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二季】

130

编辑的话:每次读这篇连载小说的时候,我都会深呼吸,进入大脑的氧气会让我有片刻重返青春的错觉。

 

3.论钱的重要性

我见过很多猎奇ADC。

有怎么都见不得对面补兵的,有无论怎么样就是看不惯对面辅助的,有猥琐到对面稍微一上前就缩回自己塔下连经验都不要的。他们或大神或大坑,或不爱说话或满嘴喷粪,如卢沟桥的狮子,大小不一,形态各异。

哥白尼大街33号首席ADC小强少爷,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我的钱”这一方针的忠实贯彻者。

强少爷身上曾经上演过很多要钱不要命的戏码。

补兵专心到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辅助已经十分钟没有出现在身边了什么的,为了一个小兵不惜被机器人抓进草丛什么的,被追杀到死血一边往自己塔下跑一边不忘回头补兵什么的,癫狂的按S补兵以至于被对面女警Q到生活不能自理什么的。

这都不算什么。

大嘴是一个射程很远的ADC,被打死之后会变成一个炸弹,玩家可以控制炸弹的走位,很多时候可以造成与对面同归于尽的美好景象。

强总的大嘴被打死了,对面的维恩处在河道口,没有F没有Q,死血,紧张异常,极度担忧自己被炸弹炸死。

然而强总的炸弹摇摇晃晃,张牙舞爪,欢天喜地,毫不犹豫的奔向了一群死血小兵。

bong!小兵们被炸死了。

维恩死里逃生,心满意足的原地回城。

小强补兵成功,笑而不语,深藏功与名。

出于对钱的绝对执着,小强的ADC出装迅速,技术一流,该卖我时卖得毫不犹豫,该收割时收得酣畅淋漓。

英雄联盟欧服有个非常精彩的设定,一个赛季之内玩家可以有三次机会卖掉自己用钱或者用游戏币买的英雄、皮肤、符文、各种。

小强曾一度觉得大嘴射程远打起来应该很爽于是多番尝试将此英雄练到炉火纯青,结局是整个S3的三次卖东西机会全部献给了大嘴。

问其原因,他淡定的说:“破玩意儿长太丑,不爱玩儿。”

由于我打这个游戏的时间不长,很多英雄的名字都记不住,于是直到上个月我才知道,游戏里那个扔转转捡转转的英雄,也就是小强口中的丑鬼,其实不叫丑鬼,它叫德莱文。

理所当然的,这个英雄小强使用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强总,你都叫他丑鬼了还没把它卖掉,是不是说明他没那么丑啊?”

“不,大嘴三买三卖已经让我丧失掉了卖它的机会。”

“……强哥你绝对是个颜控。”

“SO WHAT! 你还不是颜控!”

“我哪里颜控了!”

“你买了所有丑的要死的皮肤!这不是颜控是什么!”

“……”

(BTW我确实买了所有丑的要死的皮肤,比如大嘴的生化绿,卡尔马的太阳神,奶大力的法老,甚至为了希维尔的战争公主专门买了这个英雄,以及塔里克的基佬粉等等。虽然这些皮肤现在很多已经被重铸的美不胜收了,唯独基佬粉,依然让人每次在读条界面被他性感的眼神盯得无比想死。)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小强不仅是个颜控,还是个槽帝。

扇子妈卡尔玛重做以后大家都很激动的去试了一试,那天正好我有事不在家,晚上吃饭时就问起新卡尔玛怎么样。

小强:“亚洲玩了一下午卡尔玛。”

亚洲:“嗯……”

我:“好玩吗!重铸之前我就觉得卡尔玛丑的好猎奇一直好喜欢!”

小强:“你果然口味独特。”

亚洲:“嗯……”

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所以亚洲,怎么样嘛,杀的开心吗,抢头快乐吗,人生愉悦吗!”

亚洲:“嗯……”

小强:“亚洲打的之好,把对面打成个6杀0死的高达。”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洲:“嗯……”

滚爷曾文艺的说ADC和辅助有着灵魂绑定一般的羁绊。

小强和亚洲的感情就非常好。

他们同吃,同睡(虽然不在一个房间),一起上学,一起买菜,你切菜来我做饭,我做饭来你洗碗,你插眼来我补兵,我去死来你收头,你去泡水泉来我被gank成傻哔,如胶似漆,甜甜蜜蜜。

当然他俩都是性取向正常传统的优秀男青年。如今小强已然把自己的身心都嫁给了天朝的女朋友,每天定时定点锁着门跟老婆视频(裸?)聊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迅速结束留学生涯以便回国完婚。

在游戏里亚洲卖过小强无数次,现实生活中,一路陪着亚洲在单身道路上坎坷前进的小强挥手间就把亚洲卖了,留他一人踽踽独行,笑中带泪。

其实单身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世界上还有太多趣事只能发生在闺房之外。再说,看看小强和滚爷每次回国之前给女朋友买东西的账单,立马就会觉得世界真善美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谈感情伤钱。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咱们的打钱疯子强少爷以后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一手抱美人,一手赚大钱,笑容满面,高贵冷艳。

 

4.三天不打铁

每年的复活节假期都是苦逼留学生的福音。

哥白尼大街的绅士们一反常态,不愿再宅在家里,于是提前一个月就开始计划假期旅行。思前想后,排除了除去本国以外欧洲的所有国家,最后决定去一个温泉胜地泡温泉。

滚滚亚洲小强非常兴奋的讨论温泉旅行的细则时我在一旁默默无闻的刷着围脖,亚洲抬头问道:“鱼姐有啥打算?一起去泡温泉吧。”

我抠抠头说:“不去。”

亚洲:“为啥?走嘛!”

我:“出门超过5公里就会呼吸困难头昏脑涨浑身无力倒地不起口吐白沫抽搐致死。”

亚洲:“你总有一天会死在你房间电脑前的椅子上。”

我:“我也这么觉得,我已经静脉曲张了,我才12岁啊!”

亚洲&小强&滚滚:“要点脸好吗……”

在我高贵冷艳的拒绝他们同游的邀请后,滚滚忽然说:“鱼姐,温泉浴场是果浴。”

我蹭的抬起头,无比迅猛的睁大双眼大喊道:“what!?”

滚滚严肃的点头说:“恩,全果。”

亚洲严肃的点头说:“恩……所有人必须全果进场……”

小强严肃的点头说:“不全果不准进浴场。”

我:“我!要!去!”

亚洲:“要不要变的这么快……不是出门超过五公里会死吗?”

我:“谁说我会死!我乃真·神行太保!我可以活着从天府广场走到金沙车站!带我去!”

小强&亚洲&滚滚:“你打个车会死吗……”

我:“总之我很能走!带我去!!我要去!!!订房间算我一个!!!!”

小强机智的想起了什么,猛然抬头说道:“你有这么饥渴吗!窝边草都不放过吗!”

我鄙视的说:“我饥渴看你们有用吗。”

亚洲&滚滚:“……你这是人格侮辱。”

我:“哎呀看一下又不会掉块肉!损失我一个换来你们三个!我赚多了啊!”

滚滚&亚洲&小强:“……”

三人拗不过我执着的呐喊,遂决定带着我同行,正在激烈的讨论如何分配宾馆房间时小强忽然一拍桌子大喊一声:“我们几号去?!”

亚洲一愣,说:“27号?”

小强:“好!不用带鱼姐了!”

我:“为什么!为什么不带我!”

小强高贵冷艳的扬起下巴说道:“敢问鱼姐你大姨妈是不是27号。”

我:“……”

亚洲&滚滚:“哦!!这下不用管她了我们继续分配房间!我跟XX住,你……”

我:“强总,机智的强少爷,槽神强大哥,为什么你比我还清楚我大姨妈啥时候来……”

小强:“你哪次大姨妈不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来之前郁郁寡欢一天都放不出个屁来之后痛的满地打滚嚎哭乱叫,机智如我怎么可能记不住。”

我:“……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于是复活节到来时,他们仨携手高希希小刀路人甲,带着“有妹子可以看个够”的猥琐思想,雄赳赳气昂昂的泡温泉去了,留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独守空房,跟大姨妈斗智斗勇,被虐的地无完肤,泪流满面。

三天以后,一群绅士凯旋归来。

我如同花丛中的小蜜蜂,在他们中间窜来转去,问东问西。他们也毫不吝啬的告诉我各种见闻,各种国家各种妹子的身材型号,各种男性的尺寸大小,各种囧事,也包括经历了一场有18个步骤的全套洗澡服务。非常明显的看出来,路人甲同学经过这三天的洗礼后活生生的白了一圈。

一群男人争先恐后疲惫不堪的吃完晚饭收拾了东西,滚爷喊了一嗓子撸一把啊,得到了所有人的高声认同。

开机的开机登游戏的登游戏,很快排进了召唤者峡谷。

 

5.打铁就砸手

和往常一样,滚滚单上,亚洲单中,我和小强走下,高希希打野。

开始之前我完全没有对这一场游戏有任何多余的思考,照常带着辅助天赋与雕文,只是英雄选择了还不是非常熟悉的小lulu,虽然对面的辅助是个机器人,但秉着对强总意识与技术的信任,我一级时果断点了Q。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深刻的感觉到,作为一个辅助,除非我是有大的天使,否则什么玩意儿也不能拯救一个疯狂被机器人钩到生活不能自理的ADC。

开场不到三分钟,小强非常果断的配合对面机器人,认真仔细的走位,成功冲向钩子,成功被勾到对面ADC脸前,再成功送出了第一滴血。

那时候还没有被囧老师的怒吼震慑过,还对虚弱的神奇用途不甚了解,于是我一个只有Q技能的小lulu,除了象征性的Q一下再随便点几下造成一点象征性的伤害试图保护ADC企图让对面的集火转到我身上之外,就只能看着强总死在无形中了。

小强:“啊……这个……几天没打了有点不习惯。”

我:“……呵呵呵。”

十分钟后,一声“Executed”炸响全场。

高希希死在蓝BUFF脚下,周围八百里范围内没有一名敌人的踪迹,深藏功与名。

高希希:“对不起!几天没打了有点不习惯!”

十五分钟后,上路崩了,中路崩了,小强被机器人勾成猪了,高希希各种死于对面打野爸爸蜘蛛的手中。

二十分钟后,我们打了GG投了降。

我:“这啥啊……你们泡个温泉把脑子泡坏了?”

滚滚:“哎呀按摩太舒服了。”

我:“……”

亚洲:“对!有萌妹子!”

我:“……”

小强:“啊……这个……你知道的……”

我:“我不知道啊!!”

小强:“你知道卖油翁的故事吗?”

我:“以头抢地尔?”

小强:“抢你一脸!那是秦王说的。你是历史盲吗??”

我:“我历史8分你怎么着吧。”

小强无语的撇撇嘴,眨眨眼睛笑笑说:“卖油翁倒油很牛哔,康肃问他为啥,他回答说,无他,惟手熟尔。”

我:“不就是三天没打手生了吗!历史古文都扯出来了!不要以为你说了这么哲学的一番话还露出了如此招牌的帅哥笑容我就不会四处宣扬你被对面勾成狗这一铁血铮铮的事实了!”

眼看着小强的招牌帅哥笑一僵,我正邪恶的咧嘴准备继续挖苦刺激他时,他迅疾的伸手挡住脸大喊:“不要人身攻击!!我给你带了礼物!!”

我愣住,问:“什么礼物?”

小强转身进房间倒腾了一会儿后摸除了一小袋东西递给我,说:“拿去拿去,当做提前的生日礼物吧。”

我低头一看,是一袋向日葵种子。

大概五年还是六年以前某位前任送了我一棵向日葵,我欢天喜地的把它养在了阳台。然而故事的结局是我失恋了花长大了头太重最后从阳台上带着花盆飞下去了(…),为此我还伤心了好久,哭得昏天黑地,搞得室友们连续一周看见我就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以至于我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养过任何生物。

半个十年过去了,他还记得,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我沉默了一下笑嘻嘻的对小强说:“看在你如此有诚意的份儿上,我就把你今晚上的造孽情形深埋心底,带入坟墓。”

小强严肃的点头问道:“说话算话?”

我:“那当然!我鱼姐身为女汉子,货真价实的抠脚大汉,上街可以殴打匪徒,回家可以做饭洗衣服,徒手捏死蜘蛛,戒律牧世界第五,十项全能,各种牛哔,我怎么可能说话算话!”

小强明显没有听清楚我到底说了什么,如释负重的叹口气说:“那再撸一把去?”

我阴险的笑着说:“走哇。”

小强:“这次记得买个大铁缸当花盆。”

我:“……好的。”

爱恨纠葛,分分合合,甜言蜜语,吵吵闹闹,对于恋爱总是嫌它麻烦又充满期待。

至少现在看来,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跟小伙伴们一起打打游戏,互相侮辱,互相吐槽,互相攻击更美好了。

我喜欢这种生活。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