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德国爱情故事 第十七季

236

作者:大话德国

 

28

大巴行驶在返回德国的途中。尽管嘉嘉跟我并肩坐着,我们的肩膀之间却始终隔着大于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我们一路几乎无话,绝大多数时间她都把头靠在车窗上昏睡,醒过来以后会看一眼手机,回几条短信,接着继续睡去。

我不是那种对异性心理完全没有解读能力的人,就算尚未拥有多年后的理论高度,自然也会明白自己在昨天夜里的所作所为虽然算不上错,但的确狠狠伤害一个女人的自尊心,尤其像嘉嘉这样颇有姿色、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所以我也不主动跟她说话,省得招人嫌不说,还自讨没趣。

大巴在北威州的第一个站点是杜塞尔多夫,距离我所在的城市最近。导游用麦克风通知大家,大巴将在五分钟后抵达杜塞尔多夫火车总站。我扭头看嘉嘉,她依然双目紧闭,貌似睡得很香。我轻轻推一下了她的胳膊,轻声问道:“你在杜塞尔多夫下吗?”她在我的注视下缓缓睁开双眼,眼神中却没有半分刚睡醒时应有的迷离,而是显而易见的嫌弃和厌烦。“快到了,要下的话得准备一下了。”我小心翼翼地说。“不在这站下。”她冷冰冰地回答完,又闭眼睡去。

大巴在站点停稳后,我很想跟嘉嘉道别,却见她没有丝毫要睁睛的意图,只好轻轻地对她的合着的眼皮和真假难分的浓密的眼睫毛说:“我走了,你小心点儿,平安到家。”说罢,我起身穿过走道,走下大巴,从行李箱中取出行李,跟导游道了一声谢,转身离去。本想透过窗户偷看一眼她是不是还在装睡,却忍住了,就算看到又能怎样?我连她的电话都没留,这一别搞不好就是永别。我边走边在心中说,美丽的姑娘,忠心祝福你在不久的未来……

“傻逼!”我内心美好的祝福还没表达完,就被嘉嘉这句脏话给打断了。我扭头看到嘉嘉拖着箱子,从不远处向我走来,背景中的大巴已经缓缓驶向反方向。她走到我面前,微微仰着下巴对我说:“白一起睡了三宿呀?这就想跑!”我迅速回味了一下她说的话,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傻逼笑鸡毛?”嘉嘉边骂边笑。

我们来到站点附近的一家土耳其小餐厅,各点了一份羊舌汤。我在柜台上往汤里舀了两勺大蒜汁,刚要把勺子放回容器,嘉嘉站在一旁不满地说:“没眼力价儿的玩意儿,光知道给自己舀。”“妙龄少女吃大蒜啊?不怕口臭?”我笑着问她。“少废话,来三勺!”嘉嘉把盛满羊舌汤的碗冲容器推了推,“大黑天的,遇到坏人还能张嘴抵挡一下。”

冬天喝一碗羊汤真的可以暖到胃里面去。等胃暖了,我突然有冲动想对嘉嘉说几句暖心的话。“要不我送你回家吧。”思考了好几秒后,我对她说。“拉倒吧!您老还是回家抱媳妇儿热炕头去吧。”这话正好戳到了我的痛处,我去巴黎这几天一直没跟嘉宝联系,在去之前的几天里我也赌气没跟她说几句话,出发那天下午她在公司上班,我给她发去一条短信,告诉她我走了,她也没回。其实在回德国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回去以后用什么样的态度跟她进行交流。一种选择是继续保持冷战状态,直到她服软为止,当然最终服软的一定是我。还有一种选择是我装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绘声绘色地跟她描写巴黎之美,告诉她这次你没去几乎成为终身遗憾,不过不要紧,以后我再陪你去一趟,趁机缓和一下关系。

我陷入沉思,低头不吭声,嘉嘉误认为我闹起了小情绪,于是带着哄人的口气说:“主要是不顺路,我自己回去没事的。”见我还是没反应,她又说:“再说,你女朋友肯定在家等着你呢。你回去太晚,她会担心的。”“唉……”我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声气,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嘉嘉制止住:“一个大男人,别一天到晚唉声叹气的,让人看不起。”我无奈地说:“郁闷还不让叹叹气了?”“真正的男人,郁闷的时候应该笑。”嘉嘉微笑着冲我抛来一个媚眼。我也微笑着说:“郁闷还笑,那不成傻逼了?”嘉嘉立刻接下茬道:“你难道不是傻逼吗?”听完这话,我大笑起来。别说,等笑完,心中的阴云还真消散了不少。

我的火车先来,但是我坚持要求先陪嘉嘉等她的火车。站在站台上的吸烟区中,我们面对面吞云吐雾,她的火车还有两分钟就到。“以后没事儿约在杜塞尔多夫吃饭吧。”我对她说,“反正我没什么事儿,随叫随到。”“可以啊,吃饭的时候把女朋友带上,让我也欣赏欣赏。”说着,嘉嘉吐了口烟。“没啥可欣赏的,没你漂亮。”我刻意恭维道。“切!”嘉嘉甩给我一个白眼,“就烦你们这样的,当另外一个女人的面嫌弃自己的女人。”我诚恳地看着她说:“但她心灵美。”“怎么说话呢?”嘉嘉气得把烟头直接扔到地上,“你什么意思?我心灵不美是吗?”我笑着弥补道:“也美,美得各有地方特色。”一个白眼如期而至,火车也准点徐徐驶入站台。“记个电话吧。”我掏出手机对嘉嘉说。嘉嘉没再为难我,把电话报给我,我立刻拨通的她的电话:“我的号你也记一下。”“放心,我不会主动给你打的,省得你挨揍。”嘉嘉连手机都没掏出来。

在嘉嘉上火车前,扭头对我说:“真喜欢她,就好好珍惜,别嘬。”“知道了,放心吧。”我目送着嘉嘉走上火车,心中真的有些不舍。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相处的时间再怎么长,在情感上也像是陌路旁人,另外有少数人,相处的时间再怎么短,也会产生很特别的情感。

29

“回来了,吃饭了吗?”嘉宝见我走进屋,用最平常的语气对我说,一扫我先前忐忑不安的心情。“吃过了。”“累吗?”“还行,巴黎太美了,你没去真可惜,下次我再陪你去一次。”“嗯,好。”

夜里,我在沙发床上从后面抱着嘉宝,温柔中带着几分虚伪地对她说:“这几天我很想你。”嘉宝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胳膊,轻轻地说:“我人不就在这里吗?”估计去了趟巴黎,我多少沾了点这座城市浪漫的仙气,明知道是外面是寒冷的冬天,依然特肉麻地说:“你没去,埃菲尔铁塔夜里五彩缤纷的灯光都变苍白了,法餐的味道都变无味了,这次旅游让我明白的道理就是,有你的地方才是最美的。我以后再也不想跟你闹别扭了。”“哦。”见嘉宝的回应不够热烈,我又加了把劲:“我想和你白头偕老,对你好一辈子。”嘉宝沉默着,我刚想再说点什么,只听她说:“我知道了,睡吧,明天我还要上班。”

30

关于寒假不回国这件事,我妈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是不痛快的,在电话里拐弯抹角地套我到底是不是处对象了,还指桑骂槐地跟我说了半天她同事的儿子自从交了女朋友以后变无比不懂事,把她同事气得每天备着速效救心丸。我知道我妈聪明过人,女朋友这件事是瞒不了多久的,于是一咬牙一跺脚,干脆老实交代了。这一老实交代可好,我妈投向我的问题的猛烈程度不亚于二战期间德国对伦敦的轰炸。

“我去过几次山东,那里的女人相当粗犷,一言不和就啃大葱,你可要当心。”作为一名几十年前来自河北的北漂,我妈在地方歧视的技术领域中登峰造极。假如我跟我妈说我女朋友是上海姑娘,我妈会说上海女人爱慕虚荣,嫌贫爱富,你必定过上农奴般的生活,如果是东北姑娘,我妈会说东北女人无比彪悍,一有矛盾就抡菜刀,你就成残疾人了,如果是四川姑娘,我妈会说四川女人吃辣太厉害,保证我天天跑肚拉稀,痔疮就是我下半生的生活写照,如果是河南人,我妈会说河南女人都是感情上的骗子,我会跟脸盆似的被卖了都还在帮人数钱,当然,以我的愚蠢程度,数钱都能给人家数错了,谁让北京孩子都爱冒傻气呢。

问完地理,问出身。我说她出身于普通家庭,刻意隐瞒了她生长在单亲家庭的情况,否则我妈能给我讲一下午出身于单亲家庭的孩子的心理有多扭曲和变态,如何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危害,以及如何拖了人类发展进程的后腿。

“妈,你放心,她人特好,勤快,善良,对我也没话说,做饭特别好吃,具备了绝大多数华夏子孙特有的美德。”我不停地夸嘉宝,试图消除我妈认为儿子深入母老虎穴的担忧。

我妈叹了口气,说你现在都这么大了,在择偶方面我只想跟你分享一下过来人的经验教训,供于参考,鞋合不合脚还是自己最清楚,别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但是妈妈依然想提醒你,现在的社会变得很复杂,很现实,我从小对你保护得很好,以致你这孩子比较单纯,对人没有过多的防范之心,不懂得保护自己,你要明白,这世界上谁和谁都不能保证可以一辈子,谁没了谁日子都能照样过,对任何人的付出都要有保留,给自己在情感上留一条后路,否则谁付出的感情越多,谁最后死得越惨。

我嘴上说懂了,其实没有真正用心去体会我妈这番话的真正含义。多少年以后,等我真懂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内心已经布满了枪眼,伤痕累累。那句老话说得果然很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