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三季】

146

编辑的话:记得在很多年前,我回国后跟表哥去网吧找他的朋友玩。朋友瞥了我一眼,问我表哥:“你弟星际玩得好吗?” 我赶紧说:“还行!” 闭门造车的我天真地认为,vs电脑可以1推2是很屌的。

后来,在我还没造出一个神族士兵的情况下,就被对方灭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敢说过自己会玩星际。

游戏的世界是一个江湖,高手如云,四处是坑。

 

7.一场从开始到结束都很猎奇的5V5(一)

我所在的村子中国留学生很多,由于学校宿舍数量有限,诸多国人三三两两的合租在村子的各个角落。

这里没有“小区”这一概念,住房遍布全村,或高或矮的居民楼参差不齐,在葱葱郁郁多如牛毛的参天大树间,若隐若现。

于是乎,村北与市中心就成为了国人留学生的两大聚居地。

本就是个工科院校,女性稀少。广大男性若想出双入对的度过留学生涯,要么终其一生投入找寻另一半的伟大事业,要么就只能搞基了。

介于基情澎湃的男性终究不多,所以游戏这个好老婆开始大面积进驻宅人们闲得发慌的生活。

比如DOTA,比如魔兽世界,比如英雄联盟。

系洛斯大街2号一栋楼里住着两家人,共有七位普通男青年。

一帆,囧儿,建哥,雷子,小刀,高希希和D哥。他们都打英雄联盟,而且在各种意义上都打的不错。

前六位组了个战队,Team Lunatic。在S1时参加了Open Cup,杀的兴高采烈,满面红光。

Open Cup是英雄联盟欧洲的一个纯业余战队的比赛,历时月余。赛制是每个小组8个队伍,通过淘汰赛决出最后前两名进入决赛。决赛采用积分制,积分最高的两只队伍直接进入Euro Cup成为十六强,与各大职业战队战个痛。

而Euro Cup的赛制简单明了,一个小队4个队伍,输两场就被淘汰走人,剩下的采取积分制,积分最高的两只队伍晋级决赛。

Team Lunatic以全胜的战绩从Open Cup中脱颖而出,顺利进入Euro Cup,与另一只从OC中晋级的战队一同被分在A组。

这几位在我这个菜哔眼中绝对可以视为大神的巨巨们,在欧洲杯的战斗历程,有趣的紧。

Lunatic在那年欧洲杯的第一场比赛遇到的对手是一同从OC出来的战队,也就是整个欧洲杯除了他们之外唯一一支业余战队。

在一帆君的带领下,Lunatic丧心病狂的将对方打的生活不能自理,拿下了本次英雄联盟欧洲杯的首胜,高希希将此事骄傲的讲给我听,之后愉悦的将Lunatic自封为OC冠军战队。

然后,噩梦就开始了。

不知是做了什么孽,Lunatic在欧洲杯的第二场战斗,遇到了名为SK Gaming的战队。

SK Gaming是啥?它啊,它是一支英雄联盟的职业战队,是ESL Major Series2010的冠军。

事已至此,Lunatic五人各自使用的是什么英雄已经不重要了。

SK的打野爸爸是Snoopeh,他拿了非常烦人的阿木木。

从比赛从开始到结束,Snoopeh的木木丧心病狂的三路gank,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打得Lunatic毫无脾气。或许也许可能大概,中下两路在对线时并没有非常特别超级明显致命的吃亏,但是阿木木空降一次就双杀一次,空降一次就死人一次,于是,然后,最后,Lunatic无处可逃,四路全崩。SK四路发展的生机勃勃,五位高达活泼好动,不到半小时就拆了对方的家。

直到最后双方打出GG,Lunatic已被虐出了翔。

第三场遇到了来自北欧的啥啥啥战队,Lunatic的同志们为了防止再次被血虐,他们充分发挥认真猥琐的天赋,打得小心翼翼,谨慎异常。

可是。

开局五分钟后,一帆的电脑响起了鲁大师极度烦人的警报声。

十分钟后,一帆的电脑,灭灯。

剩下四人毫无办法,互相对视,呵呵一笑,在游戏时间20分00秒打了GG,点了投降。

比赛结束以后几位巨巨摇头晃脑连胜哀叹,可惜可惜啊,要是电脑不灭灯或许还是有一战的可能的。

只不过啊。灯灭了,电脑坏了,比赛输了,虽然无奈,游戏人生,还是要继续的。

于是五个人果断顶着Lunatic的前缀ID欢快的回到了撸啊撸普通匹配场,打打rank玩玩匹配,或虐人或被虐,继续抱着他们的老婆高高兴兴的撸着。

至于这场算不上短的比赛经历,无论结果如何也都足够作为游戏人生中的闪光点了。

挺好的。

 

8.一场从开始到结束都很猎奇的5V5(二)

市中心代表队(也就是Lunatic)队长兼公关部部长囧儿在某天饭后激情邀约村北代表队,来打一场比赛模式。

由于实力的差距,所以我们十一人经过严肃正统的规整规划,决定让高希希一边儿去偷窥,剩下十人分队如下:

市中心代表队:我辅助囧老湿打下路,雷子中单,一帆上单,建哥打野
村北代表队: 亚洲辅助小强下路,D哥中单,滚爷上单,小刀打野

值得一提的是,我成为了两队重点争夺的人物。

争夺的内容是—–争相把我送给对方队伍。

最后决定让我跟着囧儿打下路,我继续辅助,我也只会打辅助,囧儿打ADC,与平日里非常熟悉的小强,亚洲对线。

很快大家上线的上线,上yy的上yy,这场吐槽第一什么都第二的比赛就这么迅猛干脆的拉开了帷幕。

正式开始前的ban pick阶段,yy里热闹异常。

一帆:鱼姐,你跟滚爷他们经常打,他们什么英雄打得好我们就ban什么!

我:好!亚洲的lux打得异常凶猛!

于是lux被秒ban。

亚洲打字:…….

撸啊撸有个英雄叫天使,那段时间正好处在一个非常火爆的地位,各种它的华丽视频层出不穷,经常在各种战斗中被玩家选来使用,各种变身高达。

雷子喜欢一切华丽的东西,于是在斟酌半天的娇羞的说:给我打一把天使吧……

于是天使选定。

撸啊撸有个英雄叫卡吉克斯,或者螳螂,那段时间正好处在一个非常火爆的地位,各种丧心病狂的收割视频层出不穷,经常在各种战斗中被玩家选来使用,各种变身高达。

大概就在我们这场吐槽赛之前三天,网上出现了一个非常火爆的视频,名字叫做《普通玩家变身高达系列之且看我天使如何暴虐螳螂》

D哥在看到雷子选的天使的下一秒,果断而勇猛的选定了螳螂。

一瞬间,我们的yy沸腾了。

一帆: 雷子!他鄙视你!他挑衅你!

建哥:雷子你不打爆他我看不起你。

囧儿: 喝喝

雷子闻言弱弱一笑,继续娇羞的说:好吧……我尽量……

读图之后,比赛开始。

我曾经一直以为囧老师是一位人畜无害稍微有点腹黑的美好男青年(而且很帅)。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市中心代表队的队友们时……

一帆:“鱼姐,你还太年轻。”

小刀:“鱼姐,你没跟囧老师走过下路,所以难免有这种想法,你还太年轻。”

雷子:“……”

建哥:“呵呵呵呵呵。”

囧老师:“哎哟你们不要黑我!”

雷子沉默的原因非常简单。

咱们雷总曾几何时是被囧老师辅助的ADC。后来不打了,换去打中单了。

问其原因,雷总羞答答的笑了笑说:“恩……跟囧老师走一路……压力太大。”

我:“为啥?囧老师经常喷你?”

雷子:“不,囧老师从来不喷人。”

我:“那怎么了?”

雷子:“嗯,我慢慢跟你说哦”

我:“……”

从雷子的叙述中得知,囧老师在面对队友犯错时(在YY里)的反应只有三种。

1.充满气场和情绪的“啧。”一声,然后在你企图狡辩时闭麦,不管你如何跪下认错。

2.充满气场和情绪的“诶!”一声,紧跟一串极不耐烦的“算了算了……”,然后在你企图狡辩时闭麦,不管你如何跪下认错。

3.毫无情绪语调的“喝喝”一声,在听完你毫无意义的狡辩之后,紧跟一串极不耐烦的“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然后闭麦,不管你如何跪下认错。

囧老师不会说任何一句有任何意义的话,包括喷人,但是他就是能让你感受到无穷的压力。这种压力来源于他对“如何用最少字数的话通过内涵丰富的语气恰到好处的表达自己内心极度不满的情绪”这种技能的熟练掌握,以及使用之后立刻闭麦的绝对手速。

至于闭麦,则是“真·囧の高贵冷艳”系列技能的终结技。

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在闭麦以后会用着什么样的语言狼烟四起烽火连天的问候你全家。

于是雷子的玻璃心在囧老师时不时的“啧”与“喝喝”里彻底碎裂了,转而去了中路,从此与常在下路的囧老师江湖不见。

雷子的玻璃心碎的如此彻底,这让第一次跟囧老师一起打的我非常紧张,汗流浃背,汗毛竖立。

 

9.一场从开始到结束到结束都很猎奇的5v5(三)之神来一脚

那场友谊赛给我留下了一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滚滚的鳄鱼在上路打的一帆保守补兵,比完后一帆精确的将滚爷定位在“气场强大灵压充足”的上单类玩家里。

D哥的螳螂在中路被雷子的天使血虐。天使直接把D哥扇得生活不能自理,从开始强压到最后,打野爸爸多次空降中路也没有改变这“村北队中路已崩”的事实。

比完后一帆淡淡的说不打爆他简直对不起天地,雷子虽然羞射但明显听得出来他笑容的灿烂之意,温柔的说了句“打野爸爸想gank我他还太嫩了哼哼”,受到了YY里其余几人的猛烈吐槽。

小强的好运姐打的中规中矩非常稳妥,受到了囧老师的好评。

亚洲的锤石一勾一个准,次次勾我,次次勾中。让我在囧老师的“喝喝”与“啧”当中狠狠冒了一身汗,鸡皮疙瘩掉了好几吨。

后来我发现囧老师的站位特别精彩,一辈子就没被钩子勾到过,于是机智的我立刻从草丛里钻出来,放弃了做一个人工眼的想法,执着的贴着囧老师站。从此以后,囧老师在哪儿,我就在哪儿,于是再也没有被钩子勾中过。

比完以后亚洲悄悄的给我点了个赞,并且严肃的说囧老师实在太猥琐,走位太风骚,果然是高手。

那么我这一生都难以磨灭的记忆是什么呢。不是滚滚的灵压,不是雷子的羞射,不是D哥无脑的选英雄,不是亚洲癫狂的钩子,而是盲僧这个英雄可以有多坑。

当时我唯一还算拿得出手的英雄就是风女。

风女的大招是一个控技,可以将围在身边的敌人在瞬间弹开一段距离,继续原地施法的话可以给范围内的友方加血。我常常用这招拯救我方被围攻的队友,也常常在逃避敌人追杀的途中因为距离没算好一个闪现加大招把明明追不上队友的敌人弹到队友脸上。

这种或者拯救世界或者毁灭地球的英雄,在英雄联盟里,除了风女还有很多,盲僧就是其中之一。

盲僧的大招很精彩,可以把人踢开一段距离。很明显,这技能用好了就是神,用渣了就是猪。不知道是因为手生了还是对盲僧的不熟悉,小刀很果断的在几场团战中当了一回猪。

亚洲滚滚小强他们的村北队在对线上,除了中路因英雄压制崩的一塌糊涂意外,剩下几路都打的挺不错,没有什么致命的吃亏点。

前期因为我送了几个头,上路滚爷打得无比霸气,于是市中心队就处在了逆风的局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市中心队三路都被推到二塔,上路滚滚的鳄鱼更是直接把我们的高塔推了。

我们的指挥一帆大大思索片刻后大旗一挥,决定集体推中,打团战去。

从两边各自的五人第一次交锋到最后我们推了他们的水晶,村北队的团战几乎没有赢过一场。

撇开亚洲他们没有像一帆这样经验丰富的指挥不说,小刀的盲僧在他们失败的团战里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很多时候打团战,大家都会选择先切死对面ADC。后期的ADC非常狂暴,某些英雄只要技术凑合装备上去了都能打出非常可怕的伤害。所以团战打响时,不管是打野爸爸还是上路高达,只要有突进技的都会优先考虑喷对面ADC一脸翔。

咱们短兵相接5打5的景况是:建哥的赵信毫不犹豫冲向小强的好运姐,一顿猛戳,与一帆的奥拉夫配合的亲密无间,直接把好运姐打死。然后就是一片混乱,我的烂电脑上是谁也看不清楚谁,只知道最后的结局是村北队被ACE(全灭),囧老师的ADC每场团战都能拿至少三个头。

由此可见,如果不先切了ADC,那就等着死吧。

打完以后亚洲正经而又严肃的询问全程贴着囧老师站的我,为什么几次团战他们队的各种人都是在没有看到囧老师在哪儿的情况下就被切死了。

要打死对面ADC,你得先找到他在哪儿。

囧老师本来站位就猥琐而经典,在混战时很难发现他的存在,再加上,有个非常神勇的盲僧,在冥冥中做了好几次间谍。

有一回是这样的。

我贴着囧老师站在中路二塔旁边的野区路口,以便随时逃跑钻进视野盲区。

对面一群各种各样的人丧心病狂的突向我身旁的囧老师,我放大把他们吹开,鳄鱼肥硕的身体带着强大的灵压执着的继续突囧老师。

就在鳄鱼马上要砸到囧老师时,就在我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只听一声“e~ku!”响起,一个盲僧忽然出现,瞎子和尚酷帅狂霸拽的将囧老师一脚踢进了野区,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鳄鱼愣住了,我愣住了,盲僧愣住了。

可是别的人没有愣住。

于是鳄鱼就被切死了。转瞬间,鳄鱼的队友们迅速而决绝的被切死了。

囧老师妖艳的从野区钻出来,轻轻松松拿了最后一个头。村北队被ACE。

想到这一幕反复出现过好几次,我立刻严肃的对亚洲说道:“想看到猥琐的囧老师在哪儿,先盗了小刀的号,把他的盲僧卖了,应该就可以了。”

亚洲闻言若有所思:“嗯……”

三天后。

小刀:“好奇怪,我的盲僧怎么被卖了,我没卖过他啊……”

我:“对啊对啊好奇怪啊!”

亚洲:“嗯……”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