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一季】

159

编辑的话:游戏宅的世界我不懂,这篇小说写得很精彩,虽然我真心看不太懂。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遇到那个姑娘,我想我会对她说 — 教练,我还是想宅在家里打游戏。”

 

哥白尼大街住了一户中国人。

三男一女,属性宅,誓死不出门,从搬进这个房子开始,就一直孜孜不倦的在家发展养蘑菇大业。

四位绅士中男性们的共同爱好与广大男性如出一辙——妹子和撸。

【这是一个从S2开始的故事,内容和现在的游戏情况可能有所出入】

 

0.吃的好不如撸的好

我的室友们是三位绅士,小强,亚洲,和滚爷。我们四位抠脚大汉在这好山好水好无聊的鬼地方同吃同住同死宅,未涉及生死关头绝不出门,因为属性相近,所以很快建立了深刻的革命友谊。

亚洲曾经语气深重的跟我说过一句话。

昨天晚上我撸了7个小时。

当时的我还是个一头扎在魔兽世界里的有节操女青年,对于这个字的理解还停留在非常浅显的表面。

于是,听到有人撸了7个小时,我受到了惊吓。

我立刻惶恐的问道:你还活着?

活着……眼睛有点痛……”

哈?为啥撸了7小时会眼睛痛?手不痛吗?丁丁不痛吗?

你在说啥……”

你不是撸了7小时吗!话说是一发撸了7小时……还是7小时持续撸了很多发……”

喂喂……是撸啊撸,lol,英雄联盟啊!!!是个游戏啊!!!!

“………………”

而且真撸7小时会死的好吗!!!

………………

不久以后,魔兽世界里我所在的10人团打通了所有团队本,带团带的身心疲惫,我就AFK了。

然后呢?然后我就一头扎进了撸的海洋,成为一名时不时爆发出些亮点的高端坑货。

亚洲是老牌万年辅助,小强在混过四路以后确定了打ADC,两人的配合天衣无缝默契十足,经常举手间就把对面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小强是打钱疯子,除了对面走位不好时上前骚一骚,其余时候眼里只有小兵的血条。

亚洲常年抢头成瘾,屡次卖了小强拿到双杀,在全民吐槽他的年代依旧坚强而执着的活着,该买眼买眼,该买四百买四百,该买帽子买帽子。彼时这个游戏中的辅助位还是一个低调而不华丽的辅助位,主要功能还是保护队友和控制对面,一想到现在游戏中各种暴力辅助的丧心病狂,不得不说亚洲朋友对游戏的发展趋势还是很有远见的……

滚爷上单打野换着打,气势很强,灵压十足,总是在悄无声息或轰动全场间成为高达,拯救世界。

在我出现以后,亚洲大手一挥把辅助的宝座让给了我。从那天开始,帽子侠亚洲不管顺风逆风,场场都能看见他在中路杀的丧心病狂,不能自已。

于是,一系列或爆笑或悲情或坑爹或精彩的故事就这么上演了。

 

1.爱一种蛋疼的情怀

你知道什么样的队友让你最无奈吗?

小强一脸沉重,拍了拍我的肩膀。

半个小时见不着他在哪儿,团战的时候突然出现放一个非常精髓的大,或者悄悄咪咪抢了个龙什么的,然后又不见了。你还真没法说他。

我呵呵一声,预感他这话还有下文。

果然,小强用深邃的眼光望向远方,在沉默半晌后,凝重的说道:我觉得亚洲变了……”我担心他下一句会是他不爱我了嘤嘤嘤,那样的话我估计会吓傻,于是立刻问道:咋了?小强组织了一下语言,娓娓道来。

昨天饭后的例行首胜计划破天荒的持续了三个小时才完成,亚洲在战场上长期神龙见不着首也见不着尾。

一开始,小强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专注于打钱,目空一切,直到对面的打野爸爸第四次空降,他才发现整个下路都是黑的,而地图上任意一处也没有出现亚洲的头像移动。

亚洲!眼呢!!

小强忍不住打字询问,亚洲半天回了句“……”,晃晃悠悠的从泉水跑到一塔,啪的插了个眼在草丛。届时对面adc以为亚洲是个蠢货,一时冲动上前企图杀人。亚洲的Lux见状立刻风骚雀跃,一QE,小强即刻上前一顿狂点,后听Lux一声娇喘,一道电光划过,Lux拿头,瞬息间,又是一顿穷追猛打,Lux双杀。

小强打了一串省略号,对此景早已见怪不怪,遂埋头继续farm,亚洲去河道插了个眼,精神抖擞的回了城。

一分钟后,下路恢复了一片漆黑。

几分钟后,小强第六次被gank致死,亚洲不知所踪……

“where  is  my  fucking  support  !!!!!!!!!!!!!!!!”

敌人在打小龙!!

友方的打野爸爸拼命的点着小地图上小龙的位子,只见Lux又一次晃晃悠悠的从不知名的地方出现,一个E然后又是一声娇喘,成功从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偷空灭了小龙,于是一人190到手。

“GJ(好样的!)

打野爸爸打出这样的字,亚洲娇羞的回了个“XD”(笑脸)。

从那以后,友方诸君除了在回家买东西时能看见Lux神情温润的站在泉水里泡着,她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再之后的几场团战虽然会从不知名的地方飞来一道激光或者一个盾,拯救将死之人于绝境,但还是无法挽回失败的结局。

打完以后小强愤怒的打出“report  Lux,路人打野爸爸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点那个红色按键,大概还沉浸在亚洲那几次绝世无双的大招里。

最无语的是,直到最后基地被拆干净,亚洲出门时买的3个眼还剩1个在身上。

后来呢?

后来他直接说不打了,把我扔给了路人辅助……”

于是就打了三个小时才拿到首胜?

是的。唉……”

一声轻叹从小强嘴里飘然而出,带着的情感却沉重如千斤巨石。

当然,我已经笑成傻逼了。

晚饭的时候一家人严肃的讨伐亚洲前一天的无良行为,亚洲也不反驳,只是对着手机憨笑。滚爷抬起头严肃的说道:亚洲疯了。

小强抬起头严肃的说道:亚洲病了。

我看着亚洲笑呵呵的样子,思索片刻抬起头严肃的问道:亚洲,你不会是看上哪个妹子了吧?

亚洲放下手机收敛笑容,抬起头严肃的说道:对。这妹子很萌。

滚爷和小强惊悚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亚洲,齐声说道:鱼姐机智!

所以昨天你一直在跟妹子聊天?

对。这妹子很萌。

所以昨天整场看不到你?

对。这妹子很萌。

所以昨天半张地图一片漆黑?

对。这妹子很萌。

所以昨天老子在下路被抓成狗你还可以无动于衷的泡水泉?

对。这妹子很萌。

“……”

三人你问我答你来我往,亚洲始终一脸严肃正经的重复同一句话,手机震动后又立刻满目柔情笑意盎然,身为一个笑点奇怪的人,我又一次笑成傻逼。

虽然亚洲的行为在战场上异常坑爹,但是五年的室友基友好朋友兄弟即将或许也许可能大概应该说不定快要有妹子了,在这件事上,我们三个发自真心的全力支持并出谋划策。那段时间亚洲甚少出现在饭后首胜争夺战中,只有偶尔夜深人静了,滚爷和小强都睡了,他会悄悄出现在我房间门口,无比温柔又猥琐的说:妹子睡了,鱼姐,来撸一发不?

一段时间后,亚洲突然重归首胜争夺战。第一场小强全程集中注意力仔细关注亚洲的动向,非常小心,深怕辅助大大又在莫名的时段莫名消失于无形中,以至于丢了好几个小兵的钱。结果整场打下来亚洲光彩照人,杀人如麻,抢头无数,杀人书帽子吓煞对面打野爸爸,重点位子的眼从没断过,几次野区蹲守赢的酣畅淋漓。

偷窥完一把我悄悄问他:这才九点,妹子就睡了?

他淡定的回复道:什么妹子?

我:“0.0 诶?

他:不对,什么是妹子?

我和滚爷小强私下猜测亚洲估计是歇逼了,男人间大概是不愿意多谈,我也就入乡随俗懒得八卦,吃饭时互相随便吐吐槽就让这件事过去了,亚洲也没有表示出伤心或者任何不正常,一如既往的,在各种程度上每夜撸的风生水起,该抢头抢头,该杀生杀生。

直到某个半夜我突然发高烧,烧的胡言乱语神魂颠倒爬都爬不起来,给亚洲发了条全是错别字完全看不懂的微信让他帮我拿药倒水。折腾完了之后我迷迷糊糊的倒在床上,亚洲坐在我床边一言不发的沉默着。恍惚间大概是听到他说了句什么,然后朦朦胧胧看到他把脸埋进了放在膝盖上的手肘里。

我真挺喜欢她的。若离若即,算什么啊。

Sa,谁知道呢。

 

2.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滚爷其实不叫滚爷。但是他非常对的起他这个外号,各种意义上的对得起。

人如其名,滚爷的体型如同一颗球,似乎随时可以滚走。他的节操与下限死于上个世纪20年代末,当然,那个时候他还没出生,他爹妈的爹妈出生没有也不好说。诸多时候我气急败坏的对着他大喊滚!!!!!!,他则会高贵冷艳的回我一句诶?叫我小名干嘛?

滚爷打过太多次上单。

众所周知,上路是一个脸贴脸肉搏的血腥场所。凭着一身正气的打法,滚爷多次将对方彻底打爆,甚至打到对面看见滚爷的英雄就跑,于是江湖人赠与滚爷一个名号·有灵压·滚爷。

滚爷的生活模式非常简单明了:天亮着的时候混迹国服陪老婆撸,天黑了转战欧服跟我们撸,天再黑一点关灯锁门接着撸,至于对着什么撸和撸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我为人比较猥琐,不,我打英雄联盟的时候为人比较猥琐,常常打不出该有的伤害来,所以安然坐在了辅助的位子上,一心为那三位丧心病狂的疯子点亮地图,加血加魔。常年与小强的ADC混下路,也算是小有成就,偶有亮点,不送少坑。关键是不管小强用什么英雄,我都能准确的听见他上!”“回来!”“跑!”“打死他个狗日的!等各类简洁明了的指挥,并全面贯彻指导方针,切实做好各项工作。

滚爷心血来潮也会出现在下路玩一玩ADC,但是仅限两个英雄—-爱射和小炮。后来估计是上路冲脸冲出了惯性,爱射就这么被他抛弃了,一心一意玩小炮。

小炮这个英雄的w可以往指定方向跳一段距离,助攻或抢到头后技能CD直接刷新,还能接着跳。当然这不是重点,能跳能突进的英雄多了去了,我虽然很坑但是辅助过的ADC基本上全了,唯独·有灵压却不爱说话·滚爷的小炮,是我今生的噩梦。

下路,我一个风女,滚爷一个小炮,对面一个维恩+一个Nunu

大家安安静静无比和谐的补着兵,我偶尔扔个W去烦一下维恩,维恩偶尔一镖把我扇回草丛。两边小兵互相抽打对方的脸,一派其乐融融的美好景象。

毫无前兆的,滚爷跳了上去。

一时间我脚拇指都抠紧了。

于是我立刻用尽我缓慢的反应能力,追上前去给滚爷套盾,时刻准备着精疲力竭丢给维恩并放风吹走对面辅助。

只见滚爷埋头一顿猛点,点的对面二人一派紧张的神态。

维恩风骚的飞来倒去躲技能,胖Nunu迈着大步靠近滚爷。

然而,电光火石间,滚爷一个帅气绝伦的闪现闪回了自家小兵背后,默默的继续补兵。

彼时我已然站在维恩射程内,风已经卷起了对面辅助,盾已经给了滚爷,减速正在往维恩身上飞着。

于是我就被维恩点死了。

滚爷打字:呵呵。

我:呵你MB……”

复活以后买好该买的东西,我心情沉重的飘到滚爷身边,全神贯注的盯着滚爷和对面二人的走位,以防因为我的愚蠢和缓慢的反应而再次被滚爷的突然起跳吓到脚趾抽筋。

说时迟那时快,对面线上还剩两个小兵,Nunu不知所踪,维恩固执的想要补了那个兵再后撤。如此场景我自作聪明的以为滚爷会拔地而起狂奔而出疯狂的跳维恩一脸血,遂即上前减速维恩,一个盾扔在滚爷身上,等待杀人之声响起。

结果我被维恩点了半管血,滚爷安然的站在小兵身后,不知今夕是何夕。

我打字:滚爷!维恩打我!

滚爷:你开Q吹她啊。

我:“……吹你MB!”

这只是这场战斗当中两个小小的插曲,滚爷的起跳时机是我这种小菜哔无法理解和适应的。

后期滚爷杀的如火如荼狼烟四起,满眼只见他在人群中飞来跳去疯狂输出收头如割麦,后来被对面针对,几次围剿他,他也在我的辅助下安然存活。

至于我死了多少次,那不重要,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人说ADC和辅助要打出配合,要打出即使没有语音在游戏中彼此的英雄互相看一眼也能知道对方要干什么这样的境界。可是陪着滚爷混了几次线后我觉得我需要把自己的脚趾母全砍了才能安然的继续玩这个游戏,因为我脚下的地毯已经被我时不时扣紧的脚趾抓掉了好几撮毛。

这地毯挺贵的。

非常抱歉滚爷,以后一旦你打小炮,我就激情自荐申请并实施以下策略:去打上单,喂出个高达来,为你们增加游戏难度。

别看滚爷无节操,人家可是当时哥白尼大街33号唯一一个有另一半的人。虽然这另一半远在天朝,怎么说也比春梦对象是个GAY”的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滚爷和滚嫂异地五年其实挺不容易的。滚爷每天除了陪老婆撸还会陪老婆讲电话,五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孜孜不倦,情意绵绵,分分合合数万次。因为房子老所以隔音效果并不好,他俩的电话内容总是被我们剩下三人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好事之徒小强甚至帮滚爷做了记录,总结出了这对老夫老妻聊天的规律。

这个规律和滚爷的生活模式一样简单明了,那就是一周有三天在吵架,有三天在酝酿吵架,剩下一天在互相哄骗安慰道歉说爱你。

如果哪天滚爷打电话时碰巧我们仨都不在家,那么在晚上的首胜争夺战里,如果滚爷打的无比正义血虐对面还在YY里用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声音说切,对面就是个傻X,看老子打爆他菊花,那么当天肯定没吵架。如果滚爷打的杀气腾腾灵压爆棚在YY里用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切,咱家这路人就是个傻X,看老子爆了他菊花,那么当天肯定吵架了,并且从滚爷在喷人时语调高低的不同可以完美的解析出当天两口子吵架的大小规模以及该场争执可能持续的时间长短。

滚爷很粗俗,偶尔又特别文艺。他老说我一个姑娘家家说起脏话来像放屁,我也只好憋着屁回敬说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文艺起来像唱戏。

滚爷很爱他老婆。吵吵闹闹这么多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或许我跟她都不是彼此最适合对方的,比起争吵,我们更没办法想象失去对方以后的人生要怎么过下去。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