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科隆病人 第八季

142

请关注原作者微博:@阿巳

 

18

星期六一大早,莱茵河畔一座大桥下的空场上,已经挤挤挨挨地搭满了简单的摊位。摊位上陈列着半新不旧的电器、式样过时的服装、略有破损的玩具、古旧的皮质或银质首饰……五花八门、无所不包;摊主既有三五成群留着小黑胡子的土耳其人,也有来自普通德国家庭的父子或夫妻;顾客们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地流连在一个个摊位间,不停地和摊主讨价还价,比任何一个商场都要热闹。

杜禹、赵博和苏小南站在桥下等着辛蓝他们到来。没过多久,艾蕊的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附近的空场上。

艾蕊、辛蓝和麦添下了车,跟着杜禹一行走进跳市里,开始耐心地淘起宝来。

杜禹帮苏小南和赵博挑了些咖啡壶、吹风机等小家电;艾蕊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三个身后,心不在焉地随手拿起些小玩意儿看看又放下;麦添拖着辛蓝磨磨蹭蹭地落在最后,和杜禹保持着一定距离。

苏小南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对跟在后面的艾蕊、麦添和辛蓝说道:“对了,一会儿你们一起上我们那儿吃饺子去吧,人多热闹!”

麦添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刚想找借口推说不去,辛蓝却已经高兴地回应道:“好啊好啊,我都好长时间没吃过饺子了!”

艾蕊看上起也很开心“太好了,我也想吃饺子!”

麦添不好再说什么,辛蓝又追问道:“你们打算包什么馅儿啊?”

杜禹正站在不远处的摊位前看东西,听到辛蓝的话不禁笑了一声:“你以为能有多少新鲜馅儿可包?左不过也就是白菜猪肉、猪肉白菜!有一回老刘他们非说要吃韭菜馅儿的——好么,亚超里倒是有,就那一小细捆儿,还没我手指头粗呢,竟然一捆要一欧!我们买了足足得有6、7捆,最后饺子里也没吃出多少韭菜味儿来。这要搁国内,谁会花6、70块钱吃顿韭菜馅儿饺子啊?纯属脑子进水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继续向前走去,只有杜禹没动地方,拿着一个皮革缝制的存钱罐饶有兴趣地把玩着。

艾蕊凑到杜禹身边看了看那个存钱罐:“你喜欢?”

“是啊,你看做得多精致,这么漂亮的手工艺品也就在跳市上才能找得到!”

艾蕊点点头:“的确不错,风格粗犷,适合男人用。”

“多少钱?”杜禹举起存钱罐向摊主询问。

“10欧。”摊主伸出两个五指张开的手掌。

杜禹想了想:“5欧?”

摊主摇摇头:“最少8欧!”

杜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存钱罐放下了:“算了,怎么说也是个玩意儿,花这么多钱不值当的,咱们走吧!”

艾蕊笑了笑,跟在杜禹身后离开了。

前面的几个人已经和他们有了一段距离,艾蕊边走边小声地问杜禹道:“哎,帮我个忙行不行?”

“什么忙?”

“我的电脑最近动不动就死机,想让你到我家帮忙看看。”

“哦,那好说,哪天放学我跟着辛蓝过去就是了!”

“可是我急等着用呢。我是想……能不能等会儿让他们先回河滨公寓,咱俩开车先去我家一趟,完了再一块儿过去?应该耽误不了太长时间的,好不好?”

杜禹明显地有些犹豫,艾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终于还是点了头:“行吧,正好我也找个逃避做饭的借口。”

艾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正想说什么,赵博忽然风风火火地跑向他们这边,边跑边招着手喊道:“杜禹,有卖自行车的,过来看看。”

杜禹和艾蕊跟着赵博走过去,看见一片空地上摆着好几辆大大小小的自行车,一个土耳其人站在旁边守着,其中的两辆跑车看起来还很新。

杜禹和赵博走上前去对着那两辆跑车东摸西看,辛蓝好奇地问道:“你们要买自行车?”

赵博点点头:“是啊,眼瞅着天气越来越暖和了,骑车上下学还能省点儿月票钱。”

“什么呀,”苏小南笑着插话,“其实是我前几天捡了辆自行车把他们俩给馋着了。”

辛蓝一脸惊讶:“自行车都有的捡?在哪儿捡的?”

“就在大街上呗!你看见哪辆车搁在路边又没上锁,那就是人家不要了,只管推走就是!”

“还有这种好事?”辛蓝转向麦添,“那你来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没见你捡一辆?”

麦添一脸的无奈:“我有学生票,坐车又不用花钱,捡自行车干吗?”

杜禹对辛蓝说:“你就别听苏小南吹她那车了!你是没看见,都破成什么样儿了?还是我给修了老半天才凑合能骑两下。谁会眼红那个呀?这车多好,还带变速呢,好歹花钱买个舒心是不是!”

杜禹和赵博推着车到不远处试骑了两圈,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终于以每辆20欧的价格成交了。

一下子添了两个大件儿,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再看那些小玩意儿,随便晃了一圈便离开了跳市。

没走太远,杜禹停下脚步叫住了苏小南:“你帮我把这车先骑回去,你要不想骑就让辛蓝她男朋友骑也行,你和辛蓝坐车。”

“你要干吗去啊?”苏小南狐疑地看着杜禹。

“我和艾蕊去办点儿事,一会儿就回去。”

苏小南有些不高兴:“杜禹,吃饺子可是你昨天提议的,怎么着?想临阵开溜回来吃现成的啊?”

“你们昨天不是说和馅擀皮都会吗?又不是缺了我不行!吃现成的怎么了?自打咱们一起搭伙,天天都是我给你们做饭,还不许我享受一回了?再说我是真的有事儿,没事儿我不就回去了么!”

苏小南不情愿地接过了自行车,刚要离开又回头叮嘱道:“那你们早点儿回来啊!”

杜禹和艾蕊已经说说笑笑地并肩向停车场走去,谁都没有理会苏小南的话。

 

19

艾蕊的公寓里,杜禹坐在沙发上,神情专注地盯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中了点儿病毒,我帮你装了杀毒软件,现在没事儿了。”

艾蕊并不答话,带着神秘莫测的微笑,跷着脚坐在杜禹旁边,穿着丝袜的长腿在杜禹的腿上轻轻地蹭来蹭去。

杜禹关掉电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咱们走吧,估计他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干吗这么着急?”艾蕊坐在沙发上没动弹,盯着杜禹的眼睛里带些挑衅的意味。

“不是没别的事儿了吗?”

艾蕊轻轻地笑了一声:“你不会以为我特意把你叫来,就只是为了修电脑吧?”

杜禹看了艾蕊一眼,不为所动地转身向门口走去:“那我就更不能在这儿待着了,你要是不愿意去我就自己先走。”

艾蕊一个箭步抢先冲到了门前,靠在门上拦住了杜禹的去路。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艾蕊愤怒地逼视着杜禹,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

杜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害怕你为什么总想躲开我?”

杜禹望着艾蕊没有做声。

艾蕊和杜禹对视了片刻,面部表情渐渐放松下来,轻轻地吁了口气:“你知道吗?我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对一个男人……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发了疯似地渴望……渴望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被他吻遍全身、被他完完全全地占有……说不出什么原因,就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幻想……如果能让这些都成为真的,哪怕只有一次,就算拼了命去换,也在所不惜……只是我没想到这个男人,他竟然是一个胆小……”

杜禹没等艾蕊说完最后一句,猛地扑过去将艾蕊死死地压在门上,疯狂地吻住了艾蕊的嘴唇。

突如其来的激情如滔天巨浪般席卷了艾蕊,她在一片混沌的窒息中用尽全身的力气攀住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忽而又感到每一个骨节都变得酥软,像是整个人就快要融化成一摊滚烫的液体;她紧闭着双眼,陶醉到晕眩地吮吸着覆在她唇上的炽热柔韧、纠缠在她舌尖的温润绵软,从心底里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杜禹的手从艾蕊圆润的肩头滑至纤细的腰间,又顺着玲珑的曲线滑上了微微翘起的、丰满的臀,忽然将她一下子拦腰抱起,大跨步地向起居室走去……

 

同一时间,辛蓝和苏小南各背着一书包从超市买来的饮料水果进了赵博的房间。刚一推开门,走在前面的苏小南就大声地问道:“杜禹回来了没有?”

话音未落,屋子里已经响起了一片尖叫,苏小南只觉得脚下滑溜溜的险些摔倒,低头一看,满满一盖帘刚包好的饺子已经被她踩成了烂泥。

“天啊,你们干吗把饺子放地上啊?”苏小南也叫了起来。

“这不是桌上放不下了嘛,谁想得到您走路不看脚底下啊。”赵博递过来一张报纸,“你就先别到处乱走了,回头再踩一地肉馅,先拿报纸擦擦鞋吧!”

老刘、叶武和宋姐也在屋里,一人一手白面地看着苏小南笑。老刘打趣道:“小南,就你刚才踩坏的那点儿饺子正好够你一人儿吃的,待会儿煮好的饺子就没你份儿了啊。”

苏小南边脱鞋边抗议道:“那能都赖我吗?厨房那么大地方你们干吗非挤在屋里包?”

“哪儿敢在厨房包啊?多少次的经验教训了——那帮老外一看见你包了饺子,这个尝一个那个尝一个,落到咱们嘴里就剩不下几个了。”

叶武插嘴道:“就是,再说还有丁建呢,既然不叫人家,就别让人家看见了。”

麦添拿着一根空心塑料管权充擀面杖,正低头卖力地擀着饺子皮,辛蓝凑到旁边观摩了一会儿,笑着夸奖道:“看不出来啊,你还学会这手艺了?”

“那是!”麦添颇为得意,“你也别闲着了,去帮着包吧!”

“不会……”辛蓝为难地挠了挠头。

“那你帮我擀皮儿?”

“也不会……”

“要不你去煮饺子?”

辛蓝涨红了脸,小声地咕哝道:“你就别为难我了好不好?”

正守着电锅做水的老刘冲辛蓝招了招手:“来,我教你,特简单,包你一学就会。”

听老刘传授完要领,辛蓝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待锅里的水一开,辛蓝立刻抄起一盘包好的饺子,离得老远就扔进了锅里,开水一下溅了出来,崩了老刘一脸,把老刘烫得直跳脚。

“哎哟,小姑奶奶,我可真服了你了。”老刘边抹着脸上的水边叹息道,“跟家真是一点儿活儿都不干呀?将来嫁人了可怎么办?”

“行了行了,我来煮吧。”宋姐笑着走了过来,“人家自然有老公心疼呢,用得着你操心?”

辛蓝窘迫万分,不知所措地看了麦添一眼,麦添对着她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杜禹到底跑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呀?”苏小南自从进了屋,已经是第三遍念叨这句话了。

叶武说:“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不就完了嘛!”

苏小南真的掏出手机来拨了电话,但很快就挂断并抱怨道:“怎么还关机了?”

“那我给艾蕊打一个试试……”辛蓝也拿出了手机,“奇怪,也关机了!”

苏小南明显地烦躁不安起来:“这两个人搞什么名堂?饺子都快出锅了,回不回来吃也该给个准信儿吧!怎么做事这么没谱儿啊?”

赵博在一边研究性地看了苏小南半天,忍不住插嘴道:“他们不回来咱们就先吃呗,你何必急成这样?人家俩人想单独待会儿,你就别非得玩儿命找了,不会这么看不出眉眼高低吧?”

辛蓝和麦添听了这话,惊讶地看了赵博一眼,又满腹狐疑地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苏小南却顿时不再吭气了,闷闷不乐地揣着手站在宋姐旁边看她煮饺子;叶武兴奋地凑到赵博跟前:“谁呀谁呀,说谁呢?杜禹要和谁单独待会儿?”

“去去去,没你事儿,瞎打听什么?饺子煮好了啊,赶紧赶紧,准备开吃!”

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大家各自配好了调料,热热闹闹地围了一圈吃起来。苏小南没吃几个就无精打采地把碗撂在了桌上:“你们慢慢吃吧,我先回屋了。”

苏小南说着就站起身向门外走,叶武叫了起来:“哎,别走啊,不是说好了吃完饭打牌的吗?”

苏小南却像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地出了门。赵博愣了一下,也起身跟了出去。

“你怎么了?才吃了几口就走呀?”楼道里,赵博追上苏小南低声问道。

“我没胃口!你就别管我了,回去吃你的吧。”

苏小南满脸的不耐烦,赵博只得停在原地,神色黯然地看着苏小南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杜禹和艾蕊依然相互搂抱着在沙发床上缠绵,一刻也不舍得分开。艾蕊把头埋在杜禹的胸前,不停地嗅着杜禹特有的体味。

杜禹轻轻地拍了拍艾蕊的肩膀:“你饿吗?”

艾蕊摇了摇头。

“奇怪,我也不怎么饿,往常到这时候我早就饿得不行了。”

“这回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了吧?”

“还有这么夸自己的?”杜禹笑了起来,“不过不饿我也该回去了,天都黑了,再不回去他们不定怎么想呢。”

“不让你走!”艾蕊立刻手脚并用将杜禹缠得紧紧的。

杜禹温柔地咬着艾蕊的耳朵:“你不放我走,一会儿辛蓝回来了怎么办?”

“回来就回来呗!你干吗老在意他们啊?这儿又不是中国,大家自己的事儿还顾不过来呢,哪儿有闲功夫操心别人?反正就是不让你走,要不然我给你个惊喜吧,你就不许走了,行不行?”

杜禹不以为然地拨弄着艾蕊的头发:“还有什么惊喜?你今天还不够让我惊喜的?”

艾蕊伸长手臂到扔在茶几上的小挎包里掏了半天,拿出一样东西放到了杜禹的手里。杜禹拿到眼前一看,正是早上在跳市看中的那个皮存钱罐。

“哟!你什么时候去买的?我怎么一点儿都没注意到?”

“你和赵博买自行车的时候呗。怎么样,这回答应我不走了吧?我等会儿去给你做点儿好吃的吧,你想吃什么?”

杜禹没回答艾蕊的问题,只是把存钱罐抓在手里把玩着,过了一会儿,看着艾蕊轻轻叹了口气:“我哪儿好啊,让你这么喜欢我?”

艾蕊想了想:“哪儿都不好……但就因为是你的,所以哪儿都喜欢!”

杜禹丢下了存钱罐,翻过身将艾蕊又一次压在身下,狂热地亲吻着她全身上下绸缎般光滑的肌肤。艾蕊涔涔的香汗、娇柔的喘息和凌乱的秀发如丝缠绕,编织成了一张无边无际的极乐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