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德国大学学生会的那一年 第四话

114

作者:周磊

在下一次议会会议中,主席点名轮流让各委员会发言人发表意见,接着由议会一一表决。轮到我发言时,我陈述了上次委员会会议的讨论结果。我话还没说完,就有人表示反对,不是别人,正是财政委员会的另外两名成员。他们反驳我的发言并不代表该委员会的立场,搞得我一团雾水,当场就火了,立即质问他们:“你们他妈的怎么突然间变卦出尔反尔了?我们当初对各项方案不是已经达成一致了吗?” 接着,我又发泄了对他们的强烈不满,最终宣布说:“既然这样,老子他妈的不干了。从今日起,立即退出财政委员会。” 就这样,椅子还没坐暖的我辞去了财政委员会发言人一职。谁让我刚愎自用,落入了他们事先设置好的“陷阱”都没察觉。总之,我也不管那么多了,说不干就不干,还真的不稀罕这个破位置。

这次经历对我的打击并没有像上次那么大。自此事件后,我渐渐地明白,想玩转议会,仅仅以一人之力是没用的。你再牛,手里只有一张票,脸上也只有一张嘴,如果没有多数人的支持,即便你的提议再正确,每次表决依然必败无疑。我也深深体会到什么叫作独掌难鸣。自那时候起,我也逐渐地放弃了与他们和谐共事的念头。就某些人的人格而言,还想要让我与他们和谐共事?没门!

在会议还没有结束时之前,我对坐在身旁的两名基民盟青年团女议员悄悄地说:

“你们觉得我们今后联盟如何?你们两个人再加上我便能成立党团。如果分开,只是独立议员而已。”

“联盟就没必要了。你今后有什么提议,我们会鼎力支持你的。” 她们也捂着嘴悄悄地回复我。

“哦,那好吧。” 我回复说。在我的印象当中,我们三人似乎没有一次联手提议过。至于为什么,稍后我再揭开谜底。

据说,在学生会缺席是一个非常普遍且恶劣的现象。很多议员被选上后,要么从来不去参加会议,要么立即退出议会,空席则由其他后备人选补上。当初我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发现其中还有那么多原因。

第一:很多人之所以竞选学生会只为了一张证明,展示他们在课外积极参与“学生自我管理”(studentisches Engagement),然后利用这些证明去申请奖学金。为什么会这样呢? 理由很简单, 很多基金会重视类似证明,凡是积极参与学生自我管理的学生在申请奖学金时会有优势(大学生的自我管理不是指积极地举办娱乐活动),  一旦被选入议会,拿到证明后便立即宣布退出。他们自己本身根本没有任何积极性参与学生自我管理,只是想 “骗取” 一张证明而已。当然,也有些人并没有做得那么明显,选择立即退出,而是像僵尸般留在议会里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直到下一届大选。

第二:只要在学生会或者在Asta干一年,大学奖励每位学生一个学期,如果本科生必须在六个学期内毕业,议员们便多增加一个学期,既在7个学期内毕业。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学生竞选的原因之一。

第三:想要被选入学生会,主要依靠个人知名度或社交能力。某些人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帮助某某党派竞选,一旦被当选后又立即退出议会,把空缺的席位让那些知名度较低、获得票数较少的后备人选补上。 这会导致发生以下状况:如果你加入某个党派一起竞选,即便只获得单位数选票也可以作为后备人选进入议会,因为前面多多少少会有一批人 “因个人理由” 退出议会。我自己没办法退,因为后继无人,再不爽也要硬着头皮干到底。我不能辜负我的选民啊!

我以上所说得均为常见原因,不排除另外因素的存在。某些议员的积极性不高是事实,但也有一些议员的积极性特别高,高到让我无法容忍也是事实。积极性偏低和偏高的议员比例大约是 90% 对 10%。

接下来,我想聊一聊由于议员们的积极性高低导致我两次在会议上发飙的 “壮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