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四季】

134

10.一场从开始到结束到结束都很猎奇的5V5(四)之结束后的对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英雄。

盲僧坑出翔的小刀在当年曾经用日女打爆一切上单;真·有灵压·滚爷曾经用辛吉德打出0杀13死的蠢哔记录,并一再要求我们知情人装作不知情;出装迅速稳扎稳打的刷钱疯子小强将大嘴三买三卖,最后还是打不出伤害;曾在中路杀出33/6/14的亚洲巨巨一旦玩起任何近战英雄就会在瞬间肌无力;笑呵呵的建哥……这辈子我就没见过他打除了打野以外的任何位置,但还是打过一辈子Q不到人的盲僧;有着低沉磁性又性感声音的指挥一帆君,在某场teamrank中打出了一个kda只有0.1「(杀人数+助攻数)除以死亡数」的小法,从此被人们津津乐道;囧老师嘛,高贵冷艳的他是不会告诉我有什么英雄打的很造孽的。

至于我,虽然现在也能用诸多英雄打出闪亮的瞬间,但在当时对于一个只会玩风女的菜哔来说,擅不擅长某个英雄,那不重要。

这场比赛我做了很多蠢事,不负众望的体会到了囧之气场。

该气场之强大,之可怕,之惊悚,之梦魇,果然名不虚传,让人永生难忘。

我的风女与囧老师的EZ在下路跟小强的好运姐与亚洲的锤石对线。

因为我一大清早就被埋伏在草里的亚洲勾走,怒送一血。霎时YY里一片寂静,囧老师没有说话,没有啧,没有喝喝,但我已然能从电流中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满满恶意。

于是在之后的所有行动中,我全神贯注,精神百倍,调动所有能够调动的神经,认真仔细,小心翼翼的做着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插眼,对小强无情的骚扰,躲钩子,给囧老师加盾。

说时迟那时快,小强一个走位失误被囧老师逮到了,一场大战就开始了。

只见囧老师的EZ帅气的将各种弹道技能打在了小强身上,对面锤石拉灯照盾,好运姐不骄不躁对着EZ猛点。我迅猛的给囧老师加盾,锤石忽然从草里钻出来开始抽EZ,EZ的血线急速下降。

然后我就紧张了,抬手就给锤石扔了个筋疲力竭。

第二秒,囧老师气急败坏的大喊一声:“筋疲力竭给ADC啊!”

我吓的手一抖,连声道歉,囧老师果断开启第二状态一边将EZ往后拖一边说道:“算了算了算了……”

于是风女和EZ半血退回塔下,好运姐残血被锤石的灯拉走。EZ回城,好运姐秉持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兵钱的执着继续补兵。

要知道,我当时才20级,游戏时间还很短。换句话说,我还很蠢。

即使如此,即是如此……

直到现在,我还时常在梦里听到这一声怒吼。

比完以后所以人挤进了同一个YY频道,在互相吐槽夸奖佩服建议之后我说起了囧老师略可怕的怒气,囧老师闻言连连道歉说当时有点捉急并不是想凶我怎么怎么。

一帆和雷子同时一笑,认真严肃的告诉我说:“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囧老师在打游戏时一句话说这么多个字了,你应该欢快的跳起舞来。”

瞬间我就感到了来自世界的爱意,我果然与众不同。

片刻后我随口说道:“你们平时打rank囧老师都不说话吗?”

一帆说:“说啊,除了喝喝就是啧,这也算是话嘛。”

囧老师:“喝喝……”

我:“……”

一帆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没见过他的人很容易被他非常迷人的声音吸引,其实他也就是个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有些猥琐的熊孩子。常年在游戏里当指挥练就了非常正经的语气与用词,当年渣在魔兽里时就是他带领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走向胜利。虽然他脾气不算差,但魔兽世界嘛,灭多了还是会影响情绪的控制力,于是他低沉又充满磁性的怒火也有几次烧到我身上,恐怖异常,难忘至今。

想到这里我说道:“一帆你的怒气也很可怕啊,你有没有对他们生过气啊?”

一帆:“嘛……也不是生气,有时候我们一输就是一晚上,打完一把我总是会跟他们讨论我们输了的原因,大家的反应都很有趣。”

我:“怎么有趣?”

一帆:“建哥心态特别好,一天到晚都在笑,我说什么他都笑。”

建哥:“嘿嘿。”

我:“………………”

一帆:”雷子特别喜欢争,一天到晚都在争,我说什么都要跟我争,然后咱俩就吵。我说左他说右,我说东他说西,总觉得不是一个次元的,无法交流,但还是要争,非常执着。很多时候跟他说了哪个英雄要怎么打,他不听,给他看录像看视频他才会接受这些建议,再开一把他照样像之前那么打,我也就懒得说什么了。”

雷子:“我什么时候跟你争了!我从来不争!我……”

一帆:“你看。”

我:“……”

一帆:“小刀倒是不大说话,也没啥可说的,一般我和雷子吵起来了小刀就看动画去了。”

果然,YY里传来各种萌妹子用日语说话的声音。

我:“……那囧老师呢?”

一帆:“囧老师?闭麦啊。那可是他的绝技啊。”

我:“……”

一帆:“只要矛头指向他,比如下路崩了我问他为啥,他就闭麦了,谁知道他怎么在骂我。”

囧老师:“哎哟你不要再黑我了!我闭麦了!”

YY显示:囧老师已静音

我:“………………”

 

11.宿命的第一滴血

不管是英雄联盟还是DOTA,每当游戏里第一次出现英雄的死亡,总会有一个美好的声音在所有玩家的耳边回响—–“FirstBlood”

英雄联盟的配音是一朵高贵冷艳的女子,她会安详的通知所有人一血,双杀,三杀,四杀,五杀,以及无比冷静的告诉大家有人被野怪打死了。

哥白尼大街的小伙伴们对每场比赛的一血并没有太执着。

对我来说,不送一血就是胜利。

对小强来说,一血获得者虽然会多那么点钱,但是还不如好好补兵来的稳当。

对滚滚来说,要么一血是他的,要么这玩意儿跟他就没有关系。

对亚洲来说,一血是谁的他并不在乎,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反正他最终会杀的狼烟四起,丧心病狂。

总的来说我们家的人对输赢并不是特别的在意,十连胜也有过,defeat刷屏也有过,大家的每日的终极目标不过是一场加游戏币比较多的首胜,打的开心就好。至于过程里是亮点多还是槽点多,这不重要,有点就行。

系洛斯大街的绅士们却不这么认为。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癫狂的打着teamrank,对游戏也不仅仅抱着娱乐的态度,而是略显认真。于是一血的争夺在他们眼中显得尤为重要。

建哥永恒的位子是打野爸爸,雷子在被囧老师彻底刺伤玻璃心后转战单中,小刀辅助,囧老师ADC,指挥一帆君单上。

一帆曾说,每场游戏的前三分钟都是在与时间赛跑。

因为三分钟后建哥会稳定gank上路,而中路的雷子一定会在那个时刻把兵线推到对面塔下,被对面gank的几率超过百分之三万。

一帆:“所以,不是我们上路拿一血,就是雷子中路送一血,这场赛跑,一定要赢。”

当然与时间的赛跑输赢参半,可是每次上路的一血,头总是建哥的。

总是,一直是,永远都是建哥的。

建哥长期带着红buff去上路找对面的小伙伴拼刀,与一帆的配合非常和谐美好。

一帆看到建哥阴在草丛后总是能扔的技能全部准确无误的扔出去,简而言之就是技能全开,然后风骚走位躲避伤害一步一停的猛砍。

建哥见状立刻风风火火的冲出来,对着对面一顿狂揍,揍得对面死血欲逃,一帆扔点燃,建哥帅气的扭头就走,表示自己无心抢头。

可是事与愿违,十次里有十次如此这般的成功将对方死血逼退消失在视野后的下一秒就会传来“FIRSTBLOOD”的美妙声音,屏幕右边出现“建哥的头像→对面上单英雄的头像”,表示建哥杀死了该英雄。而一帆的头像则小小地,弱弱地,卑微地,哭泣地,依附在建哥头像的左下角,表示一帆拿到了助攻。

一帆:“别的英雄我就不说了,老子大流士,流血加点燃,居然抢不过建哥一个红buff,从此我再也不执着一血了。”

建哥:“这不是我的错嘿嘿嘿……”

一帆:“这一定是注定的,这一定是宿命。”

因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所在的村子非常的娇小,小到步行就可以活着绕它三周半还不带喘粗气的,所以当我们家想要奢侈一把出去吃个自助餐时难免会跟形形色色的基友们巧遇。

每每碰到志同道合的撸友,尤其是系洛斯大街的绅士们,大家便会拼成一桌,开诚布公,互相侮辱,畅所欲言。

我们家侮辱的集火目标一般是亚洲的辅助。

因为亚洲嗜杀成性,抢头无数,卖小强时毫不犹豫,丝毫不顾及往日情愫。面对以小强为首各路人马对他的不满,他的名言是:“你看,我拿了头,我就能更好的发育。我打法伤辅助,我们这边就多一个输出点,我这是在为团队胜利做贡献,这是大局观,你们懂个蛋。”以及反复强调“老子眼买够了的!小强你被抓死是因为补兵太投入不看小地图!”,理直气壮,咄咄逼人。

而他们家侮辱的集火目标十有八九是雷子的全部。

 

12.真·奥义—–膝顶

一帆数次绘声绘色的描述雷子的愚蠢事迹,还有囧老师和建哥在一旁补充提示,他们三人不断为雷子的传奇故事添砖加瓦,丰富内涵。

有一阵雷子闹着腰疼手疼脖子疼于是没怎么上线,知情人纷纷劝诫雷子各种意义上的少撸一点多运动注意身体。几天后雷子为了证明自己依然年轻切活蹦乱跳,登上YY羞涩呐喊自己已然康复,可以一撸。

于是晚间,雷子决定打ADC,专心farm,努力杀人,变身高达,拯救世界。

第一把雷子选择了爱射。

爱射的特点还是很鲜明的。被动屌,W射程远,皮脆自保技能少,大招是一根巨大的箭,射程为全屏,是个大控技,用的好了非常牛哔,被视为团战的先手技能。

有囧老师的激情辅助,加上刻意控制其“囧の气场”的轻松氛围,雷子前期打的风生水起,愉悦无比。

随着时间的推移几场团战纷纷落幕,雷子“线上不吃亏团战不见踪影”的特色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当对面不死不休为了尊严而再一次纠结成一团出现在中路时,雷子终于赶上大部队,猥琐的站在后方,准备大干一场。

双方九人纠缠在中路左侧河道口,各种英雄在草丛里飞来钻去,挤成一坨,密不可分。小地图上可以清晰的看出,这一坨人在缓缓向左移动着。

说时迟那时快,一根巨型箭从爱射身上飞出,朝向九人团的右侧,准确无误的躲过九个人,无比坚定的射向空无一人的远方。

一帆:“诶!?????????这有一根箭!!”

囧老师:“啧。”

建哥:“雷子你在干什么嘿嘿嘿嘿……”

雷子义正言辞的说:“我在封走位。”

一帆:“所有人在往左走,你射右边……哦我知道了,右边有鬼。”

囧老师:“呵呵。”

建哥:“嘿嘿嘿嘿嘿嘿……”

雷子有些羞涩的说:“哎呀我手滑了这鼠标有问题我没想……”

第二场,雷子选了EZ。

个人觉得EZ很难打。

身为一个长期闪现撞墙,Lux四个技能可以放空三个,W都只能罩着我一个人的菜哔,一个自带小闪现技能全是弹道类型的ADC,简直就是噩梦。

但是雷子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可以精准的掌握弹道技能的轨迹,精确的算出对方走位的方式,以及自己技能应该射出的准确角度。

和上一把的爱射一样,在囧老师用按键发音的方式刻意掩盖“囧の气场”的轻松气氛下,雷子的EZ成长得无比欢快。

6级时对面打野爸爸空降,恰巧建哥也出现,将对面三人中的两人斩杀于水深火热之中,只余对面一个没有闪现没有大没有任何位移技能的爱射。

当下,电光火石之间,雷子一冲而上,技能全开,帅气无比的甩向爱射。

对面爱射已然放弃挣扎,一动不动的等死。可惜的是,EZ的三个技能没有一个打在爱射身上。前两个技能再一次准确的避开了对方的站位,最后输死一搏,放了大,然而,这个射程为全屏的大连刮都没刮到爱射,再一次射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这时囧老师忍不住了:“啧。”

一帆:“嘛……好歹最后平A打着爱射了,了不得了不得。”

雷子:“哎呀!我的鼠标有问题!”

一帆:“是是是你的鼠标一辈子都有问题。”

建哥:“嘿嘿嘿嘿嘿……”

相信人类应该都见过一个残酷暴力的动作。

武功高手把敌人举起来,抬起自己的膝盖,将对方重重的磕在膝盖上。与膝盖接触的部位可以是敌人的脸,肚子,蛋,以及脊椎。

这个动作就叫膝顶。

一旦脊椎受到严重损伤,很有可能造成死亡,植物人,半身不遂,全身瘫痪,神经反射回路断裂,以及双手不受大脑的控制的后果。

上面一段话是瞎扯的,不要在意细节。

结束战斗以后大家在YY里扯淡。

一帆非常认真的询问雷子最近是不是受了什么重伤,雷子羞涩的问一帆为什么这么问。

一帆:“我严肃怀疑你的鼠标其实没有问题。”

雷子:“不……不是啊!鼠标真的有……”

一帆:“不,你有问题的是脊柱。”

雷子:“……”

一帆:“你一定是被你室友膝顶了。”

YY里瞬间成为笑声的海洋,波涛汹涌,无法停止。

雷子:“好……好吧。”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