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德国大学学生会的那一年 第三话

151

作者:周磊

我的心情此时非常复杂,既感到被欺骗,又被排斥。就在一个小时前,三大党团主席还曾共同邀请我出任议会主席一职,而现在我只是想当副主席,他们却居然装着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低头的低头,玩手机的玩手机,就是不正眼看我。我的竞争对手获得竞选议会的选票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居然被选上了。我反而没有。这也太不公平了!这是我在议会上第一次受到打击(后面还有很多次打击),印象很深刻。接下来,我在议会上首次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高声说:“我反对主席团的成员结构,它不符合议会精神。议会规章有明确规定,主席团必须均匀地代表议会(Das Präsidium muss die Mitte des Parlaments widerspiegeln),主席团当中却有两个人来自绿党,而绿党本身只有两名议员(我本来还想说,他们二人的票数加一起才是我的三分之二, 哪有资格占据主席团两个席位), 这似乎无法均匀地代表议会。” 顿时间,会议现场鸦雀无声。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某些人在座位上傻傻地笑了笑,我也懒得理会他们。这时突然有一人发言说:“议会规章上虽然这么写,但是规章上又没有说清楚“均匀”的具体定义。再则,她是由各党派的议员选出来的,这也体现出了“均匀”。 ” 议会又一次陷入沉默。此刻,年纪最大的议员开口打圆场说,既然大家没有异议,副主席就这么定了。

在此我想加以说明,因为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我的批评虽然有理,对方的辩护即便有些强词夺理, 但包装得很好。

第一:投我票的议员有8人,他们来自不同党派,借用他们的观点,如果我出任副主席同样可以均匀地代表议会。

第二:在国会的主席团当中,只要主席属于A党,各副主席必须由其他党派成员组成,而不注重选票来自哪里。这才是关键!但是在这次学生会的主席团中,主席和副主席都来自同一个党(绿党是小党,连组成党团的资格都没有,党团必须由三名议员以上才能组成)。 试问,这也算均匀地反映议会吗?我敢肯定, 那位发言者自己是应该了解情况的。

由于我是新来的,既没有经验,又不太懂规矩,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因此没有再多发言。再者说,第一天就和其他同事撕破脸似乎也不太好。

在此次会议中,我们还讨论成立几个委员会以及下次会议的议程,比如任命新的Asta成员。德国每个议会都有委员会,针对不同领域的实际问题进行商讨。委员会的数量没有规定,有些是固定(或必须)的,有些则是临时组成的。数量多少取决于议员的积极性。在普通情况下,学生会议员的积极性都低得吓人。

固定委员会有以下几个:

财政委员会 Finanzausschuss,

内政委员会 Innenausschuss,

法律委员会 Rechtsausschuss 以及

首席委员会 Hauptausschuss。

不固定委员会有:

文化委员会 Kulturausschuss,

体育委员会 Sportausschuss 等。

有时,体育和文化委员会会被合并。总之,有多种可能性的存在,委员会的称呼也各有不同,也正是因为如此,说他们是不固定委员会是有一定道理的。固定委员会在德语里被称之为 Ständiger Ausschuss, 非固定委员会被称之为 Nichtständiger Ausschuss。

我自己不是学法律的,因此进法律委员会不在我的考虑之内。我对内政和首席委员会也不是特别感兴趣,最终选择了加入财政委员会,因为这和我读国民经济学有紧密的关系。我想知道学生会的财政如何运作(分配)。 毕竟我们议会每年大约有15万欧元可分配资金(学生数量多的综合大学可分配资金可以高达50万欧元以上,比如科隆大学)。在最佳情况下,每个议会党团议员都应该按照自己兴趣进入各个委员会。德国所有议会的实际工作都由委员会落实,包括国会。原则上是这样,只不过学生会做得没有那么正规罢了。

进入财政委员会的议员有三个人,除了我以外还有左党和社民党青年团主席。我们单独约好一个时间和地点,举行了首次财政委员会会议(和议会会议是分开的), 并且选出一名发言人。我当时心高气傲,信心十足,心想不管进什么委员会,发言人非我莫属。在开会的时候,他们二人也确实都推举我出任财政委员会的发言人,后来才知道这原来是个“陷阱“。

“既然你们都推举我,这事就定下来了,咱们开始聊正事吧。” 我自信地说。

“你先别急,我们还是要按照程序走。” 他们回复我。

于是我们做了一次象征性的表决。

其中有一人问:“同意周磊出任财政委员会发言人的请举手。”

我们三人都举手。我的手自然举得最高,速度也最快,就这样我成为了该委员会的发言人。后来我们针对某些事情(具体什么事我忘了)进行商讨,并决定在下次会议中由我作为代表来阐述我们的立场。

事后我又得意地想,出任财政委员会发言人其实也不难。该委员会的成员都是议会各党团的领袖级人物,我们的立场应该会受到重视,我身为发言人更会受到重视。可惜,我又错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