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六季】

232

16. 鏖战到天明

众所周知的,撸啊撸里无数英雄的qwer四个技能是有前后搭配的,比如杰斯,e技能是一道光线,w技能是往前方打一炮。如果炮弹穿过w,伤害会比不穿过w的高很多。如果说杰斯的w被ban掉,那e也差不多废了……

所以这个新模式,听起来好像很好玩,尤其是针对亚洲这种抢头狂魔,大概可以实力逼迫他认真克制一下他的癫狂习性。

然后,那一夜,我们战斗到了天亮……

亚洲首先祭出他的lux来尝试这种新模式,可能刚上手还不太懂得克制体内的洪荒之力,在友方打得顺风顺水的局面下,亚洲的小lux分分钟就超标了。

理所当然的,他成为了第一个被ban技能的人。

我:“诶,亚洲十个啦!”

小刀:“哎哟,亚洲,ban Q!”

高希希:“哎哟。亚洲,ban E!”

亚洲:“嗯……朋友们,给个方便,ban闪现吧……”

当时正在回城的我突发奇想道:“诶,是不是可以ban回程啊?”

亚洲:“……”

小刀:“!鱼姐机智!”

高希希:“!鱼姐聪慧!”

于是,亚洲的回程技能就被ban了。

当时亚洲正在打野爸爸的帮助下收蓝buff,还没收完回城技能就被ban了,于是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lux一路小跑回水泉。

我:“诶,我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研究lux的走路姿势,你们有没有觉得她屁股很翘。”

小刀:“哈哈哈,还好吧。”

高希希:“好像是的。”

亚洲:“你们闭嘴……”

回城技能被ban不由得减少了亚洲的机动性,然后他放佛是放弃了人生,难得一见的驻扎在中路好好补兵,全然不管上下路的战火如荼。

见此状让我们心中都有些许慌张,也有些许不安,这样下去怎么骗的到全家桶!于是我在游戏里私聊小刀让他看准时机去中路强行开一波团,我就不信亚洲在捡人头这么伟大的事业面前还能专心埋头农阿农。不如就把诱惑摆在他眼前,让他杀个爽,爽翻天,然后实力回城,深藏功与全家桶。

小刀对这类猥琐的计谋一向是欣然接受,只见他一个tp传到亚洲身边,以卡机一样的频率狂ping中路,引来了全图的友军,我方的全军集结自然引来了全图的敌军,五人对五人,挤在狭小的河道口,虎视眈眈,一触即发。

在这突然热闹起来的画面里,亚洲依然静静站在人堆后面补兵,放佛是将世界摒弃在了意识之外,眼中只有小兵的血条,有那么点儿小强adc的遗风,也有那么点儿孤独求败的诗意。

对方adc一个走位失误被我们逮到了,战斗的号角瞬间吹响,小刀有如神助,冲击人堆就开始搅,搅的对面鸡飞狗跳。

我和高希希手忙脚乱的发动进攻,看着对面英雄们下降的血线,我第一个被打死了。

此时,亚洲还在补兵。

我不得不觉得亚洲变了,变得不要头了,变得有诗意了,变得更加翘臀了。

我正在脑洞大开的时候,这场团战的战局开始一边倒,胜利的天平也开始朝我们倾斜。

眼看对面就要死人了。小刀都举起钉耙了,高希希都骑上大马了,他二人都兴奋的准备好拿头了。

说时迟那时快,亚洲在转瞬间神明附体,从小兵堆儿里站起来一言不合对着这帮红色名字的玩意儿就是一个大,双杀一波,助攻一波,高高兴兴的把对面团灭一波,在语音里一边笑一边说:“哼,老夫可不是吃素的。”

已然安详去世的我和没拿到一个头的高希希共同在语音了用一个叠字词回答了亚洲的自我封赏:“呵呵。”

我甚至能想象到亚洲此刻脸上的谜之微笑。

可惜的是…我们呵呵的话音还未落,停在原地的lux脚下就出现一团光圈,头顶出现一束光柱,她,就飞了起来。

“亚洲……?”

“嗯?”

“你按回城了……?”

“……日。”

一顿全家桶到手。

亚洲的惨痛教训告诉了大家这不是一场竞技游戏,而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游戏。

每个人都赶在二十分钟前能不杀人就不杀人,并且还不能被杀得太疯狂,不然容易打憋气…

一旦迈过二十分钟那个坎…整个世界就不一样了。从那一刻起,大家就开始了丧心病狂的,手舞足蹈的,欢天喜地的杀人比赛。因为,在人头助攻累计到9的时候…就可以…发起投降了…

当然,亚洲发起的投降通常被我带头拒绝。

就如彼时彼刻,打野爸爸高希希,他的千珏被ban了Q,地图上出现了印记,印记按在了上路河道里的螃蟹身上。

高希希阴险猥琐的看了看周围,嗯,没人。又更为阴险的在语音里把我们几个挨个儿询问了一遍。

“要gank不?不要我去日蟹了。”

看到无人响应他的热切提议,一路迈着大步子蹦跳跨到蟹面前,一开w,狼儿咬啊咬,千珏射啊射箭。

又是一次电光火石之间。

高希希的千珏,在w狼圈里,静静的,完全是下意识的,q起了舞来……

亲眼目睹一切的发生与结束的我不由问到:“高希希啊……”

正在专心打螃蟹的高希希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啊……?”

小刀:“你Q了…”

高希希:“哎哟……开了w就想q啊这根本无解啊……”

这就是为什么撸啊撸里有句话叫—-日蟹有风险,请注意安全。

于是乎,又是一顿全家桶到手。

强行打了一夜,除我之外的每个人都被ban了很有趣的技能,小刀的婕拉更是被ban到只剩平a,对此小刀的回答是:“老子是个法系啊!你这让老子a个毛啊!我左手都可以离开键盘了啊!对面肯定以为我是傻子啊!”

对此我的回答是:“讲道理,你的闪现和回城还是需要左手按一按的。”

对此亚洲的回答是:“讲道理,高希希的盲僧被ban了第二次q,全场只能q人不能飞过去,对面应该觉得他傻的比较多。”

高希希对此的回答是:“亚洲你mb……”

后来几位绅士在某个周末约了一起去大城市,说是还债,实则是完完全全的报复。因为一人一桶鸡真的是,油得太可怕了。

从那以后,我就逐渐淡出了撸啊撸的世界,至于为什么要淡出。

当然是因为我菜,这有什么好问的,反正不是因为我一打开撸啊撸就能闻到一股肯打鸡的味道……

 

17. 新的游戏

相信很多朋友都在街上感受到过一些耳熟能详的推销手段。

有拿个喇叭在地上循环播放跳楼价全场一元的;有拿个传单强行让你填完“小三怀孕到底该不该进门”这一类调查表的;还有悄悄靠近你突然拉开自己的外套,一脸严肃的询问“要不要碟”的。

来到德国之后对这些推销方式甚是想念(要不要碟那个除外),直到某一天我收到一条微信。

xxx:“鱼姐,玩守望先锋吗?我半藏玩的贼6。”

我:“朋友,我看你骨骼清奇,你听我一句,半藏有毒。”

暴雪爸爸早在前年就开始宣传这款新游戏了,也是暴爹制作的第一款射击类游戏。游戏很简洁明了,双方进攻的线程都不长,完全没有发育期,自带无数个弹匣。玩家们选好英雄,出门就是干,死了就回家,复活起来接着干。

一共22个英雄,地图分攻防推车,占点推车和占点不用推车三类。

也不知道暴雪爸爸是不是又一次想挑战人类膀胱极限,撇开魔兽世界那些一个比一个战斗时间长的boss们不提,守望先锋的自动匹配游戏机制,场与场之间的时间间隔之短,那简直就是反人类。
这也就导致了我从一开始的去个厕所回来发现自己因为“长时间没有行动”而被系统踹出游戏的暴跳如雷,到后来的一旦坐下打开游戏就一把接一把…一把接一把…的…停不下来的淡定……

在守望先锋火起来之后,网络上的喷子们也不甘寂寞的喷了起来。什么这破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啊,太过于简单粗暴啊,更甚者直接称这游戏为垃圾游戏。

于是,经典语句就这么流传出来了—-垃圾游戏有毒,成功将网瘾少年转型成为毒瘾少年。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