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德国大学学生会的那一年 第一话

236

作者:周磊

 

每当德国华人说起德国大学学生会时,便马上会想到“学联”。原本它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或平常都干些什么,我毫无头绪。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大约在2008年。某城“学联”主席笑着对我说:“我们就是针对中国留学生搞一些聚会活动,然后到大使馆汇报,拿一点补贴。汇报时当然不能说是去吃喝玩乐,要不然大使馆就不给钱了。” 这就是我对“学联”的第一印象。说实话, 我对它的印象非常负面,因为它和我所认识的大学学生会有着天壤之别。某些“学联”成员读到这里,也许会认为我在故意抹黑他们。如果他们那样想得话,我会感到非常遗憾。

“学联”不是我今天想要讨论的主题。由于我曾经在就读的大学学生会干过一届议员,所以想聊一聊我的亲身经历,顺便介绍一下德国学生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我想,或许会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据我所知,至今为止还没有或者只有少数华人参与过德国大学生议会的先例。大部分华人仍不了解德国学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如何运作。如果我的经历能够起到一点启发作用,我便心满意足了。

德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几乎没有一个领域比教育更能体现出德国式的联邦制体系。每个州的大学都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每所大学的学生会也各有千秋。 我的个人的经历也仅限制于我曾经就读的大学,既奥德河畔的法兰克福大学。全称是Alma Mater Viadrina Universität,媒体简称为Europa Universität (译: 欧洲大学)。

(编者的话:德国其实有两个法兰克福,一个是“美茵河畔的法兰克福” – Frankfurt am Main,另外一个是“奥德河畔的法兰克福” – Frankfurt (Oder)。国人往往只知道前者。)

大学生议会(Studierendes Parlament,缩写:StuPa; 注: 为了便于阅读,文中一律简写学生会) 每年夏天选举一次,每届为期一年。Asta(Allgemeiner Studierender Ausschuss)也是一个学生机构,犹如大学生“政府”,也是每届为期一年。常务都由Asta操作,因此该机构成员每月会得到一些补贴。大选时先选举学生会,Asta成员则由学生会任命。每位注册大学生手里有三张选票。换句话说,每个人可以投票给任意三名候选人。我在2007年入选学生会。

在选举前夕,我原本想加入社民党青年团(Jungsozialisten,缩写Jusos) 的队伍,与他们一起竞选。可惜对方回复我说,由于时间紧迫,没办法把我的名字补充在候选人名单上。我心想,今天是周五,下星期一才是提交资料的最后期限,哪里会时间紧迫?既然你们不要我,那我另开炉灶,以个人名义去竞选。 刚开始我只有一个意愿,并不知道此举是否可行。假如允许,我也不知道还需要具备哪些条件。于是,我在当天向一名同学咨询了相关信息,他是这次大选活动的负责人之一。

“如果我以个人名义去竞选,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我问他。

“你首先需要25个人签名支持你” 他回答道。

“如果我以个人名义竞选,需要多少票才有被选上的机会?” 我又一次问他。我之所以提这个问题,是想预估一下我的胜算有多高。

“以过去的经验而言,大约30票”  他回答道。如果对方回复我说,你需要大约100票,我很有可能会因为胜算太低而放弃竞选。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的这番话让我信心满满,加强了我去竞选的决心。

2007年在德国大学最流行的网络社交媒体是StudiVZ (Studentenverzeichnis), 而不是脸书(Facebook)。我在上述平台上有120个朋友。我心里琢磨着,我认识120多号人,有30人投我一票应该不是问题。随后,我给他们每个人在StudiVZ上发出一封私人邮件,告诉他们我以个人名义去竞选的决定,并希望能获得他们宝贵的一票。

(编者的话:现在StudiVZ的命运类似于开心网,红极一时,落寞收场。)

当下的主要问题是,一时半刻让我去哪里找25个人帮我签名呢?缺少25人的签名的话,我连竞选的资格都没有。那天恰好又逢周末,大部分同学已返回柏林,学生宿舍人去楼空。或许是我运气还算不错,当晚在学生宿舍有两个私人的生日派对。我硬着头皮过去敲门,当对方打开门时,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原来是你啊!” 开门的女孩儿是我的一个同学。我们一起学经济,但不是很熟。我赶紧向她表明来意,对方也乐意支持我。就这样,我在那晚一共拿到75人的签名,远远超出25人的最低指标。签名者须填上自己姓名、学生证号、住址和联系方式,签名才能生效。

到了周一,我把所有相关资料递交上去。大选时间从星期三开始,星期五结束。 投票地点在食堂。众所周知,但凡大选,各党派都会做一些宣传活动,比如贴海报。我也不列外。下课后我就迅速前往图书馆打印了10张所谓的“海报”,一共花了我5毛钱。说得好听点是海报,实际上就是一张普通白纸,印着一些关于我本人的基本信息。最上面一行写着 “独立候选人”(Ein unabhängiger Kandidat),下面印着我的照片,而且还是黑白照,再往下标着我的名字、专业、 学期和住址(实际上是学生宿舍,并非我个人的具体住址)。 相对比之下,我的竞争对手Lica (Liberaler Campus 的缩写,乃自民党(FDP)旗下的青年团)花了近500欧元做宣传。打印完后,我把10张黑白“海报”分别贴在食堂、图书馆的涂鸦墙上和学生宿舍的六个入口处。

大选即将来临,我内心很紧张,心想万一落选应该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每当去学校看到自己的海报时,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有时候会假想,当别人看到这种廉价的海报时,是否也会觉得很奇怪:难道用这种垃圾海报也想被选上?第一天还担惊受怕,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但到了第二天就视乎已经习惯了,心里琢磨着,管他们怎么看,输就输了呗,最起码我尝试过了。 你们甚至连尝试的胆量都没有。就算输了也比你们强!我就这样安慰自己。当然,也有一些同学看好我,表示给予支持。尽管如此,某些“损友“依然会借此调侃我,笑着说: “你的照片实在是太难看了,能不能换一张啊?”

周六傍晚,我和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里学习(很有可能只是装着在学习,其实是在看报纸)。 期间会时常去楼下休息一会,要么在大学咖啡厅喝一杯卡布奇诺,要么在图书馆门口和朋友们一起抽烟聊天。当我再次回图书馆时,巧遇一个路过的朋友。她微笑着对我说:“大选结果已经出炉了,你想知道吗?”

“想啊,特别想。” 我笑嘻嘻地回复。

“那你过来一下。” 她对我说.

我们一起坐在咖啡厅的长椅上,她打开手提电脑的Excel表格,慢慢转过身对我说:“恭喜你,你被选上了。你不仅被选上,有可能还打破了单人竞选的选票纪录。”

我一听便愣住了。这个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同时也马上意识到这是事实。我的确被选上了。内心感到额外兴奋,心跳也明显加速。我不由自主的又看了看这份Excel表格,有强烈虚荣心的我想知道自己究竟获得多少票。表格最上面一行写着我的名字:获得182票。 第二名获得大约120票,他的名字叫Richter, 是文化系的学生(当地人, 左党)。 第三名也获得三位数的票数,其他大多数人只获得两位数票数,还有几个甚至是个位数票数。当我看完这份排行榜后,的确有点得意忘形,内心不仅高兴万分,甚至已经开始膨胀了。

这位朋友最后对我说,她待会把这份表格发邮件给所有竞选者,让我事先不要透露该信息。我谢完她之后便快速上楼,,却再也没能静下心来继续看报纸。顺手拿起我的东西便往回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吸着烟一边得意地笑。 不知道路人看到我当时的表情会有何感想。我承认,当晚我激动得没睡好。

未完待续

12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