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科隆病人 第七季

67

请关注原作者微博:@阿巳

 

16

阳光特别地好,莱茵河的水面上漂浮着一艘艘游艇,人们戴着墨镜躺在甲板上,尽情享受着明媚的春光。河畔的露天茶座人满为患,艾蕊在约定的时间赶到时,几乎已经找不到什么空位了。

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点点,在一个位子上冲艾蕊招了招手。艾蕊步履轻快地走了过去,坐在了点点对面。

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微风带着清新的河水气息抚过面颊,乐师在茶座边拉着优美流畅的小提琴曲,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惬意,只有点点脸上黯淡的神情削弱了这种欢乐祥和的气氛。

叫了两杯蓝山咖啡和两份三明治之后,艾蕊靠在椅子上打量了点点一会儿,故意打趣道:“怎么?跟家里闷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有心情出来了?”

点点勉强地笑了下,摇了摇头。

“别老这么没精打采的,这样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感情这种事谁能有完全的把握呢?就算你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真不是你的你也没办法,该想开还是得想开点儿。何况我不是说了会帮你吗,现在不过是缓兵之计,你先静下心来做点别的事情好不好?你看你脚也好了,最近天气也不错,没事出来散散步、逛逛街,或者改天我们开车去附近的城市短途旅行吧,怎么样?”

点点没有答话。侍应生把咖啡端了上来,艾蕊拿起杯子浅啜了一口。

“我昨天看见他们了!”点点忽然对艾蕊说道。

“看见谁了?”艾蕊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是麦添和他女朋友。你还记得星期六晚上你在电话里告诉我,你们要一起去看狂欢节的you行吗?昨天我也去了,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只不过我化了妆,所以你们都没能认出我。后来你们走散了,我就一直跟着麦添和他女朋友,他们看上去那么亲密……”点点说不下去了,握着咖啡杯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艾蕊叹了口气:“你说你何苦非得找这份刺激?”

“我也不知道我是为什么,”点点垂下了眼帘,“就是想亲眼看一看,可是看见之后我就彻底地崩溃了!回到家里我一夜都睡不着觉,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他们两个人亲热的样子。怎么办呢艾蕊?我真的忍不下去了。本来我也说服自己要照你的话去做,耐心地等待机会,可是现在……我简直一分钟都等不了!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拼命地克制着自己,才没有直接跑去找麦添。艾蕊,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艾蕊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大概不知道吧?他们两个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的感情,想一下子就拆散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不是不想帮你,但你现在这个状态让我很担心,万一努力到最后还是没有结果呢?那时候你会不会比现在更接受不了?”

“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就算希望渺茫,我也必须得做些什么,如果现在就让我放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知道我已经不正常了,我全部的心思都陷在这里面,每时每刻想的只有这一件事,就象一个偏执狂的病人一样。但是我没办法!如果让我一直这样待在离他远远的地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自己折磨自己,我真的会疯掉的!”

艾蕊轻轻地握住点点的手:“其实我明白,你只是太希望能自己掌握一点儿幸福了。”

点点愣了一下,扭过头去凝视着碧波荡漾的河水,避开了艾蕊的视线。

艾蕊点上烟,沉思着抽了一会儿:“点点,有个办法也许能帮到你,不过这个机会能不能利用好,就全看你自己了。我先给你两条忠告:第一,麦添是个讨厌束缚和压力的人,你就算再想得到他,也要充分给他自由选择的空间;第二,麦添应该是个容易在患难中跟人建立感情的人。我知道你从小到大在物质上没受过什么委屈,但这次你最好做些吃苦的准备,不要利用自己的经济优势创造任何便利条件,否则你的胜算依然不大。你好好想想,这两条你要是做不到,我就不给你出这个主意了,我没必要为了根本起不到作用的事情白白得罪人,你说是吗?”

“你放心好了,”点点急切地看着艾蕊,“我一定都能做到的!”

“那好,”艾蕊欠起身凑近了点点,“我的办法是这样的……”

 

莱茵河畔的林荫大道上,辛蓝、苏小南、杜禹和赵博说说笑笑地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里是莱茵河最热闹的地段,穿着休闲装的情侣夫妇手挽手地散着步、衣着考究的白领们仪态优雅地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看书、身材矮小却穿戴整洁的老妇人们围在热气腾腾的小吃摊旁吃着烤香肠,充满活力的少男少女踩着滚轴溜冰鞋从人群的缝隙间飞快地穿行而去,到处是一派欢声笑语的繁华景象。

杜禹抬手看了眼手表:“苏小南,我们可都陪着你溜达了大半个钟头了,我这儿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前边过了桥就是车站,差不多也该回家了吧?”

“你这人真够没情调的,”苏小南不满道,“天气这么好,在河边散散步多好啊。”

“天气再好也不能当饭吃啊!再说了,想河边散步回家散去呗,家门口不就有河嘛。”

“那能一样吗?咱们那边儿连个人影都瞅不见,哪有这儿的气氛好。”

“得,以后放了学您自己愿意哪儿逛哪儿逛,别老拉着我们陪绑就行了。”

“谁拉你了?你自己不愿意就别跟来嘛,人家赵博和辛蓝又没说不愿意,是不是辛蓝?”苏小南亲昵地挽住了辛蓝的胳膊。

辛蓝冲苏小南笑了笑。

“是什么呀是?”杜禹不屑道,“你死乞白赖非把人家拉来的,人家是不好意思驳你面子。回头咱们仨沿河边逛逛顺路就回家了,辛蓝还得一个人走回头路,你也不替人家想想!”

辛蓝赶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也喜欢在外边走走,反正这么早回家也没事干。”

苏小南想了想:“辛蓝,反正你今天也没约男朋友,干脆上我们那儿吃饭去吧。现在我们三个在一起搭伙吃呢。”

杜禹附和道:“也行,你就跟我们回去得了,也就多你一双筷子的事儿。”

“行啊,有人请我吃东西还不好!”辛蓝爽快地答应了。

杜禹转向赵博:“那待会儿咱们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一袋鸡腿、一盒肉馅,再买棵白菜买袋豆角,回去做个豆角焖鸡腿、做个白菜汆丸子,然后我冰箱里还有一盒鱼排可以给炸了,再拍个黄瓜、拌个西红柿,应该差不多了吧?”

赵博点点头:“我看够了。你丫这菜单想得倒真够快的呀!”

“那是,”杜禹很小声地对赵博说道:“只要来客人我都是这几个菜给打发掉。”

“哈哈哈!”赵博大笑起来。

苏小南刚想问他们说了什么,却听见辛蓝在边上叫道:“哎,你们看那不是艾蕊吗?”

大家顺着辛蓝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的茶座上,艾蕊背对着他们在和一个女孩说着什么。

辛蓝高兴地想要过去打招呼,杜禹赶紧拦住她:“你又不认识人家,别过去打扰她们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吧,再晚点儿非饿出人命不可。”

“哦,好吧……”辛蓝有些不甘心地朝艾蕊那边多看了两眼,“和她在一块儿的那个女孩儿怎么那么苍白啊,就像生病了似的。看她们俩的样子,怎么像是出了什么事儿……”

“行啦,走吧,你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儿干吗?”杜禹早就认出了点点,心里总有些不好的预感,拉着辛蓝匆匆地走开了……

 

17

艾蕊驾驶着她的银灰色Polo,奔驰在去往超市的路上。

后座上,辛蓝亲昵地依偎在麦添怀里,两个人指指点点地欣赏着沿途各具风格的小洋楼。

艾蕊从反光镜里看了他们一眼,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辛蓝,我最近帮你问了几个中餐馆的老板,他们都说暂时不缺人手,回头我再帮你到别处打听打听吧。”

“哦,没关系,不急的!”

“怎么?你真的开始找工作啦?”麦添有些意外地看着辛蓝。

“是啊,我想找一个不要工卡的活儿先干干,挣点儿是点儿呗。”

“唉!”麦添怜惜地摸了摸辛蓝的头发,“你哪儿吃得了这份儿苦啊?要我说你还是踏踏实实地上你的学吧,挣钱的事儿有我呢!”

“其实我也觉得是,”艾蕊在前面附和道,“餐馆工又累又拿不到多少钱,还不如让麦添找份正式工,还挣得多一点儿,要是赶上工资高的厂子,一个月顶你在餐馆三个月挣的。”

辛蓝叹了口气:“这我也知道,问题是现在正式工也不好找啊,要能找得着他早就去了!”

艾蕊沉默了片刻,犹犹豫豫地说:“其实我倒知道一个工作机会,就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

辛蓝忙问道:“什么工作啊?先说来听听嘛!”

“前几天一个斯图加特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那儿有个包装厂正有一批急活儿等着招人呢,估计现在还没招满。斯图加特的工资普遍比较高,那个厂子一小时9欧,加班的话还另外有补贴,工期大概两个月。反正麦添还没开学,你们要是真急等着钱用,倒不如先让他过去干一段时间。可就是辛蓝才来了没几天,麦添又要走,怕你心里不舒服……”

辛蓝和麦添对望了一眼,都没做声。

艾蕊熟练地打了几把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超市门口:“反正这活儿还要过两个星期才开始,要是决定去呢,我就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他去帮麦添登个记,顺便再帮他找个住的地方。你们俩好好商量商量,ok?”

麦添和辛蓝下了车,艾蕊独自将车开去停车场。

超市门口长长的两排手推车旁边,麦添停下来问辛蓝道:“刚才艾蕊说的那个事儿,你觉得怎么样?”

“听起来不错,但还真有点儿舍不得你!”辛蓝塞了枚硬币,拉了一辆推车出来,“你愿意去吗?你要是愿意我倒也不反对,能早点儿挣够钱把债还上也好,就是让你吃苦我于心不忍啊……”

“少装贤良淑德,你使起我来可比资本家狠多了!”麦添拍了一下辛蓝的头,“其实也没什么可苦的,建筑工地的活儿我都干过,包装厂还不是小菜一碟。要是去的话我就干脆把费林太太的房子也退掉,还能省俩月房租,东西寄存到朋友那儿就行了。”

“那你回来以后怎么办?”

“你自己在这边儿试着找找房子呀,等我回来以后,要能找着房子咱们就直接搬新家了;要万一找不着,我就先在别人那儿凑合挤些日子,然后咱俩一起接着找。”

“嗯!”辛蓝点点头笑了起来,“好吧,那就这么定了,你去斯图加特挣银子,我留在科隆找房子。对了,不会耽误你上学吧?”

“要真干满两个月可能就赶不上开学了,不过我下学期也没打算选太多课,耽误几天就耽误几天吧!”

艾蕊泊好车走了过来,辛蓝向她汇报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决定让麦添去!”

“这么快就商量好了?”艾蕊有些意外地笑了笑,“行啊,我会给我朋友打电话的,咱们先进去吧!”

玻璃门无声无息地自动滑开,三个人推着车走进了超市里……

 

吃过晚饭,辛蓝抱着浴巾和睡衣钻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哗哗的水声响起,坐在沙发上看书的艾蕊凝神听了听,悄悄地拿起手机拨了一串号码。

“喂,李哥吗?”艾蕊故意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的那两个朋友,他们已经决定过去了……对对,麻烦你去厂里帮他们登一下记,名字就是我昨天告诉过你的……好啊,太谢谢了……另外,还有些事我想特别关照你一下……”

艾蕊边说边起身踱到了阳台上……

 

辛蓝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了浴室,艾蕊过来告诉她:“我刚才已经给斯图加特的朋友打过电话了,一切都没有问题。”

“太谢谢了!”辛蓝对艾蕊报以感激的微笑,“对了艾蕊,今天在学校的时候,杜禹说他们星期六要去逛跳蚤市场,咱们也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好啊!当然好!”艾蕊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的时候,才偷偷地笑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