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游戏宅事件录【完结篇】

168

23. 我Go了,你Go不Go?

不得不说,世界的变化是非常快的。

正当我和这群新基友天天沉溺于屁股的性感美好中无法自拔时,正当我以为我除了工作必须之外每天运动步数不会超过两百步时,正当我一如既往一边和基友们在语音里互相人身攻击一边刷着朋友圈时。

Pokemon Go这款手机游戏就这么悄无声息又轰轰烈烈的闯入了我的世界。

《口袋妖怪》其实是一部动画片,自1997年由东京电视台开播迄今,凭借其“人类和宝可梦之间有趣、感人、热血的故事”,成为了东京电视台最长寿节目。这些年间日本推出过很多相关的游戏和周边,吸引了大批元老级粉丝的追捧。

身为靠炒冷饭圈钱专业户之一的日本,在2016年义无反顾做出了与原作相似度极高的一款手游,瞬息间风靡全球,让各国训练师欢欣鼓舞,纷纷走上街头,举起手机,四处游荡。也让封锁区的训练师们,刻苦钻研外挂,各种躲避追查,强行开模拟GPS,立志坐在家中也要走遍世界。

当我历经千辛万苦,搞到澳洲区账号并下好游戏走上街头时,突然发现,那些多年未见的友人们,还都真的活的上好。要知道,宅人的朋友们绝对不会一点不宅,上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宅人,是村里挖到遗留死弹,排弹期间疏散居民时的火车站。

所以,这款游戏不仅是脱宅专属利器,也是中德友谊的桥梁。

自从有了这个游戏,中德青年扎堆补给,相约撒花,站在街边抽烟喝酒,聊天打屁。由于版本不同所以小精灵的名字也不一样,偶有德国人发现稀奇小精灵大喊起来,看我们一脸懵逼,还耐心打开图鉴指给我们看,这个,这个,快快快,走走走。

更有大半夜开着车,一路播放《精灵宝可梦》片头曲的有志青年,实力为我们的站街补给提供背景音乐。

为了顺应时代潮流,微信群里也多了好几个Pokemon训练师集中营,常常出现有人一嗓子呐喊“湖边有人撒花!”,大家便倾巢而出,从四面八方汇聚湖边,不管刮风下雨,白天黑夜。曾经觉得一公里就是我闲时步行的极限,现在为了孵一口蛋甩开手脚就是暴走五公里。曾经上山下山都要家属车接车送,现在家属提出来接我都会被我拒绝—-“你别来,我走下去,我要孵蛋。”

游戏前期刚开的时候稀有的小精灵比较少,村子地处偏僻,完全不比大城市满地补给点满地撒花的盛况,于是老鼠波波鸟和蝙蝠这老三样就成为了村里训练师们唯三可狂抓的目标。到大家纷纷5级以后,道馆之争逐渐变得白热化,然而争夺的场景常常是一只蓝队的大鸟被打下,一只黄队的大鸟被放了上去。总之,换来换去,都是鸟。

突然有一天大清早,我困顿迷茫的走在去上班的路上,群里有人发了一堆截图,表示在早上七点的时候,一个叫xxx的蓝色训练师占领了全村的道馆,并且一大半都是用鸟占的。我当时就一惊,大家都知道,道馆这东西是很容易被攻打的,那么这个人是如何做到全部占下来的呢?

带着这个疑惑我在群里说话了:“这谁啊?这么多鸟。”

小黑:“老头啊!”

屎单利:“老头是谁啊?”

小小:“村里的鸟王啊!”

我:“你们怎么都起这么早……”

这时话题的中心人物说话了:“啊,早起的训练师有道馆。”

我:“……你还蛮拼的,刚打下来?”

老头:“没啊,我四点过起来去打了一圈。”

此话说完,群里就寂静了。

彼时我还以为老头是在开玩笑,大家都懒得理他,直到后来群里新进来的朋友问了一句:“村里那个鸟王是谁啊?”

我:“就是老头。”

新朋友:“老头是谁?”

小黑:“是一个不睡觉的男人。”

小小:“是一个不回家的男人。”

LL:“是一个不吃饭的男人。”

老头对此的发言是:“说那么多没用的干嘛,河边有撒花,快来。”

一周后的某个半夜,我在市中心旋转着补给,碰到群里的学妹,说起抓了很多鸟,我感叹了一句还是鸟王屌,学妹立刻兴奋的说:“哦!鸟王!我知道!就是那个不回家不吃饭不睡觉的男人!”

后来我把这件事跟老头讲了,老头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哎哟我就去过那么一次,还是四点过莫名其妙睡醒了。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黑人还是要看场合,有外人在就不要黑的那么凶残嘛。”

我正想辩驳,他举起手阻止了我,然后微微一笑道:“讲道理,我还是要睡觉和吃饭的。”

很快,村子里的货色已经被他们这些小智小霞所嫌弃了。在听说大城市补给点相当集中以及整天都有撒花之后,大家纷纷组队前往科隆杜赛,连平时一直被我们嫌弃逛街都不愿意去的亚琛都成了热门地点。

众所周知,杜赛的国王大道,是一个没事去逛逛就能在街边看场车展的好地方。国王大道中间有条河,河上有个桥,桥上有四个补给点。

说真的,如果不是这个游戏,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国王大道上有桥。

因为靠水,补给点集中,一撒花就怒刷鲤鱼王,鲤鱼王这个破玩意儿要集齐400个糖才能进化暴鲤龙,于是这座桥,就成了圣桥。

虽然直到今天我也没有踏足过那座桥,但是桥上的盛况我还是知道不少。

前方记者老头等人经常发来实时汇报,比如又抓了什么好东西呀,距离第二条暴鲤龙还差几个糖啊。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新闻,说那座桥,被政府,封了。

不是封闭了,是不让通车了。

为了什么,为了让市民安然坐地抓小精灵……

更过分的是,市政府还搞来了几个移动厕所……

政府的人还真是有爱啊……

有机会的话,我真想推个小车,车里装着盒饭,矿泉水,折凳,充电宝,去桥上叫卖一天。

 

24.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留德华游戏宅的故事。

死宅如我都义无反顾的上街了。

这个故事,也就结束了。

【完结散花~】

 

【假装是后记】

其实这个游戏宅事件录大概是从2013年开始动笔写的,我自己是觉得可以看出来前几期和后几期整个构架上都有很大差距……因为当时基本上是发生了什么立刻就记下来,然后等到夜深人静就开始倒腾……
这个事件录和小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当年有编辑就跟我讲过,我这种90%按实际情况写的东西,没有个大纲,没有个故事走向,其实是很难完成的。

事实完全证实了这位编辑说的话……

存稿发完以后就开始惆怅了……那会儿已经很久没有正经打过撸阿撸了,版本变更也变得很厉害,写的我很纠结,编的我心很累……而且我好像一直是在用字追现实……写撸啊撸的时候我在打守望先锋,写守望先锋的时候我在玩pokemon,写pokemon的时候……我在打魔兽……就上周为了找感觉,我还专门用了一天不上班的日子,放下手机静坐电脑前,打了一下午卢西奥……

好在老源是真的挺宽容的……忍了我的“的地得”,耐着性子改我用手机写的充满错别字的段落,不到要死的时候不会来催我稿,甚至真到要死的时候了还说备用稿选好了,问我到底能赶上不。

在此诚挚感谢老源的宽容,也特别感谢他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这个不入流的故事可以站在留德华这个平台上。另外一方面也是全亏了老源,不然这个事件录怕是会永远停留在“雷子被膝顶”那一章了~ 哈哈!

感谢所有出镜的朋友,感谢所有提供素材却没有出镜的基友,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人~ 摸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