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80后+90后≈爱情 第一季

247

作者:小姑夫

 

1

我怀孕了! 那个叫小雨的90后女孩儿在微信里给我发来这条消息时,我刚给开车的屁屁讲完一个特别低俗的黄色笑话,在屁屁狂浪的笑声中,我拿起手机,看到了这条消息。可能是我刚成功地讲完一个笑话,惯性地可以用幽默的视角去看待世间万物,不假思索地回道:西游记啊?悟空就这样诞生了。

很高兴你能用这么轻松的心态去面对问题,替你感到高兴。虽然我看不到小雨的表情,但是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她挂在嘴角的冷笑,这一抹冷笑令我不寒而栗。

还没等我来得及跟屁屁传达“喜讯”,小雨紧跟着发来一张图片。我心头一紧,右手大拇指第一下戳下去,居然没击中目标,第二下才把图片点开。图片是一条验孕棒的特写,小窗中两道鲜红的小红杠格外显眼,捏着小棒子的香槟色指甲盖也试图抢镜,令我联想到不少德国代购的技巧,在商店捧着商品拍照时,有意把印着德国国旗的指甲盖也拍进去,让国内的买家确信东西的确是在德国商店里购买的,不是淘宝假货。

这是一个充斥着诚信危机的社会。

“验孕棒上显示两道杠是什么意思?”我把两道小红杠放大到极限,端详着屏幕问屁屁。

屁屁握着方向盘撇了我一眼,沉着且自信地说:“怀上了!” 我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是得到屁屁的确认后,依然感到雪上加霜、雪中送冰。

怎么可能怀上呢?我打完这句话,抬头掐指一算,接着打道:这才四天不到。发完这条信息,我倒吸一口凉气,转头严肃地对屁屁说:“傻逼了!”

 

2

我和屁屁气喘吁吁地把两纸箱子死沉的书放到新家客厅的地板上。

“你先冷静。”屁屁边说边一屁股坐到其中一个纸箱上。

“这他妈什么冲刺速度啊?怎么可能就怀上了!”我嘴里叼着烟,像没头苍蝇一样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来回走动,真心冷静不下来。

“先讲讲这位姑娘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屁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问道。

我跟屁屁大致地讲述了一下来龙去脉……

三周前,公司与北威州某市的经济促进局共同组织了一场中德企业家见面会,为了制造声势,邀请了大量当地中国留学生参与。当晚参会人数过百,地点设在当地高校的梯形教室中。

王总交给我一个重任,担任当晚活动的主持人。我不负王总的信任,整场妙语连珠,中德双语顺畅穿插,生生把一个本该很枯燥的交流会主持出了综艺节目范儿。

交流会结束后是聚餐活动,用餐地点设在当地某自助火锅店。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尴尬和隔阂,我安排企业家和学生们混坐一起。效果好得出乎意料,席间一片其乐融融、共创和谐社会的景象。

德国法律严格限制大巴司机的行驶时间,八点半不到,导游掐着点儿跟赶羊似的把企业家们赶上大巴,匆匆离去。

目送着旅游大巴远去,我伸了伸懒腰,感到如释重负。

“小张,这次立功了!”王总与我对碰了一下茶杯。

“是您安排得好!”我谦虚道,“我不过是贯彻一下您的思路而已。”

“你这个小家伙说得好!”王总的年龄跟我妈差不多,在她心中我就是一个“小家伙”,而在在当天多数为90后的学生们的眼中,我则是一名极具魅力的华人青年企业家。

“今天同学们辛苦了,非常感谢!”我合着掌对两桌尚未离开的学生们说。

“数你最辛苦!”一位漂亮女生对我说。这个姑娘我早就注意到了,长得漂亮不说,个头也很高,鹤立鸡群。

“还是觉得你们最辛苦,企业家代表的方言比较重,十句话里有八句半我都没听懂,但是你们听得特别认真,该鼓掌的时候一点儿没耽误。”我对同学们的“表扬”引起哄堂大笑。我斜眼瞟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王总,她跟着学生们一起笑,看我的眼神却是意味深长。我跟了她这么多年,她对我那点小花花肠子了如指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式脱口秀正式开启。观众们一会儿捧腹大笑,一会儿陷入深思,紧接着继续捂着肚子笑。

屁屁曾经评价过我的口才,别人泡妞靠车靠房,你这孙子泡妞纯靠喷。

学生是全世界最单纯的物种之一,丝毫不懂得掩饰崇拜一个人时的眼神。几十股真诚的、带着盲目崇拜的目光汇总成一汪清泉,令我如鱼得水,高潮迭起,渐入佳境。直到王总一声略显刻意的咳嗽声响起,我才意识到自己实在有些得意忘形,喷得连时间感都快丧失了,转眼间已经十点半了,餐馆跑堂都开始往桌上摆员工餐了。

“同学们,跟你们聊得很开心,把时间都忘了,耽误你们了,实在不好意思。”说着,我用余光扫了一眼那位漂亮女生,她正在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当着王总和其他同学的面,我不可能没羞没臊地与她眉来眼去,但还是短暂地与她对视了一下,嘴角荡起一丝带有成熟男人特殊魅力的微笑。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捡重点讲,怎么就把人家给睡了?”屁屁不耐烦地说,毫不留情地扼杀掉我在苦中也好吹牛逼的兴趣爱好。

我和屁屁面对面坐在堆满杂物的客厅里。四点不到,落地窗外的天色已经逐渐变暗。

“那长话短说,局快散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加了那个姑娘的微信。她告诉我,她叫小雨。”说到此,我带着几分得意的口气说,“晚上到家,小雨在微信上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女生们都迷你,一致认为你是男神……”

“去去去!”屁屁皱着眉头,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我待会儿要接孩子下学,你说简练点儿。”

“唉!”我边叹气边点着一根烟,“接下来就是走过场了。先成宿成宿地聊微信,然后成宿成宿地聊电话。中间见了两次面,第一次拉了手,第二次接了吻。上周四是Harry  Winston的VIP晚宴,销售经理是我姐们儿,特地给我安排了两个位置,我就带着姑娘去见世面了。Harry Winston的VIP晚宴是真牛逼,各种高大上,还特地从美国请来一个好莱坞女明星,叫什么来着我给忘了,就坐在我们的隔壁桌。吃的也不错,估计至少米其林二星水准。”

“可怜的小雨妹妹就这样被大宇哥哥给蒙骗了,觉得跟了大宇哥,就是大哥的女人了,立刻步入上流生活,于是当晚便迫不及待地献身了。”说完,屁屁开怀大笑。

我坦然面对屁屁的嘲讽,面不改色地说:“当晚确实献身了。”

“大宇哥的标准套路嘛,没驾照,没法送人家回家,天色已晚,酒店开房,一起洗洗睡了。”屁屁笑着说。

“晚宴的确又臭又长,折腾到十二点多才完事儿。”我嘬了一口烟,潇洒地吐出一个形状优美的烟圈,“活动地点在国王大道上,我就在旁边的洲际订了一间大床房。”

“张总出手如此阔卓,是动了真情的表现啊!”屁屁揶揄道,“普通货色一般就去火车站Ibis了。”

虽然本人开房最差也会去Mercure,但我懒得跟屁屁为这些旁枝末节进行争论:“话说进了房,姑娘一句废话没有,直奔浴室而去,再出来的时候……”

“出水芙蓉!”屁屁忙不迭地接了个下茬儿。

“出水芙蓉姐姐!”回想起当天的画风,我依然心有余悸,“那姑娘卸完妆,真心没法看,跟大变活人似的,我差点儿以为出来的不是姑娘本人,而是做卫生的大妈。也奇怪了,丫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上去身材前凸后凹,脱了以后骤然走形,那腰,比我的细点儿有限。那胸就更甭提了,穿着衣服觉得又大又挺,脱了衣服确实没小,但极其耷拉,乳晕也黑……”

“行了,别说了!”屁屁冲我挥挥手,“听着瘆人,剧情跟画皮似的。”

“真跟画皮似的!”我龇牙咧嘴地说,“要说这帮90后真不行,化妆技术太早熟,把脸当画板用。还是咱以前80后那群姑娘好,各个不施粉黛,不抹胭脂,一目了然,如假包换,良心企业。”

“回到主题!”屁屁打断我的跳跃性思维,“都那样了,你还下得了口?”

“这你就不懂了。”我一脸真诚地对屁屁说,“正因为人家都那样了,”我边说边举起双臂,做出摇奶的动作,“我不得表示表示?这是对女性最大程度上的尊重。”

屁屁微微地白了我一眼:“姐们儿活儿好吗?”

“我去!”我吐着舌头说,“丫就没活儿!你听过杀猪般的惨叫声吗?人家愣把那惨叫声跟销魂的叫床声混淆了,中间还掺杂着各类四川方言。我受不了了!受不了!我死了!死了!知道的,我办她呢,不知道的,以为我给丫接生呢。”

“戴套了吗?”屁屁的语气突然变得很严肃。

“没戴。”我低着头惭愧地说。

“内射?”屁屁用审视强奸犯的眼神对我发问。

“没有!”我的语气突然强硬了起来,“我能干那么没屁眼儿的事儿吗?外射!”

“这你就不懂了。”屁屁用过来人的口气说,“在整个过程中,精液会少量地流出来,很可能让女的怀孕。我认识一哥们儿,老二甚至是在戴着套的情况下怀上的。”

“你丫前一段不还埋汰我,说我没生育能力呢。”我用屁屁曾经用来嘲笑我的观点来反驳他现在的危言耸听。在我个人历史的长河中,我曾经多次铤而走险,无套危险驾驶,但从未遭受过无痛人流的经历。屁屁曾跟我开玩笑说,老天开眼,让大宇哥自绝育于人民,防止下一代继续祸害人间。

“所以你现在更该用乐观态度地去看待问题。万一那姑娘真有了,起码说明你有生育能力。你爹知道了肯定很欣慰。”说罢,屁屁笑得很开心。我傻呵呵地跟着笑,甚至对他的观点有几分认同。过去有不少人说交我这个朋友是一个不慎重的行为,这次轮到我有交友不慎的感觉了。

笑完后,屁屁问我:“外射几次?”

“两次。”我垂头丧气地说。

“你还挺热情!”屁屁损道。

“第一次是出于礼节,第二次发生在凌晨,纯属睡糊涂了。”我大言不惭地说,“早上起来以后,那姑娘的态度就不对了,之前是小清新小羞涩,忽然变得特叽歪,埋怨我睡觉打呼噜,觉得我的肚子太大,看着闹心。吃早餐的时候,各种给我没好脸。好不容易哄着上火车回家了,没过一会儿就跟我说,刚收拾好东西,晚上要来我家过夜。”

“这姑娘真不懂事。”屁屁摇了摇头说,“没半点儿自知之明。”

“怎么劝都没用,非要来,还要带俩朋友一起跟我吃北京烤鸭。”说到北京烤鸭,我蓦地感觉有点饿,“我总不能真让她来我家住吧,于是在火车站旁边的Motel One给她订了一个房间,单人房。”

“哈哈哈哈……”屁屁捂着肚子笑,“姑娘的命堪比古代被打入冷宫的嫔妃。”

“那顿饭吃得极其别扭。她带来那俩孩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路子,说是她的两个弟弟,一个98年的,一个96年的,都是温州人。弟弟们对我特热情,各种端茶倒水,还加了我微信。”

“这是带证人取证来了。”屁屁的笑就没停下来过,“逼你把姐夫的名分坐实。”

“估计大概就是这意思。”我轻叹了一口气,“我也算给面子了,给她卷了好几个烤鸭,她吃得倍儿得意。等饭吃完了,弟弟们走了,她又开始闹着要去我家。我很耐心地给她讲道理,说咱俩发展得太快了,应该放慢脚步,先去用心去了解对方。昨晚的事,我冲动了,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同时我向你保证,在我们真正了解对方之前,绝对不会再动你一根手指。”

“哈哈哈哈哈哈……”屁屁再次捂着肚子笑,“姑娘没问你,之前你想什么去了?”

“我靠!”我跟看算命先生似的看着屁屁,“她确实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连一个字都不带差的。你牛逼!”

屁屁得意地冲我抛了一个媚眼。

“她见我不愿意带她回家,各种作妖。我安如泰山,水火不进。她最后没辙了,抛出了杀手锏,告诉我现在太迟了,没车回家了。我立刻掏出Motel One房卡交给她。”我边说边模拟出递卡的动作,“到了酒店大堂,我本想扭头就走,她却非要我跟一起她进房,经不住她的纠缠,我妥协了。不料,刚进屋,她突如其来地抱住我狂吻,随即将我按在床上,霸王硬上弓,骑到我身上,夸差一下就把毛衣给脱了。”

“接着,你和大黑奶子重逢了。”屁屁捧了句哏。

“眼瞅着大黑奶子就要扑出来的那一霎那,我特别沉着地阻止了她的不雅行为,一把把她推到一边,站起来说,我之前承诺过不会再动你一根手指。我,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说到此,我脸上俨然是一副道德斗士的表情。

“你真他妈不要脸!”屁屁大笑着说。

“姑娘立刻被我那股子正人君子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我挺直了上半身说,“说完那番话,我毅然决然地扭头离去。怎么样?哥们儿可以吧?完全顶住了诱惑。”

“少来!”屁屁不屑地说,“你是没看上人家。要换是全智贤,你早哭着喊着跪下舔人家脚趾头了。”

“要是全智贤,我也就认了!”说这话时,我脑海浮现出好多全智贤的海报和电影镜头,在她结婚生孩子之前,她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话说,这是四天前的事儿,再后来她给我打电话发微信,我不是不接不回,就是敷衍了事。这两天她都没找我,我单纯地以为事儿就这样过去了,结果,今天人家告诉我,怀上了!”

屁屁落井下石地说:“大宇哥夜路走多了,终于碰上女鬼了。”说毕,他抬头看了眼手表,说得走了,中文学校马上就要下课了。

临出门前,他终于良心发现,安慰了我一句:“别怕!我觉得她是忽悠你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