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德国爱情故事 第十五季

317

25

坐在返回酒店的大巴上,嘉嘉目不转睛地端详着车窗外的巴黎夜景,我目不转睛地端详着她映在车窗上的侧脸。我发现她的睫毛很长,若干年后,在我身边群魔乱舞的姑娘们的睫毛都长得夸张,因为基本都是假的,而她的睫毛应该是真的。我正看得入神,车窗中的她突然冲我所在的方向扭过头,我赶紧收回眼神,看向身边的她。

“看我干嘛?”嘉嘉盯着我的眼睛问道。“明明是你看我!”我故作镇定地说。“我有病啊我看你,你又不是猴儿。”嘉嘉反唇相讥。迫于无奈,我无厘头地指着车窗外说:“看!有灰机!”“傻逼!”

酒店房间中一片漆黑,我精神抖擞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今天吃完午饭后,我和嘉嘉在巴黎街头闲逛,气温虽低,阳光却很明媚,柔和地打在脸上,令人忍不住犯困。就在这时,嘉嘉突然说,既然到了巴黎,必须冒充一下巴黎人民,话音刚落,她一屁股坐到街边咖啡店的椅子上。我坐到她身边,感叹巴黎人民真小家子气,咖啡店椅子小得仅够放下一个瘦子的屁股,桌子小得比我的脸大不了多少,虽然很多人说我脸大。我们一人点了一杯咖啡。等服务生把咖啡端出来以后,我发现桌子小确实有道理,否则会显得咖啡杯更小。

我好奇地问嘉嘉,怎么冒充巴黎人民?嘉嘉从包里掏出墨镜,戴在脸上,扭过头酷酷地对我说:“正宗的巴黎人都拥有一项技能,那就是一杯咖啡可以喝一下午。”“直白地说,就是抠门呗!”话虽然这么说,我端起咖啡杯,却只轻轻地抿了一口,生怕喝多了失礼。嘉嘉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把杯子轻轻地放回到桌子上,文绉绉地说:“有些事,有些人可能永远不会懂。法国人把文化刻在了城市的墙上,把浪漫泡到了红酒中,把情怀溶进了咖啡里。上万家街头的咖啡店完全可以勾画出巴黎的轮廓。像梵高、莫奈、雨果、大仲马这些艺术家都可以通过一杯小小的咖啡,在瞬间唤醒脑中的原创力,激发出超群的想象力,闪现出震撼人心的艺术灵感。”

嘉嘉的文艺腔莫名其妙地激发出我的逆反心理,我拿起咖啡杯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杯子:“今儿哥让你看看什么叫接地气。”说罢,我把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服务生正好从里面走出来,我冲他招招手,用英语说:“再来一杯!”接下来,我囫囵吞枣地连续喝下去六杯咖啡,志在用粗俗的行动去击垮嘉嘉试图制造出来的文艺氛围。我每喝下去一杯咖啡,嘉嘉就会向我投来一个嫌弃的眼神。

在一片黑得伸手不见咖啡的黑暗中,下午那六杯咖啡的后劲宛如一根犯欠的手指,不断地捅醒一个极度渴望睡眠的人。我被那根手指折磨得死去活来,烦躁地抓耳挠腮。旁边床上的嘉嘉没有丝毫的动静,貌似已经进入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深度睡眠。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来,准备摸黑下床去厕所偷摸抽根烟。还没等我掀起被子,黑暗中突然传来嘉嘉的声音:“睡不着了吧?活该!”一见嘉嘉也没入睡,我较为压抑的心情顿时畅快了许多:“你也失眠?”嘉嘉回道:“昨天夜里我也是等你睡着以后才敢睡的,因为男人睡着了以后才是最安全的。”

我在伸手不见表情的黑暗中摆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说:“你这么说话可有点儿伤人啊,我可是凭着救死扶伤的美德才出手收留你的。换作是你,你见一老太太掉水里了,不顾个人安危给人家救上来了,结果老太太跟你说,要不你先走吧,我怕你偷我钱包。你什么心情啊?”嘉嘉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昨天晚上把我换成一老太太,你会收留吗?”这个问题还真把我噎住了,我语塞了片刻,强词夺理地说:“哪老太太活到那么一把岁数了,还能跟你似的那么事儿逼?一会儿嫌人家口臭,一会儿嫌人家脚臭的。”“切!”我能想象出嘉嘉边说边翻白眼的样子,“没有那些腥臊恶臭,你能有机会让姐这样的绝色美人睡在你旁边吗?”平心而论,嘉嘉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假设这一程没有嘉嘉的陪伴,我也许真的会感到十分的无聊。

“你和你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嘉嘉冷不丁戳到了我的痛点,让我心里猛地一紧,我突然意识到,出门这几天我既没有给嘉宝打电话,也没有给她发短信,甚至没怎么想到过她。

“她漂亮吗?”嘉嘉见我没回答上一个问题,又对我抛出下一个问题。多少年以后我得出结论,一个女人如果向一个有主的男人提出这个问题,通常是对这个男人有好感或者至少有几分兴趣,而当时那个小黑屋里内心纠结的傻小子却还没认清这个真相,多少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道:“不算难看吧。”

“那你爱她吗?”嘉嘉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多少年后我会很自信地认为,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女人想对我暗示点什么,而当时那个小黑屋里心中怀揣着一团乱麻的傻小子光顾着纠结了,根本没精力自作多情。“什么是爱啊?”我很敷衍地提出一个关于生命的终极问题。我本以为嘉嘉不会搭理这个略显弱智的问题,不料她立刻给了我一个很长的答案。

“我可以告诉你什么是爱。爱就是当我每次见到那个人时都会心跳加速,而那个人可能跟我之前脑子里勾画出来的理想对象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可能有口臭,脚可能也很臭,但是我完全不在乎。我们坐在行驶在长安街的出租车里,橘色的路灯让内一明一暗,他问我,你相信至死不渝的爱情吗?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于是反问他,你相信吗?他说,我信!那一刻起,我也信了。”

嘉嘉描写得很生动,让我很有画面感。我鸟瞰着夜里行驶在长安街上的那辆出租车,尾灯划出一条很长的痕迹,车中那个还不懂得浓妆艳抹的女孩儿的眼睛很透亮,散发出幸福的光。

“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最大的梦想是来巴黎学艺术。他的梦想潜移默化地也成为了我的梦想。当他实现了他的梦想后,我一心只想跟随。我父母很娇惯我,凡事都支持我,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来法国留学。那时的我特别幸福,和他牵着手漫步在巴黎街头。他给我买好吃的马卡龙和玫瑰花瓣的奶油蛋糕。我每周陪他逛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他给我讲每一幅画的典故。看完画,我们一起去餐厅喝红酒,吃滋血的牛排。”

我脑中又有了画面,那个颇有艺术气息的男人拉着她的手,站在那幅巨大的画作前,笑着对她说,你能一次性猜出画中谁是教皇,我就满足你今晚的所有要求。

“他没钱,对钱也无所谓,我更无所谓,因为我有钱。我给他买最好的画布和颜料,给他买大牌的衣服,但衣服再贵他也不会珍惜,弄得上面全是颜料,看着脏兮兮的。我就每天给他洗衣服,熨衣服。我熨衣服的手法可专业了,比洗衣店熨的都好。他晚上画画饿了,我就打车去13区给他打包越南河粉。他每次都吃得很开心,我看着也开心。我23生日那年,他送给我一幅我的素描像,画得特别好看,我实在太喜欢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片刻。我静静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聪明的女人其实是最笨的女人。每次他有外遇,我都会很快发现。我会歇斯底里跟他哭,跟他闹,砸东西,然后一次次地原谅他,因为我爱他,我相信他也爱我,毕竟我们都相信至死不渝的爱情。哦,对了,我再怎么闹,也没撕过他的画,因为那些画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嘉宝那台被我砸坏的手机。

“那一年我回国探亲,在北京刚待了不到一周,突然特别心慌,于是鬼使神差地订了第二天回法国的机票,没通知他就回来了。打开房门的那一霎那,我看到的东西让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我看到的画面是,他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地上有至少三个避孕套。

“十来个人光着身体在我的家里乱搞,其中一个法国女人还穿着我最喜欢的高跟鞋。”

“我操!“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然后很搞笑地意识到,嘉嘉的脚好像确实不小,穿的鞋至少是38的。

“我没有看到他在那里,但是他却看到我落荒而逃。第二天,他找到了我,对我说,我们都还年轻,应该懂得享受生活。他还跟我说,他会不在乎我跟别人的男人搞,条件是他必须在场。”

“我操,变态!臭傻逼!”我又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什么都没说,也没哭,只是感觉好像发烧了,全身发冷,不停地抖。几天以后,我跟他说,我要跟他分手。以前我再怎么闹也没提过分手,所以他知道我这话的分量。你猜他做了一件什么事儿?”

“他特别无所谓地对你说,那就分呗。”必须承认,艺术家在我这种艺术细胞匮乏的人的心中还是一个很酷的存在。

“他给我跪下了,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哈哈哈哈哈……”我在黑暗中幸灾乐祸地仰头大笑。

“当你嫌弃一个你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时,那种感觉真他妈…… 恶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