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科隆病人 第四季

239

请关注原作者微博:@阿巳

 

8

杜禹背着书包回到河滨公寓,径直进了一楼的厨房。老刘和叶武正坐在沙发上谈笑,杜禹走过去,拍了两包烟在茶几上:“给,昨天来的新生帮忙从国内带的。”

两个男生兴高采烈地伸手去拿,老刘随口问道:“哎,你不是说接三个人吗,怎么来了四个?”

“哦,有一个女的不是我们中介给办的,昨天在机场等男朋友没等着,就让我给带回来了。”杜禹一屁股坐进松软的沙发里,舒服地伸展着四肢,“不过人家今天已经找着正主儿了,一会儿就拿东西走人。”

“哪个女的呀?是那个漂亮的还是那个不漂亮的?”一脸青春痘的叶武欠身问道。

杜禹边点烟边笑了起来,“哪个漂亮啊?我看着都差不多!”

“差远了!你找我们鄙视你呢吧?什么眼光啊?那个穿皮衣的姐们儿多正点!”

老刘在旁边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哟,那就对不住了,还就是她要走!”

“你这不是想馋死哥们儿嘛!”叶武做痛心疾首状,“本来咱们这楼里女的就少,好不容易盼着你带回来俩,一个刚来就要走、另外一个压根没法瞧,你气死我得了你!”

“嘿,怎么赖到我头上了?你不是还一个都没带回来呢吗?不过,那女的也是NLC的,你要真铁了心追倒也不是完全没希望。不是我说,就她那男朋友,也忒不靠谱儿了——女朋友第一天来就给晾在机场,要搁我早把丫给停了!所以说,好不容易碰上一有缝儿的蛋,你想叮就赶紧叮吧。反正都在一个学校上课,天天见面,机会还不有的是。”

老刘点了点头:“嗯,那还行!”

 叶武白了老刘一眼:“你跟着‘还行’什么呀?您国内国外都两房妻妾了,好歹给我们留一口。”

“急什么呀?又没想跟你抢,在旁边过过眼瘾还不许啊?”老刘不慌不忙地回应道。

“等会儿,等会儿……”叶武若有所思地说,“杜禹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有缝儿的蛋……还让我赶紧叮……你这不是骂我呢嘛!”

杜禹和老刘一起大笑起来,叶武忽然指了指门外,低声道:“哎,看看看,说曹操曹操到!”

杜禹扭过头,看见辛蓝和麦添一起跨进了公寓的大门,拐了个弯进了一楼的走廊。

“来拿行李的吧?怎么不先来个电话也不上楼啊?”杜禹奇怪地嘟囔着,“看样子是去找苏小南了。”

老刘抻着脖子看着麦添的背影,直到两个人消失在走廊拐角,才转头对叶武笑道,“够帅的!你小子没戏!”

 

苏小南打开房门,看见辛蓝和麦添站在门外,热情地招呼道:“是不是来找杜禹拿行李的?我刚才看见他在厨房呢。”

“不是,我不找他,是有点事情要找你。”辛蓝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是吗?那进来说吧!”苏小南将两个人让进了屋里。

“是这样,”辛蓝对苏小南解释道,“我们俩租的房子出了点儿问题,现在我没地方住了,所以想问问你……能不能让我在你这儿多住几天?”

“哦……”苏小南愣了一下,犹犹豫豫地问道,“那你要住多长时间啊?”

“现在还说不好,反正我们会尽快找房子的,一找到马上就搬走。真不好意思,我也是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我住在这儿的期间摊一半房租给你,你看行不行?”

苏小南犹豫了一会儿,不太情愿地点头道:“那行吧,你就先住下来好了。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快点儿找房子,钱不钱的倒没什么,关键是这房子本来就不大,咱们两个人都挤在这儿,时间长了怕不方便,我也不太习惯这样。”

辛蓝和麦添赶忙陪着笑附和道:“当然当然,你放心好了,保证不会拖太久的。

辛蓝送麦添走出了公寓楼,两个人各自把手揣在裤兜里,沉默地并肩走在通向公园门口的路上。

落日的余晖温柔地撒在公园里,将草地和树林都镀上了一层暖暖的桔色。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草地上远远地扔出一个红色飞盘,身边的金毛猎犬飞快地奔跑过去,腾跃到半空中将飞盘稳稳地叼在嘴里。

辛蓝沉默地看着眼前的美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麦添用肩膀碰了碰辛蓝,辛蓝没有任何反应。

麦添抓住了辛蓝的手臂:“哎,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可都跟你陪了一天的不是了,还生气啊?这不是也找到地方住了嘛,就别老绷着脸了!”

“我又没说什么,还不许我心情不好了?”辛蓝冷冷地甩开了麦添的手,“刚才苏小南什么态度你也看见了,你觉得我还应该高兴是怎么着?当我跟你似的那么没心没肺呢!”

“嗨,你管她什么态度呢,只要她没明着轰你,你就先住着呗,等找着房子拍屁股走人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吗啊?在国外过日子还就得学着没心没肺点儿,要不然太累!”

辛蓝听了麦添的话,停下脚步失望地看着他:“我还以为你出国这几年怎么也该成熟些了,敢情一点儿都没变,还是得过且过,什么事儿都能凑合。你能凑合我不能,我不能明知道人家心里烦我还装没事人一样。本来就没什么交情,这已经是硬着头皮来求人家了,你让我怎么心安理得地在这儿住下去?”

“那我也不能今天就给你变个房子出来啊,你说你想不开又有什么用?反正高兴不高兴你也只能先住下来,那干吗不高兴点儿呢?”

辛蓝低着头不吭声。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辛蓝才冷冷地说道:“我累了,想先回去了。”

麦添叹了口气:“那你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就过来找你。房子的事儿我会想办法的,你就别再着急了,好不好?”

辛蓝还是不说话,麦添无奈地亲了她一下,独自向公园外走去。

看着麦添走远,辛蓝一个人慢吞吞地踱回了公寓楼的门口,杜禹从一楼厨房的窗户里探出头来:“哎,是来拿行李的吗?你男朋友呢?”

辛蓝没精打采地看了杜禹一眼:“先不拿呢,我还得在苏小南那儿住些日子。”

“不是找着人了吗?怎么还住啊?”

“我们的房子出了点儿问题,房东不让我住,实在没别的地方可去了。对了,行李能不能在你那儿多放几天?苏小南那儿可能没什么富余地方搁我的东西。”

杜禹咧开嘴笑了起来:“有点儿意思啊,怎么什么倒霉事儿都让你赶上了?行吧,你都倒霉成这样了我也不好雪上加霜,东西就先放我那儿吧。”

辛蓝没心思和杜禹斗嘴,只说了声谢谢就蔫头耷脑地走开了。她并不真的想回房间,也就没走进楼里,开始一个人在河滨公园里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不知不觉间,辛蓝走到了河边。水面上斑斑点点地跳动着金黄色的光芒,虽然就近在眼前,但却美得那样遥远、那样不真实。辛蓝颓然地坐在岸边的石椅上,凝视着静静流淌的莱茵河水,心中充满了无边无际的惆怅……

 

9

清晨,麦添打着哈欠走出寓所大门,匆匆忙忙地赶往车站,刚走了没几步,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麦添停下脚步回头张望,看见点点从不远处的街角向他走了过来,黑色的风衣长及脚踝,胸前挂了缀着大十字架的银色长链,脸色似乎比平时更加苍白,整个人就像一个飘忽不定的幽灵。

麦添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转过身继续向前走,点点小跑着追了上来,紧跟在麦添身边。

“你来这儿干吗?”麦添越走越快,“别跟着我了,我今天一大堆正经事要办,没空跟你多说。”

点点没说话,依然紧紧地跟着麦添的脚步。

“让你别跟着我你听见没有?”麦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点点还是不说话,麦添猛地停下脚步,拽着点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街边。

“你到底想干吗?还有完没完?纪点点,我一直希望咱俩能好合好散,你在我背后玩儿这么多花样儿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现在把我弄得焦头烂额你就满意了吧?开心了吧?听着,以前的事儿我也懒得跟你计较,只求你从今往后离我远点儿,别再给我添乱了,行吗?”

点点一声不吭地任由麦添发脾气,待他说完这些话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递了过去: “我是来还你这个的。”

麦添看到手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冷笑着从点点手里拿了过来:“前天晚上你不是还说找不到吗?现在想起来还我了?好吧,我谢谢你了,没别的事儿了吧?没事儿赶紧走人,以后也最好少出现!”

麦添撇下点点大步流星地走开了。点点独自站了一会儿,忽然又不甘心地追了上去,扯住了麦添的袖子:“麦添,你等一会儿……”

麦添没再停下来,脸上的愤怒却渐渐堆积如快要爆发的火山:“纪点点,我最后告诉你一遍,我现在得马上去找我女朋友,没时间听你说任何废话,求求你别再缠着我了行吗?松手!”

麦添用力地猛甩了一下胳膊,挣脱了点点拽着他的手。点点站立不稳,趔趄着退了几步,刚好退到了自行车道上。一辆疾驰而来的自行车来不及刹车,结结实实地和点点撞在了一起。

麦添只听到身后一声尖叫,接着是唏哩哗啦车子倒地的声音。麦添回过头,看见点点坐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腿,旁边一个土耳其小伙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去看点点的情况。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麦添顾不上再生气,他快步跑了回去,蹲在点点身边问道:“怎么样,没事儿吧?能站起来吗?”

土耳其小伙子试着去扶点点,点点呻吟了一声又坐了下去,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好像脚扭伤了,疼得动不了……”

“她的脚扭了。”麦添用德语向小伙子解释道,“你怎么样?”

“我没事,真是抱歉!太抱歉了!”小伙子手足无措地看着点点。

“能不能用你的车把她推到附近的诊所去?”

“哦,对,快走吧!”小伙子这才醒悟过来,赶忙弯腰扶起了自行车。

麦添抱起点点放在车后架上,跟在小伙子身后向诊所走去。

 

点点被医生带去做检查了,麦添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不停地盘算着——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走不掉的,辛蓝和苏小南都没有手机,杜禹的电话号码他也没有,想通知辛蓝一下都通知不了。本来昨天就惹得她不高兴,今天又失约,就等着迎接暴风雨的洗礼吧!

麦添把脸埋进手掌里做了个深呼吸——妈的,还能再倒霉点儿么?

旁边的土耳其小伙子和麦添攀谈了几句,麦添心不在焉地敷衍着,下意识地拿出点点刚还给他的手机翻看着通讯录,当看到艾蕊的名字时,麦添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艾蕊吗?我是麦添。”麦添走到诊所外面拨通了电话, “点点刚才在街上不小心把脚扭伤了,现在正在诊所里做检查呢。我有事儿得赶紧走,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照顾她一下?”

艾蕊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我过去没问题啊,可是你有什么急事儿非走不可?好歹点点也跟了你半年多,就算你女朋友来了,也不用对点点这么绝情嘛!”

“我还绝情?你问问她,我为这事都跟她说了多少好话了?她可倒好,整天忙着在背后给我下绊子!找房子那阵儿我不是正准备考试嘛,就让她帮了点儿忙,结果她故意骗我租了一套只能给一个人住的房子,害得我女朋友现在只能上别人那儿借住,人家房主还老大不乐意的。你说我怎么办?我女朋友大老远地跑到国外找我来了,弄成这样我怎么交代?我不得赶紧陪着找房子去呀?”

麦添越说越生气,艾蕊沉默了一会儿,柔声劝慰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在什么地方的诊所?我马上过来就是。”

麦添告诉艾蕊详细地址后挂断了电话,走进诊所坐立不安地等着艾蕊的到来。过了5分钟,手机又响了,还是艾蕊打来的。

“麦添,我忽然想起来,干脆让你女朋友到我这儿来住算了。我自己一个人住一套两居室的单元房,地方挺宽敞的,条件也好。你先让她住下来,然后再慢慢找房子,就不用太着急了,你看怎么样?”

“真的?”麦添喜出望外,“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怎么会呢?我这里清静得很,多个人陪陪我也不错啊。”

“那你看我们该付多少房租给你?”

艾蕊笑了:“不就是临时住住,还付什么房租?不用了,我的房子包括水电暖气都有人替我付钱,你们不用操这个心。”

“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麦添简直有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她什么时候能搬过去?”

“今天就可以呀!你就留在诊所陪点点吧,我亲自过去接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