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五季】

163

13. 光阴似箭

没有记错的话,囧老师应该是在13年的夏天突然决定回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突然离去引发了一场春雨,在他之后,接连二三回国的人就像是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

一帆,滚滚,建哥,再之后就是小强毕业回国完婚,紧接着亚洲搬去A市就找了媳妇。

好像大家突然就这么散伙了。

我也搬了家,没日没夜的沉浸在山顶洞人的生活里,可能是内心的文艺少女还没有被抠脚女汉子殴打致死,在这段充满离别的时光一直有些隐隐不开心。

有一类人啊,一不开心了,脑中就会冒出一句经典的台词:“教练,我!想!打!游!戏!”

或遗憾或幸运,留在德国的留德华游戏宅们就是这样一群人……

 

14. 血的羁绊

其实除了撸阿撸,时不时的,亚洲他们总会开发一些新鲜的游戏,然后告诉我,接着我就屁颠颠儿的跟着去一起玩。

然而,我和亚洲的无情羁绊,在撸啊撸之外的世界里,总是显得无比血腥。

我们一起尝试过下列游戏:

1. 《洛奇英雄传》—-我数次用弓箭手的躲避技能勾引黑锤把亚洲砸到悬崖下面摔死。用同样的招数掉转火龙龙头把他喷死。

2. 《暗黑》—-亚洲带我刷遗迹,刷遗迹就掉暗金,掉暗金就是武僧的装备,武僧就是我。

3. 《魔兽世界》—-我的小德带亚洲四处玩耍,下深海挖矿,我下意识变身丑鱼,亚洲淹死。我牧师的信仰之跃+漂浮术玩儿死他次数能再写一本书。

这些零零总总的离奇死亡经历让亚洲一度看破红尘想要撕了电脑,以至于在很久以后的午夜梦回,还是能不断想起,那被鱼姐支配的恐惧。

终于有一天,亚洲说:“鱼姐,撸一把不?”

于是开游戏,上语音,拉上小刀和高希希,雄赳赳,气昂昂,撸起走。

 

15. 新模式

不痛不痒的打了几把后觉得没什么意思,这时小刀突然说:“我们打排位吧。”

我惊恐道:“别啊,我这么菜,说我是演员应该没人不信吧。”

小刀:“鱼姐,你不知道我们开发的新模式吗?可好玩了.”

我:“???”

亚洲:“嗯……好玩。”

小刀:“把自己硬输到青铜去打猴子。”

我:“猴子是什么鬼……”

高希希兴奋的插话:“青铜选手萌得跟猴子一样!”

我:“真的假的……那还不如去打电脑……”

小刀:“真的,相信我,电脑没有猴子好玩。”

亚洲:“嗯……猴子好玩。”

由于压抑不住自己体内好奇猴子有多有趣的洪荒之力,我便迫不及待的点头同意加入了他们。

虽然撸啊撸这个游戏我曾经很菜,并且依然菜着,但是上个赛季好歹还让我家属给我打了个黄金框。亚洲的号在很早之前就输到白银了,后来闲的蛋疼又打回了黄金,小刀和高希希也差不离儿的输到了黄金组的末班车。所以为了成功共同输到青铜组调戏猴子,新赛季我这十把定位赛的输赢就很关键了。

话不多说,游戏开始。

第一把没什么亮点,可能是大家还没有准备好放开手脚使劲儿作死。我们四个连着语音,带着一个野人老外。老外adc对我这个傻逼辅助也很友好,并没有因为我出门忘了买免费眼而骂我,只是悄悄提醒我快回去补上。

于是你来我往,我杀你死,几位英雄农啊农,几路小兵推啊推,半个小时后,我们就—-赢了!播放胜利动画时高希希还非常嘲讽的全屏打了个so ez。

语音里,高希希:“喔唷亚洲你看要不是我把对面打爆了我们怎么赢的了。”

亚洲:“嗯…你屌你屌…”

小刀:“亚洲你mb又抢老子头!”

亚洲:“老子没有抢头!是你自己伤害不够!”

高希希:“就是,亚洲就知道抢头。”

亚洲:“老子…”

我:“诶…我问个问题…”

小刀:“嗯鱼姐你问。”

我:“咱们是不是应该输啊…?”

亚洲:“……”

小刀:“……”

高希希:“……”

于是,开始了第二局。

我和亚洲走下,小刀走上,高希希打野,野人中单。

其实一开始亚洲说他打adc带我混下路时我是拒绝的,因为旧事在前,我很害怕他的疯狂报复。
但是游戏开始后的十分钟里我俩和对面俩打得有来有回,高希希空降一次还拿了个双杀,我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可能是这把对面的少年比较菜,连我都觉得打得顺风顺水,愉悦非凡,在25分钟的时候我们已经推了对面两路高地了。

当我正在疑惑这么好的局面要怎么输的时候,亚洲沉着又冷静地说道:“好了,我再杀一次这个奥巴马,我们就投降吧。”

小刀:“好,我跟你一起去。”

高希希:“我也去我也去。”

我:“………”

于是,一波莫名其妙的团战就这么突然开打了。我们四个从地图的四面八方汇集到中路,不顾一切的冲进人堆,对着奥巴马就是一阵穷追猛打。说时迟那时快,小刀死了,高希希死了,我死了,亚洲拿头,并,活着跑了。

高希希:“亚洲你个人头狗!”
小刀:“亚洲你个人头马!”

亚洲:“嗯,我是狗头马,投吧。”

他发起投降,我们仨瞬间点yes。

我们家野人:“why???????”
对面:“wtf??”

然后,对面胜利,我们成功拿下第一把defeat。

我们笑而不语,深藏功与名。

游戏结束后在对话界面,我们家那个野人的无情谩骂让我隔着屏幕都能感觉他头顶冒火,愤怒异常。由于他全程对我都无比友好,导致我觉得良心不安,于是我在语音里跟亚洲他们表达了我的愧疚之情,为此小刀是这么安慰我的。

小刀:“鱼姐,我欣赏你的善良。但是,我们不是在作孽。”

我惊讶道:“都这样了还不是作孽?”

小刀说:“非也非也。你看啊,对面赢了,他们5个人开心;咱们输了,咱四个人开心。用他一个人的不开心换9个人的开心,咱们这是在行善积德。”

我:“……我也实在是无法反驳。”

于是游戏就这么愉快的进行了下去。随着一把接一把的20投,中间也有对面抢先投降的无奈局面,十把定位赛我获得了无比光荣的战绩—-8负2胜。

然后……居然……给我定位在了银1!

小刀:“鱼姐…你这个定位太假了。”

高希希:“鱼姐上赛季黄金1?”

我:“怎么可能…我家属给我打到金5都快吐血而亡了,还金1呢。我就是个金5,一颗豆都不多余。”

亚洲:“你这个号逆向上分太难了啊……”

高希希:“对啊!我上个赛季可是黄金3啊,我现在在银5……”

我:“那怎么办?怎么下青铜?”

亚洲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嗯…就这么打吧。娱乐就好。”

小刀突然说:“要不这样,我们不管输赢了,谁的人头+助攻数超过10个就ban谁英雄一个技能,谁犯规谁请吃肯打鸡全家桶。”

高希希兴奋的说:“我觉得这个主意好。”

我兴奋的说:“我觉得这个主意好。”

亚洲安静了一会儿温柔的说:“我觉得我被针对了……”

我&小刀&高希希异口同声坚定无比的说:“你觉得的很对!”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