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 科隆病人 第九季

91

20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屋里,艾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杜禹酣睡的面容,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他厚实的胸膛有节奏地上下起伏着,每一次呼吸都温暖有力;一条结实浑圆的手臂搭在艾蕊的腰间,沉甸甸的分量让她有一种实实在在的归属感。

艾蕊小心翼翼地用手支起头,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熟睡中的男人——所有那些她渴望了千百遍的细节,现在全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她缓缓地伸出手去,用无限的柔情轻抚着杜禹的面颊,摸着摸着,眼里渐渐盈满了泪水。泪珠一滴滴滚落下来,给那张明艳动人的脸镶嵌上了无数细碎的水钻……

 

河滨公寓附近的小站,在周末的早上显得异常冷清。铁轨延伸在两条红砖垒起的高台之间,台子上孤零零地立着雨棚、自动售票机和免费报亭,四周一片静谧,只有高高的树梢上偶尔传来一两声清脆的鸟鸣。

辛蓝挽着麦添的胳膊踏上了站台,边走边不停地打着呵欠。两个人在雨棚下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辛蓝耷拉着眼皮嘟囔道:“没想到这牌不知不觉就打了一宿,好长时间没熬过夜了,真困!”

麦添把辛蓝搂进怀里:“宝贝儿,坚持一下,等会儿上车再睡。外面太冷,睡着了非感冒不可。”

辛蓝睡意蒙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麦添,你好像比以前懂得关心人了!”

“唉,有什么办法啊?谁让我找了你这么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呢?你们家人本来就恨我恨得牙根儿痒痒,不把你照顾好了更得找我拼命了。”麦添的脸贴住了辛蓝的面颊,“哎,说正经的,下个星期我走了以后你自己可得好好的,万一有点儿什么闪失,我可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辛蓝坏笑了起来:“那你可要小心点,你要是敢在那边儿沾花惹草,我就故意弄出点儿事来陷害你,让我们家人找你算账。”

“嘁,你觉得可能吗?”麦添不屑道,“分开三年也没出什么事儿啊,俩月倒能有事儿了?”

“那谁说得好啊,你们男人这么奇怪的动物……”

“行了,不许那么多废话,来车了!”

地铁列车轰隆隆地驶进了站台,麦添和辛蓝手拉手跑了过去,头发和衣摆在列车带起的风中猎猎飘扬……

 

半小时后,辛蓝呵欠连天地爬上公寓三楼,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迎面撞上了正准备离开的杜禹。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然后极不自然地互相点头问好。

辛蓝进了自己的卧室,跟在杜禹身后的艾蕊扮了个鬼脸,蹑手蹑脚地拉开大门,和杜禹一起走了出去。

“真不用我送你?”艾蕊站在楼道里低声问道。

“真不用!买月票干吗使的?你再回去睡会儿吧,别下楼了,小心着凉。”

艾蕊凑近了一步,仰起头看着杜禹,杜禹俯身给了她一个短暂而甜蜜的亲吻。艾蕊满足地叹了口气,依依不舍地叮嘱道:“给我打电话!”

“嗯!”杜禹点点头,转身向楼下走去,边走边不时地回过头,对靠在门边的艾蕊微笑,直到他们再也看不见彼此。

 

辛蓝沉沉地睡了一个上午,中午起床后随便梳洗了一下,到厨房拿了些蛋糕吃起来。艾蕊轻轻悄悄地走过来,倚在厨房门口看着辛蓝大吞大嚼。一整块蛋糕下肚,辛蓝才发现了门边的艾蕊,艾蕊温和地对她笑了笑:“想不想出去走走?”

小区里的住户并不算少,但不论什么时候,总是宁静异常。辛蓝和艾蕊悠闲地倘佯在楼前的小路上,一扇扇敞开的窗中偶尔传来低低的笑语,一个个用精致的铁艺栏杆围成的小阳台上,无数的盆栽鲜花将缤纷绚烂的色彩如画卷般倾泻下来,给这个慵懒的午后平添了几分妖娆的韵味。

“麦添打算什么时候出发?”艾蕊貌似随意地问辛蓝道。

“星期四吧,他想提前几天过去,也好事先做点儿准备。”

“嗯,别忘了告诉我是几点的火车,我开车带你一起去送他,顺便告诉他怎么和我的朋友联系。”

辛蓝感激地看了艾蕊一眼:“真谢谢你什么事情都帮我们想得这么周到,刚来德国就能认识你这么个朋友,真是太幸运了。”

艾蕊淡淡地笑着没有说话。

两个人不知不觉走进了小区的儿童游乐场。正是午睡的时间,这里一个孩子都没有,空荡荡的秋千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木头跷跷板安静地保持着倾斜的姿势,沙坑里还散落着孩子们玩过的小塑料桶和塑料铲。

辛蓝和艾蕊并肩坐到两架秋千上,用脚尖点着地让秋千前后摇荡起来。

“今天早上看见杜禹,很惊讶吧?”艾蕊忽然这样问道。

辛蓝点了点头:“是啊,的确有点儿!”

“我也不想瞒你,其实去河滨公寓接你的那天,我就对杜禹……怎么说?算是一见钟情吧!说起来还应该谢谢你呢!”

“是吗?”辛蓝若有所思地轻轻晃动着双腿,“那杜禹对你也是一样的吗?”

“我想……应该是吧!”艾蕊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愉快的笑意。

“那……”辛蓝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打算和汉克分手吗?”

艾蕊的眼神立刻黯淡了下去,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小声但却坚定地说道:“不,我不会和他分手的!”

辛蓝半天没有说话,艾蕊自嘲地轻笑了一声:“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吧?”

“没有,真的没有。”辛蓝诚恳地望向艾蕊,“恰恰相反,我一直觉得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女孩。你让我觉得那么温暖和亲切,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你……就象是我的姐姐!至于感情上的事,本来就是世间最复杂的东西,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我从来不会用这些去衡量一个人。”

艾蕊不自觉地停住了秋千,静静地看着辛蓝,扶着绳索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辛蓝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刚才只是在想……杜禹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如果你能好好珍惜他的话……艾蕊,我不是想要干涉你的私事,只是真心希望你能幸福!”

艾蕊将目光转向了别处,紧紧攥着绳索的手心被磨得生疼,过了好一会儿,才装作若无其事地对辛蓝笑道:“谢谢你辛蓝,不管怎么样,能不能拜托你……”

“放心!”辛蓝打断了艾蕊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跟杜禹说的!”

她们都不再说话,专心地荡起秋千来。秋千越飞越高,小小的游乐场里回荡着两个女孩子清脆的笑声,连午后慵懒的空气都变得活泼起来了……

 

21

河滨公寓,杜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听到敲门声响起,头也不抬地说了声:“进!”

门开了,苏小南悄无声息地闪了进来。杜禹看了她一眼,眉毛一扬问道:“有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来你这儿待会儿了?”

“当然可以,随便待!”杜禹说完又低下头去看他的书了。

苏小南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了下来,踌躇地看了一会儿正专注于书本的杜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昨天干吗去了,连饺子都不回来吃?”

“哦,有点儿事儿。”杜禹漫不经心地回答。

“什么事儿啊一直忙到今天早上?”

杜禹把书撂到一边,皱起眉头打量着苏小南:“你怎么还有查哨的爱好?”

“谁查你了?早上碰巧从窗户里看到你从外面回来,要不是在外边呆了一宿,鬼都不信你能起那么早。你……是不是跟艾蕊在一块儿来着?”

杜禹索性坦白道:“啊,怎么啦?你特意跑过来就为了问我这个?真够八卦的!”

杜禹说着又拿起书看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苏小南极为难看的神情。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苏小南艰难地开口道:“杜禹,其实我……”

话还没说完,杜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杜禹也就没理会苏小南那半句话,径直拿起电话走到一边去接听了。

“喂,你在宿舍吗?”艾蕊充满女人味的声音轻柔地从电话那端飘了过来。

“在呀。你在干吗呢?”

“你到窗口看看就知道了。”

杜禹疑惑地走到窗边向下望去——批着浅灰色短大衣的艾蕊正站在窗下的河边,手机贴在耳旁,仰起头对着杜禹微笑,脖子上鲜艳的丝巾在阳光下绚目地飘飞,映衬着身后河水的波光,令杜禹心弛神荡。

杜禹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河边的俏丽佳人,才对着电话说道:“你等着,我马上下去。”

不明就里的苏小南看到杜禹大步流星地向门外走,急忙问道:“干吗去呀你?”

“我出去一趟,你愿意跟这儿待着就待着,不愿意待着就先回去吧。”

杜禹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苏小南百无聊赖地坐了一会儿,也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杜禹走出楼门的时候,艾蕊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一见他出来,便张开手臂迎上前来,脸上淌满了甜蜜的笑意。

“怎么这么快就又跑过来了?”杜禹拥住她问道。

“想你了!”

杜禹笑了起来,吻了吻艾蕊飘散着清香的发丝。

“回我那儿去好不好?”艾蕊抬起头望着杜禹,“我一分钟都不想离开你!”

“我倒是无所谓,可是辛蓝……”

“没事儿,我刚刚都跟她讲清楚了,她说很高兴我们在一起。”

“是吗?那行,你等一会儿,我回去收拾点儿东西。”

“嗯!”艾蕊高兴地踮起脚尖在杜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一楼房间的窗口映出了苏小南的脸,看着楼下亲密相拥的两个人,慢慢地红了眼圈……

 

杜禹再次跟着艾蕊回到了她的公寓,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他们前一夜疯狂相爱的气息。辛蓝正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看电视,见他们两个人一起走进屋,对着杜禹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晚上给你们做点儿好吃的吧,红焖羊肉怎么样?前几天刚好在超市买了羊腿呢。”艾蕊心情愉快地脱掉外衣走进了厨房。

杜禹凑到辛蓝旁边搭讪道:“哎,我过来住住你没意见吧?”

“我能有什么意见?”辛蓝笑道,“放心,艾蕊这房子隔音效果满好的,碍不到我什么。不过你早上起来用厕所可得速战速决啊,别死占着不出来。”

“嘁,咱俩还指不定谁占的时间长呢,估计要是被你抢了先手,我就只能带到学校去解决了。你看的这是什么破节目啊?让我看看足球,今天勒沃库森主场对拜仁。”杜禹不由分说地去抢辛蓝手里的遥控器。

辛蓝赶忙躲闪:“别瞎拨,我这儿看得好好的,你怎么那么讨厌啊?”

“听得懂吗你就看?看足球多好!”

“就不让你看,气死你!”

艾蕊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杜禹你别刚来就欺负辛蓝,进来帮我切羊肉来。”

杜禹悻悻地进了厨房,辛蓝得意地窝进沙发里偷笑着。

 

羊肉刚刚端上桌,门铃就响了。艾蕊开了门,亚历山大拎着一瓶红酒站在门外,对艾蕊笑道:“蕊,你又做好吃的东西了吧?我特意来给你送酒的,有好菜没好酒多可惜。”

“哦,谢谢,可是我自己有酒啊。”艾蕊故意揶揄道。

“我觉得我的酒会比较适合你。”

“你怎么知道?”

“我用闻的就知道了。”

艾蕊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好了,进来一起吃吧,下次来我这儿吃东西不用找那么多借口。”

“嗨!”亚历山大走进屋子向辛蓝和杜禹打着招呼。

“嗨!”杜禹边热情地回应着亚历山大,边不动声色地用中文对辛蓝说道,“这小子鼻子还真够尖的,贼不走空啊。”

“呵呵,你可不知道,艾蕊每次做好吃的都得多预备出一个人的份儿来,菜一上桌儿他准过来,时间都掐得刚刚好,要是没来那就肯定是不在家。”

“真没想到,这外国人怎么也有蹭吃蹭喝的毛病?”

“不过亚历山大隔三差五也会请艾蕊下馆子吃一顿的,我还跟着沾了两回光呢。”

艾蕊招呼大家过去吃饭,杜禹和辛蓝停止了议论,走到饭桌旁坐了下来。艾蕊把羊肉焖得又酥又烂、恰到好处,再配上爽口的炒青菜和凉拌瓜条,还有亚历山大拿来的法国红酒,一顿饭吃得四个人红光满面、兴高采烈,屋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饭后杜禹和辛蓝在厨房里洗碗,艾蕊和亚历山大在阳台上聊着天。

“蕊,你在恋爱对吧?”亚历山大笑笑地问艾蕊。

艾蕊看了亚历山大一眼:“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我和汉克在一起很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亚历山大摇摇头:“我不是说汉克,我是说杜。你很爱杜,对吗?我从你看他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艾蕊不置可否地笑道:“你天天来我这儿骗吃骗喝还不够,还管起我的闲事来了?小心我以后不让你进我的门。”

“不是管你的闲事,而是替你高兴。蕊,知道吗?你以前从来都没有这么快乐过!”

亚历山大诚恳的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发亮,艾蕊愣了一下,不自然地笑道:“是吗?”说完走到阳台的另一头,给自己点了根烟。

烟雾在夜幕下徐徐地升腾缭绕,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身后的屋子里传来电视的嘈杂,还有洗碗的两个人隐隐约约的说笑声……

未完待续