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科隆病人 第三季

244

请关注原作者微博:@阿巳

 

6

麦添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他揉了揉眼睛看看手表,已经快9点了。点点还在旁边的床上一动不动地酣睡着,麦添走过去想把她叫醒,走到床边忽然犹豫了一下,独自转身出了门。

这里离市中心不远,四周却十分宁静,一排排三、四层高的老式楼房夹着石板铺成的小街,偶尔才会有几个行人或一两辆汽车无声无息地经过。麦添下了楼,匆匆地穿过几个街区,来到渐渐开阔繁华起来的街道上,钻进了路边一栋不起眼的写字楼。

狭小的老式电梯载着麦添来到四楼,正对着电梯口的玻璃门上挂着“NLC语言学校”的铜牌。麦添推开门,一眼看见辛蓝正站在走廊的桌边弯腰写着什么。麦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一把将辛蓝抱在了怀里:“宝贝儿,可找着你了!”

辛蓝抬起头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先是激动得尖叫了一声,但脸上的喜悦转眼间就变成了愤怒,抬手便给了麦添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光。

走廊里的学生们全都看到了这一幕,一起哄笑了起来。麦添赶紧抓住了辛蓝的手,嘿嘿地笑道:“别生气啊,昨天我别提多倒霉了,先是误了一趟火车,后面那趟车又晚点,然后手机不知道怎么也找不着了……”

“你还能干点儿什么呀?”辛蓝恼火地打断了麦添的话,“你什么时候不好误火车、丢手机?非得赶着接我的时候出这些事儿?”

“是是是,错了还不行吗?其实我觉得这也是天意——顺顺当当就让你大团圆了多没劲啊,多点儿波折你印象深刻,以后想想幸福来之不易就舍不得抛弃我了!”

“得了吧,用不着等以后,我现在就想抛弃你!”

“那我可还真不信了,我这么优秀的人!要不然你也不能为了我千辛万苦地跑这儿来呀,是不是?”麦添俯下身凑到辛蓝面前盯着她看。

“真不要脸!”辛蓝白了麦添一眼,却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麦添也笑了,重新将辛蓝揽进了怀里:“宝贝儿,你昨天跟谁一块儿回来的呀?晚上住哪儿了?”

辛蓝向走廊的另一头抬了抬下巴,小声说道:“喏,就是那个高高大大、穿灰色外套的男生。昨天他带我到他们的学生宿舍,让我跟一个女孩一块儿住了一宿。你待会儿去跟人家道个谢吧!”

麦添看见站在不远处抽烟的杜禹,不禁愣了一下。杜禹叼着烟瞥了麦添一眼,冷淡地将头转开,径自走回教室去了。

“靠!”麦添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怎么了?你认识他?”辛蓝一头雾水地看着麦添。

“待会儿再说这事儿吧。你刚才是不是填表来着?快填快填,填完我好赶紧带你回咱们的小家去!媳妇儿,八年抗战啊,咱俩终于可以同居了!”

辛蓝红了脸,拿起笔在麦添头上敲了一下。

 

二十分钟后,辛蓝挽着麦添的手臂快活地向车站走去:“下个星期才上课,正好你这几天可以带我到处参观参观!你知道么?我昨天晚上住的那个地方可漂亮了。”

“不就是河滨公寓吗——在莱茵河边上,周围有草地和树林,像个大公园一样。”

“你怎么知道?”辛蓝惊讶地问。

“我去过呗!那个男生我也见过,叫杜禹吧?”

“是啊。怪了,我跟他说起过你的名字,他说不认识你。”

“他是不认识我。我们俩就见过一次,还吵了一架。”

“为什么呀?”

麦添笑了笑:“嗨,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就甭提它了。”

“你别说话说一半儿啊,想急死我?”

“唉,女人就是八卦!其实也没什么。半年前我一个朋友急着要找房子,我听说有一个NLC的学生马上要去别的城市,他在河滨公寓的房间可以转租出去。河滨公寓有几间房是固定留给NLC的,这些房间的转租不用经过大学统一调配,只要跟原来的房客说好,一起到大学管理处办个手续就可以了。我就带着我的朋友去找这个人,本来都说得差不多了,结果那个杜禹突然半路杀出来,说这个房间还要留给NLC的新生。我想跟他好好说说吧,他态度还特恶劣,说我既然是科隆大学的,就应该排队等着大学分宿舍,跟他们语言学校的抢什么啊。后来我们就吵了几句,那个人看杜禹不同意,事儿也就黄了。”

辛蓝皱了皱眉:“NLC的新生住哪儿跟杜禹有什么关系?他干吗这么护着啊?”

“我听说是国内的中介托他在这边帮忙,给新生递递材料啊、安排安排宿舍啊什么的,可能当初来的时候少收了他点儿费用。”

“哦,难怪他会去机场接人呢!”辛蓝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要这么说的话,他拦着你也有他的道理。行啦,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至于记仇记到现在吧?人家昨天可是帮了我大忙呢。”

“倒不是跟他记仇,我就是烦他那个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吊样子。正经连个大学还没混进去呢,有什么可拽的呀!”

“哎哟,你怎么跟女的似的?”辛蓝又好气又好笑,“你也没比他好多少,北京的男的有几个不拽的?见着老婆一个比一个怂!”

“那也得是我老婆这样儿的才行啊。”麦添亲热地拥住了辛蓝的肩膀,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在安静的小街上,辛蓝的鞋跟在石板地上踏出一路清脆的咔嗒声。

麦添当然不会告诉辛蓝,他半年前带去河滨公寓租房子的其实就是点点。尽管当时他和点点之间还算清白,但由于并非学生身份的点点按规定不能租河滨公寓的房子住,麦添只好说是自己要租,而点点则是要与他合住的恋人。没想到冤家路窄,辛蓝到德国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居然就是杜禹,今天一见面,麦添总觉得杜禹的冷淡之中包含着某种轻蔑和嘲弄的意味,就像是当场识破了某人的谎言却又不说穿,只是冷笑着让对方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

或许这才是麦添反感杜禹的真正原因吧!

 

7

辛蓝跟着麦添爬上了一套复式公寓的二楼,踏进他们的新家四下环顾——十几平米的屋子里只有一套桌椅和一张床垫,各种杂物乱糟糟地堆在墙角,连一个能安置它们的柜子都没有。辛蓝认命般地点了点头,“没想到我出了国才算知道什么叫家徒四壁!”

“呃,的确简陋了点……”麦添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搬家搬得太仓促了,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就这套桌子和床垫还是我现从网上买的旧货呢。”

“没事,这样也好,我就可以按着自己喜欢的样子慢慢布置了。”辛蓝凑到麦添跟前,抬起手撩开了麦添额前的长发,“来,帅哥,让我好好看看——嗯,还行,就是头发实在太长了,都快赶上我了。”

麦添笑着环住了辛蓝的腰:“你以为我想留长头发?整天不够伺候它的,麻烦死了。问题是这边理发太贵,没几个留学生舍得花那冤枉钱。要不然以后你给我剪吧?”

“别逗了,就算你豁得出去我也不敢啊。回头给你弄得缺半拉耳朵瞎一只眼什么的,你这辈子岂不是讹上我了?”

“还用等那时候?我早就讹上你了!”麦添突然将辛蓝拦腰抱起,两个人纠缠着重重地摔倒在床垫上。麦添急不可耐地探寻到了辛蓝的嘴唇,热烈地吻了上去,一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正意乱情迷之际,楼下的大门忽然砰地响了一声,紧跟着是一阵细碎的脚步。

麦添停止了动作,凝神听了一下,叹了口气放开了辛蓝:“真够背的,房东偏这时候回来了。老太太耳朵尖着呢,总不好意思让她大白天地听见咱们在上面胡搞。”

“去死,谁跟你胡搞了!”辛蓝两颊飞红地坐起来,打了麦添一拳。

“哎,反正也办不成什么事儿,要不然咱俩先下去见见她吧,”麦添替辛蓝理了理头发,“以后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得先联络联络感情啊,你可以跟她讲英语。”

“好啊,走吧!”

麦添和辛蓝一起下了楼。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房东费林太太正在客厅里擦家具,看到他们两个进来,脸上绽放出热情的笑容,招呼着他们落了座,又给他们倒了两杯咖啡。

麦添向费林太太简单介绍了一下辛蓝,客套了几句之后,费林太太忽然问辛蓝道:“那么,你来德国后不准备和麦住在一起吗?”

辛蓝诧异地看了麦添一眼,向费林太太笑着回答道:“当然要和他住在一起。我今天就会搬过来的。”

“哦,不不不!”费林太太听了辛蓝的话后拼命地摇着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早就已经声明过,这个房子只租给一个人住,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都不能一起住在这里。”

“可是,费林太太,您并没有跟我说过呀。”麦添急忙辩解,“您还记得吧,我当时是托一个朋友打电话向您询问房子的事,她应该告诉过您我是要找两个人一起住的房子。”

“对,是一个女孩子给我打的电话。她跟我说过什么我记不清了,但我肯定再三跟她强调过,这房子只能一个人住。难道她没有转告你?”

麦添的脑子顿时像炸了锅,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脸色铁青地摇了摇头。

沉默了一会儿,麦添跟费林太太商量道:“我想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可以另外找房子,但是在我们找到之前,能不能让我的女朋友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她刚刚从中国过来,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您能不能稍微通融一下?”

费林太太依然矜持地摇头:“对不起,麦,这我不能同意。事实上我有严重的失眠症,虽然服药后可以入睡,但是任何一点响动都可能惊醒我。我将楼上的房子租出去已经是很大的冒险了,如果不是需要钱,我是不会这么做的。麦,你从来不吵闹,我对你非常满意,但是我绝对不能接受再多一个人,即使你们不做什么,但只要我知道这房子里多了一个人,心理上就会有压力而无法入睡,所以哪怕只有一个晚上也是不行的。这一点我在咱们的租房合同上写得很清楚:允许朋友来拜访,但绝对不可以过夜。麦,难道你没有好好地看过那份合同吗?”

麦添确实没耐心仔细看那份长篇大论的租房合同,仅仅看了看跟房租有关的条款就签字了,没想到竟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偷偷地瞟了辛蓝一眼,辛蓝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喝着咖啡,看都不看他,这让麦添更加心慌意乱。

“那这样吧,”麦添想出了最后一招,“让我女朋友先住在这儿,我到别的地方去住,这样总可以吧?”

“哦,这恐怕也不合适。说实话,在租房子给你之前,我曾向你以前的房东仔细了解过你的情况,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的房客,所以才决定把房子租给你。但是你的女朋友我并不了解,所以我不能冒这个风险。真的很抱歉,麦,我理解你的处境,但这是需要你自己来解决的问题,我帮不了你太多。我能做的只是同意你在找到新房子后随时搬走而不收你的违约金,这已经是破例了。”

“可是……”

麦添还想再说些什么,辛蓝却放下咖啡杯打断了他:“没关系,费林太太,我们会自己想办法的。”

费林太太对辛蓝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回到楼上,麦添把那份租房合同找出来,哗啦哗啦地翻看了一遍,又沮丧地扔到了一边。辛蓝满脸疲惫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唉,没想到刚来就让你见识德国人的一根筋了!”

辛蓝冷淡地瞟了麦添一眼,什么也没说。

麦添走到辛蓝面前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她的手:“宝贝儿,别生气啊,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找房子那会儿我不是正准备考试呢么,有点儿顾不过来,就托一个朋友帮我打打电话、看看房什么的,结果她也没问清楚,我也没好好看合同。科隆这地方房子不好找,碰上一个合适的就急着……”

“别说这个了,”辛蓝烦躁地将手抽了出来,“还是先想想该怎么办吧。今天晚上我住哪儿?”

麦添站起身,愁眉苦脸地在屋里溜达了两圈:“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出能让你住哪儿,跟我熟的那帮人全都是单身汉,一个个饥渴得什么似的,我哪儿敢把你往他们那儿送啊。要不先去住青年旅馆,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辛蓝冷冷地说,“我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德语都说不利落呢,你让我一人儿去住旅馆?亏你想的出!再说了,什么时候能找着房子还不知道,在旅馆一宿两宿还住得起,时间长了受得了吗?咱们可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那你说怎么办?要换我出去住倒是哪儿都能凑合,问题是房东死活不答应啊。”

辛蓝沉默良久,叹了口气:“我看我还是去河滨公寓找苏小南吧,那女孩人还不错,跟她好好说说,多住几天应该问题不大,然后赶紧找房子,也只能这样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