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第七季】

168

18. 守望屁股

守望先锋,英文名Overwatch,台服翻译为斗阵特工,谁知道这翻译是什么鬼意思,但并不影响这是一款由暴雪娱乐开发并发行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因为游戏中女性角色(除了毛妹)身材火爆,丰乳肥臀,观战玩家为第三人称视角,满眼看见的都是女性角色的翘臀,所以这款游戏又被玩家亲切的称为“守望屁股”。

这款线程短,无发育期,出门就是顶脸干的游戏瞬间就吸引了无数玩家,再加上每局之间无间隙自动匹配的机制,让这无数玩家欲罢不能,起不了身,病入膏肓。

游戏分为攻防占点,攻防推车,暴力站点和混合型几种地图,不管是杀了人还是拿了助攻,屏幕上都会显示“消灭xxx”的字样,让每个玩家参与感十足。每局结束后都会有全场最佳动画,将某一个玩家在本场游戏中的精彩表现重现。

听起来好像很无聊,但是这个游戏给游戏龄大概有二十好几的我,带来了无数多的第一次……

 

19. 第一次遇到言行如此不一致的基友

自从我离开德玛西亚高地之后,亚洲小刀等人也悄悄地离开了我的游戏生活。在某一天我穷极无聊发了一条关于守望先锋的朋友圈,屎单利一言不合就把我拖进了一个微信群。也就是因为这么样的一个契机,让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其中就有这么一个,言行不一致到猎奇境地的人。

首先这个人他在群里的ID叫雷寡妇。

寡妇雷常年玩寡妇,忽然有一天他玩了一把法鸡,从此以后每一把游戏的开场他都会说,是时候来一把法鸡了,然后选毛妹。

单纯的我直到现在还是不习惯这种转换,以至于每次他说出这句对白然后再选毛妹后我都是一张黑人问号脸。

 

20. 第一次使用黑科技

花村占点,我们是进攻方。

彼时这款游戏还在删档公测阶段,我和几个基友们对花村这个地图的共同认知是易守难攻。
那天一个下午基本上都在进攻花村,输的人想死。
更让人想死的是,这一把又随到了花村进攻。
整个语音里一片寂静,绝望的气氛之下,机智的门达克斯想出了一个奇幻的阵容:5D.VA+卢西奥。这个阵容的战术:就是冲。
我们一听觉得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就这样,带着一颗作死的心确定了这个阵容。

游戏开始,5个D.VA接连二三的飞了出去,我的卢西奥开着加速堪堪能追上他们……伴随着语音里门达克斯的激情呐喊,我们一路不管不顾,轰轰烈烈,红尘作伴的往前冲,冲得那叫一个风驰电掣,那叫一个让对面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于是这场游戏的节奏是,我们飞,我们冲,我们站在点里开盾,我们占点成功。我们飞,我们冲,我们站在点里开盾,我们占点成功。

然后,游戏结束,我们赢了。

我们六人在语音里乐不可支,连声说这套路太黑科技了,对面应该被我打懵逼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怕花村进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对面感应到了我们的调笑,我们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老外在公频里愤怒的打字道:“you guys r cancer.”

那同样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电竞毒瘤并不是只有中国人才这么讲。

 

21. 第一次上全场最佳

身为一个射击苦手,在玩天使玩的快睡着的时候被代主任安利了一个叫卢西奥的英雄。
这个英雄有很多外号,奥巴马,滑板鞋,DJ等等,技能很简单,左键攻击,右键是空气炮,可以击飞敌人,SHIFT切换光环,黄色是给周围人加血,绿色是给周围人加速。Q是“来点音乐”,给范围内的友军加一层盾。
当时的我是从来没想过这个辅助英雄也能上全场最佳,但是让我难以忘怀的并不是我在动画里帅气的滑板鞋,而是敌方两个傻逼老外的对话……

那把游戏结束后全场最佳动画照例开播,只见我的卢西奥面对两位青年的夹击毫不紧张,左滑又晃,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
转眼间,当我,青年们和悬崖成一条直线时,我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右键,轰了对面的青年A和青年B飞出阳台,掉下悬崖摔死,我拿了双杀。

正当画面进行到二人起飞我拿双杀的精彩时刻,老外A突然在公共频道打字道:“哈哈哈你们看B这个沙雕,居然被推下去了,我就跟你们说这货是个菜鸡……”
老外B冷静的打了一句:“你也,被推下去了。”
我们剩下的人:“……”

面对此情此景,我真心祝愿这二位青年,能成为冷面攻和逗逼受,以共同坠崖之经历为契机,从此牵手成功,相爱相杀,幸福美满,长长久久。

 

22. 第一次遇到电竞毒奶

所谓电竞毒奶,一般指在比赛中看好某方并大力称赞后(奶),该方却出现失误或者输掉比赛(被毒死了)。

很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游戏生涯我还真的很少遇到毒奶份子,遥想当年大号小号两个团双双卡耐法卡了6个CD打不掉,第7周的时候团长突然来了一句“咱们打的很好了,该过了”,然后就真的过了。

直到我再次和门达克斯一起玩游戏。

门达克斯是个游戏天分很高的人,这个观点是获得了游戏狂魔代主任首肯的。说到代主任,不得不提一句,古往今来,我和代主任一起玩过的游戏还真不少,可惜这个严肃认真的摩羯座太不好玩了,实在找不到亮点来写一写,也就只能让他在这里假装露个脸,先狠抬一手门达克斯的高端,才好方便我尽情讲故事来黑他。

故事是这样的。

那是一个和往常一般风和日丽的午后,我们和往常一般6人开黑玩守望屁股,和往常一样输赢参半。

时光如梭,攻防轮换,正在前往阿努比斯神殿。

进入选英雄界面,说时迟那时快,门达克斯在语音里激情自荐,说要玩狂鼠。
彼时我还是个试图抵抗“一辈子奶妈”命运的女子,弹道超长控制相对容易的狂鼠就成了我的第一最爱。听门达克斯这么一说,我很不快乐。

我:“我也想玩狂鼠……”

门达克斯:“鱼姐!你快去玩卢西奥!”

我:“我不想奶……”

听了我苦求,门达克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说:“我跟你们说!这张图防守,我的狂鼠胜率是99.9999%。”

我:“好吧好吧,门达克斯,你不是毒奶吧?”

门达克斯:“绝对不是!我真的这张图狂鼠防守就没输过!”

然后,我们输了。

对此我只能说:“……”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