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德国爱情故事 第五季

358

8

我做了很多串在一起却没有任何逻辑关系的梦,嘉宝的出镜率很高,可是我完全记不住她做过什么。最终,我梦见自己跑到一个公园的喷泉旁边等嘉宝,怎么等嘉宝也不来,眼看着公园就要关门了,我非常着急,天色急速变黑,管理员手中的手电筒射出的光柱离我越来越近…… 我猛地睁开眼,耳边传来汩汩的水声,我扭过头模模糊糊地看到嘉宝正在洗昨晚堆在水池里的锅碗瓢盆。我声音沙哑地问她:“几点了?”嘉宝见我醒来,关上水龙头说:“起床吧,都九点半了。”我叹了口气,看着嘉宝说:“大周末的,起那么早干嘛?”嘉宝边往海绵上挤洗碗液边说:“早睡早起惯了,中午十二点还要去打工。”我挣扎着从床垫上坐起来,用手揉了揉脸,然后爬起来晃晃悠悠地从嘉宝身边走过,走进卫生间,锁上门,脱光了衣服,洗了个热水澡。

我精神抖擞地走出卫生间,看到嘉宝正在煎蛋,窗帘已被她拉开,雨后的天气很好,几缕阳光射进屋内,令人的心情想坏都坏不起来。“你喜欢吃熟点儿的,还是生点儿的?”嘉宝扭头问我。“都行!”我边说边走到单人床边,见嘉宝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骷髅体恤衫和短裤也被折好,放在枕头上。“我发现你特贤惠,谁娶了你真有福气。”我真心赞道。“谁嫁给你够倒霉的,晚上睡觉还说梦话。”嘉宝笑着说。我瞪圆了眼睛说:“我说什么了?”嘉宝端详着炒勺里的煎蛋说:“嘟嘟囔囔的,听不太清楚,就有一句听清楚了,因为说得特别响亮,特别凶狠。”“哪句?”“我操你大爷!”

吃完煎蛋,我把两个盘子扔进水池,转头刚想走,就听到坐在茶几旁的嘉宝用命令的口气说:“别堆着,洗了!”我“哦”了一声,极不情愿地把那两个盘子和炒勺洗了。洗完碗筷,我倒了两杯白开水,放到茶几上,一屁股坐到坐垫上,问坐在对面的嘉宝:“昨晚睡得怎么样?”嘉宝喝了一口水,说:“一般,我在别人家本来就睡不好,外加你又说了一晚上梦话。”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口说:“幸好光说不练。”“谁说的?”嘉宝端着杯子,眼神暧昧地看着我,“昨晚你干了什么你难倒不知道吗?”我顿时傻了,结结巴巴地问嘉宝:“我干什么了?”

“好好回忆回忆。”嘉宝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我模糊想起,昨晚好像确实发生了点什么事…… 我在朦胧中看到一个特别可爱的屁股,又白又圆又翘,定神一看,原来是嘉宝的屁股。面对如此香艳的屁股,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嘉宝被袭臀后的表情似乎很享受,于是,我鼓起勇气又狠狠地抓了一把…… 可是如果我没搞错,这应该是梦中的情节,难倒那其实不是梦,只是我错以为那是梦?这种事小时候发生过,我梦见踢足球,醒过来后发现同床的表弟被我踹到了床底下……

“想起来没有?”嘉宝的声音把我从无限的遐想中揪了回来。我猛地抬起头,看着嘉宝的脸,义正言辞地说:“我真不是故意的!”嘉宝皱起眉头对我说:“你有病吧?”我不假思索地说:“我没病,你放心。”嘉宝听出我话中的味道不对,厉声批评道:“你这人的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呢?”我被嘉宝说晕乎了,口不择言地说:“我思想脏,我身体不脏!”嘉宝怕我越说越不像话,赶紧澄清道:“我逗你呢,你昨晚没干什么,除了说梦话,还打鼾外加磨牙。”“哦……”我略感失望地说,“不好意思,以后改!”嘉宝笑了起来:“没关系,以后反正也没什么机会再欣赏了。”嘉宝这句话像是一盆凉水,把我那颗敏感的心都泼凉了。我郁闷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

“我去洗个脸,然后回家!”嘉宝起身走向卫生间。牛仔裤把她的屁股包得很紧,显得格外浑圆,我目不转睛地目送着她的屁股走进卫生间,心中不禁感叹,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美丽的屁股触手可及,我却打死也不敢摸。

我所住的宿舍区离市中心虽然不远,却被一片小森林所环绕,平常就特别安静,唯一的噪音源是公交车驶过的声音和偶尔举办的大学生私人派对,每逢周末或节假日,街道上更是跟闹鬼似的几乎见不到人影。天空被暴雨洗涤后,显得格外湛蓝,阳光柔和,鸟语花香。我陪嘉宝在公车站等车。“德国难得有这么好的天气。”我靠在栅栏上,望着天空说。“嗯……”嘉宝也靠到栅栏上,与我一同望天。一阵小风吹过,撩起嘉宝额前的头发。我取笑道:“你天庭非常饱满,旺夫。”嘉宝冲我一笑,说:“没夫,只好旺自己了。”我趁机试探道:“我就不信没男的追你?”嘉宝眯起眼睛,牛逼哄哄地对我说:“我的原则是宁咬鲜桃一口,不啃烂梨一筐。”听完此话,自卑心理立刻驱使我把自己归纳到烂梨筐中。

公共汽车准时到达。嘉宝走到车门前,扭身冲我摆摆手说:“我走了啊。”我依依不舍地目送她走上公共汽车。就在车门即将闭上那一刻,我脑中突然蹦出一个想法:“我是烂梨我怕谁?”想通此节,我不再多想,一个箭步迈进公共汽车。嘉宝刚坐稳,看到我突然冲进来,吃惊地问:“你进来干嘛?”我一屁股坐到她旁边,死皮赖脸地说:“天气这么好,回家呆着没劲,陪你坐几站。”嘉宝白了我一眼,说:“有毛病!”

这趟公共汽车很空,除了我们两人以外,后排只坐着一位德国老大妈。嘉宝看了一会儿车窗外流动的风景,转头看着我说:“再坐三站我就下车了,你呢?”我毫不犹豫地说:“我也下车。”嘉宝再问:“然后再坐回去?”我点点头说:“对啊,不然呢?”嘉宝“哦”了一声,不再做声。我脸上摆出委屈的表情:“反正你也没有让我去你家坐坐的诚意。”嘉宝没搭话,盯着车窗外发楞。

三站转眼就到,我跟在嘉宝屁股后面下了车。下车后,嘉宝立刻对我说:“那我回家了。”我垂死挣扎道:“你家住哪儿啊?”嘉宝抬起胳膊指向前方:“走五分钟就到,你不用送我了。”我就算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尾随了,否则就成猥琐了,于是说:“哪天再一起吃饭!”嘉宝的回应向我心头泼了一大瓢洗脚水:“再说吧。再见!”说罢,嘉宝冲我摇了一下手,转身离去。

在我眼中,嘉宝的背影代表着冰冷和无情。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越变越小,小心脏如堕冰窟。突然间,心中所有的沮丧统统化为一股冲动,一股几乎无法抑制的冲动。我以百米赛跑地速度冲向嘉宝。冲到离她还有几米处时,她感受到了杀气,慌张地转过头。我二话不说,给她来了一个熊抱。抱稳后,我特爷们儿地对她说:“嘉宝,我爱你!”嘉宝没有试图挣脱,我见状更是得理不饶人,越抱越紧。只听嘉宝轻轻地发出一声呻吟,嗔怒道:“你弄疼人家了!”……

我再一次冲刺,冲到嘉宝面前,没等嘉宝开口,我双手托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嘉宝先是被吓傻了,回过味来后,使劲推我。我不管不顾,愈吻愈烈。嘉宝深深地陷入了我的吻中,推我的手越来越无力…… 吻了好久,我才松嘴。嘉宝眼中溢满了泪水,那不是仇恨的泪水,也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有点小委屈的泪水……

……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沉溺在各种意淫的场景中。我很后悔自己在几十分钟前没真正冲动一把,而是选择做一个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我越想越郁闷,抄起电话,拨通了刘丹的号码。“喂你大爷,是我!今晚凑人来我家麻将!”我霸气十足地对刘丹说。

9

话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我是情场不得意,赌场更倒霉,打三十二欧元封顶的麻将,晚上十点不到,我已经输掉两百多欧元。“自摸!”我把刚摸起来的牌拍到茶几上,随即推倒眼前的牌。刘丹眼尖,说:“六八九条……”其他两个麻友凑上来看了几眼后,异口同声地喊道:“诈胡!”我们定的规矩是,诈呼赔三家,一家三十二欧元。瞬时间,我的损失从二百上升到三百欧元。“娘的!”我赔完钱,一边洗牌一边骂骂咧咧。刘丹贼兮兮地冲我笑了笑,说:“看来昨晚搞定了,不然赌运不会这么衰。”其中一个麻友饶有兴趣地问刘丹:“搞定谁了?”刘丹冲我努努下巴:“你问他。”我没好气地说:“昨晚趁丹丹睡着了,我把丫的菊给爆了。”刘丹反驳道:“明明是我把你的菊给爆了。”麻友笑道:“那你们俩都是烂屁眼儿。”

正在胡扯着,放在我屁股旁边的手机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居然是嘉宝的名字。我赶紧把手指放到嘴边示意麻友们噤声,起身走到窗边,接起电话。“喂,嘉宝啊,咋啦?”我努力将激动的情绪隐藏在貌似满不在乎的语气里。嘉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且略显温柔:“我刚刚下班回家。你干嘛呢?”“我…… 看电视呢。”我随口胡编。“哦……”嘉宝懒懒地说。我见嘉宝“哦”完便没下文了,只好反问道:“你干嘛呢?”“嗯……”嘉宝想了想,说:“不干什么,过一会儿准备睡了。”嘉宝说的话让我找不到任何切入点,只好继续没话找话:“明天准备干嘛?”嘉宝说:“明天睡个懒觉,洗洗衣服。”“嗯……”这回轮到我踌躇了,“你要是明天没什么事儿的话…… 我们一起去看场电影吧。”我说完,再次轮到嘉宝吞吞吐吐:“看电影啊……”我赶紧循循善诱道:“大礼拜天的,轻松轻松啦!”嘉宝不语,似乎还在考虑。我干脆替她做了决定:“那说好了,明天下午一点半,火车站见。”“好吧。”嘉宝终于同意了。

放下电话,我的心中的阴霾顿时被一扫而光,感觉输三百欧输得实在是太值了。麻友见我一脸喜色,揶揄道:“貌似约炮成功了。”我坐到坐垫上,自我陶醉地说:“爱情就是这样,自己甜甜的,别人酸酸的。”刘丹直言道:“我受不了了。”“到底是谁啊?”麻友好奇地问道。“嘉宝!”我边摸牌边说。“哦,原来是她啊,呵呵……”麻友欲言又止。“认识?”我抬眼看麻友。麻友摇摇头说:“算了,不打击你积极性了。”我脸色一沉:“什么意思?有话直说。”麻友见我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赶紧欲盖弥彰说:“没什么,挺好!”我把牌一扣,歪头看着麻友说:“话说清楚,不然不打了。”刘丹见气氛有些紧张,插嘴道:“勇子,别听他胡说,继续打牌。”“就是,赶紧打牌!”另外一个麻友随声附和。我冲他们摇摇手说,语气不善地说:“先让他把话说清楚了,嘉宝怎么了?”麻友见我真生气了,叹了口气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听说她有一个德国男朋友。”

“有就有呗!”好面子的我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接下来,所有人都沉默不语,默默打牌。我打出一张牌,抬头瞟了一眼刘丹,刘丹面无表情地回瞟了我一眼,眼神意味深长。在这之后,我反败为胜,居然到最后还赢了二十多欧元。

散场时已是凌晨两点半。麻友离去后,我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嘉宝的“德国男朋友”宛如我体内的一只困兽,将我的心撞来撞去。乐观的我告诉自己,海外华人最喜爱的娱乐项目就是八卦,空穴来风,未必有因…… 悲观的我告诉自己,无风不起浪,嘉宝之所以把德语学得那么好,也许正是因为她享有“亲密”的语言环境,她胸大屁股大,是德国人喜欢的类型,对了,她做饭还好吃,好多德国人都喜欢吃中餐,虽然他们吃的中餐多为假中餐…… 想着想着,嫉妒、懊恼和沮丧的心情伴随着我一起进入梦乡。一夜无梦。

10

我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窗外晴空万里,我的心头却笼罩着挥之不去的阴霾。我动作缓慢地拿起枕边的手机,发现嘉宝给我发来一条短信:“一点半我在火车站等你。”第一次接到嘉宝的短信后,我没有感到兴奋。

德国的周日是绝对意义上的休息日,除了个别小卖部,所有商店都关门。我所在的这座城市,如果周日天气好,街道上的人气倒是还可以,有坐路边喝咖啡的、橱窗购物的、晒太阳的……  赶上刮风下雨,街上只能看到鸽子,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座城市的人类被丧尸消灭光了。我提前十分钟来到火车站正门等嘉宝,一点二十七分,我看到身穿一身淡蓝色连衣裙的嘉宝从不远处的公车上走下来,东张西望地找我。我故意站到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偷偷地观察她。她找了一会儿没找到我,于是从挎包里掏出手机拨号。几秒钟后,我的手机开始震动。我并没有接起手机,而是慢慢走到她背后,油腔滑调地说:“第一次看你穿裙子。”嘉宝慌张地回过头,看到是我,放下电话不满地说:“吓死人了,讨厌!”我从上往下打量嘉宝,目光最终定格在她光滑笔直的小腿上。我心想,她的小腿真好看,她的德国男朋友说不定还抱着舔过…… 嘉宝见我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小腿看,没好气地问我:“看够了吗?”我目光坚定、语气轻佻地说:“没看够,再让我看会儿呗。”嘉宝口气软了下来:“别闹!待会儿去看什么电影?”我抬头看了看嘉宝的眼睛,懒洋洋地说:“去了再说。”

电影院离火车站不远,我和嘉宝并肩步行。嘉宝的心情与天气成正比,一路上跟我讲她这两天的打工趣事:“……那天有个客人是极品,吃完Currywurst(咖喱肠),抱起盘子舔了半天,看着很恶心。我去收盘子的时候,他居然对我说,下次来要给他优惠价,因为他帮餐厅把盘子清理得十分干净……”我的心情与天气严重不成正比,懒得多说话,只是听着,偶尔“嗯”一下作为对嘉宝的回应。嘉宝心细,看出我的情绪不对,关心地问道:“你今天的话真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摇摇头说:“没有!”嘉宝再问:“心情不好?”我心说,答对了,一百分!嘴上说:“有一点点。”嘉宝追问:“怎么了?”我很想直接问嘉宝:“我听说你有一个德国男朋友,是真的吗?”但这话我实在问不出口,只好吞吞吐吐地说:“不是什么大事儿……  朋友的事儿…… 估计是我想多了。”嘉宝安慰道:“既然都知道是想多了,更没必要为此去烦心了。”“嗯……”我深深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走进电影院大厅,嘉宝兴致勃勃地仰头欣赏电影海报,我拿起一张时间表,心不在焉地靠到一根柱子上。这时,一个年轻的亚洲女孩拉着一个德国小伙子的手从我们身边走过。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下意识地讽刺道:“挺好的一个姑娘,被他妈洋屌糟践了!”“嗯?”嘉宝貌似没听清我说的话,转头看我,表情又傻又萌。我赶紧打岔道:“想好看哪个电影了吗?”嘉宝考虑了片刻,说:“就看那部爱情片吧。”“好!”我点点头,手伸到屁兜里掏钱包。嘉宝速度比我还迅速地从挎包里掏出钱包,说:“今天我请你!”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掏出了钱包:“必须我来,没有让女孩儿花钱的习惯。”嘉宝笑着说:“最讨厌你们这种大男子主义!”听嘉宝说这话,我脑子突然一热,用讽刺的口吻说:“怪不得你喜欢德国男人。”

话刚出口,我自己愣住了,嘉宝也愣住了。我们相对无语了整整好几秒,每一秒都仿佛被拉到无限长。在这漫长的几秒钟里,我脑子蹦出许多应急方案…… 我可以摆出一副耍赖的样子说,我逗你玩呢…… 我也可以故作轻松地说,谁让人家德国男人长得帅,眼睛蓝,但我们中国男人还是比他们强,因为我们懂得疼女人……

多年后,我每每回想起当年电影院的那一幕,都会觉得那时的我不愧是个纯爷们儿,竟然鬼使神差般地对嘉宝说出了大实话:“听别人说,你有德国男朋友,我挺不爽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