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科隆病人 第五季

143

请关注原作者微博:@阿巳

 

12

辛蓝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依然笼罩在黑暗中,但是屋外已经分明可以听到有人在走动、洗漱的声音。

辛蓝懒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来,走到窗边按下了墙上的按钮,玻璃窗外的铝合金卷帘轰隆隆地自动升了上去。辛蓝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只是阴沉沉的,像是很快会下雨。

睡了一夜,身上反倒愈发觉得酸软难耐,辛蓝没精打采地重新跌坐在床边,想起昨天晚上突然闯进来的德国男人,心情一下子恶劣起来。

枯坐了一会儿,辛蓝还是换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进了厨房。

艾蕊正坐在餐桌旁喝咖啡,见辛蓝进来,抬头笑道:“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还想你今天肯定要多睡一会儿,不是我把你吵醒了吧?”

“没有没有,”辛蓝赶忙摇头,“可能是时差还没倒过来,不知怎么就醒了。”

“你要吃早饭吗?冰箱里有牛奶和面包,或者你跟我一起喝咖啡也可以。”

辛蓝想了一下:“那我就喝咖啡好了。”

艾蕊站起身帮辛蓝倒咖啡,顺便教给辛蓝该怎么用电咖啡壶。

“我这里现在有的东西你都可以随便吃随便用,食物和日用品如果没有了,我们就轮流买吧,反正你也是暂住,咱们就别算得那么细了,你说呢?”

“当然!”辛蓝笑笑,“你又不要房租,东西就算都让我买也是应该的。”

“那怎么行!”艾蕊把咖啡放到辛蓝面前,又把桌子中央放着各色茶点的盘子向辛蓝那边推了推,“吃点儿饼干吧,光喝咖啡也不管饱。”

辛蓝拿起一块饼干,忽然注意到餐桌上摆着一个精致的像框,像框里的照片上,艾蕊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一起对着镜头微笑。

辛蓝端详着照片问艾蕊道:“这是你的……”

“是我妈妈!”

辛蓝有些惊讶,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恭维道:“你妈妈气质可真好。”

“是啊,”艾蕊深情地看了照片一眼,“她年轻的时候特别漂亮!”

“嗯,看得出来。你一定和你妈妈年轻的时候很像。”

艾蕊淡淡一笑,转移了话题:“昨天晚上汉克吓到你了吧?他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平时只有周末才过来的,昨天临时有事就突然跑来了,怪我没早点告诉你。”

“哦,没关系。他是你男朋友,当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以后在家的时候注意多穿点儿就是了。”

两个女孩一起咯咯地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艾蕊告诉辛蓝:“没事,他马上要去中国出差了,至少一个多月才能回来呢。昨天他就是来向我告别的。”

“是么?”辛蓝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越发舒展了。

“不过,我的事情最好不要告诉别人好吗?你知道,有的人专门喜欢对这种事添油加醋……”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爱传闲话的人。”

艾蕊点点头:“谢谢。”

安静地吃了一会儿东西,艾蕊忽然问道:“对了,昨天送你过来的那两个男生,都和你在一个语言学校吗?”

“嗯,是啊。”

“你们是一起过来的?”

“那倒不是。”辛蓝把自己下飞机后的遭遇从头到尾给艾蕊讲了一遍。

艾蕊听得很认真,末了感叹道:“这么说你还真得好好谢谢杜禹才是,他可帮了你不少忙呢。”

“是啊,我也一直琢磨这事儿呢!可是你说怎么谢才合适?这儿又不比国内,可以随便请人下个馆子什么的。”

“你可以在家里请啊,这样还显得亲近些。说真的,在这边儿你也不能光指着麦添,多几个朋友总不是坏事,何况杜禹人又不错。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在我这儿请好了,麦添的房东怕吵,恐怕不大方便。我反正闲的无聊,巴不得家里常来些客人,到时候我还可以帮你们做做菜什么的。”

“真的?”辛蓝兴奋了起来,“这倒是个好主意,我和麦添本来也打算要请你一次呢,这样的话就正好一起了。不过,光请杜禹一个人好像怪了点儿,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赵博和苏小南也叫上?说起来他们也都帮了些忙呢。”

“行啊,反正也是热闹一回,多请点儿人也好。”艾蕊笑笑地走到水池边去洗杯子,“那你和麦添商量着准备吧,我现在得出门去看一个朋友。你今天要出去吗?”

“不了,我和麦添说好今天都在家休息一天,明天再见面。”

“那你自己会做饭吗?”

“这个……不太会……”辛蓝脸红了。

“好吧!”艾蕊宽容地摆了摆手,“我尽量早点回来就是了!”

艾蕊走出了厨房,辛蓝望着她的背影笑了一下,手中热热的咖啡杯让辛蓝感到很暖和。

 

一直阴着的天终于下起了小雨。点点靠在床头,望着雨滴一串串地击碎在窗上飞溅而去,伸出手想要触摸它们,指尖却只有玻璃的冰凉。

一辆熟悉的银灰色车子从远处的小街上开了过来,点点凑近了窗边向下张望,车缓缓停在楼下,艾蕊提了个大袋子从车里钻出来,关上车门走进了楼里。

点点赶忙下了床,一瘸一拐地挪到门边给艾蕊开了门。

两个女孩并肩坐在沙发上,点点低着头不停转动着茶几上的杯子。

“手机和房子的事……你也觉得我挺卑鄙的吧?”点点小声地问艾蕊,“我知道这么做很恶毒,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艾蕊叹了口气:“卑鄙谈不上,只是不够高明。你这样只会把麦添激怒,让他更急于摆脱你。”

“是啊,”点点苦笑了一下,“你没看到他昨天发火的样子,我想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让他先消了气,才有可能扭转局面。我还没告诉你,我已经让麦添的女朋友住到我家里去了。”

点点诧异地看着艾蕊,艾蕊从容地笑笑,继续解释道:“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麦添之所以发脾气,还不就是因为他女朋友没地方住,他心理压力太大了吗?你让他着这么大急,他怎么可能不怨恨你?所以我作为你的好朋友,帮他解决掉眼前最大的难题,就是看在我的份儿上,他对你的怨气也该打消一些了;再说,你搞出那么多事情来,不就是想让他们俩不能在一起吗?可要是那个女孩一直没地方住,麦添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去找房子的,你的期望还是很快就会落空;但是反过来,只要他女朋友暂时有个安稳的落脚处,他也许就会拖很长时间——我虽然和麦添接触不多,也能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没到被逼到走投无路,他就不会着急任何事。他们俩不能住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你的机会也就越多,明白吗?”

点点信服地点了点头:“谢谢你艾蕊,没想到你会为我想这么多……”

“跟我还说什么客气话,谁让咱们都是孤独的人呢,不互相理解还指望谁来理解我们?”

点点有些感伤地攀住了艾蕊的肩,什么话都没有说。艾蕊点了根烟,默默地抽了一会儿,忽然问道:“点点,你为什么不把你的身世告诉麦添呢?男人天生都有保护欲的,如果他对你了解得多一些,说不定……”

“这绝不可能!”点点坐直了身体,坚定地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是不能拿来换取同情的,否则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为了让麦添回来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有这个不行。”

“是啊,你说得也有道理!”艾蕊点点头,“那我建议你先让事情冷一冷,明白欲擒故纵的道理吧?你现在继续缠着他只会让他更烦你,倒不如先让他松口气,过段时间再见缝插针。”

“其实我也这么想过,可只怕时间长了,他们俩的感情会越来越稳定,那我可就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但你现在这样下去机会也不大!别忘了,他女朋友不是还住在我家吗?我会随时留意他们之间的动向,帮你制造机会的,但你自己得先沉得住气才行!

点点未置可否,转开了话题:“他女朋友……是叫辛蓝吧?你觉得怎么样?”

“就接触了一天,还不太好说。长得还算漂亮,人嘛,也还过得去,就是什么都不会干!看她的穿着打扮,家里条件应该不错……”

“嗯,以前麦添跟我说过,她家里很有钱有势的。据说她们家人好像不太同意她和麦添的事,麦添也没说得太详细。”

“是吗?”艾蕊轻蔑地撇了下嘴:“反正我对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向没太多好感,她们往往自我感觉良好,其实什么也不懂。虽然那女孩目前还没什么太让我讨厌的地方,但我和她永远只能是两个世界的人。说实话,我觉得她和麦添其实并不合适,她自己本来就是个娇小姐,麦添又是个散漫随性的人,俩人恋恋爱还可以,真凑一块儿怎么过日子?”

点点听了艾蕊的话,嘴角情不自禁地漾起一丝笑意。

门铃忽然响了起来,艾蕊趴在猫眼上看了一眼,扭头对点点笑道:“真巧,你最想见的人来了,我也该让位了。”

 

麦添抱着麦当劳的棕色纸袋进了门,头发湿漉漉的,防雨外套上也有很多细密的水渍。见到为他开门的艾蕊,麦添微微地愣了一下:“你也来了?”

“嗯,我来了一会儿了,正准备走呢。点点,桌上那个袋子里是我给你买的肉、菜还有零食,够你吃些日子了。你好好养着吧,过些天我再来看你,有事给我打电话!”艾蕊披上大衣向门口走去。

麦添特意把艾蕊送出门外,低声嘱咐道:“千万别告诉辛蓝我来这边了。”

“我又不傻!快进去吧。”艾蕊笑着挥了挥手,转身下楼去了。

麦添走进屋子关好门,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了点点:“帮你去麦当劳买了点儿午饭,趁热吃吧。”

点点沉默地接过袋子,打开看了看,又放在了一边。

“今天好些了么?”麦添靠在桌子旁边,刻意地和点点保持着一定距离,嘴上虽然在询问,眼睛却并不看她,“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帮你做好再走。”

点点并不回答,只是盯着麦添看,麦添执拗地回避着她的视线。点点终于垂下眼帘摇了摇头:“不用了麦添,我已经没什么事了,不需要别人照顾。以后……你就不用再过来了,我也不会再去找你的……”

麦添颇为意外地愣住了。

点点抬起头,平静地和麦添对视:“我不想再让你为难,也不想让自己为难,以前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麦添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点点,一种轻松而又失落的感觉油然而生。他走到点点面前揉了揉她的短发:“你真的想好了?”

“嗯!”点点努力地微笑着,对麦添点了点头。

“那好吧……那你多保重!”麦添缓缓地收回了手,转身向门外走去,出门之前,最后看了看这个居住过多年的房间。

门缓缓地关上了,点点艰难地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窗边,看着麦添出了楼门,渐行渐远。雨越下越大,麦添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向点点的窗口看了一眼。

玻璃上的雨水流淌成了半透明的帘幕,窗内窗外伫立的人都无法再看清彼此的面目……

 

13

周末下午,艾蕊的公寓里已是宾客满堂、笑语晏晏。杜禹、赵博和苏小南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电视,麦添在厨房里削着土豆,辛蓝挤在他身边打打闹闹,艾蕊一个人又是洗又是切地忙成一团。

几块土豆皮凌空飞到了艾蕊面前的案板上,艾蕊放下菜刀叹了口气:“你们俩啊,整个儿就是俩小孩儿!”

“就是,别瞎闹了。”麦添推了辛蓝一把,“你也去帮艾蕊干点儿什么!”

辛蓝磨磨蹭蹭地晃到艾蕊身边,东摸摸、西看看,就是不知该从何下手。艾蕊被她逗乐了:“行了,我也弄得差不多了,不难为你,去跟麦添玩儿去吧!”

辛蓝尴尬地抓了抓脑袋:“真不好意思,我们俩请客倒让你受累。”

“没事儿,你们出钱我出力,分那么清楚干吗?”

麦添在旁边叹了口气:“总之这位大小姐什么也指望不上!”

“就跟你比我强多少似的!”辛蓝白了麦添一眼。

艾蕊笑着在水池边洗了洗手,“你们小两口儿跟这儿慢慢掰扯吧,我出去歇会儿!

起居室里只剩下苏小南一个人在看电视,杜禹和赵博全都跑到小阳台上抽烟去了。

 “干吗不在屋里抽啊?”艾蕊推开门走到阳台上。

“不是怕苏小南嫌呛么!”赵博答着话,杜禹托着个小烟缸站在一边看了看艾蕊,没说什么。

“那什么,你们俩先聊,我去方便一下!”赵博偷偷冲杜禹挤了挤眼睛,熄掉烟头走回屋里去了。

阳台上的气氛骤然间变得微妙起来,艾蕊不动声色地挪到离杜禹很近的地方,趴在栏杆上装作欣赏风景,有一搭无一搭地问道:“你会做饭么?”

“跟国内的时候一点儿都不会,到这边儿再不会就甭过了!”

艾蕊望着远处的云彩笑了起来——她穿了黑色的短袖毛衫,头发用发卡随意扎起,鬓边的几缕碎发在微风中轻盈地飘动,肌肤胜雪、吹弹得破。

空气中到处是花香和艾蕊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杜禹不免有些神思恍惚起来,发了一会儿呆才听到艾蕊在问他:“你以前在哪个大学?”

“哦,”杜禹因为走神而有片刻的慌乱,低头把烟捻灭在烟缸里,“北航。”

 “是么,我在北外,专业就是德语。”

“那挺好啊,起码来这边不用为过语言关着急了!”

“也没什么好的,德语在国内还能算个专业,到这边就什么都不是了,只能凑合念念文学这一类的。语言这种东西其实没什么难的,你要是有这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艾蕊意味深长地看着杜禹,“真的,我很希望你能常来我这里坐坐……”

杜禹还没来得及答话,苏小南忽然拉开门跑到阳台上,大喇喇地问道:“聊什么呢你们?”

“没事儿,随便聊聊。”艾蕊对苏小南笑了一下。

“哎,杜禹,快来看,电视里正在放我跟你说的那个电影呢!”苏小南不由分说地扯住杜禹的袖子拉他走,杜禹也就跟着她回屋去了。

艾蕊背靠在栏杆上,透过窗户看着苏小南在电视前兴高采烈地对着杜禹连比带划,脸上掠过一丝不快。

门铃恰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艾蕊走去开了门,亚历山大笑嘻嘻地站在门外。

“你们在开派对?”亚历山大向屋里探了探脑袋,“蕊,最近你这里总是很热闹。”

“应该说你总是很会挑时候来找我。”艾蕊把亚历山大让进屋里,“这几位你差不多都见过,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亚历山大友好地跟杜禹、赵博和苏小南打招呼。辛蓝也从厨房里走出来,向亚历山大问好。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亚历山大身上,艾蕊悄悄地拽了下杜禹的袖子,低声问道:“会做鱼吗?”

杜禹犹豫了一下:“就会干烧。”

“那来帮我吧,我做不好!”艾蕊拽着杜禹向厨房走去。

麦添刚好削完了所有的土豆,见杜禹进来,淡淡地点了个头便出去了。

艾蕊看看麦添又看看杜禹:“你们两个……好像有点儿疏远啊……”

“不太熟而已!快干活儿吧,鱼在哪儿呢?”

一尾大鱼伴着滋拉滋拉的油响下了锅,杜禹边掌勺边详细地告诉艾蕊该放什么调料、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火候。油烟弄得厨房里又热又呛,艾蕊却兴致勃勃地在杜禹旁边转来转去,身体总是有意无意地和杜禹挨在一起。

杜禹努力装作心无旁骛,眼睛只是盯着锅里的鱼:“德国的电炉子真他妈不好使,好多菜不用明火根本烧不出那个味儿来。”

艾蕊咯咯地笑道:“德国人要明火也没用,他们会做什么啊?不是炸就是烤要么就是煮,什么好东西给他们也是糟蹋。”

杜禹关了火,举起锅小心地倾斜,烧好的鱼便稳稳当当地滑进了盘子里。艾蕊抓起刚才切过葱花的菜刀走到水池边冲洗,手指直接放到刀刃边揉搓着。

“哎,你怎么这么洗刀啊?多危险!”杜禹放下手里的锅,走到艾蕊身边想把菜刀拿过来,伸出去的手很自然地握在了艾蕊攥着刀柄的左手上。

艾蕊并没有松手,反而将另一只手也向后一撤,轻轻地按住了杜禹的手背。杜禹僵在那里一动不动,艾蕊扭过头去,黑亮的眸子深深地望进他的眼睛里。

两个人都清楚地听见了彼此呼吸的声音,艾蕊几乎已经靠在杜禹的怀中了。但杜禹终究还是移开了视线,腕上微微用力,挣脱了艾蕊的手,然后若无其事地拿起了刷碗用的海绵:“以后洗菜刀别直接用手洗,伤着手指头怎么办?”

“你对谁都这么细心吗?”艾蕊靠在水池边看着杜禹,幽幽地问道。

杜禹没回答,把菜刀擦干净放回刀架上,甩着手上的水边往外走边头也不回地说道:“没别的事儿了吧?我出去抽根儿烟。”

艾蕊没再说什么,站在那里出神地凝视着杜禹宽厚的背影,嘴角渐渐浮起一丝笑意。

起居室中央支起了一张大方桌,桌上眨眼之间摆满了干烧鱼、土豆烧牛肉、宫爆鸡丁、水煮肉、麻婆豆腐、蒜茸生菜、凉拌粉丝……

亚历山大好奇地绕着桌子转来转去,指着那些菜不停地问:“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

大家七嘴八舌地给他解释。艾蕊看着亚历山大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这位邻居,天天跟贼似地盯着我这边儿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只要闻着点儿香味立刻就会跑过来,生怕漏了哪样没吃着。不信你们看我问他……”

艾蕊拍了拍亚历山大的肩膀:“刚才一直忙没顾上问你,你来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是闻到你这边很香,过来看看你做了什么。”亚历山大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大家哄堂大笑,亚历山大莫名其妙地看着艾蕊,艾蕊告诉他:“他们笑话你太馋了!”

“哦!”亚历山大不好意思地耸了耸肩膀,“没办法,中国菜太好吃了!”

辛蓝说:“那就留下来一起吃吧!”

“太好了,谢谢!”亚历山大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之情。

艾蕊笑道:“你这个东道主再不发话,他口水都要流到盘子里了!”

华灯初上,桌边热热闹闹地围坐了一圈人。辛蓝举起酒杯:“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来,为了我们能相聚在德国!”

几只玻璃杯叮叮当当地碰在了一起。

丰盛的佳肴转眼间变成了满桌狼藉的杯盘,亚历山大帮麦添和辛蓝收拾着桌子,杜禹、赵博和苏小南准备告辞离开,艾蕊随手裹了块披肩,将他们送下楼去。

夜凉如水,几位客人不再让主人远送,在楼门前向艾蕊道了再见。艾蕊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忽然开口叫了一声:“杜禹!”

杜禹回过头,楼门口昏黄的灯影中,艾蕊瑟缩在羊绒披肩中,向他招了招手。杜禹只得小跑着返了回去。

“忽然想起来,”艾蕊凑到杜禹近前,抓着披肩的手伸出一个小手指,轻轻拨弄着杜禹外套上的拉链扣,“下个星期一是狂欢节大you行,要不要一起去?我是说……就我们两个!”

杜禹退后半步,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在远处等他的赵博和苏小南:“答应了带他们去的,还有其他几个朋友,早就说好了……”

艾蕊的目光黯淡了一下,但旋即又笑了起来:“也好啊,那就都一起吧,我把麦添和辛蓝也叫上,八点钟Kaufhof门口见,好吗?”

杜禹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好吧,那就星期一见!”

苏小南在远处不耐烦地催促起杜禹来,杜禹应了一声,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开了。艾蕊将披肩裹得更紧了些,仿佛杜禹离她越远,夜就越发凉了几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