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北威谣 【第五章】

121

9.

—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枝冬调撇,相思不如不相思。”

 

“有什么忌口的么?”

“一点儿没有。”

“那就行。”

“你带我吃什么好吃的啊?”

“土耳其旋转烤肉。”

“那是什么东西?听着好高级。”

“Döner.”

“……”

网友见面的第一餐,杨乐乐没有选中餐馆,而是挑了一家常去的土人店。

因为历史政治原因,德国的土耳其人非常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饭馆。不少人对土人店的印象只有土耳其旋转烤肉,实际上他们有的远比烤肉多,更有享誉盛名非常美味的羊汤。

杨乐乐觉得很意外,眼前的少女并没有对土人店显示出任何排斥的情绪,反而驾轻就熟的从柜台拿了两副刀叉纸。

她撑着下巴看着张瑶擦桌子的忙乎劲儿,忍不住问了句:“以前来过这家店?” 张瑶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说:“嗯,也算常客吧。诶,手抬起来。”

杨乐乐闻言像投降一样举起双手,带着一脸浮夸的无辜说:“女侠饶命,我可以给钱。”

张瑶闻言擦桌子的动作顿了顿,抬起眼睛看着她,没有说话。杨乐乐察觉到张瑶的神情有些复杂,偏了偏头问道:“怎么了?” 张瑶说:“找不到形容词来描述你的傻样了,所以词穷了几秒。” 说完就笑了起来。

杨乐乐看着张瑶的笑脸,那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又冒了出来。她皱起眉头刚想说话,恰好这时店员端来了她们点的羊汤。

羊汤雪白雪白的,浮着油花,羊肉特有的香味冲散了杨乐乐心里的疑惑,朝张瑶努了努嘴后埋头吃了起来。

一顿饭吃得无比安静。

杨乐乐是食不言这一方针的忠实拥护者,在家和胖子那个话痨一起吃饭时也是听着他的单口相声默默无闻,被数落的时候也不反驳,只是精准的挑走盘子里他喜欢吃的食材,力求吃个一干二净让他没东西吃。

让杨乐乐意外的是,张瑶也不说话,专心的吃着饭,安静的像只兔子。

“安静的吃饭真好。” 杨乐乐心中想道,“希望她不觉得尴尬就行。”

吃完饭两人沿着河边散步,走着走着走到了锁桥上。

这座桥横跨莱茵河,中间是火车通过的铁轨,两侧是行人和自行车道,由半人高的铁丝网做为隔断。铁丝网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锁头,锁身上刻着稀奇古怪的字样,有的是人名缩写,有的是鬼画符。火车况且况且的开过,桥面和铁丝网有些抖动,那些成片的“爱情锁”也咣啷啷的晃了起来。

这样一锁就能锁住爱情么?杨乐乐心里嘀咕着,在她的世界观里,这种刻名字挂锁希冀爱情永不褪色的事情,还不如用这锁头把对方锁在小黑屋里来的靠谱。

走在桥上抬头就能看见大教堂的塔尖,柔和的阳光给塔尖镀上了一圈金色。

一路走来杨乐乐都没有说话,张瑶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也没有开口,只是站定了摸出烟来,给了杨乐乐一根。杨乐乐接过一看,是她平时一直抽的牌子。

“你也喜欢抽这个?” 杨乐乐一边点烟一边说,“抽这个牌子的人不多啊。”

张瑶抽着烟看着夕阳下教堂的塔尖继续着沉默,杨乐乐又问道:“怎么啦,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不喜欢吃羊汤?”

张瑶随手拨弄着一把挂在铁丝网上的锁,说:“闭着嘴吃饭香。是以前有个人给我讲的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杨乐乐听后笑了笑说:“谁这么有慧根,快赶上我了。” 张瑶撇了撇嘴,翻了个白眼说:“看把你能的。”

随着夕阳西下,气温也下降了不少,莱茵河的水面被清风吹起了皱褶。淡蓝色的烟袅袅的离开烟头,胡乱散在了风里。杨乐乐踩了烟头,挽了一把被吹到脸上的头发,看到张瑶头顶随风摆动的呆毛,抬起右手拂了上去。

头发很软,头皮的温度缓慢地爬上了杨乐乐的手部神经,有些舍不得离开。她看张瑶想偏头躲开,下意识的说了句:“别动!”

张瑶没有动,只是又撇了撇嘴。杨乐乐觉得她撇嘴的动作很有趣,好像想要仔细看清她唇角肌肉运动的轨迹,于是躬了躬身子,吻了上去。

嘴唇很凉,舌尖很软,似曾相识。

两人分开以后,杨乐乐看着张瑶粉红色的耳朵,轻声说道:“去我那儿吧。” 张瑶扬了扬眉毛,偏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随后轻描淡写的说了声“好”。

这样的语气,没有温度的亲吻,柔软的头发。似曾相识的念头像是吸饱了水的海绵在杨乐乐的脑海中迅速的膨胀了起来,让她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