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德华不定期感言:在被生活霸王硬上弓之前,我还想再挣扎几年

177

去年年中,有一个有车有房有老婆有孩儿的朋友跟我说:“你该结婚生孩子了。因为人到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 我当天精神不是特别好,无心反抗,甚至还随声附和了几句,回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越想越来气。翌日,我冲到朋友的办公室,质问道:“人到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这是谁规定的?” 可能以前没有人跟他提出过如此无礼问题,朋友一时语塞,考虑了好几十秒钟之后说:“这是老人说的话,他们活了一辈子,说的话一定有他们的道理。”我毫不让步地说:“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也许比我们长,但不一定比我们好。人生那么短,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我的生活我做主。”朋友见我气势汹汹的架势,只好不屑地扬扬手说,我就是给你提一个建议,你听不进去就算了。

今年年初,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才俊型的朋友跟我说:“我们的眼界会越来越高,未来蓦然回首,会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傻逼。就像大学时期的我自认为特别牛逼,现在再看看就是一个傻逼。”我不认同他的观点,反驳道:“我跟你相反,我现在就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傻逼,而最牛逼的自己生活在06到08年之间,那会儿虽然穷得跟傻逼似的,但富有激情、冲动和想象力,全神贯注。”

这是实话!那时我身上的特质就是我现在真正缺少和怀念的。现在的生活中有太多的琐事让我分心,有太多的诱惑让我浮躁,有太多的问题让我苦恼。最可怕的是,我也许正在慢慢成为我以前最不喜欢的那种人。

社会中“团体强迫(Gruppenzwang)”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为了团体中的一员并在其中找到了归属感和安全感,甚至有些庆幸。

我会在身边的绝大多数的朋友们都买了房以后,腆着脸跟家里人要钱,紧跟其后地也买了房。为了虚荣,我会去做很多自己并不喜欢的事,仅为了让很多无关紧要的人高看我一眼,留下一个相对好的名声。为了利益,我甚至曾经考虑去出卖别人,出卖自己。

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显然不是!

或多或少,我们所有的人都被生活强奸了,都感觉自己特无辜特无奈,而事实上我们真的就没有选择了吗?尽管闭着眼睛想象强奸自己的人是全智贤的乐观态度会让人在感官上活得轻松几分,可是我从小到大学会了很多,唯独没有学会自欺欺人这项重要的生活技能。

我跟人谈过我心中的理想生活:“做一份自己热爱的工作,可以赚到足够的钱。娶一个自己爱的人,每天都迫不及待想见她。”有太多人会告诉我,这个理想不现实,顶多算是幻想。兴趣成为工作都会变得无趣,更别说工作本身了。爱情最多持续三年,也有说两年的,最新听到的说法是十八个月。或许这些话有道理,但是我听不进去。这可能正是我招人烦的地方,也有可能也正是我招人喜欢的地方。

扭头说说留德华,算是硬插进一条广告。如果生活真的是一名强奸犯,那对我而言,留德华就是暂时击退强奸犯的防狼器。虽然近来总是不定期地在更新,但是每逢更新,我都很开心。如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那留德华就是属于我的诗和远方,希望以后也是你们的。

每次谈到防狼器,都忍不住想起一件令我感到十分屈辱的事。国内一个要好的女性朋友在微信上求我帮忙在德国给她买一瓶防狼器。我豪气十足地回道,我给你买两瓶!朋友先发来一个白眼,接着说,是不是因为你脸大,怕一瓶不够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