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寒夜话:当民主遇上流氓

619

作者:夜半钟声寒

微博:@夜半钟声寒

简介:一个爱政治的新闻系学生

 

欧洲的穆斯林问题

你想象中的欧洲是这样子的吗?

image001

在我刚来X国的时候我想象的也是这个样子。事实上欧洲的很多小镇确实长这个样子,干净整洁,井然有序,人民淳朴善良,素质都很高。但是仅今年上半年的四五起恐怖袭击揭露了欧洲光鲜外衣下的疮疤。恐怖袭击,这个在我出国前只在新闻联播里听见过的词,成了现实中实在的,在我身边未知的,可能在一下个地铁站就会发生的事。

image003

欧洲正面临着一个长达几十年,之后可能上百年的问题:伊斯兰化。这一切从二战后说起。二战结束后,法国战后重建急缺劳动力,于是政府决定引入法属殖民地的劳工。那一时期法国对劳工移民的政策相当宽松,大多数人来自阿尔及利亚等北非穆斯林国家。

重建完后,这些劳工怎么办?有人提议,要不全送回去吧!而马上有反对的声音说,这非常不人道!法国政府决定给每个返回原属国的劳工补贴较高金额的法郎,但是效果甚微。这些穆斯林就这样留了下来。

当时由于穆斯林数量并不多,也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问题,但是几十年后,问题越来越突出。

首先,穆斯林是一个生育能力极强的人群,由于原属地的自然、气候、医疗等条件恶劣,穆斯林的死亡率很高,但是换成了医疗完善的欧洲,穆斯林的人口迅速膨胀。例如,一个男人带着三个妻子十八个个孩子。学过初中数学的人都知道,指数增长会是非常可怕的,没过几年,穆斯林的人口就翻了几番。

第二,整个欧洲的国家都是高福利国家,由于欧洲人口处于减少的大趋势,政府鼓励生育,生的越多福利越多,也就造成了一个穆斯林家庭生十六个孩子,每个月可领取近一万欧元的福利,完全可以不用工作,纯用纳税人的钱过日子。

第三,穆斯林是一个非常难以同化的宗教,只进不出。如果异教徒与穆斯林通婚,那异教徒必须加入穆斯林,而穆斯林坚决不会世俗化。这也导致了穆斯林又有不小的增长。关于同化,这也是一个long story。 以前移民到法国的德国人或西班牙人都能非常好地与融入到本地文化中,天真的法国人相信只要通过教育和几代人的改造,穆斯林移民也可以成为法国人,而现实啪啪打脸,策划实施恐怖袭击的穆斯林罪犯很多都是移民二代,说着流利的法语,面不改色地直播杀人。

同化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我暂且引用之前看到过的一种观点,作者不详,出自《穆斯林的“真理”和西方的“普世价值”》,大致是这个意思:

当一个低端发展的社会向高端发达的社会过渡时,需要经历三个阶段。

阶段一:经济实现。这个阶段很有可能是暴力血腥且会牺牲大部分人的利益。英国的圈地运动,美国的黑奴贩卖…… 都是资本家积累了原始资本后,才开始改造社会。简单来说,就是先有了钱,才能想“怎样让世界更好”这种问题。

阶段二:文化实现。有了钱以后才可以普及教育,提高民众素质,逐步更改政治制度,推广民主。

阶段三:制度实现。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全民素质都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民主选举才有意义。当年大多数的穆斯林(现在很多也是)依然处于经济和文化都没有得到实现的阶段,却一下子过渡到了政治阶段。

欧洲自古产圣母。欧洲对于人权的强调大过政治,也就是永远有圣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进行批判:你看那些难民多可怜!你为什么这么冷血?大多数穆斯林都是温和派!你凭什么讨厌他们?任何对于穆斯林的质疑都可以上升到种族歧视的高度。道德制高点是难以逾越的高墙,久而久之就演化成了“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政府也不敢对穆斯林说“不”。主流新闻媒体对恐怖袭击事件也向来用词谨慎。

但是,这一切得到了穆斯林想要的尊重了吗?远远还不够!这不过只是农夫与蛇的社会版。比如,因为穆斯林的坚持,学校的同学都要吃清真餐;因为拒绝和女老师握手被老师教育要融入社会,穆斯林同学以种族歧视名义把学校告上法庭,校长携教师道歉。此类新闻都不足以成为新闻了。穆斯林是一个非常顽固的群体,不仅是我不做,还要强迫你也不许做。

 

当民主遇上流氓,怎么办?

其实,对于穆斯林的反感,民众之间早已有之,但是欧洲国家政府谁也不敢、也不想率先成为出头鸟,成为穆斯林集团群起而攻之的对象。在国家没灭亡之前,先这么烂着吧,就像温水煮青蛙。而未来呢?一旦二十年后穆斯林成为欧洲社会的主要人口,他们就可以利用民主攻击民主(use the democracy to against itself)。通过选票直接把法国变成穆斯林国家,伊斯兰成为法国国教。这前后不过五十年,中间可以扭转局面的时间不过十年。如果欧洲人还停留在圣母的优越感和满足感中,那欧洲穆斯林化也是迟早的事。

 

穆斯林离我们远吗?

讲完了欧洲的现状,来说说中国的穆斯林。中国的穆斯林其实并不占少数,只是中国本国人口太多而把比例稀释了。

image004

开斋时的上海

从政治上,猪年央视全面禁猪到民间穆斯林小贩气焰嚣张。如果搜知乎上与穆斯林相关的经历,鲜少是正面的。在过去几十年中,穆斯林在我国的人口翻了几倍,国家给予少数民族自治区的优惠政策也不少,但是新疆仍然会发生暴力袭击。曾经我也怀疑是不是国家媒体掩盖了真相,想把政府塑造成白莲花受委屈的形象,但是在欧洲这几年接触到这么多穆斯林,我觉得我真的错了。钻着法律空子且抱有顽固思想甚至极端主义的穆斯林本身就是颗毒瘤。

 

来说说这个宗教

欧洲从来没敢质疑过这个宗教到底有没有错。伊斯兰捍卫者拿着那几段教人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的选段,告诉你伊斯兰是一个善良温和的宗教。诚然,任何一个宗教都有善与恶的两面,伊斯兰的问题是,它是一个不会随着社会发展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宗教,它依然用几千年前的条例来约束现代人。

简单来列举一下,这个宗教的哪几点是我个人认为需要改变的:

1.对女性的压迫。体现在一夫多妻和不允许女性在公共场合穿着暴露等几方面。所谓的穿着暴露并不是你冬天裹得像粽子就算保守,而是全身上下要无盲点地套上黑色大衣,只露出眼睛,才算保守。

2.对于异教徒或者无信仰者的零容忍。IS是极端穆斯林吗?不是!相反,他们才是真正贯彻可兰经教义的穆斯林。

3.对于同性恋的零容忍。这也是美国奥兰多事件的导火索。我是同性恋又怎样?又没强迫你要做同性恋。你是异性恋,为什么非要强迫我是异性恋并且剥夺我的生命?

4.因为先知Muhammad曾经娶过一个9岁的幼女为妻,所以在阿拉伯地区,贩卖幼女的情况并不少见。幼女因强奸而死亡的案例也不少。

暂时想到这些。

 

同样,我也反对现在不分青红皂白,要将穆斯林穆斯林全部驱逐的观点。我能想到的解决办法是:

1.缩紧移民政策。

2.通过经济政策控制穆斯林的生育率。

3.通过经济政策鼓励穆斯林返回原属国。

4.暴力驱逐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使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几百年前西班牙成为唯一一个摆脱伊斯兰教侵蚀的国家。具体历史可以自行查询,就不展开科普了。

如果没有劳工移民,只是通过自然移民,即学生或者工作移民,那么筛选出来的穆斯林大都是原属国经济能力和文化素质较高的人群,这类人群已经跨过了经济实现和文化实现,与发达国家人民的融入性也比较高。这与文化多样性并不矛盾。

 

写了这么多,我依然想重申,我并不是种族主义者,我非常热爱多元文化,我自己也是欧洲多元文化的受益者。但是,我认为,强迫两个不同层次的人群生活在一起是盲目的行为。我所认同的宗教自由和多元文化是,每个人都可以在不违背人权,不违反人性,尊重认可他人的信仰和无信仰,保持自己的宗教和文化背景的前提下,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谢谢!

 

请关注原作者

%25E4%25BA%258C%25E7%25BB%25B4%25E7%25A0%2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