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北威谣 【第二章】

106

3.

— “一杯酒哪够,你就算敬往事一桌子酒,走路都还是要回头。世间人事多如繁星,你看了一眼,就记了一辈子那颗流星。”

 

杨乐乐搬来这个小村已经七年多,胖子一直是她的朋友兼室友。

胖子是个典型双子男,刚认识的时候一脸人畜无害,混熟了就像拆了安全阀的机关枪,一不高兴了见谁轰谁,毫不留情。

杨乐乐很早以来就觉得自己对男生没什么兴趣,又天生一副对什么都淡淡的性子,“自己或许是个同性恋”这一旁人看来惊天动地事情,对她来说就如”今天晚上吃烤鸭并且已经在杜赛洪园订了座”一样的既定事实,并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七年前刚搬来的时候,因为一手好厨艺被胖子天天缠着做饭吃。吃来吃去二人熟络起来,聊天也越发肆无忌惮,后来被胖子“你没有男朋友吗”这类问题搞得脑子发胀,一偏头就对胖子出了柜。

可能人类对异性的性取向不会特别的在意,胖子在知道杨乐乐喜欢的不是男生后没有什么排斥感,只是非常浮夸地做出一副捶胸顿足状,痛苦地进行了半晌“德国本来妹子就少为什么还要有妹子抢妹子而且居然还是个这么会做饭的妹子去抢妹子”这类癫狂的吐槽。杨乐乐对此也很无奈,心说自己到现在还没找到妹子呢,这锅背的也还是挺冤的。

久而久之,胖子和杨乐乐反而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基友,一起吃饭,一起打游戏,一起去科隆逛街,互相攻击对方的欣赏品味,逛累了就一起坐在教堂边的楼梯上看路上妹子的大腿并一脸严肃地品头论足。

那么张瑶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生活中的?

大概六年前某个寂寥的夜晚,杨乐乐躺在床上莫名其妙地失眠了。翻来覆去半天,最后拿起手机,打开了某著名同性交友软件。

可能是时间比较晚了,玩这个软件的姑娘又大多都在国内,杨乐乐翻了半天,除了一大堆无病呻吟的忧伤就是被美图软件修得爹娘不识的自拍。

“现在这人啊也真是太不实诚了,假睫毛都快戳着脑门儿了还说自己要睡了晚安,也不怕睫毛睡折了把眼戳瞎。”杨乐乐一边吐槽一边按下锁屏键,翻身准备睡觉。

手机忽然震了。

【系统提示】:小妖精添加你为好友。

杨乐乐愣了一下,点开了小妖精的资料。

没有照片,没有资料,地址是科隆,个性签名是一句老派鸡汤:往事是一杯烈酒,回忆是一场宿醉。

要不是有语音验证,杨乐乐几乎能确定这货肯定是个来撩妹的人妖。

杨乐乐点开了对话框,发了一个内容为“老板需要什么服务“的文字表情。

对方很快回了一个笑脸。

莫名其妙的,突然有了聊天的兴致。

聊天持续了很长时间,你来我往的问答与毫不顾忌的玩笑层出不穷,没有一秒钟的冷场。也不知道到底聊了多久,杨乐乐的余光瞄到了窗帘,觉得颜色有些不对劲,翻个身坐起来拉开窗帘,发现天色已经有些亮了。

杨乐乐看了看手机,觉得此刻闭嘴睡觉的话大概还能睡两个小时,于是说:“跟你聊天很开心,但是我得睡一会儿,今天还有工作要做。“

小妖精很快回复说道:“欸,天都亮了啊。那你快睡吧。”

杨乐乐看了这条消息,锁了屏,手机还没有从手上完全离开掉在床垫上,手机又震了。

“呐,我的微信号,加个微信吧。”

 

4.

在德国的留学生如果想要找份兼职挣点小钱其实还是比较容易的。比如杨乐乐在她的学校里就申请到了一份实验室助教的兼职,每周工作三个半天,工作内容大体上是监督学生完成一些有危险的实验,跟实验室管理员一起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

德国教授一般不太管学生到底有没有上课看书学习之类的事情,但是一旦要进实验室操作了,德国人的事儿逼劲儿就出来了。实验前会给学生提供资料和一定的准备时间,孩儿们需要在试验前做足准备,教授也不会在课堂上刻意讲有关实验的内容,所以自学的部分很多。教授有时候也非常讨厌,比如你辛苦准备了半个月,一走进实验室,教授问你他姥姥是什么星座,你除了一脸懵逼之外也只能接受教授把你赶出实验室这一事实了。

赶出去一次这一年的实验就歇逼了,安心等明年再做吧。更过分的是实验没做的话,这一门课就不能参加考试。

所以长此以往的,总有人被实验这个东西拖得不能毕业,生活不能自理。

因为杨乐乐当年也做过这些恐怖讨厌折磨人的实验,所以她在工作时总是会力所能及的帮助学生,比如在遇上中国学生被教授的提问搞得手足无措时,会偷偷递个答案,在帮教授改学生的实验报告时,对中国学生的一些语法问题也只是勾画出来,不会直接把报告打回去让他们重写。

总体来说,工作内容轻松简单,基本上就是在实验室站一下午跟同事吹牛,偶尔干点正事。

而这天的工作时间,对杨乐乐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本来应该下午开始的工作被临时提到了早上,所以连两个小时都没睡成的杨乐乐在灌了三杯咖啡后昏沉的站在实验室里,头靠着通风橱打瞌睡。同事见状打趣的说杨乐乐晚上打鬼去了吧,站着都能睡着。杨乐乐闻言笑笑说,昨晚上遇到一个有趣的姑娘,聊到早上才睡。同事乐呵呵地问怎么样,好看吗?杨乐乐摇摇头说还不知道呢,不知道怎么找她要照片才不像个变态。同事一拍杨乐乐的脸说,傻了吧,要照片就跟摇色子喝酒一个道理,你跟她玩游戏啊,谁输谁发自拍不就行了,这么多年酒也是喝狗肚子里去了。杨乐乐打了个激灵,觉得这太有道理了,于是迅速的摸出了手机。

好巧不巧的是,在她摸出手机的一瞬间,教授刚好从她身边经过,顺手就把杨乐乐手里的手机抽走了。

“工作时间不准玩手机哦。“教授咧着嘴笑得一脸大胡子堆成了一坨,杨乐乐无奈地耸了耸肩,立正敬礼说了声,知道了!惹得跟进来的实验室管理员哈哈笑起来。

手机被没收了,杨乐乐彻底没了事儿干,当天的实验又是没什么危险系数的无聊过程,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困到天上去了。

眼皮很重,将闭不闭的时候感觉好像天地间都蒙了一层雾,又不知道从哪吹来一阵风,雾没有都散去,而是慢慢变成了一张脸。

看不清楚五官,只觉得这张脸笑得很狡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