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德国爱情故事 第十六季

239

“那孙子就是个傻逼!大傻逼!臭傻逼!”在我那较为匮乏的词库中,实在不到比“傻逼”更脏的脏话。“没错!就是个臭傻逼!”嘉嘉跟着也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过完嘴瘾,我手里攥着烟盒对嘉嘉说:“我特别想抽根烟。”“我也想抽。”说着,她挪身坐到床边。“一起下楼抽一根儿去?”我也坐到床边,忍不住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不下!我都卸妆了。”她想了想,又说,“就在屋里头抽呗!罚款算我的。”“别!”我特爷们儿地回应道,“罚款算我的!”“牛逼!纯爷们儿!”

我的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很有准头地扔给嘉嘉一根烟,她凭着第六感用双手把烟稳稳接住。我低头用打火机点着烟,深吸了一口,随后解气般地吐出一股浓烟。

“真没眼力价儿,给我也点上啊!”嘉嘉不满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赶紧又搓着打火机,俯身小心翼翼地把火种伸到嘉嘉面前。她嘴里叼着烟,凑到打火机跟前。在淡淡的火光中,我看到一张十分清秀的脸。“你不化妆比化妆好看。”我由衷地赞美道。“去!”嘉嘉赶紧把打火机的火吹灭。“别躲了,都看着了!”我嬉皮笑脸地说。本以为她会骂骂咧咧,不料她什么也没说,沉默地抽着烟,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亮地闪着红光。

“生气了?”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没生气!”嘉嘉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静,“对了,我答应过你,如果你猜对了那幅画上谁是教皇,我就接受你一个无礼的要求。你现在心情很好,你可以趁机无礼了。”

如果她不提,我早就把这件事忘干净了。回想起来,那时候坐在床上吞云吐雾的我虽然没少看色情片,但心灵依旧纯净,听到这句暗示性极强的话,竟然一丁点都没往歪处想。我严肃地思考了好十几秒后,一本正经地对嘉嘉说:“我希望你能彻底地把那臭傻逼给忘了,另外,今后别再化那么浓的妆,显得太风尘。”

“…… 你这是两个要求。”嘉嘉细声细气地说。

 

26

在驶向迪斯尼乐园的大巴上,嘉嘉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闭目养神,我的右手和她的左手十指相扣,看上去酷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嘉嘉只化了一个极淡的妆,看上去跟没化一样,只是显得人比较精神。坐在前排的一个哥们儿站起身在行李架上摸来摸去,不停地用眼睛的余光偷瞄我们两人。想必他很好奇,心说这一对狗男女两天前才认识,怎么这么快就勾搭到一起去了?

“你这是两个要求。”如果我没会错意,嘉嘉的语气里含有轻微的撒娇成分,“我…… 可以答应你这两个要求,前提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你说!”我特别痛快地答应道,“只要不让我杀人放火,怎么着都行。”嘉嘉沉默了几秒钟后,提出一个让我哑口无言了好半天的要求:“给我当一天男朋友。”

我扣着嘉嘉纤细的手指,闻着从她头发中飘散出来的香味,心猿意马的同时,内心中难免有些挣扎。一方面,我有些自责,毕竟我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那么痛快地答应了嘉嘉的要求,肯定是很对不起嘉宝的,另外一方面,我自我安慰道,哥们儿只是扮演一天嘉嘉的男朋友而已,跟备胎的性质差不多,志在给这位失足女青年扶上马,送她走出情感中的阴霾,从严格意义上说,这算是一个社会救助行为。再者说,我对嘉宝并没有实质上的背叛,几个小时前,我和嘉嘉抽完烟,各自倒头睡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尽管我必须承认,下半身确实产生过爬到对方床上的生理冲动,可事实上我没爬过去,至于是出于责任感,还是胆怯,在此就不深入讨论了,因为没爬就是没爬,爱咋地咋地。

趁我胡思乱想的工夫,大巴即将抵达迪斯尼乐园。导游再次开启照本宣科式的讲解:“巴黎迪斯尼乐园是欧洲唯一的一座迪斯尼乐园,位于巴黎以东三十二公里处,占地五十六公顷。乐园分为五个主题园区,美国街、冒险世界、边域世界、幻想世界以及探索世界……”讲完基础信息,导游开始讲注意事项:“里面很多游玩项目都太刺激,大家务必注意身体!”听完导游这句不三不四的话,全车人大笑起来,“乐园很大,一天不可能都玩完,大家尽量挑着去最想去的地方,集合时间是……”

一只脚刚踏进迪斯尼乐园,一秒钟前还略显萎靡的嘉嘉突然跟打了鸡血似的,拽着我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向那座著名的梦幻城堡奔去。

“Mikey!”见到由工作人员扮演的米老鼠,嘉嘉兴奋地尖叫了一声,仿佛与失散多年的血亲重逢一般。她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掏出相机塞到我手里,然后蹦蹦跳跳地扑到米老鼠怀里。米老鼠很专业地一把熊抱住她,我也很专业地为了寻找最佳角度,满地摸爬滚打。

嘉嘉强烈要求做过矿山过山车,我实际上有点怵这类刺激性很强的项目,但怕被她笑话,只好硬着头舍命陪美人。可能因为是冬天,乐园里的人气较低,只排了大约十五分钟的队便轮到了我们。在过山车启动之前,我紧紧握住嘉嘉的手,头蹭着她的肩膀撒娇道:“人家怕怕!”嘉嘉用手指勾起我的下巴,模仿着男声对我说:“媳妇儿,别怕,有老公保护你。”说完,她送给我一个深深的法式热吻……

 

27

嘉嘉从洗手间走出来,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卫衣,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蕾丝内裤。我的双眼不受人工控制地定格在她那两条修长漂亮的大白腿上,下半身也不受人工控制地撑起了帐篷。

“把灯关了!”躺到我怀里的嘉嘉小声说。我赶紧伸出被她压住的胳膊关掉台灯,屋内立刻变成一片漆黑。

嘉嘉把大腿搭在我的大腿上,我搂着她,心情异常激动的同时,暗自给自己做起心理建设:作为一名正常男人,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谁都会原谅的,这就像一场以寡敌众的守卫战,守得住光荣,守不住也不跌份儿……

嘉嘉见我迟迟没有后续技术动作,轻轻地问我:“你想什么呢?”我匆忙地把思维从残酷的战场上扯回到酒店小黑屋里,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想你呢。”“切!”虽然屋里黑,看不到嘉嘉脸上的表情,我依然能想象出她翻的那个白眼有多大。“继续想吧,我睡了啊。”说毕,嘉嘉做出翻身的动作,我跟着翻身,顺势从背后抱住她,她的臀部正好顶在我的敏感部位。这个姿势实在过于暧昧,导致我的男性特点愈发明显。嘉嘉感觉到某种变化,假装嫌弃地骂道:“流氓!”这句“流氓”仿佛在告诉我一个道理,您都是流氓了,还矜持个屁啊!我也确实快坚持不住了,脑子里循环滚动着一句话:守不住也光荣!

就在这万里长征只差一哆嗦的关键时刻,我突然特别没出息地想到嘉宝,一种强烈的负罪感油然而生。若干年后的我如果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到现在的自己跟前,轮圆了给自己仨大嘴巴子,希望能打醒自己,干该干的事。

可惜,若干年前的我没有穿越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去,听上去仿佛在叹气。 为了压制住生理上可以令我分分钟变成野兽的冲动,我在脑海中拼命搜寻扫兴的画面,例如打着转拧食的鳄鱼、满嘴是血的大鲨鱼、吞食猎物的毒蛇、小学升旗时用的那面红灿灿的五星红旗、老山前线烈士们的鲜血…… 这招果然奏效,我逐渐冷静了下来,松开了抱着嘉嘉的胳膊,扭身平躺到床上。

“我有女朋友了,不能这样。”说完这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的几年后,我发现这种虚伪的台词只会出现在偶像剧里,而我却曾在现实中真实演绎过一次。

嘉嘉愣了几秒钟,随后很冷静地回应道:“明白。”说完,她立刻下了我的床,回到自己的床上。“我很喜欢你,但是……”我怕嘉嘉不高兴,试图安慰。“别说了!”嘉嘉不耐烦地打断了我的话。我只好住口。她也进入到沉默模式。

我们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保持着沉默。过去不知道多久,嘉嘉的声音突然响起:“哥们儿,你牛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