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80后+90后≈爱情 第二季

212

作者:小姑夫

 

3

屁屁离去后,我心如乱麻地拿起手机,看到小雨在微信上发来数条信息。

心情乱极了!

你人在哪里?

我好害怕!

很想哭,想我妈了,我想给我妈打电话。

……

我知道必须面对的事情迟早要硬着头皮面对,于是给她发去一条信息:电话说吧。

她立刻回道:你过五分钟打过来。

在打电话前,我打开新厨房的抽油烟机,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慢悠悠地抽了起来。瞅着从嘴中吐出的烟雾宛如体态妖娆的魂魄被功效强大的抽油烟机吸入,我的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我对自己说,一定要保持冷静,失去冷静等于失去主动权,后果不堪设想。我本来就不想要下一代,更不想要带有大黑奶子基因的下一代,否则我和那孩子的人生将会是多么黑暗啊!

“你他妈到底想怎么着?”在拨通了电话的二十分钟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冲着手机吼道。

“我现在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小雨的语气中明显带有作为胜利者的得意。

与小雨的谈判比想象中还要艰难。刚开始,我装出一副很有担待的样子,温柔地对她说,你不要怕,不要慌,我先表个态,我会对我所做的一切负责,咱俩尽快去医院查一下到底有没有真的怀上。

小雨完全不吃我这套,一再强调她的纠结,虽然很害怕,不知所措,无所适从,但反过来想,孩子是无辜的,是一个璀璨的生命,也是我们两个人爱情的结晶和证明。

听完她这番话,我特想跳着脚骂街,嘴上却试图虚情假意地勾画出一个成熟男人的温存。我循循善诱地对她说,我们在未来有一条很长的路要并肩一起走,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这两天没有联系你,是因为恐惧,怕爱上一个人以后无法自拔,被辜负,受到痛彻心扉的伤害。毕竟我曾是一个受过伤的男人,心里有阴影。紧接着,我再次重申,我会对我所做的一切负应负的责任,明天我陪着你去医院,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小雨有意回避医院这个话题,伤感地对我说,我从小父母离异,妈妈独自把我带大,我们母女受了不少苦,所以我发誓,如果有朝一日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会好好保护他,让他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

我咬紧牙关,用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语气中带着几分悲伤说,听完你这番话,我更心疼你了,真想现在就好好抱抱你。至于孩子的事情,我是这么看待的,我不会劝你去放弃这个孩子,但是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个问题,我们毕竟才认识了区区几个星期,彼此之间并不熟悉,若想真正了解对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两天我对我们的未来有很多憧憬,特别想与你去外面走一走看一看。去海牙看夕阳,去少女峰看日出,在巴黎迪斯尼乐园里坐过山车,去法兰克福Imori蛋糕店吃全德国最好吃的抹茶蛋糕。我们共同度过最美好的时光,拥有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最珍贵的回忆。你能乖一点吗?明天跟我一起去医院。

小雨只用了一句话就击溃了我那欧洲豪华自助游套餐的阵型,我们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去啊!

我的内心立刻变成一片广阔无垠的草原,千万只草泥马冲电话那边那位伟大的母亲奔腾而去。我在昏暗的客厅里默默地点着一根烟,气得连抽油烟机都懒得打开。我尽力劝自己,这是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急,否则功亏一篑。

小雨问我,为什么沉默?

我说,我心里难受。

她问我,为什么难受?

我说,我心疼你。

她问我,你为什么心疼我?

我深叹了一口气,决定改变战术,甩出软威胁的手段。我带着几分痛心疾首的口气说,孩子是一件特别特别大的事情,关乎到整整两家人的命运。你这么小,根本无法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人生最怕的是什么?不再有选择的权利。假设你真怀上了,决定生下来,你将面对的是一条很窄很崎岖的不归路,连岔路都没有。想到届时你绝望痛苦的样子,我心如刀绞。

小雨不以为然地说,我不这么认为啊!你发誓对我好一辈子不就行了。

我咬了咬牙,吞下好几句经典京骂,继续和颜悦色地说,那万一我对你不好呢?你岂不是会后悔?我此前说过,彼此需要时间去互相了解,目的就在于以后不要满大街去找后悔药买。

小雨用轻松的语气说,你对我不好也无所谓,我对孩子好就行了。现在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突然感觉很有安全感,很幸福。

听完这话,我心中终于迎来了小范围的崩溃,冲着手机吼道:“你他妈到底想怎么着?”

“我现在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小雨带着几分愉悦说。

听出她口气里作为胜利者的得意,我的头脑忽然变得异常冷静,心中崩塌的高楼大厦迅速得到重建。跟王总做了几年生意,她教会我两个非常关键的处事态度。其中一个关键态度是,在谈判进入到无法逆转的僵局时,一定要放松心态,说场面话、漂亮话,与对方散买卖不散交情,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另外一个关键态度就是,身处绝境,反而要敢于豁出去,绝境逢生靠的不是奇迹,是勇气。

我打开落地门,走到方形的凉台上。室外冰冷的空气将我那颗彷徨的小心脏急速冷冻成了铁石心。我用冷静中带着几分冷酷的语气对小雨说:“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先静一静。我接下来说的话,也希望你冷静过后,认真考虑。我这个人的优点是遇事不怕事,现在既然出了这档子事,我也不怕担起这个责任。我依然希望你可以去医院把事情确认清楚。真怀上了,你不想要,我来安排一切事项,承担所有相关的费用,包括精神损失费,你要是想要,我会照顾你直到把孩子生下来。孩子生下来以后,你想自己带,我遵照法律支付赡养费,你如果想开始新的生活,就把孩子交给我,我和我的家人会共同抚养这个孩子。你看怎么样?”

小雨见我跟变形金刚似的从一个做错事的小男人瞬间变身成一个刚毅的渣男,愣了好一会儿才带着无法掩饰的慌张说:“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把孩子养大?”

我的回答很冷血:“因为我没有兴趣。”

小雨毕竟是一个90后的小姑娘,以她尚未成体系的情商无法理解我已经把这场对话看作是残酷的战场,而战场上的胜负瞬息万变。她踌躇了片刻,带着撒娇的口气说:“我答应跟你去医院,但有个条件,无论结果怎样,你都不许离开我。”

都说女人的心比男人狠,其实无论男女,都只会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心狠。两性都是一个熊样,谁也别吹牛逼。

我在冷风中冷笑着说:“我们从来没在一起过,何来的离开?”

挂断电话后,我从凉台走回到客厅,心中竟有一股解恨的快感。这种快感和男人的性高潮一样,来得快去得快,随即而来的是低落和沉重。刚才的话虽然说得很有气势,但实际上我一直在很怂地思考一个问题:丫真怀上了怎么办?

我首先拨通了逼嗨皮的电话。我给他原本起的外号更直截了当,叫逼乐,因为他是北威州知名淫魔,以见着漂亮姑娘走不动道的技术特点而著称,同时会散发出源于内心的快乐。对此,他提出强烈抗议,认为逼乐这个外号太粗俗,都是好哥们儿,我必须做出妥协,于是把这个源于东北方言的俚语优化成了英文版。

逼嗨皮正在陪老婆孩子逛荷兰打折村,听完我简短的剧情介绍,若无其事地对老婆说:“媳妇儿,你带鹏鹏先进去看衣服,宇子跟我说一个企业家培训团的事。”逼嗨皮经常帮我们公司带团,他老婆自然对此深信不疑。等她老婆带着儿子走进商店,他立刻跟打了鸡血似的跟我说:“我跟你说,你千万别怕!才四天,怎么可能测出来!你以为母鸡下蛋呢?”

听到如此粗粝的比喻,我感觉老宽慰了。

“你要是还不放心,我给你问问我国内的一个兄弟,他是长春市妇产医院的医生。等我电话!”逼嗨皮的热心肠让我感觉世间真情尚在。

我安静地坐在纸箱子上,焦急地等待着逼嗨皮回电。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手表秒针跳动的速度都会变异常慢,像在故意调戏观众。

我忍不住又拨通了屁屁的电话。屁屁刚把孩子放回家,开着车出去买菜。我跟他汇报了一下情况,同时阐述了一下逼嗨皮的观点。

屁屁不屑地说:“我不同意嗨皮的观点,现在的科技越来越发达,几天内测出来不是不可能。”

我怒不可遏地说:“你大爷的!你刚才不是还跟我说,你觉得她忽悠我呢吗。”

“我在路上又仔细思考了一下。女人会蠢到会用这种手段来威胁男人吗?要是查出来没怀上,岂不是自扇耳光?所以……”说到此,屁屁故意卖了个关子。

“所以什么?”我没好气地问道。逼嗨皮给我带来的正能量块被屁屁这两句话击得粉碎。

“也许是一个阴谋。”屁屁阴森森地说,“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或许,她之前已经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想栽赃给你,让你当便宜老爸。”

“你是把我当傻逼看了吗?”我翻出的白眼几乎打破了周身的光学黑暗,“听说过什么叫亲子鉴定吗?再说,怀胎十月,九个月出头就生了,我掰着指头还算不明白吗?”

“来,哥给你普及一下生理卫生知识。”屁屁耐心地说,“医学认证,女人怀孕的时间在三十七到四十二周之间,也就是说,理论上人家用九个月把孩子生出来,你也没什么可反驳的。怀胎十月不过是句成语,当真你就傻了。”

听完屁屁这套驴唇不对马嘴的讲解,我特想抽他。

“总之你要多个心眼,千万别被骗了,现在的小姑娘们都太有心机。”屁屁临了嘱咐道。

刚结束了与屁屁的通话,逼嗨皮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宇子,这事踏踏实实的,肯定没事。那女的就是在骗你。”逼嗨皮斩钉截铁地说,“我妇产科那朋友说了,四天之内绝对不可能测出来。”

“屁屁刚才跟我说……”我大致总结了一下屁屁的观点。

“屁屁他懂个屁!”逼嗨皮骂道,“你信他还是信我?”

“我肯定信你。”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无法完全否定屁屁的观点。

挂掉电话,我思考了几分钟,最终决定还是得给王总打电话。王总不仅是我的领导,同时我们也是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遇到重大问题,无论是工作问题还是私人问题,我都会与她沟通。事实证明,她给出的建议往往都是正确和睿智的。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对电话那边的王总说。

“小张,你有没有戴套子?”王总直接抛出来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让我有种梦回青少年时期的感觉,面对着我爸手中从床底下搜罗出来的黄色杂志和愤怒中蕴含着惋惜的目光,我羞愧地低下头。

“没有。”我细声细气地说。

“射到里面了吗?”王总的问题像流氓的双手,把姑娘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无情地扯下。

“这没有,弄外面了。”我的声音更细了。

“那个女孩子太傻了,太没有耐心和城府了,用这种愚蠢的方式来威胁你。”王总感叹道,“小张,你放心好了,肯定没有怀上。精子进入到子宫后,与卵子结合,整个融合、吸收养分、分裂的过程没有那么快,至少需要一两个星期。四天测到怀孕纯属无稽之谈。”

王总到底是过来人,几句话就让我心里彻底踏实了下来。

“就算怀上也不怕,你话都给她了,大不了我们一起把孩子养大。我虽然没有孩子,但是我很喜欢孩子的。”王总的话虽然没有实用价值,却极为暖人心,令我感激涕零,心说:“王总,我一定踏踏实实、鞍前马后地追随您一辈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