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德国爱情故事 第九季

253

17

我和刘丹相约在食堂吃饭。德国大学食堂的饭菜质量起伏很大,昨天的鱼排配夹生的德式大米难吃到要死,今天的酸牛肉配土豆泥却很可口。

刘丹问我,你每天回家偷偷睡觉就没被发现过?我自信地说,嘉宝这点好,早出晚归,就算中间有空闲,也会一头扎进图书馆,不夜不归。

哪知,回笼觉睡多了终会遇到鬼。清早,我迷迷糊糊地把嘉宝送到车站,嘉宝刚走上公车,我便扭头往宿舍走。走进宿舍,刚躺到床上准备入睡,门铃突然响起,我吓得差点儿从床上滚下来。这么早,肯定不是邮递员,难道是嘉宝?我做贼心虚地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门铃又响了两声,紧接着手机跟起哄似的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到是嘉宝的来电,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我顾不上多想,从床上蹦下来,冲到窗前,打开窗户,把半个身体探出去,接起电话:“喂!”我冲着阴霾的天空高声道,不远处的街道上的汽车挺争气,正在鸣笛,协助我制造不在场证据。“你在哪里?”嘉宝的声音听起来相当严肃。“路上呢!”话刚说出口,我肠子都悔青了,因为我低头一看,嘉宝就站在楼下,仰头怒视着光着膀子的我。此刻,假设我确信有来生,搞不好真敢脑袋冲下跳下去。

我不敢与嘉宝灼热的目光对视,无地自容地坐在坐垫上,上次有类似的羞耻感,还是在初三的时候,我逃学泡游戏厅,被我妈现场拿下。宿舍里的气氛相当凝重,嘉宝坐在沙发床上一声不吭。我为了给自己做出最佳的辩护,迅速将整个事件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当初但凡稍微淡定一丢丢,完全可以蒙混过关。上天如果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当门铃响起时,我一定会迅速地把衣服穿上,然后从容地打开门对嘉宝说,刚才忘带东西了,例如笔、纸或者钱包什么的,或者我也可以说,我肚子疼,回来上厕所,或者还可以说,刚刚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说教授生病了,课取消了……  总之,无论怎么操作,都比光着膀子被抓到现行强。我就是个猪脑子!

就在我忙着吃后悔药的时候,嘉宝突然冷冷地说:“我们分手吧!”我赶紧抬起头,错愕地对她说:“姐姐,不至于吧?我不就回家睡个觉吗?我自己睡,又没跟别人睡。” “别说了!”嘉宝打断我的话,“我最恨别人骗我。”“我没骗你!”说完这话,我觉得逻辑不严谨,改口道,“对,我是骗你了,但不伤大雅,算是善意的谎言。”嘉宝冷笑道:“请不要混淆概念,善意的谎言是你为了我好,才选择骗我。你现在这么做,是为了我好吗?”“是为你好!”我没皮没脸地说,“睡好了精神好,以便向你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说完,我自己先猥琐地笑了。嘉宝没笑,沉默了几十秒后说:“你到现在都没觉得自己错了。”我眨巴了几下眼睛,说:“我错了!”“错哪儿了?”“不该回来睡觉,还骗你。”“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说完,嘉宝又陷入沉默。

如果几年以后的我可以穿越时空,进入到此刻穿着内裤、盘腿坐在坐垫上的我的大脑里,我会对嘉宝说:“我的错在于,我打心底不上进,没有为你我的未来做出深刻的思考……”然而,没被我自己上身的我脑中一团浆糊,只想让嘉宝赶紧消气,在内心挑选了半天战术后,选出一个下下策。只见我突然厚颜无耻将脑袋扎进嘉宝的怀里,一边在嘉宝的大腿上蹭来蹭去,一边耍着无赖说:“嗯…… 皇上别生气了,下次不敢了,原谅臣妾的一时糊涂吧……”我看不见嘉宝的表情,但是没有感觉到嘉宝有推开我的意思,心中大喜,趁热打铁地直起身,抱住嘉宝说:“别生气了啊!乖……”“放开我!”嘉宝冰冷的声音宛如一盆洗脚水,顿时将我的热情泼灭,我只好低眉顺眼地重新坐回到坐垫上。

“唉……”嘉宝叹了一口气,从沙发床上站起身,“你继续睡吧,我走了。”我赶紧从坐垫上蹦起来,拉住嘉宝的胳膊说:“求你别生气了。”“我不生气,我要去上课。”嘉宝甩开我的手,拉门离去。我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解决问题的方法,没有丝毫头绪,只好破罐破摔地倒头便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下午两点有一堂课,我实在懒得去,于是穿上衣服,先去食堂吃了顿饭,然后跑到市中心逛街。逛到下午六点,我拨通嘉宝的电话,没人接。我想起来今天她打工,于是屁颠颠地跑到烤鸡店。

嘉宝正在帮客人打包,看到我走进来,头一撇,假装没看见。幸亏土耳其老板依然热情,见我来了,立刻从柜台后面冲出来与我拥抱,接着用幽怨的口气对我说:“你去哪儿了?跟宝宝一起,忘了我?”我也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儿没良心,自从跟嘉宝谈上恋爱以后,就没再光顾过烤鸡店,于是说:“我来了,因为,我想你!”老板听完很高兴,用手指着我说:“你瘦了,今天多吃!”

嘉宝把我点的烤鸡和土豆沙拉端给我,半句话都没跟我说,转身回到柜台后面。我只好尴尬地埋头苦吃。正吃着,嘉宝又给我端来一盘点心,说:“老板送的。”我赶紧感恩地冲柜台后的老板伸出大拇指,正在切鸡的老板也用大拇指回应。我扭头问嘉宝:“你今天几点下班?”嘉宝冷冰冰地说:“还有三个小时。”“我等你下班。”“不用!你先回去吧。”“没事儿,我等你。”“随便你。”说毕,嘉宝回到柜台去招呼刚进来的客人。我尝了口点心,发现骺甜,为了不辜负老板的好意,我硬着头皮全吃了,吃完以后,我怀疑土耳其人得糖尿病的机率一定极高。

几个老板的朋友也在,老板顾不上招呼我,我孤伶伶坐在角落里,望着挂在墙上的电视发呆,直熬到嘉宝下班。我们刚要走,老板突然叫住我,塞给我一大盒土耳其点心,说,看我把刚才那一盘点心都吃完了,想必我很喜欢吃。

我拎着点心跟嘉宝在车站等车。嘉宝依然对我冷若冰霜。我没话找话地说:“你老板人真好,每次来都送东西,怪不好意思的。”嘉宝“嗯”了一声,就没下文了。我又说:“既然老板人这么好,你好好给人家干。”嘉宝没搭话。我刚想再说点儿什么没用的,只听嘉宝说:“干完这个月就不干了。”我皱着眉头问:“为什么呀?”“我在一家德国设计公司找到一份兼职的工作。”“干什么呢?”“说了你也不懂。”这下轮到我只能说“哦”了。

回到宿舍,我从书包里掏出一瓶香奈儿的香水,递给嘉宝:“给你买的香水。”嘉宝看都没看就把香水放到桌上:“我不用香水。”

躺在沙发床上,我试图去拉嘉宝的手,嘉宝根本不给我机会,扭身用背对着我,让我充分感受到“冷暴力”的残酷性。

翌日,我醒过来,嘉宝已经走了,虽然依然给我做了早餐,但煎的蛋有点儿发糊。

18

“冷暴力”持续了整整四十八个小时,在这两天里,我们的对话不超过十句,让我感觉从天花板上随时可能会飘下雪花。直到第三天晚上,嘉宝的气才逐渐消掉,郑重地让我保证今后不再对她撒谎。我指天发的各种毒誓让我死七个来回都有富裕。等我表完忠心,嘉宝漫不经心地说:“我想吃蛋卷。”我忙不迭地跳下床,从冰箱里取出冰激凌蛋卷,把包装剥掉,双手递给她。我相信以自己当下的心态,完全可以当一名称职的太监。

事后我问嘉宝,怎么发现我偷偷跑回宿舍睡觉的?嘉宝没好气地说:“我刚上车,回头就看到你晃晃悠悠地往宿舍方向走,那架势说什么都不像要去上课。为了捉奸在床,我还误了一节课,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旷课。”

我思考了片刻说:“不对,上次咱们去买沙发床,你就旷了一下午课。”说毕,我发现嘉宝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尴尬,心中不禁得意。“那次是被你逼的,这次是自愿的…… 其实也是被你逼的。”嘉宝强词夺理。“以后我啥都听你的。”我怕皇太后再动气,赶紧语气娇柔地表忠心。“最后再信你一次。”嘉宝用手指狠狠点了一下我的脑门。

嘉宝坚信一条德国人的理念:“Vertrauen ist gut,Kontrolle ist besser. (信任是好的,监督更好)”自“捉奸在床事件”后,嘉宝剥夺了我对宿舍钥匙的管理权。“下了课以后,我去哪儿啊?”我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问嘉宝。“你来图书馆来找我。”嘉宝用不容置疑的口气来巩固她那一家之主的地位。

哪里有残酷压迫哪里就有睿智的抵抗。嘉宝满以为收掉我的钥匙便绝了我的后路,殊不知以前刘丹曾丢过宿舍钥匙,花九十欧元就可补一把新的。第二天,等嘉宝登上公车,我扭头跑到大学房管局,哭丧着脸、如同遭遇世界末日般地对管理员说,我把钥匙丢了。管理员无奈地吐了口气,让我填了一张单子,收了我九十欧元,递给我一把新的钥匙。我攥着钥匙,深深地被自己的智慧所感动。

我潜入宿舍后,为了确保百分之百的安全,先做贼心虚地给嘉宝打去一个电话。“亲爱的,还没上课呢?”我语气温柔地说。“还有十分钟开始,你在哪儿呢?”嘉宝细声细气地说。“我也快开始了。”“给我打电话干啥?”“没事儿,想你了。”“你在哪儿呢?”“我在楼道里呢?”“上什么课?”“市场营销。你几点下课?”“今天有一整天的课,晚上六七点才能回去。”“我两点以后就没课了。”“那你去图书馆等我。”“好的,女皇大人!”“烦人……”

打完电话,我兴奋地脱掉衣服,用跳水动作扎进沙发床。我躺在温暖的被窝中,舒畅感涌进身体中每一个细胞中。我无比惬意地步入梦乡。在梦中,我登上一座高峰,俯视令人几乎心碎的自然美景,就在这时,我身体突然一震,眼前闪出一条极其刺眼的白光,白光后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我很想看清楚那个人影到底是谁,于是迎光而上,努力睁开眼。如果我能预见到睁开眼后的场景,或许会选择终身活在梦中。

我坚信,世间没有任何一幅画面比此刻站在床前对我怒目而视的嘉宝更像人间地狱。“我在哪儿?”绝望的我选择装疯卖傻。“起来!”嘉宝平静地对我说。我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抓起搭在椅背上的体恤衫套到身上。嘉宝默默地坐到沙发床的边沿上,呆呆地盯着大衣柜。我本想说:“嘉宝,你听我解释……”但转念一想,这事没什么可解释的,只好站在原地低头不语。

流动的时间再一次在我这个小小的宿舍里凝固了。不知道过了多少漫长到无边无际的秒,嘉宝突然站起身,弯腰从床底下拉出她的行李箱。然后用力将行李箱摔到沙发床上。我心说完了,出大招了。只见嘉宝转身打开衣柜门,粗暴地往外扯衣服,叠都不叠,直接往行李箱中塞。这时,我脑中很荒谬地闪现出一行歌词: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嘉宝……”我喊了一声嘉宝的名字,却想不出接下来该说什么。嘉宝充耳不闻,继续跟填坑似的往行李箱里塞衣服。我鼓起勇气,冲上前去,一把拉住嘉宝的胳膊,略带着一丢丢气势说:“咱能别这样吗?”嘉宝用刘胡兰面对敌人时的眼神瞟了我一眼,轻而有力地说:“放开!”我死皮赖脸地说:“我不放,打死也不放。”嘉宝懒得跟我过家家,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我的手,从兜里掏出手机说:“你再碰我,我报警。”我赶紧摊开双手说:“咱有话好好说,先别整这…… 极端的成么?”嘉宝手里紧紧攥着手机,语气冷漠地说:“对你,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我错了!”我做出极度懊悔状。“你没错,错的是我,当初会选择和你在一起。”嘉宝说完这句话,继续埋头收拾行李。我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收拾完衣服,嘉宝走进洗手间收罗洗漱用品。趁这工夫,我迅速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局势:嘉宝犯起倔来,九牛二虎外加十头猪都拉不回来,此刻绝不能与她争锋相对,须避其锋芒,以退为进……  想到“以退为进”这四字,我蓦地想出一个解决方案。

“嘉宝,我跟你商量件事儿。”我对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嘉宝说。“我们没什么可商量的。”嘉宝看都不看我一眼,把洗漱包塞到行李箱中。“我知道你在气头上,劝也劝不住,但现在你确实没地方去,你在这儿有几个朋友我心里有数,总不能流落街头吧……”我话音刚落,嘉宝就恶狠狠地说:“我就算睡大街,也不想再跟你过了!”“没必要睡大街,最近比较冷。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住这儿,我走,你住到找到房为止。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地儿去。”说毕,我不等嘉宝回应,火速穿上裤子和外套,拔腿就走。走到楼道里,我听到屋中传出嘉宝的声音:“小勇,你站住!”这句话宛如起跑的枪声,我撒腿便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