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德国_周磊 李洋洁案深度报道 2

790

编辑的话:

一位柏林的中国朋友发给我一条微博链接(@深度德国_周磊)并告诉我,这是她近期读到的关于李同学案件的最客观、最深度的报道。细致读完完周磊的追踪报道后,我很感动也很欣慰。我看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同胞(周磊微博内容的质量和转发量完全不成正比),牺牲了大量的个人时间和精力,严谨地对事实进行还原,对案件进行深度分析,同时很难得地保持了冷静的头脑,对其他愤怒或冷漠的同胞提出十分中肯的建议。

我很佩服周磊,立刻在微博上联系到他,向他提出请求,希望留德华可以授权转载他的报道。得到他的授权后,我对他的追踪报道进行了整理,发布到留德华上。

在此,我真心希望,正义永存,善恶有报。

感谢周磊!

感谢每一位善良的同胞!

请关注:@深度德国_周磊

 

2016-06-07

《德绍中国女留学生被杀案柏林追忆活动(及组织者名单)》

76b79889gw1f4n1t2pi3nj20j60eeabq

由于我上周五去马格德堡州立议会采访绿党议员Sebastian Striegel和准备后期的翻译工作, 周日又去柏林勃兰登堡门参加追忆李同学活动,因此耽搁了追踪报道。今天补上。

从上次的更新到今天,已经过去五天,在此期间有不少新闻报道。如果把所有德语文章合在一起作总结或许会有点乱,分不清时间上的先后次序。出于这个原因,我按照德语报道发表的日期进行梳理。首先从6月3号在《时代在线 Zeit Online》的一篇报道入手。

6月3号,星期五

原文出处: http://www.zeit.de/2016/24/mord-yangjie-li-dessau-polizei/komplettansicht

标题: Ziemlich viel Zufall (有太多的巧合)

核心内容如下:

1.从标题上可以看出,作者和我一样对此案提出众多的疑问。自从李同学遇害后,更多的疑问浮出水面,导致媒体将此案称之为警察丑闻

2.起初人们认为这是一起悲惨的谋杀案。类似案件并不稀奇,在德国哪个城市都有可能发生。

3.直到第一个巧合”被公布后,便引发起无数的质疑。人们开始怀疑。

4.一名观察者讽刺地说: “在德绍所发生的一切或许是千年难遇的巧合。”

我对此的评论:

《时代在线》这篇报道的信息量非常有限。就内容上而言,我之前在所写过的追踪报道中都有提起,因此没必要再重复。想知道具体案件过程,可以参考我之前写的相关报道。

对于很多人而言,此案能在《时代在线》大篇幅报道,本身就是新闻,表示德国人非常关注此事。但是要注意了,要保持冷静,别太高估《时代在线》的影响力。

1.《时代在线》、《明镜在线》、《南德意志报》和《法兰克福汇报》曾经都对此案进行过报道。《时代在线》也不是首次报道。只不过这次的篇幅更长一点。

2.报道此案的核心及最重要的德国媒体是《中德意志报》,几乎天天进行追踪报道。普通谋杀案(假如死者或凶手不是公众人物)都属于地方性新闻,那些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是不会进行追踪报道的。大家对此不要抱太高的期望,这些媒体并不是不关注李同学案件,而是对类似案件的关注度一向不高。

3.很多人抱怨,说很多德国媒体对此案不进行报道或报道得很少,因此很多德国人都不知情。这样说其实是不对的。为什么呢? 因为《图画报》已经进行过很多次报道(注:《图画报》有时也被写成《图片报》,都是同一份日报,而且是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如果以阅读量为衡量标准,《图画报》在全球的新闻媒体中都能上榜,与其相比,《时代在线》差太多了。仅在德国,每天阅读《图画报》或《图画在线》的读者就超过一千万。德国人对此案能一无所知吗?我估计,想不知道也不行。当然,《图画报》与其他高质日报的取向不同,对谋杀、强奸、车祸等事件都非常感兴趣。哪里有(各类)丑闻,它就往哪里钻。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德国总统无一幸免。如果把谋杀案和司法丑闻、警察丑闻、甚至政治丑闻相结合,《图画报》更会拼了命的往死里钻。因此我相信,很多德国人是知道此案件的。

再者说,《图画报》报道此案的出发点和我们不同。我们是出于关心,《图画报》是为了销量。现在某些人抱怨德国媒体报道得少,对此案关注度不够高。或许今后会有那么一天,当我们觉得德国媒体不应该再报到时,却偏偏还有那么一家媒体在报道,那一定是《图画报》。

6月4号,星期六。报道,无 (总之,我没有查到这一天有德国媒体报道)

6月5号,星期天

原文出处:

1.http://www.mdr.de/nachrichten/trauer-getoetete-studentin-dessau-berlin-102_zc-fd08c406_zs-950f04ff.html

2.http://www.welt.de/politik/article155965362/Ein-Sexualmord-und-die-merkwuerdige-Rolle-der-Polizei.html

3.http://www.taz.de/!5310057/

4.http://www.deutschlandfunk.de/mord-an-studentin-in-dessau-aufklaerung-mit-vielen.1769.de.html?dram:article_id=356304

1.MDR报道了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追忆李同学的活动。此事前天和昨天都已经有详细的中文报道了,我不想再重复。

2.《世界报》(Die Welt)的报道有以下内容:

a.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案情过程。

b.提出相关疑问。

c.德绍市被称之为“无能的有关部门”的代言词。 (Synonym für behördliches Versagen)。 比如:1.) 2005年有一位非洲难民在监狱里被火烧死。警察说是他自焚(注:死者当时带着手铐和脚镣)。 疑问:警察是凶手吗?如果是一起谋杀案,那么必定有凶手,但凶手没找到。(注:那次事件后来被拍成纪录片,还获了奖) 2.) 2007年。警察局高官想三名下属下达指示,对右翼事件无需积极调查。调查得越多,越会影响相关的统计数据,最终会影响该地区的形象。当此事被媒体公开后,全德国都关在注德绍(Ihr Vorgesetzter soll daraufhin im Jahr 2007 die Anweisung gegeben haben, weniger zu ermitteln, weil die vielen Verfahren in der Statistik ein schlechtes Bild auf die Region würfen. Als das nach außen drang, schaute ganz Deutschland verwundert auf Dessau)。

d.续绿党州立议会议员Sebastian Striegel和左翼党州立议会议员Eva von Angern后,基民盟议员议员Jens Kolze也公开表态,称担心德绍市的形象。Striegel和Kolze是萨克森-安哈尔特州执政党议员。注:我上周五对议会议员Sebastian Striegel做了独家采访。该采访内容明天会在欧洲时报公众号《道德经》中发表)

e.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内政部长Holger Stahlknecht(基民盟)称,他正在调查嫌疑犯父母是否利用自身的影响力干预此谋杀案的侦查。Stahlknecht本人曾经也是一名检察官。

f.马格德堡检察院也对嫌疑犯父母展开调查。理由:他们受采访时的供词有疑点。

g. 受害者父母聘请的律师来自柏林,名叫Sven Peitzner。

h. 该报道也批评了比特曼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言行。

3.taz的报道没有信息含量,信息重复。

4.DeutschlandFunk也报道了柏林追忆李同学活动。但是在此我想纠正报道中的一个错误。原文: „Auch der in Berlin lebende 48-jährige Dolmetscher Zhou Jian – Mitorganisator der bundesweiten Trauerkundgebungen für Yangjie Li – ärgert sich über das mangelnde Feingefühl des Staatsanwalts. Er nennt die ganze Angelegenheit, einen Fall mit Potenzial für diplomatische Verwicklungen.“

a.报道中称周坚是这次全德国追忆李同学活动组织者之一。这个说法是错误的。据多方面信息证实,他本人没有参与柏林活动的组织。我只是想实事求是,还原事实(某些人觉得我的做法是错误的),并确实没有恶意。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组织者:贝妈(施秋慧);志愿者:丽姐,五月,yang,佳珈,婷婷,Maggicer,海木蔚,TXH,W,阿罗ling,小熊,郭云清,候哥,舰载机,怪兽先生,豆豆是豆豆,w.Ye,Pae,zhangyuan。宋yang,郑聪萍,程weizeng等;他们自发承担了大部分的活动经费。的确,大部分人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但是对于我个人而言,我愿意以我的方式记录这些人的名字(虽然很多都不是真名)。我当时也在场,组织者和各位志愿者策划的追忆活动很成功。

6月6号,星期一

原文出处:

1.   http://www.bild.de/regional/leipzig/mord/eltern-des-mutmasslichen-killers-eroeffnen-killer-46146856.bild.html

2.   http://www.stern.de/panorama/gesellschaft/mord-in-dessau–innenminister-suspendiert-nach-tod-von-studentin-polizeichef-6886098.html

3.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kommentar-zur-suspendierung-in-dessau-zu-zoegerlich–herr-minister-24182052

1.嫌疑犯父母在追忆李同学活动结束后不到24小时,便在家中后院为新开的小酒吧进行庆祝。

2.州立内政部长Holger Stahlknecht称此举是一种“严重的信号” (fatales Signal)。嫌疑犯继父被革职。理由: 身为警察局局长丧失了应有的道德示范作用 (Der Revierleiter wird damit dem moralischen Anspruch und der Vorbildfunktion als Führungskraft in der Polizei nicht gerecht)。据称,Stahlknecht将会审查是否对嫌疑犯继父提出惩戒诉讼程序 (Disziplinarverfahren)。

3.南部警察署出面证实,男嫌疑犯母亲在2015年8月份曾经提交小酒吧的经营申请。申请在今年3月底得到许可。酒吧开业的时间在很早之前便已定在6月4号。有关调查人员称,从事副业不一定是绝对禁止的。(Die Polizeidirektion Ost bestätigte, dass Ramona S. einen „Antrag auf Nebentätigkeit zum zeitlichen Betrieb von Gasträumen im Interesse einer Gartensparte“ schon im vergangenen August gestellt hat. Die Genehmigung wurde Ende März erteilt. Der Eröffnungstermin am 4. Juni hatte schon länger festgestanden.  Auflagen habe es nicht gegeben. „Nebentätigkeiten sind nicht grundsätzlich verboten“, erläuterte Strömer.)。但是,副业不能和警察的形象有冲突。再则,副业的工作时间每周不能超过八个小时。

4.据称,男嫌疑犯曾直接或间接地参与过40多起刑事案件。其中包括当证人。(注: 这里要注意,媒体没有报道男嫌疑犯直接参与过那么多起刑事案件,有时只是作为证人而已。)

6月7号,星期二,下午

原文链接:

1.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feier-am-tresen-schockt-trauernde-24182168

2.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forderung-polizeichef-soll-wegen-fall-yangjie-li-stadtratsmandat-ruhen-lassen-24183812

1.几乎重复了星期一的报道。德绍市警察对男嫌疑犯父母的开酒吧的事实表示“无法想象”。

2.男嫌疑犯继父是基民盟成员(注: 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都属于基民盟)。 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绿党主席Cornelia Lüddemann公开要求,撤销男嫌疑犯继父在德绍市市政厅议会成员的职位。

我的评论:

针对男嫌疑犯父母在追忆李同学活动后开酒吧的事我也不想评论。实在是无话可说。

在此,我想说一点我的感想。周日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举行的追忆李同学活动很成功,场景也很感人。组织者们,你们辛苦了!

大家无需过度要求德国媒体必须对此事加以关注。媒体已经很关注了。何以见得?我有以下理由:

1.从《中德意志报》每日的追踪报道可以看得出来。

2.至今已有5位州立议员对此案公开发表过意见。他们分别是Sebastian Striegel(绿党)、Cornelia Lüddemann(绿党,该党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主席))、Eva von Angern(左翼党)、Henriette Quade(左翼党)和Jens Kolze(基民盟)。

如果议员们关注此事,媒体自动会关注此事。

3.这个周五在州立议会开法律委员会会议(Rechtsausschusssitzung)。届时,司法部长很有可能会对此事件发表意见。

继续关注

 

2016-06-08

《【德国独家】 针对中国女生被害案,该州绿党议员披露政界的真实态度》

76b79889gw1f4o4q17mxtj20go09q756

Sebastian Striegel出生于1981年。1998年,年仅17岁的他便加入绿党。自2011年起,他成为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州立议会议员(绿党),同时兼任该党派的议会执行长和内政发言人。他已婚,有一女,信奉天主教,现居住在Merseburg。他曾多次公开对中国女生遇害事件发声,敦促有关部门杜绝任何形式的徇私舞弊现象。

1.中国女留学生在德绍市被谋杀一案,引起了国际各媒体的关注,这个话题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州立议会也受关注吗?

作为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议员,我们都非常关注案件的进展。这不仅关系到一名年轻女性的悲惨死亡,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将凶手绳之以法。针对此案的调查必须要排除任何剩余嫌疑,相关人员要得到公正的惩罚。

2.绿党对此案持有什么看法?

我们非常在意法治国家在此能否发挥其作用,因此必须查清案发经过。议员能起到监督的作用。今后不久,此案也会成为议会 “法律委员会”(Rechtsausschuss)和“内政委员会”(Innenausschuss)的议事日程之一。我们将会要求有关部门向我们作深入的汇报(注: 有关部门是指内政部和司法部)。

由于此案正在调查当中,某些细节不便公开进行讨论,但我们认为,恢复大家对法制国家的信任也很重要。因为从我们的角度而言,这份信任已经被某些警察官员的言行举止受到破坏。具体地讲是嫌疑犯的生母和继父。

3.当你获悉男嫌疑犯的父母都是当地警察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首先想到的是一场悲剧。知道自己的孩子涉嫌谋杀案,这对每位家长而言都是种难以忍受的局面,不管他们是不是警察。我的疑惑是,由于父母亲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他们是否在某种形式上接触过调查工作或甚至干预过调查程序? 很庆幸,内政部长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告诉我,他把调查权转移到南部警察署。即便如此,依然还有很多疑问没有得到答复。

4.你觉得哪些疑问尚未得到答复?

第一,谋杀案要清查。当死者离开学生宿舍去跑步时都发生了什么? 她跑步的路线是怎么的?她碰到了谁?她是如何抵达案发现场的?案发时具体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些疑问都必须得到解答。我相信此案会被彻查到底,除了要恢复大家对法制国家的信任以外,也要让德绍市和萨安州的居民有安全感,不管他们来自中国还是其他国家。

第二,案发后都发生了什么?嫌疑犯父母是否干预过调查工作?谁在什么时间获到过哪些信息?嫌疑犯父母在采访时的供词为什么和目击证人的供词有冲突?

5.那就是说,绿党不仅要求此案快速侦破,也要求结案干净?

首先要缜密,其次才是快速结案。一旦证实有萨安州警察和官员对此案进行过任何形式上的干预,相关人员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媒体公布消息后,有目击证人看到嫌疑犯父母在周末曾帮助嫌疑犯搬家。此时,我很希望检察院针对其父母展开调查。让我费解的是,比特曼(检察官)居然宣称没有丝毫针对嫌疑犯父母调查的依据。

6.德绍市警察署的调查权已转移到哈勒市警察署,但是检察院依然没更换。你对此怎么看?

在法治国家实行分权制。行政机构、审判机构和立法机构不能相互干预工作。最终要由总检察院作决定,由谁来负责此案的调查工作。至今我还不明确总检察院所做决定的依据是什么?我会在下次的议会法律委员会中让总检察长阐明理由。由于我尚未听到总检察长本人的解释,所以我不想过早地批评他,即便我不赞同他的决定。议会的首要任务在于消除案件一切疑问。 

7.假如今后被证实,嫌疑犯父母的确尝试过干预此案的调查或已经干预过,有关人员是否会受到人事处分?

如果真是那样,将有必要针对嫌疑犯父母进行刑诉程序,同时也要对他们提出惩戒诉讼程序。一旦刑诉程序结束,人事处分是必然的结果。如果某萨安州警察被证实曾干预过该案件的调查,他将不再适合继续担任警察一职。

8.比特曼是否也会受到人事处罚?因为他自始至今都认为嫌疑犯父母没有可疑之处。

这要看比特曼在调查过程中是否曾在有必要采取措施的情况下没有作为。据我所知,比特曼只是众多调查员之一,并不是唯一一位。针对此问题,我们也将会在这周五的议会法律委员会上让司法部长或总检察长本人向我们作具体汇报。

9.你也邀请了总检察长,于尔根.康拉德到法律委员会亲自向议员们作汇报吗?

当然,我个人没有传唤总检察长的权力,但司法部长有。我相信最起码司法部长本人会亲临现场,我也能想象部长女士会让总检察长与她随行。我强烈建议总检察长本人当面向议员们解释一下他没有转移德绍市检察院调查权的理由。

10.你如何评估比特曼在此次案件的表现?他的言行举止是否损害了萨安州检察机关的声誉?

对此我有两个看法。

首先,德绍市检察院的公关工作做得的确不恰当。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某些细节让我很费解。他不应该给嫌犯的供词提供那么大的公布空间,这非常不合适。我相信此举让死者的家属受到了二次伤害,我建议德绍市检察院向死者家属道歉。

第二,我不认为德绍市检察院从整体调查工作上都是错误的,在很短时间内嫌疑犯便被抓获。让我费解的是,德绍市检察院为何没有针对嫌犯父母进行调查?从我的角度而言,自从嫌犯父母接受了《中德意志报》的采访后,初始嫌疑便已成立。

11.抱歉,你说得不准确。警察并没有抓获嫌疑犯,而是他自己主动去了警察局。

你说得没错,的确是这样。但这是由于警察在死者身上发现了第二人的DNA,随后将进行大规模的唾沫测验,且消息被媒体公开后,造成压力急剧上升,或许这是直接导致嫌犯主动去警察局做避嫌口供的原因之一。不过这也只是一种推测。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让案情更透明化,如果最后依然留下疑点而导致该案不能水落石出,后果将不堪设想。

12、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不客气!

(欧洲时报德国版特约记者周磊采访报道,转载请注明公众号GermanReport)

 

2016-06-09

《内政部长的位置还能坐得稳吗?》

76b79889gw1f4orazq4vaj20sg0lc409

最新追踪报道

我先简单地回顾并总结一下这几天的主要新闻报道,然后再作分析。

1.6月4号,男嫌疑犯父母在家后院新开了一家酒吧。次日,内政部长(注: 文中所说的内政部都是指萨安州内政部,不是联邦内政部!)将男嫌疑犯继父,既警察局局长革职(想知详细内容请查看上篇)。理由是 “后果严重的信号”以及 “不符合警察局高层人士在道德要求与模仿上的准则”。

2.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简称萨安州)警察工会主席Uwe Petermann对内政部的这项措施没有异议。

3.在德绍市以及附近地区并不是首次发生外国人遇害事件。这也不是首发的荒谬事件。据德绍市“多元社会研究中心”负责人Razak Minhel称:移民有一种不安全感,另外再加上对警察局和检察院的猜疑。 他本人也觉得不“舒服”( Es gibt Unsicherheit bei den Migranten, gepaart mit „Misstrauen gegenüber der Staatsanwaltschaft und der Polizei“. Er selbst fühle sich „nicht wohl“.)。

4.来自德绍地区的联邦绿党议员Steffi Lemke说:萨安洲内政部和司法部在此次(李同学遇害)事件上的行动添加了额外的疑问。比如,为什么到星期一才将警察局局长革职?为什么德绍市检察院刚开始便表示男嫌疑犯父母没有丝毫被调查的依据?” (Die Vorfälle werfen sowohl mit Blick auf das Agieren des Innenministeriums als auch des Justizministeriums etliche Fragen auf. Sie lauten, warum der Polizeichef erst am Montag abgesetzt wurde und warum die Dessauer Staatsanwaltschaft anfangs erklärte, es gebe nicht den geringsten Verdacht gegen die Eltern, Ermittlungen behindert zu haben.)。

5.德绍市的黑暗史”,比如:

a.2000年,一名莫桑比克人(名叫Alberto Adriano)被一群喝醉酒的极端右翼分子在市公园殴打致死。

b.2005年,一名来自塞拉利昂的难民(名叫Oury Jalloh)在警察局囚室被火烧死。(注: 此案至今都没有干净地结案,依然还有很多令人不解的疑惑。)

c.2008年,一名流浪汉被杀。

d.2012年,一名中国人在距离德绍市25公里外的Köthen市被五名男性虐待。攻击者被审讯,后来又被释放。此事引起大学以及大学生的强烈抗议。

现已被开除的警察局局处长之前曾说过: 我们有什么感受并不重要,女留学生的死亡更令人痛苦,因为这是不能弥补的” (Wie es uns geht, das ist jetzt nicht so wichtig. Denn der Tod der Studentin sei viel schmerzhafter, weil nichts wieder gutzumachen ist) 。但前几天却兴高采烈地为新开的酒吧庆祝。(注: 难道这也是他表达痛苦的方式? 不解。

最有意思的还是《中德意志网》的这篇名为  “作出了后果严重的错误” (Es wurden folgenschwere Fehler gemacht)的评论,作者叫Lars Geipel注意,这是一篇评论,不是新闻报道。他只代表该作者的个人观点,既不代表该报社,也不代表所有德国人。你既可以同意,也能反对他的观点。

核心内容如下:

自李同学遇害后,此案本身又独立展开了更广的延续,以致引起社会和政治上的爆炸性关注。

萨安州的公安机关和司法部门在人们心目中所丧失的信任是非常可怕的。其责任必须要在内政部和司法部中寻找。

案件调查过程从一开始就漏洞百出。比如

1.距离尸体只有一步之遥的案发现场居然没被发现。

2.检察院刚开始所实施的公关工作策略是“什么都不说” (Nichtsagen)

3.一直到《中德意志报》发布消息,报道死者身上发现第二人DNA时,才导致男嫌疑犯主动去警局。

4.德绍市检察院在对待死者父母的态度上是丢人的。

5.比特曼缺乏敏感度。

6.内政部长废除男嫌疑犯继父,既警察局局长一职,是出于道德和模范方面的原因。这个理由成立得合理吗?如果不是内政部的犹豫不决和司法部的不作为,局面或许不会恶化。当确认男嫌疑犯是谁,他和警局有哪些关系时,有关部门应该当机立断地把检查工作转移到另外一个独立检察院。这样就可以解除男嫌疑犯父母是否干预调查此案的推测。但内政部与司法部严重地低估了此次案件的辐射度。

7.如今,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在民众心目中的信誉度已经一败涂地,现在能做的也只是限制损害。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真相,将真凶绳之于法。为了今后杜绝重复类似的难堪状况,公安机关、司法机关和有关部门的危机处理和公关工作都必须要反省。

现在轮到我分析了。既然是分析,这也只是表达我个人的观点。你可以同意,但也可以反对。

整体上讲,我很认可这位评论员的观点。我在过去的篇幅中也提到过。司法部的不作为行为有可能会引起司法丑闻便是其中一说。但是,司法部不是我今天想说的,今天想聊一聊内政部以及内政部长在此扮演的角色。

首先,一切要从比特曼的新闻发布会开始说起。自新闻发布会后,内政部把德绍市警察的调查权转交到哈勒市警察局。毫无疑问,这个做法是对的。如果内政部长Stahlknecht不这么做,大家必定更加怀疑德绍市警察局对此案调查的独立性,因为嫌疑犯的继父是局长。但是,仅仅转移警察局,而不对男嫌疑犯继父作调查便很难让人理解。

第一: 如果不对作为局长的继父调查,就意味着他没有可疑之处。那么可信赖的具体依据又是什么?关于这一点,内政部尚未具体声明(最起码我没有看过类似报道。或许有,但被我看漏了)。

第二: 转移警察局是为了保证调查的独立性,不代表德绍市警察局所有的人员都是嫌疑犯。针对男嫌疑犯继父进行调查,既能起到避嫌的功能,又可以避免遭到公众舆论(不必要)的猜忌。这不代表男嫌疑犯继父一定有嫌疑。初步调查不等于定罪!莫非这其中有难言之隐?我想,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内政部长严重地低估了该事件的涉及范围。在今天(6月9号)中午召开的议会内政委员会会议中 – 假如内政部长亲临现场 – 各党团的议员们会质问他,让他给出有说服力的答案。为什么刚开始只转移了警察局,而没有针对男嫌疑犯继父进行调查?

第三: 如果内政部长给出的理由不被议员所接受。他们很有可能对他施加政治上的压力。(这里务必要注意一下。据我所知,绿党议员Sebastian Striegel -我上周专门对他做了采访- 将在内政委员会会议上质问内政部代表(有可能还是部长本人)。他到时候的态度会是如何,我不清楚,毕竟他们两人都同属联盟执政党,在一条战线上。但是,左翼党(在野党)的态度不会那么温和。社民党(联盟执政党)保持什么态度我至今未知,也从来没有看到类似报道(据我所知,社民党至今还没有对此案公开表过态)。选择党(在野党)的态度暂时不祥。) 政治压力也有大小之分。这个要取决于议员们的态度和决心!据称,在上次萨安州议会大选时,现任内政部长一度被视为该党首席候选人。这就意味着,他将来有可能会成为州长的接班人人选之一。

第四: 为何内政部长在周一才将男嫌疑犯继父革职?(理由是道德和有失模仿行为)。他现在才说,马格德堡检查院已经采取调查,其父母是否有包庇的嫌疑。万一被查出有嫌疑依据,并且被证实,那么最终由谁来负责呢?换句话说,男嫌疑犯继父曾经的确干预过针对他继子的调查工作。今后或许还会被判刑。那就意味着内政部长包庇了一名罪犯的说法成立。接下来又会如何?我可以试着作个推测:

·内政部长还有威严继续出任该职位吗?

·这种失职会让人产生对他判断力以及能力的怀疑

·选民还会接受他吗?他还有更远大的政治前途吗?

·总之,他的位置还会坐得稳吗?

(注: 以上均是我的个人假设。不排除假设有误的可能。)

简而言之,今天中午11点钟举行的内政委员会会议过后,或许有答案。由于此案存有太多的疑点和巧合,对很多情况以及案件的发展无法做出精确的推测。正是因为它本身的无法预测性,万事皆有可能。

在此,我还想说两件事:

第一: 上周末在柏林举行的李同学追忆活动期间,某位参与者接受德国记者采访时说道,由于默克尔总理将在6月12号访华,他不希望此次事件影响到中德外交关系。我并不反对别人对某事发表个人意见。我想说的是,我不赞同这句话。至今为止,李同学遇害案件还远不至于上升到国家级层面,影响到两国外交关系。中德两国友情的小船哪那么容易翻?我强调:是至今为止。我有以下理由:

1.目前主要怀疑男嫌疑犯父母是否干预调查而已,即便他们都是地方警察。

2.调查还在初期阶段,距离结案还远。德国注重法律程序,也会按照法律程序走。比特曼犯了错误,而他已经下台了。除此之外,我还看不出在程序上哪里有歧视死者的做法。

3.地方性公安和检查机构的表现让人怀疑和质疑。但是州立总检察院,内政部和司法部已经介入此案。他们又没有说嫌疑犯无罪,包庇嫌疑犯。

4.现在议会也介入了。(希望)他们能起到监督的作用。

5.德国所有媒体对此案持有批判性态度。《中德意志报》甚至天天追踪报道。我至今还没听说过哪家媒体报道说此案是没有疑点的。

6.华人对此案也提出很多疑问。在德国各大城市最主要的地点举行追忆李同学活动。我似乎还没有听到类似活动被哪个市政府拒绝。

7.说穿了,他首先是一起德绍市公安和检查机构的丑闻,其次是萨安州司法和内政的丑闻,还算不上全德国性丑闻。当然了,在国际舆论上,此次案件会影响到德国的形象。仅仅从形象上的担忧而言,谁最怕?德绍市最怕。

总之,此案件目前还不会涉及到中德外交关系!

第二: 自从李同学遇害后,很多城市都举办了追忆活动,因此在微信上建立了很多活动群。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在某种意义上体现出在德华人的公民社会。这个值得我点赞!很不幸的是,我也看到让我非常失望的一幕。居然有人在“追忆李同学活动群”里发广告。广告词的第一句还是以“来此接地气”开头的。我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你真TMD无耻(抱歉,我说脏话了)。多余的我也不想说,大家可以自己想象。希望今后大家避免类似愚蠢的做法。

原文出处:

1.    http://www.stern.de/panorama/gesellschaft/mord-in-dessau–das-sind-die-grossen-raetsel-6887552.html

2.    http://www.berliner-zeitung.de/panorama/mordfall-yangjie-li-dessauer-polizeichef-unter-vertuschungsverdacht-24186642

3.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yangjie-li—leitkommentar-zum-mordfall-es-wurden-folgenschwere-fehler-gemacht-24188310

 

2016-06-10

《昨天内政部长都说了什么?》

76b79889gw1f4pylmjggvj20ty0ljajl

最新追踪报道

李同学遇害一案是昨天内政议会的主要话题。内政部长本人亲临现场回答议员们的提问/质问。那么结果如何呢?

内容总结:

1.所有党派对澄清李同学遇害事件的众多疑问持有一致的态度。尤其是针对男嫌疑犯父和生母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比如他们是否干预过调查工作?

2.内政部长回复说: “我(向议员们)陈述了在什么时间,获得哪些信息后,又采取了哪些举动。”

3.李同学事件发生后,都产生哪些后果?首先是对该大学的负面影响。李同学教授,Rudolf Lückmann称:萨安州的声誉已经受到影响,情况让人感到不安。” 这种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

4.至今为止依然无法没有男嫌疑犯父母曾经干预过调查工作的证据。内政部长声明:“无论如何我要澄清他们(男嫌疑犯父母)是否有干预过!”

5.据内政会议参与者称,内政部长对很多疑问并没有提供有说服力的解释。比如:  他为何不提前将其父母停职?左翼党内政发言人Henriette Quade称:“作为顶头上司(指内政部长),他必须要这么做(指将其停职),以此来保护他们(指男嫌疑犯父母)。“  社民党内政发言人Rüdiger Erben称: “我不认为内政部长在此有迟疑的举动。”

6.争议点:  德绍市警察局是否在结构上也有问题?

a.左翼党的Quade称:“不能一开始就认定这只是个人的不当行为。”

b.绿党的Striegel认为,像德绍市这种小型政府结构(Behördenstrukturen)或许会促成操作行为。注: 萨安州目前有三个警察署,南部,东部和北部警察署。到2020年将会合并成一个总警察署)

c.社民党的Erben认为,把警察署改革和此次案件联系在一起不合适。注: 据称,对警察署改革之前已经达成一致!)

7.内政部长对MDR SACHSEN-ANHALT电视台称:每当出现新的情况时,我们都立刻做出了反应。在任何情况下都适用无罪推定法。我们生活在法治国家。”

8.内政部长再次强调他的决定,他将男嫌疑犯继父停职的原因,是因为他违背了榜样功能。

9.内政会议参与者对内政部长的具体说辞表示满意。左翼党的Quade称:“(大致意思是说)我暂且相信内政部长对澄清此案的决心。”

10.关于男嫌疑犯父母是否干预过调查,至今依然未被证实。这将由马格德堡检察院进行调查。至今为止,已有三家检察院介入:德绍检察院,马格德堡检察院和瑙姆堡总检察院。

11.现在议员们期待周五 -既今天10点钟- 召开的法律委员会议(Rechtsausschuss)。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的相关信息。司法部长本人会出席此会议。此外,德绍市检察院有关人员也会出席。

12.联邦德国警察工会主席Rainer Wendt表示赞同内政部长将德绍市警察局局长停职的决定。

。。。。。。。。。。。。。。。。。。。。。。。。。

MDR电视台女记者Isabell Hartung也对此次内政会议做出了初步估计。自李同学事件发生后, 她一直紧密地关注此案的进展。(注: 由于我时间也有限,只能挑选或者总结核心内容,希望没有犯严重的错误)

问:左党提出的很多疑问是否都被答复了?

答:是的!内政部长公布了所有可以对外公布的信息。在以时间的先后做陈述:在什么时间获得了哪些信息,为什么做出哪些决策。总之, 左翼党对他的回答比较满意。

问:德绍市警察遭到多方面的批评。难道都没有影响到内政部长吗?

答:所有议员一致认为内政部长至今为止所采取的举动都是正确的。当需要他当机立断的时候,他并没有犹豫。最终他还赢得了议员们的认可,包括在野党。左翼党称,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五的法律委员会议上,因为各检察院都还没有对此发言。

问:哪些是迫切的疑问?

答:有很多,比如:为什么没有对男嫌疑犯父母提出始初嫌疑?值得注意的是,内政部已将这二人停职。左翼党仍然要求将德绍市检察院调查权转移到瑙姆堡的总检察院。

问:有这种可能吗?

答:我认为不可能。总检察院说了,不想接管此案的调查工作,理由是:负责此案的德绍市新检查员能胜任这项任务。如果现在由另一个检察院负责调查,将会把调查时间延后数星期。时间非常紧迫。中国女留学生被杀案必须要在11月份开始主审。否则必须提出延续拘留嫌疑犯的申请。

问:今天是否针对警察的人事处分进行讨论?

答:间接。要改变萨安州的公安机关结构。但这个提议在此届政府的联盟协议书中已被确定。今后会把现有的三个警察署合并成一个。据内政部长称,警察署合并方案与李同学遇害一事没有任何关联。

原文出处:

1.     http://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article156103269/Sex-Mord-an-Chinesin-in-Dessau-wird-zum-Politikum.html

2.     http://www.mz-web.de/mitteldeutschland/mordfall-yangjie-li-keine-schluessigen-antworten–holger-stahlknecht-unter-druck-24198916

3.     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dessau/dessau-thema-innenausschuss-landtag-100.html

4.     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dessau-thema-innenausschuss-landtag-100_zc-3cab68a5_zs-e4873e5f.html

5.     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einschaetzung-zum-innenausschuss-100.html

6.     http://www.all-in.de/nachrichten/deutschland_welt/boulevard/Wendt-sieht-noch-Klaerungsbedarf-bei-Dessauer-Polizeiaffaere;art15814,2303787

我的评论(是评论,不是新闻报道):

当我看完所有针对此次内政会议的相关报道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边说内政部长没有提供有说服力的答案,一边又说议员们对内政部长的陈述比较满意。内容上好像有点自相矛盾。即便如此,我想尝试着通过理性的逻辑以及事件的过程做一番解释。我承认,这仅仅是我的一家之言,一种推测,不一定属实。

首先,内政部长说,对任何人都适合无罪推定。一个人是否有嫌疑,不由警察局说了算,而是检察院。我这么说并不是空穴来风。最新消息显示,调查男嫌疑犯父母是否有干预过在此案中的调查由马格德堡检察院负责,而不是内政部,也不是德绍市检察院,更不可能是德绍市警察局(局长怎么会调查自己是否有嫌疑呢?)。

起初,德绍市检察院表示,男嫌疑犯父母没有丝毫始初嫌疑,那么内政部长是否有权(或有充分的理由)将他们停职呢?如果内政部长在没有丝毫始初嫌疑的情况下,就将警察局局长停职(或其它内部处分),会不会是越权行为?警察工会会怎么看?被停职的警察局局长会不会反过来控告内政部长滥用私权?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内政部长曾多次强调,每当他在什么时间,获得什么信息后,便立刻采取了相对措施。这就意味着,如果当他还没有获得男嫌疑犯父母有始初嫌疑的信息时 -这是德绍市检察院说的- 就无需采取任何措施。看上去很符合逻辑或者法律程序。

我不清楚行政法(Verwaltungsrecht)中是否有明确规定,内政部长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将某警察局局长停职,但事实证明,内政部长在“酒吧丑闻事件”后将警察局局长停职的决定是对的。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萨安州警察工会主席以及联邦德国警察工会主席都一致认为内政部长的做法是对的。警察工会的首要任务就是维护警察(包括局长)的利益,而他们都赞同将嫌疑犯继父停职。

如果这样说有点乱,我们反过来提问或许会对问题的认识更清晰一点。

如果德绍市检察院一开始就对男嫌疑犯父母提出始初嫌疑,内政部会采取什么措施?按照上述的推理,内政部必定立刻将他们二人停职。为什么?因为在这个时候,内政部长获得了男嫌疑犯父母有始初嫌疑的信息,便立即采取相应措施(这是他自己说的)。他之前没有从德绍市检察院获得此信息,因此缺乏采取措施的根据或者假装不知情。假如这种推论(时间上的先后顺序或法律程序)是正确的,那么内政部长的确没犯错。

即便德绍市检察院表示,男嫌疑犯父母没有始初嫌疑,因此无须对他们进行调查。那么作为内政部长是否可以向德绍市检察院施加“善意”的压力呢?我想,这个概率很低。原因也很简单:内政部属于政府行政机构,检察院属于司法机构。内政部好像无权干预检察院的工作。否则三权分立的说法就是纸上谈兵。在我的记忆中不记得哪个内政部长曾经干预过检察院的工作后,还能安然无恙。

对于我个人而言,这是一种合理的解释。总之,李同学遇害事件如今牵涉到两个警察署、三个检察院、内政部长、司法部长、议会(法律委员会和内政委员会)的起点就出在德绍市检察长比特曼的身上。如果比特曼一开始就说男嫌疑犯父母有始初嫌疑,今天的局势也许会完全不一样。

希望在今天中午召开的法律委员会议能澄清很多疑问。德绍市检察院代表(不知比特曼本人会不会出席)也会出席此会议。今天下午或许有突破性的进展,众多疑团或许能解开。我拭目以待。

继续关注

此文写于德国时间早上5点

 

2016-06-13

《司法部长的态度如何?》

76b79889gw1f4sy85rk71j20gy09jdh3

最新追踪

6月9号的萨安州内政会议对该州警察署结构改革进行讨论。据内政部长称,他原本在上一届任期时便想把三个独立警察署合并成一个警察管理局(Polizeiverwaltungsamt),但上一届联盟执政的社民党不同意。如今(这届大选后)社民党也表示赞成。内政部长还称,改革的前提是修改相关法律。此次李洋洁事件会提前落实警察署结构改革。绿党议员Sebastian Striegel对此表示(大致意思): 在德绍市能体现出小地方在结构上的缺陷,比如大家相互认识,有人事上的交叠,不存在空间上的距离。

6月10号,萨安州法律委员会议(Rechtsausschuss)的核心内容如下:

1.据总检察长Jürgen Konrad称,以目前调查结果而言,针对嫌疑犯的犯罪嫌疑有进一步的加深。此外还有更多的痕迹已被判定。他之所以没有透露更多的具体内容,是因为牵涉到案犯信息(Täterwissen)。调查本身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比如对死者身上、衣服上和垃圾处理厂的痕迹作判定。

2.德绍市负责调查此案的新检察员在周四对案发现场又做了一次检查。嫌疑犯居住的公寓至今依然被封锁。据Klaus Tewes注: 他是瑙姆堡检察院的检察官(Oberstaatsanwalt),负责此次案的公关工作者,同时又是总检察院(Generalstaatsanwaltschaft)的发言人)称,目前只有迹象指向嫌疑犯。

3.总检察长(Generalstaatsanwalt, Jürgen Konrad)在法律委员会议中对为什么没有转移德绍市检察院对此案的调查权决定做出辩护。核心内容和我在上篇写得一样:1.)对新检查员工作能力的肯定; 2.)一旦转移检察院会失去很多时间。

4.很多议员在此次会议中也对司法部长提出批评。左翼党指责司法部长对此案表现出 “无兴趣”(Desinteresse)的态度。司法部长为自己辩护说,她把多个调查领域做了分配( Verschiedene Ermittlungsbereiche aufgeteilt)注: 她是指把德绍市公园工作交于瑙姆堡检察院的Klaus Tewes,德绍市检察院对此案的调查工作交于另外一名女检查员负责。仅此而已!)。

除此以外,萨安州州长Reiner Haseloff也对此案发表了声明。他向中国政府保证,有关部门将会采取一切措施将凶手绳之于法。同时州长办公厅对外称,州长及时让相关部门向他汇报案件进展。

据《中德意志网》报道:

1.总检察长已对比特曼提出公务监督审查程序。

2.左翼党内政发言人Eva von Angern在法律委员会议上针对比特曼和男嫌疑犯继父是否认识或者甚至还是好友提出质疑。如果属实,比特曼便有偏袒的可能。司法部长和总检察长对此提问没有直接回答。

3.Eva von Angern说,司法部长,既Keding女士至今为止都没有和比特曼谈过话让她感到吃惊。她还说,她感觉司法部长对此案了解得很表面。

4.男嫌疑犯母亲在星期三被停职(继父在星期一被停职)。男嫌疑犯母亲现在只能在被许可的情况下才能进入警察局办公楼。

5.针对男嫌疑犯父母停职的依据来自公务员法(Beamtenstatus-Gesetz)。

a.出于公务上的原因,可以将其强迫性停职三个月( „Zwangsbeurlaubung“)。

b.在更严重的情况下可以向对方提出惩罚戒讼程序。

c.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可以将对方终身革职。

信息出处:

1.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erste-ermittlungsergebnisse-untermauern-tatverdacht-24205894

2.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mordfall-yangjie-li-haseloff-spricht-eltern-das-beileid-aus-24206854

3.     http://www.mdr.de/sachsen-anhalt/dessau/dessau-thema-rechtsausschuss-landtag-100.html

4.      http://www.mz-web.de/dessau-rosslau/ermittlungen-im-fall-yangjie-li-ist-der-staatsanwalt-befangen–24206820

。。。。。。。。。。。。。。。。。。。。

在今后的追踪报道中我会不定期地对一些案件有关的德国法律知识做一些普及。当然,我自己并不具备相关知识,而是在此前与多位德国律师讨论李洋洁被杀一案,并征求他们的意见,是否愿意为我提供法律问题上的咨询。我向他们提问,由他们从专业法律的角度来回答,然后把内容翻译成中文提供大家参考。(注:由于我不是法律出身,因此在专业术语上可能翻译得不是非常精确。请谅解!)

法律知识普及:

我的提问:针对案件而言,凶手的最高刑罚是什么?

回复者:Maria Narloch, 法学家,柏林

据我的判断,行凶者犯了多宗罪行。

首先,按照刑法第177条的第二款a,嫌疑犯有强奸罪。在这个基础上要判断行凶案是谋杀 (Mord,刑法 § 211 II Alt. 3 (Verdeckungsabsicht: 掩盖企图)  )或者是凶杀(Totschlag, 刑法 § 212 I。如果案件特别严重,则运用刑法的第212第二款)。(Also,nach meiner Einschätzung haben die Täter mehrere Straftaten begangen.zuerst eine Vergewaltigung nach § 177 IV Nr. 2a Stgb,danach je nach dem,was ihre Motive bei der Tat waren, einen Mord nach § 211 II Alt. 3 (Verdeckungsabsicht) oder einen Totschlag gem. § 212 I, vielleicht in einem besonders schweren Fall nach 212 II Stgb. )

对于强奸案的有期徒刑不会低于5年,谋杀案则会终生监禁,凶杀案最起码也不会低于5年的有期徒刑。由于凶手同时犯了多宗罪行,法院会按照刑法的第53条把各罪行叠合在一起,组成 “数罪并罚” (或 “总和刑” Gesamtstrafe)。(Für die Vergewaltigung gibt’s ne Freiheitsstrafe nicht unter 5 Jahren,für den Mord lebenslange Freiheitsstrafe bzw für den Totschlag zumindest nicht unter 5 Jahren. Weil die Täter mehrere Straftaten begangen haben, wird das Gericht eine Gesamtstrafe aus den Einzelstrafen bilden (§53 I stgb).)

如果有某单项罪行是终身监禁,比如两名嫌疑犯由于谋杀或者严重的刑事凶杀,那么按照刑法第54条提一款的“数罪并罚”便是终生监禁。(Ist eine der Eintelstrafen eine lebenslange Freiheitsstrafe, also wenn die beiden wegen Mordes oder Totschlags im besonders schweren Fall verurteilt werden, dann ist die Gesamtstrafe lebenslange Freiheitsstrafe (§54 I s.1 Stgb). )

否则,最高徒刑是5年,再加上其它单项罪行的徒刑。而所有单项罪行徒刑的总和不能超过10年,那就是说,最多只能判9年11个月。(Ansonsten wird die höhste verwirkte Strafe genommen,hier 5 Jahre, und erhöht, §54 I s 2 stgb.allerdings darf die Summe der einzelstrafen nicht erreicht werden,§ 54 II Stgb, d.h. die Strafe muss in unserem Fall unter 10 Jahren liegen,also höhstens 9 jahre und 11 Monate, § 39 Stgb. )

除此以外,嫌疑犯皆为20岁。这表示,按照青年法第1 II(§ 1 II Jgg),法院可以运用青年法。先前条件是: 如果能证实嫌疑犯在道德和智商上的开发停留在青年阶段。对于青年法的最高刑罚是10年,谋杀罪则是15年。即便法院不运用青年刑法,也只是判他们10年或者15年的有期徒刑徒刑,而不是终生监禁。(Zu alledem kommt,dass die beiden Täter 20 Jahre alt sind,dh. Heranwachsende gem. § 1 II Jgg.deshalb kann das Gericht Jugendstrafrecht anwenden,wenn es feststellt,dass die Täter von ihrer Persönlichkeit her der sittlichen und geistigen Entwicklung eines Jugendlichen entsprachen,§ 105 I nr.1 Jgg. Das Höchstmaß einer Jugendstrafe für Heranwachsende beträgt 10 Jahre,bei Mord 15 Jahre,§ 105 III jgg. Und selbst wenn keine jugendstrafe angewendet werden sollte, kann das Gericht bei Heranwachsenden trotzdem anstelle von lebenslanger Freiheitsstrafe auf eine Freiheitsstrafe zw. 10 und 15 Jahren urteilen,§ 106 I jgg.)

总结: 如果嫌疑犯被判谋杀罪名成立,最多能判终身监禁或者15年有期徒刑。否则最多只判9年11个月的有期徒刑。以上均是最高刑罚。但最少不会低于5年有期徒刑。(Fazit, wenn die Täter wegen Mordes verurteilt werden,können sie entweder lebenslang oder höhstens 15 Jahre bekommen,ansonsten nur höhstens 9 Jahre und 11 Monate. Dabei handelt es sich aber natürlich um höchststrafen.In jedem Fall werden es mindestens 5 Jahre sein.)

注:关于6月11号在德国11个城市同时举行的李洋洁追忆活动内容我在下篇再做补充。

继续关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