由比特曼负责。调查工作交由一名女检察长负责,公关工作由总检察院负责(这是我根据德国媒体报道作出的合理推论,官方并没有明说)。这说明了一件事,不管是出于中国大使馆的压力,在德华人的反应或者是德国媒体批判性的舆论,总之,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对此事件的重视度不言而明。

3:绿党议员Sebastian Stiegel 和左党议员Eva von Angern对此案做了公开申明。Striegel支持转移德绍市的调查权。他是绿党议员。绿党是三个执政党之一。Von Angern将会在下次州立议会的委员会中向政府提出疑问,分别是内政委员会(Innenausschuss)和法律、宪法和同等地位委员会(Ausschuss für Recht, Verfassung und Gleichberechtigung)。她是左党议员。请注意,下次开会时间是在09.06.2016上午10点钟和10.06.2016上午10点钟(注: 不是我有内幕消息,这些信息原本来就是公开的), 距离今天还有9到10天,因此,现在还无法下结论。既然他们以公开表态,我会更加关注。另外,我今天已试过给这两位议员致电咨询,可惜没有联系到。不过没关系,明天和后天还有时间。

。。。。。。。。。。。。。。。。

游行是一种抗议的方式,沉默是一种抗议的方式,高度关注也是一种抗议的方式。对事件是否关注和在微信群或论坛里积极地发表(偏激和主观)意见压根就不是一回事。高度关注的先前条件需要实实在在地花时间和精力去了解事件的过程,而不是盲目地跟风,随波逐流。

继续高度关注此案件。

此文写于德国时间5月31号晚上9点

 

信息来源:

1.http://www.ksta.de/mordfall-der-chinesin-bleibt-bei-staatsanwaltschaft-dessau-24141838

2.http://www.focus.de/regional/sachsen-anhalt/kriminalitaet-mordfall-der-chinesin-bleibt-bei-staatsanwaltschaft-dessau_id_5577862.html

3.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fall-yangjie-li-wieso-die-aussagen-der-eltern-des-tatverdaechtigen-angezweifelt-werden-24137104

4.http://www.radiosaw.de/mord-chinesin-dessau

5.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sexualstraftat/chefanklaeger-saufer-auf-polizisten-ehepaar-46049708.bild.html

6.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in-dessau-yangjie-lis-vater-nimmt-sich-anwalt-24143630

7.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an-yangjie-li-tatverdaechtiger-soll-kind-aus-familiaerem-umfeld-missbraucht-haben-24143876

 

2016-06-02

《追踪报道,最新进展以及我的一项申明》

76b79889gw1f4gopx6wkqj20n60blju7

在我总结和梳理德国媒体对此次案件的报道之前,我想作一个个人申明。

那些没耐心的 -不用东张西望, 我说的就是你们- 你们可以不用往下看了。我不卖 “快餐”。如果你们想消费“快餐”或喝“心灵鸡汤”,请你们去别处。谢了

我之所以作这个申明,是因为我特意把昨晚刚写好的文章发到某个群里供大家分享时,居然有两位我认识的群友对此说风凉话。其中有一人说: “连续剧了,天天更新。”另一人说: “文章太长,读了10分钟没有读完。”我顿时楞住。试想,如今在我们同胞身上发生这等惨案,我们难道不需要多花些时间去关注一下吗?如果关注,10分钟太多?

我在上篇的结尾就已提到,很多人误以为只要在论坛或微信群里发表大量偏见性,煽动性舆论便是关注。简直一派胡言!说不准今后把此次案件以最快速度忘得一干二净的也正好是这些人。我并不强求所有人必须花多少时间或多少精力来关注此事。不是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不关注是一种自由和自愿的选择,关注也是一种自由和自愿的选择。但是,对于某些人而言,闭嘴更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出于对你们隐私的尊重,我在此也选择“闭嘴”。

核心内容如下:

第一篇: 该报道发表于5月31号晚上18:55

信息来源: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fall-yangjie-li-buerger-spenden-der-familie-4-000-euro-24149104

1.据《中德意志》称,德劳市民至今捐赠给受害者家人超过4000欧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当地,少数捐款来自世界多个国家。

2.钱也将用于葬礼用的支付。

3. 新教、天主教和市长在上周联合公布了为李XX募捐的呼吁(Spendenaufruf)。 账号的有效期还有一周(Das Konto soll noch eine Woche geöffnet sein)。

4.周内将会在德绍举行李XX的葬礼式。应死者父母的要求,他们希望葬礼仪式仅限于少数亲友参与,不外公开。

第二篇: 该报道发表于5月31号晚上19:38

信息来源: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den-ermittlern-sitzt-jetzt-die-zeit-im-nacken-24149306

1.男嫌疑犯母亲向地方法院法官提出探望她孩子的申请。他们很有可能在儿童节见面(但媒体今天没有报道法官是否同意或他们母子今天是否见面)。

2.该案件已经成为国际媒体头条新闻。

3.男嫌疑犯被关押在Raßnitz(距德绍57公里,距莱比锡28公里)的监狱(Justizvollzugsanstalt, 简称JVA) 。“Raßnitz JVA”是一间专门关押青年刑事犯的机构,被关押人数高达360人。嫌疑犯将会受到青少年刑法的制裁(Jugendstrafrecht)。一旦罪名成立,有期徒刑最高可达到10年。

4.据称,嫌疑犯在监狱里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听收音机。他的住所是一间没有电视的单人囚室。除了中午在食堂用餐以外很少接触其他囚犯。报道还称,嫌疑犯想吃新鲜草莓,但菜谱上没有草莓。

5.与嫌疑犯同龄的帮凶及未婚妻现今被关押在莱比锡监狱。女嫌疑犯之所以被关在萨克森,而不是萨克森-安哈尔特的主要原因在于两州之间有相关协议的基础。但是,不管是萨克森还是萨克森-安哈尔特,监狱条件待遇很相似。

6.据案件调查人员称: 们将不会(针对嫌疑犯)审讯工作” ( Wir führen da keine Vernehmungen durch, sagt ein Ermittler)。报道还称: 许调查员和检察院按照事先的定完全放弃审讯工作,理由是两位嫌疑犯均拒作出陈述。只要他们这样坚持下去(继续作出陈诉),所有通沟通(对话)所得到的新发现都不能在法庭上被利用。” (Es könne sogar sein, dass man in Absprache mit der Staatsanwaltschaft ganz auf Vernehmungen verzichten werde. Grund sei die Aussageverweigerung beider Tatverdächtiger. Solange die gelte, wären alle eventuellen Erkenntnisse aus solchen Gesprächen nicht vor Gericht verwertbar.)

7.嫌疑犯辩护刑事律来自克森安哈特。

8.调查员称:“到六月中旬我出示客观证据”。一点很重要,它涉及到今后是否可以继续维持拘留嫌疑犯。

9.但是,法律上有定可以延六个月的拘留时间或者在特殊情况下一直拘留嫌疑犯到正式开庭止。(Eine Verlängerung ist gesetzlich grundsätzlich möglich bis zu einer Gesamtdauer von sechs Monaten oder ausnahmsweise bis zum Beginn des Prozesses)。最取决于州立最高法院(Oberlandgericht)的决定。

10.如果嫌疑犯的罪名成立,徒刑时间要再减去之前的待审拘留时间。这意味着,一旦嫌疑犯被判10年有期徒刑,而之前的待审拘留时间是一年,这段时间也会被算在内,最终的有期徒刑只有9年,而不是10年。如果指控嫌疑犯的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嫌疑犯还会得到一笔赔款(Haftentschädigung)。

第三篇: 该报道发表于01.06.2016 凌晨00:01 ,出自《图画报》

信息来源:

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erpresste-polizistensohn-verlobte-zum-sex-mord-46065298.bild.html

1.自两名嫌疑犯被拘捕后,有关人员对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调查。在此期间获悉新的、具体的嫌疑。

2.据女嫌疑犯的表姐(也或许是表妹,因为德文里的Cousine既是表姐又是表妹的意思)对《图画报》记者称,她在5月10号收到女嫌疑犯的一条信息(德国版的微信,既 „Whatsapp“),内容是: “我和他(指男嫌疑犯)吵架了。我真的无法在这样下去,他也不想。可我还是不想失去他。”女嫌疑犯还和她的表姐(或表妹)说: “每当涉及到性的时候,他总是过度要求和霸道。” (Wenn es um Sex geht, ist Basti immer fordernd und dominant.)

3.女嫌疑犯的母亲对《图画报》记者说: “她(指她女儿)有很强的遗失感, 完完全全地从属她的未婚夫。”(Sie hatte große Verlustängste, war ihrem Verlobten regelrecht hörig.)

4.女嫌疑犯家庭坚信,这位警察的儿子向他的未婚妻施加高度压力,并且威胁她,如果不满足他的愿望,将彻底离开她。(Die Familie von Xenia ist deshalb überzeugt: Der Polizisten-Sohn setzte seine Verlobte massiv unter Druck, drohte, sie endgültig zu verlassen, wenn sie seine Wünsche nicht erfüllt.)

5.女嫌疑犯的母亲向《图画报》记者透露说: “在此期间Xenia(指她女儿)从审讯拘留所给我打过电话,说她给我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将会解释一切。(Inzwischen hat Xenia mich aus der Untersuchungshaft angerufen, mir mitgeteilt, dass sie einen Brief an mich geschrieben hat, in dem sie alles erklärt.)

6.女嫌疑犯母亲希望她的女儿能醒悟过来并且对调查员开口: “只有这样才能揭开事实,她其实是出于恐惧和对爱情错误的理解才被卷入此案的。” (Denn nur so wird sich herausstellen, dass sie aus Angst und falsch verstandener Liebe in diese Sache hineingeraten ist.)。

第四篇: 该报道发表于6月1号早上09:36。信息来源《图画报》

信息来源:

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kripo-wertet-fotos-aus-sicherheitskameras-aus-46065332.bild.html

1.据调查人员称,案发现场底层(在中国叫一楼,德国叫底层)一家古董店铺内安装的多个摄像头,也能记录到店铺外部区域的影像。在案发现场的楼里也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注: 具体位置不祥)。(Im Antiquitäten-Geschäft im Erdgeschoss gibt es mehrere Kameras, die auch den Außenbereich vor dem Geschäft erfassen. Auch am Haus ist eine separate Kamera angebracht.)

2.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评定所有自5月10号起被摄像头记录的画面。调查人员希望从中能够发现嫌疑犯和受害者如何取得联系的线索,甚至是否可能看到她跟随他们进入这栋楼的画面。在评定结果没出来之前官方将不会对外公开这方面的线索。

。。。。。。。。。。。。。。。

此次我不想做评论。因为很多内容涉及到法律问题。我对法律不在行,所以更需谨慎。等我咨询完毕以后,或许会作一些简单的点评和解释。

关注此次事件不仅仅只是为了追忆受害者,关注者本身也能学到很多知识。 比如德国司法程序的运作。只有关注得越深,才能更容易发现体制所存在的漏洞或缺陷。否则就像参加足球比赛。不懂规则而被裁判罚了红牌,被罚后不先弄清楚为什么会罚,反而一口咬定是裁判错了。

世上没有完美的体制,德国也没有。但好的体制都具备改善的功能与空间。它不是固定的,而是一种(不断改善的)过程。再好的司法体制也无法杜绝罪犯行凶。

让我们一起继续关注这件事。让我们一起记住李洋洁。

 

2016-06-03

《解读最高检察官的采访(及回答三个提问)》

76b79889gw1f4hwwtsn9jj20bq05vq30

最新追踪

6月1号,《中德意志网》(www.mz-web.de)发表了一篇(州法院)最高检察官(Oberstaatsanwalt), Klaus Tewes的采访。应总检察长Jürgen Konrad所托,此次采访由Klaus Tewes 回答。

采访完整版:

1.尸体的检验是否已经结束?家属是否可以将死者运送回国?

受害者尸体可以进行安葬。检验结果还需评定。

2.最新调查处于什么状态?目前的调查工作都集中在哪几个方面?

调查工作还在进行中。主要集中在证人询问(Zeugenbefragungen),痕迹评定(Spurenauswertungen),证据保护(Beweissicherung),周围环境调查(Umfeldermittlungen)和征求专家意见(Sachverständigengutachten)。

3.关于在德绍市的调查,漂浮着一种嫌疑,大家怀疑调查工作有可能受到影响。你认为有这方面的征兆吗? 是否会对此进行检查?

调查受到影响的说法并没有证实。至今为止并没有实实在在的依据证明,调查曾经收到过影响。(Eine Einflussnahme auf die Ermittlungen kann nicht bestätigt werden. Soweit gemutmaßt wird, die Ermittlungen würden beeinflusst, gibt es hierfür keine tatsächlichen Anhaltspunkte.)

4.此案的调查工作是否已经超出德绍市检察院的能力, 否则(州立)总检察院为何会伴随对此案的调查?

德绍-罗斯劳(简称 “德绍市”)检察院依然受委托调查此案。相关部门负责人(注: 此人是一名女检查员)曾调查过多年性犯罪案件。她在工作上的表现非常卓越。(Die Staatsanwaltschaft Dessau-Roßlau ist und bleibt mit den Ermittlungen betraut. Die zuständige Dezernentin ermittelt seit Jahren zahlreiche Sexualstraftaten. Sie macht ihren Job hervorragend.) (州立)总检察院接管了此案的公关工作。她会定期汇报调查工作进程。此外,总检察长和我昨天(指5月31号)已经做过文件审查(Akteneinsicht genommen)。

5.现在该如何理解你们在现实中的分工呢?

此案的侦查程序交由德绍市检察院负责,公关工作由我来负责。(Klaus Tewes是总检察院公关部门负责人)

6.总检察院为何不整体接管此案的调查工作呢?

因为不具备客观理由。(besteht kein sachlicher Grund.)

7.能否证实现在是否正在对比特曼进行公务监督申诉?具体涉及到什么?接下来会如何?

一切公务监督申诉都由该上司定夺。这涉及到内部程序。对此我无权对外公布。

8.公众对此次谋杀事件额外关注。很多人都想知道警察和检察院具体都做了什么?你如何处理大众对此案的大量信息需求?

我向提问者解释检察院的工作范围。按照德国法律规定,检察院有义务针对所有和嫌疑犯有关的 –免责的和有责任的– 事物进行调查 (Diese ist nach deutschem Recht dazu verpflichtet, hinsichtlich tatverdächtiger Personen alle belastenden und entlastenden Umstände zu ermitteln.)。按照调查程序而言,被告者一律视为无罪推定。德国的刑事诉讼和美国不同。德国检察院不是(诉讼等有关的)当事人(请注意: 我自己不确定是否已精确的表达出受访者的意思。希望读者阅读时带着批判性的目光)。被告者没有义务指控自己,被告者也没有义务说出真相。

9.从有罪者被证明有罪到获得应有的惩罚还需要多长时间?

检察院的任务在于进行和终结调查工作。如果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检察院将会提出控诉。之后由独立法院判断控诉是否被允许,是否可以进入主程序。如果法官认为嫌疑犯的确有过错,他将会被判刑。(注: 简而言之,检察院主要负责收集证据证明被告者有罪,然后对嫌疑犯提出控诉。法院决定检察院的控诉是否被允许,最终上庭。法官如果相信检察院出示的证据,被告者将会被判刑。)

10.不管从哪个方面,此次的德市案件都非同常。在你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是否接触过相似案件?

每件命案都要作为单独案件来看待。检察院最主要的责任在于查清案件。

信息来源: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jetzt-spricht-die-generalstaatsanwaltschaft-24154706

除此以外有以下内容。

1.据女嫌疑犯母亲称,她(指女嫌疑犯)小时候曾经受到她继父的性侵犯。德绍市警察局有存档。 母亲称:“我不相信她参与谋杀。她还要照顾自己的孩子啊。”

2.女嫌疑犯母亲生活在德绍,曾经育有5个子女。目前家里有5个孩子,三个是她亲生的,另外两个是女嫌疑犯的孩子。

3. 局调查员称:  “很多痕迹、证人供词和其他提示都把矛头指向嫌疑犯。当然,我们也从减轻嫌疑犯罪责的方向去调查,但至今收获甚少。“

信息来源:

1.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mutter-will-ihre-tatverdaechtige-tochter-in-der-haft-besuchen-24155510

2.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getoetete-studentin-familie-und-freunde-nehmen-abschied-24161072

在此,我想针对这篇采访说我的看法。

1.当我读完这篇采访后,第一感觉是,这不是一次面对面的采访或对话,而是书面采访。此话怎讲? 原因有两个:第一,采访者没有提出任何追问。这是很想难想象的,如果是我,我会针对某些回答提出追问;第二,受访者的回复非常简洁,没有多余的话,不像是一次面对面对话的谈话。比如第八个提问。提问者想知道警察和检察院针对此案件具体做了什么,而不是官方的回复,这种答案根本就不用他说,教科书里都有,甚至还更完美。

2.虽然公关工作由总检察院负责,但他们还是小心翼翼,非常谨慎。即便是采访也只是接受书面,而不是面对面的采访。

3.比特曼上次在采访中的失误已经引起很大的负面效果。

4.总而言之,此次采访的内容信息量极其有限。很多只是重复而已。

另外, 我想借此机会回答网友们在我微博上(或是我在其他地方看到)对此案提出的一些疑问。

1.都有未婚妻了为啥还属于青少年刑法的范畴?

答:德语里有一个字叫 „Heranwachsende“,指十八岁和二十一岁的人。也可以理解成青年人和成年人之间的过渡期。但我不知道这个字是不是法律学的专用术语。

2.青年刑事犯只能判10年刑期么?

答: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 我之前问过一位刑事法律师(德国人,Janita Mietke),命案最多能判几年? 以下是她给我的回复:Totschlag wird nach § 212 StGB mit mindestens 5 Jahren bis zu lebenslanger Haft bestraft werden. Mord wird nach § 211 StGB mit lebenslänglich bestraft. Wobei lebenslänglich in Deutschland nicht zwingend lebenslänglich im eigentlichen Sinne bedeutet. Man kann dann unter bestimmten Voraussetzungen nach 15 Jahren auf Bewährung frei kommen. Egal. Für Jugendliche findet das Jugendstrafrecht anwendung. Auch bei Heranwachsenden im Alter zwischen18-21 Jahren kann nach § 105 JGG das Jugendstrafrecht zur Anwendung kommen, z.B. bei Reifeverzögerung. Das bedeutet dass hier die maximale Strafe 10 Jahre.  beträgt, siehe § 18 JGG. Unter dem Strich hängt das zu erwartenden höchste Strafmaß davon ab, ob der Richter bei dem 20jährigen noch das Jugendstrafrecht anwendet oder das Erwachsenenstrafrecht.

简单地讲。凶杀案最少判5年,最多终生监禁。但终生不等于终生。在某些情况下罪犯可以在被关押15年后出狱(缓刑)。针对于青年罪犯而言,德国有相关的青年刑事法。针对18岁到21岁之间的罪犯而言,可以运用青年刑事法,最多判10年。但这最终要取决于法官的决定,运用青年人刑事法还是成年人刑事法。如果法官对嫌疑犯实行成年人刑事法, 那么结果也会有所不同。

3.我爸是李刚“也会在德国发生吗?

答:(请允许我说一次脏话)傻逼全世界都有,某些傻逼行为是不可能通过法律或制度来杜绝的。法治国家和非法治国家都做不到。在某些德国“官二代”当中当然也存在傻逼,以为自己父母当官便能仗势欺人。但这绝对没有普遍性或者到了猖狂的地步。在此,我举一个例子。2005年(或2004年)在柏林某个酒吧发生了一起殴打事件。事发后,几位参与者被抓。后来媒体报道说,其中一人是当时德国总统,Johanes Rau的儿子。那又如何?

以我对德国社会的理解,如果某某人的父母是德国政坛名人,当他卷入任何刑事案件时,都会千方百计阻止别人知道他父母的真实身份。父母官做的越大,越不想让别人知道。假如当时德国总统的儿子对警察说: “我爸是李刚。” 警察的反应或许是: “别说是李刚,金刚我都抓。跟我走。”  也或许是: “李刚我都抓,更别说是他儿子。”

继续高度关注此案的进展……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