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北威谣【第一章】

217

1.
– “诶,怎么翻译‘I like you but just like you’比较有逼格?“
– “纵使万劫不复,纵使相思入骨,我待你眉眼如故,岁月如初。”

 

德国的天气已经不能用单纯的“气温多变”四个字来形容了。中午还是三十三度的天气,晚上就变成了十六度度,昼夜温差已然翻倍。

杨乐乐坐在房间里打游戏,突然觉得有点冷。

她把游戏人物停在地图上一个隐蔽的角落,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擦黑的天,右手离开鼠标去够扔在床上的外套。

在整个左屁股已经离开椅子悬空的时候,右手眼看就要够到外套了,她一使劲儿,重心一偏,连人带椅子翻了下去。

“操!”杨乐乐嘀咕了一句,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得有点麻的屁股,发泄似的扯过外套,手往袖子里用力一伸,结果指甲又被线头挂住,直接拽劈了,疼得她一脚踢开倒地的椅子,捂着手就地蹲了下去。被踢开的椅子撞在了电脑桌的桌脚,又把手机从上面震了下来,自由落体后,“啪”一声正脸朝下落地。

杨乐乐闻声回头,看了看地上的手机,再抬头看了看电脑屏幕,发现她玩的游戏人物已经被打死了。

“对面这狙特么有毒吧,藏这么深都能找到我。”杨乐乐一边嘀咕着一边怀着忐忑的心,伸手把手机翻了过来。

还好,屏幕没事。只是,也没有收到新消息。

她蹲在地上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看着手机锁屏界面一动不动的数字时钟,喃喃道:“都快十点了,外卖怎么还不来……”

下意识地滑动解锁,条件反射般地点开微信,顶上的状态栏一边转圈一边显示着“连接中”,好几个群都在热闹地讨论着什么。

等到转圈“连接中”变成了安静的“微信”两个字,杨乐乐的大拇指顺理成章地移到一个头像上,接着仿佛被冻住了,悬在空中的大拇指很久也没有办法按下去。直到手机屏幕慢慢暗,她才收回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随手把手机扔在鼠标旁边,摇了摇头。

她弯腰把椅子扶起来,重新坐回椅子上,直接退了游戏,重重后仰把头枕在靠背上,闭上了眼睛。

天花板上的灯在眼皮上映出了奇怪的花纹,她抬起左手挡住眼睛,脑中慢慢浮现一句张瑶常说的一句话:

“如果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就通知你一声,然后消失掉。因为分手这种事还是太麻烦啦。”

 

2.

门铃炸响得很突兀,杨乐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拿起手机看了看,十点四十五。锁屏背景照片上的张瑶笑得很奸诈,仿佛是在嘲笑这个到现在还没有收到任何新消息的手机。

还是没有消息啊!

捏着手机走出房间,杨乐乐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拉开了家里的大门。

门外的外卖小哥脚边放着外卖盒,满脸堆着笑,见出来的是杨乐乐这个近两个月以来的老客户,一边从外卖盒子里掏出饭盒一边操带着口音奇怪的德语说,不好意思,送晚了哦,这是我送你的可乐,老板不知道的,我偷偷买的。

杨乐乐接过外卖,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给了小费。外卖小哥的笑脸逐渐变得真诚灿烂,又仿佛有些腹黑。

送饭的也不容易!

她想起自己之前在中餐馆打工时,收到小费后的那种老怀安慰。以前出去吃饭也没有给小费的习惯,这点总是被张瑶嫌弃说不厚道,直到亲自下海端盘子,也曾发过类似“不给小费的客人都是反人类”或“一分钱也是爱”这样的朋友圈吐槽。

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捧着外卖的杨乐乐偏了偏头,像是想把右脑里不愉快的记忆在不开颅的情况下经由左脑过滤,再从左耳倒出去。

回到房间后,杨乐乐继续对着手机发呆,她毫无食欲,正在考虑怎么处理这盒外卖的时候,余光瞟见房间门口站着一个人探头探脑。

她转过头盯着他不说话,对方也不说话。

她看着这张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胖脸,又开始了各种无厘头的脑补,脸上的表情各种扭曲。

胖子看着杨乐乐扭曲的脸,思量着自己是不是上次偷了她冰箱里二两肉终于被她发现了,诺诺地欲言又止着。

两个人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发了半天愣,眼光交汇到都快擦出火花了,终于杨乐乐实在看不下去自己脑袋里面装的东西了,叹了口气说,干嘛?胖子一听她说话了立马一个箭步窜进了她房间。

“太皇太后!”蹲到杨乐乐椅子面前的胖子瞪着眼睛说,“臣饿了,求太皇太后垂怜。”

杨乐乐看着胖子一脸坚毅又隐忍的表情大笑起来,拍拍那张肥脸,站起来居高临下说:“把你这诚实又善良的丑恶嘴脸扒拉扒拉吧,我……哀家看着蛋疼!”

胖子不乐意地搓搓自己的脸,嘴里咕哝道:“我不一直很善良诚实么。”

杨乐乐一听盯着胖子说,“大胆!善良诚实还偷哀家冰箱里的二两肉?还有上次买了盒装梦龙,我可是一个都没吃到啊,你要敢说不是你吃的,那我只能说家里有鬼了。”

“别别别!娘娘!大姐!妈!我就求您别吓唬我,上次你非要我陪你看个鬼片,你屁事没有还说无聊,差点没把胖爷我屎吓出来。”胖子瞪着眼睛一脸害怕又惆怅的说。

杨乐乐见状笑着说:“这才对,这张脸才配胖卿的伟岸身躯和猥琐心灵。” 然后一推面前的外卖盒,“拿去吃吧,刚送到的。”

胖子疑惑地看了看杨乐乐,一边接过外卖盒抱在怀里一边问:“你吃过了?”

杨乐乐鄙夷地看着胖子护食的怂样,撇了撇嘴说:“哀家不饿,赏你了,拿去滚吧。”

胖子抱着外卖,一脸的深藏功与名,转身离去前犹豫了半天,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忐忑地问了问张瑶的情况。

杨乐乐摇摇头说,还是没消息,这次估计真的是跑了。

胖子拍拍她的肩膀酝酿半天,最后憋出一句:“要不……等我吃完,咱守望几把屁股?”

杨乐乐闻言笑了笑,点头说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